第三千一百二十章 襄阳王?

作品:《极品透视

    “这里的东西全当是我们苏家的点心意。”

    说话间这个族长示意他的族人将这些丹药和灵石放到了王峰的面前。

    目光扫这些扳指,王峰自然可以看到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这段时间这苏家到处攻城掠地,只要是被他们攻破的城池,人家的宝库自然是逃不了他们的手掌心。

    虽说王峰和乌龟壳已经事先进城搜刮了番,但是他们搜刮的哪有这苏家彻底啊,所以他们拿苏家的这点完全在情理之。

    “如此便多谢了。”看了眼这扳指里面的东西,王峰大袖扫,直接将这些东西全部收入到了自己的囊。

    “两位,此次我苏家能够统领整个天狼星,全蒙你们两位贵客的帮助,我知道我可能招揽不到你们,但是我苏家的大门仍旧永远向你们敞开。”

    苏家族长开口,语气凝重。

    “那就愿我们的友谊可以长存吧。”

    既然东西都已经拿到手了,那王峰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个地方了,所以此刻他举起了自己手的酒杯,开口说道。

    “我们永远都会是朋友。”苏家族长也开口,而后所有苏家的人全部都举起了他们手的酒杯,和王峰同饮而尽。

    只是就在王峰喝酒的这瞬间,忽然他在人群瞥见了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长相其貌不扬,但是当王峰看见他的刹那,却是忍不住身躯震,而后其脸上更是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他竟然看到了襄阳王,也就是那个当初死在这苏曜手的襄阳王。

    要知道当初的襄阳王可是王峰亲眼看着被苏曜斩杀的,可是现在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虽然他已经改头换面了,甚至就连气息都略微有些变化,但是王峰的天眼可以看穿虚妄,他下子就看穿了这个襄阳王的伪装,脸上露出了惊色。

    这襄阳王分明都已经死了,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

    想到这里王峰的心也忍不住震惊,难道这苏家当真就是那个皇族旁系?

    要不然这襄阳王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仅仅就是瞬间的功夫,王峰的心就已经闪过了诸多的念头,其令他最吃惊的就是这个襄阳王竟然还活着,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家伙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你怎么了?”

    察觉到王峰有异,这苏家族长开口问道。

    “没有。”

    听到他的话,王峰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并且放下了自己手的酒杯,道:“之前为你们破城的时候遭遇了些抵抗,如今饮酒令伤势略微发作了些。”

    “都怪我们没有提前把你们找到,要不然我们大家起联手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这苏家族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王峰的话当成真的,此刻他带着丝歉意说道。

    从开始到现在这个苏家族长给王峰的印象都十分好,也没有摆什么架子,倘若王峰真的只是个散修,说不定他就跟着这苏家混了。

    可是现在他竟然在人群看到了襄阳王,那他怎么可能再和这些人伙,要知道这襄阳王现在可是皇族的余孽啊,旦他的身份被曝光,恐怕他也会和自己样直接被皇族追杀,甚至还要更惨。

    在这里和大家随便应付的喝了几杯,王峰就和乌龟壳离开了这里,期间这苏家族长虽然再次表达出了挽留之心,但是王峰两个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留在这里,所以任他们怎么挽留都是枉然,他们二人是不会留下来的。

    所以在众多的苏家族人的目送之下,王峰和乌龟壳光明正大的腾空而起,而后直接穿透了他们现在所设置的阵法,令他们的脸上都十分震惊。

    要知道设置这阵法他们可是耗费了极大的功夫,可是现在他们竟然如此轻易的就穿透了过去,实在是令他们觉得匪夷所思。

    “族长,我们所设置的阵法就连血圣境后期的修士来了都难以短时间内突破,可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却可以直接无视这阵法,简直就像是不存在样。”

    “这还不简单吗?”听到这话,这苏家族长摇头,随后才说道:“人家既然之前都可以帮助我们破了那么多的城池大阵,这足以说明对方在阵法的造诣上十分高,兴许我们族内所有阵法大师加在起都不如对方。”

    “难怪了。”

    听到族长的话,大家都认同的点了点头,别人既然能破其他城池的阵法,那破了他们这里的岂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王峰,从他们那里拿到了多少的宝贝?”这时候乌龟壳开口,目光频频往王峰这里放。

    虽说这乌龟壳对于丹药的需求量很少,但是这有总好过没有,再说了,这次帮这苏家可不仅仅是王峰个人的功劳,他也跟着起出了力,所以现在他自然也想知道王峰得到了多少的宝贝。

    “没有多少,大概丹药有上万枚吧。”王峰开口,心却也不得不说这个苏家还当真是敞亮,怎么舍得拿如此之多的丹药出来。

    “全是顶级的?”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这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不可能,如果全部是顶级丹药,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王峰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随后说道:“这顶级丹药大概有千枚左右,其他的我就不想介绍了。”

    “也算是捞到笔了。”

    丹药有这么多算是差不多了,毕竟这苏家自己也要用,肯拿出这么多也算是大出血了。

    丹药乌龟壳问了下,至于灵石他则是点兴趣都没有,因为在这个世界,灵石的作用真的非常小,远不如丹药重要。

    甚至枚顶级丹药都可以卖出无数的灵石,所以这灵石算什么?

    “你知道这天狼星上的苏家是怎么回事吗?”就在这时王峰忽然问道。

    “怎么回事?莫非这其还有什么内情不成?”

    乌龟壳的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不知道王峰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当然有内情,而且内情还大了,当时我喝酒的时候就差点露陷。”

    “什么意思?说仔细点。”

    “上次那个襄阳王是你我亲眼看着被苏曜所杀的,对吧?”

    “是啊,那家伙身剧毒,早就已经是死的不能够再死,难道这其还有什么问题吗?”

    “那你可知道之前我喝酒的时候看到了没?”

    “卧槽,这襄阳王该不会还活着吧?”

    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襄阳王是当着很多人的面死亡的,这点很难弄虚作假,而且之后这皇族旁系还发起了战斗,这要是假的,他们没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吧?

    “你说的没错,之前我喝酒的时候无意间瞅见了个年轻人,此人便是那已经陨落的……襄阳王。”

    “这怎么可能?”

    乌龟壳震惊的问道。

    “世上切事情都有可能,或许当初襄阳王的死只是他们皇族旁系想要发动兵变的借口,想要从皇帝的手得到更多的权利,可是最终他们失败了。”

    “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虽说人死是有可能复生的,比如那个永贞皇帝就是个例子,可是这襄阳王才什么级别,他怎么可能有那么逆天的手段。

    “我的天眼可以看穿切的隐藏,那个人虽然容貌和气息变化了些,但是我绝对不会看错的,的确就是那襄阳王无疑。”

    “如此说来,我们之前所帮忙的苏家可能也就是那个皇族旁系了?”

    “完全有这种可能。”王峰点头。

    “他们不是已经被灭了吗?”

    “被灭的只是表面上的势力而已,谁知道他们暗有没有发展,而且这襄阳王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你的这个说法极有可能是成立的,这个苏家或许就是那个已经消失在世人眼的皇族旁系。”

    “这尼玛……。”

    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皇族旁系竟然跑到这天狼星上来了,难道他们还想籍此为跳板,继续抢夺皇权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