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九十章 李家

作品:《极品透视

    “想要让我把他放下也简单,带我去你们的祖师祠堂,今天我就要让他去认认自己的祖宗。”

    当初这李庆可是这年皇帝身边的员大将,纵然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大将可能都已经死了,但是他的气息自己却是十分的熟悉,他死了无所谓,但是他的子孙后代样会携带和他样的气息。

    正是利用这点,这年皇帝找到了这个地方来。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李庆的后代竟然说不认识他,这家伙要是听见了这话,怕是会从坟墓里直接爬出来吧?

    说白了这就是典型的欺师灭祖,连祖上是谁都不知道,那活着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在这边,跟我来。”这时候个人开口,而后他开始在前面引路。

    家主都在人家的手,他们谁都不敢乱来,所以此刻他们只能够带这年皇帝去他们的祖师祠堂。

    “走,跟上。”

    这年皇帝已经抓着人去了别人家的祖师祠堂,而在他的身后王峰和乌龟壳也没有犹豫,迅速的跟了上去,他们倒是想看看这个年皇帝究竟要如何才能在这个地方立足下来。

    “这里就是了。”

    在这宅院并没有走远他们就来到了座阁楼的面前,这里便是他们李家的祖师祠堂,他们李家历代的祖宗灵牌都在其摆放着。

    如果是平时大家都不会来这里的,因为这里可是家族的重地,不是特别的日子,连他们的家主都不会来,因为旦来这里就代表某个人要受惩罚的。

    这里是大家跪拜祖宗的地方,同时这里也是他们执行家法的地方,李家能有现在的地位,这和他们严苛的家法有分离不开的关系。

    平日里罕见有人来的地方现在却来了群人,年皇帝拎着那个老者直接将他丢在了这个祖师祠堂面前,道:“会就让你在你的祖宗面前好好的认错,你这种欺师灭祖之人,那简直就是对你们祖宗的侮辱。”

    “你……。”

    听到这话,这老者气得不轻,但却拿这个年皇帝没有办法,对方的修为太强了,他在人家的面前简直弱小的就如同蝼蚁般,他想抵抗都抵抗不了。

    “走吧,跟我进去看看吧。”这年皇帝开口,而后他再度拎着这个李家的家主进入到了这祖师祠堂之。

    在他们的后面王峰和乌龟壳对视眼,而后他们两个人也没有犹豫,跟了进来。

    “跪下。”将这个李家的家主放开,这年皇帝喝道。

    “我凭什么跪?”听到这话,这李家家主还试图在众多祖宗面前保住自己的面子,只可惜他不跪,自然有人会帮他。

    这年皇帝脚就踹在了这个老者的双膝处,受到猛烈的力量撞击,这个老者是不跪都不行了,因为他压根站不稳。

    “连自己的老祖宗都不认得,你还有脸站着说话?”

    说话间这个年皇帝的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扫而过,随后才说道:“你们这些人还站着做什么,还不跪下!”

    说道跪下这两个字的时候,这年皇帝的语气下子就加大了,吓了这些人跳。

    让他们家主跪下就算了,没想到这年人竟然要他们也跪下,他们可没有犯什么错啊,凭什么跪?

    “跪下!”

    看到众人都不为所动,这年皇帝忽然下子就大吼了声,他的吼声简直能够直入人心,令人心神颤抖,与此同时股令人心颤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散发而出,在场的人几乎不由自主就跪了下去,因为他们挡不住这可怕的气息压迫。

    “你们这些人,连自己祖宗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了,如果我是你们祖宗,非得被你们给活活气活不可。”

    “若当真能气活,那还好了。”这时候这李家家主说道。

    他知道自己的祖上来历十分大,并且修为也高,倘若他的祖宗真能复活的话,那对于他们整个李家来说岂不是大喜事件?

    “艹。”

    听到这话,这年皇帝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只是在变相的说这些人不尊敬他们的祖上,可是这个老家伙竟然还敢跟自己顶嘴,这是不想活了?

    “你若是再说句,你信不信我把你的两条腿都给你打折?”这年皇帝威胁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看着年皇帝,这个老者当真是欲哭无泪啊。

    他可以保证自己绝对不认识对方,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针对自己?莫非他当真是和自己的祖上有什么渊源不成?

    “我不想干什么,我就是想让你认识下你的祖宗而已。”说话间年皇帝的目光从这些灵牌之上扫过,而后他的面色变得阴沉了起来。

    因为在这些牌位他竟然没有看到李庆,这些人的血脉绝对是混杂了李庆的无疑。

    他和李庆为伍那么多年,他这点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这些人肯定是李庆的后代,只是在他们的祖师祠堂竟然看不到对方的灵牌,实在是让他高兴不起来。

    “你们可有族谱?”这时候这年皇帝问道。

    “族谱这东西自然是有的,不过你要我们族谱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看了,我看看你们这些不肖子孙到底还认不认得你们的祖宗。”

    “前方那厚厚本书就是我们的族谱,你要是想看,自己便去看吧。”

    不过就是本族谱书而已,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所以他既然想看,那就让他看好了。

    听到这老者的话,这年皇帝根本没有往前走,而是对着这本书招手,顿时这本书就像是拥有了某种灵性样,自动的飞到了这年皇帝的面前。

    目光从这族谱书上扫而过,很快这年皇帝的眉头就舒展开来了。

    他在位的那个时期这李家就已经是大族了,虽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皇朝覆灭,这李家的势力也迎来了次较为强烈的打击。

    但因为他们不是皇族,也不是什么出头鸟,虽说之后他们也遭受了针对,但是他们李家人多家业大,就算是覆灭了部分,但也有另外的部分存活了下来。

    只是大势已去,李家也再难以回到当初那种鼎盛的时期了。

    不过他们也算是比较好的,毕竟有人活下来了,不像是皇族,旦皇朝更迭,他们是死的最快也是最惨,甚至是最彻底的。

    因为新的权利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存活下去的。

    李家从鼎盛走向了衰落,但也因此而存活下来了,算是不幸的万幸吧。

    “想不到这上面竟有这么多人。”

    将这族谱放下,这年皇帝开口说道。

    “前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这时候这个李家家主开口问道。

    “我不想做什么,只是想来看看故人的后代罢了。”

    “莫非你和我们祖上的某位人有相识?”这个老者开口说道。

    “你们祖上最有身份和地位的是谁你们知道吗?”

    “这……。”

    听到这年皇帝的话,在场的人都忍不住语塞,因为他们的确不知道。

    因为他们祖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外加上时间过去的太久,还有家族后面分崩离析,只有他们这支存活了下来,所以对于过去所发生的事情,他们有许多都不知晓。

    “既然你们说不出来,那还是由我来跟你们说吧。”

    “你们祖上自上个皇朝时期就开始存在了,其最巅峰的时期是在永贞年间,这些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听到这话大家齐齐摇头,上个皇朝都已经覆灭多久了?这些事情他们这些晚辈能知晓才是怪事了。

    毕竟那个时期的人该死的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就算是有修为强横之辈,可终究也敌不过这无情的岁月,所以他们又怎么可能知晓那么久远的事情。

    他们只知道当初他们家族繁荣昌盛过,要不然他们李家也不会有现在这般规模了。

    放眼整个城池,他们李家都算是名门望族,拥有诸多产业,但是他们能有现在的社会地位,不正是他们的祖上帮他们打下来的吗?

    所以现在听这个年人说起他们祖上的事情,他们自然是听的格外仔细,就怕遗漏什么。

    “莫非就是前辈你之前说的李庆?”这时候这个李家的家主开口问道。

    “他当年乃是镇国大将军。”

    说话间这个年皇帝将这个族谱丢到了众人的面前,说道:“好好看看上面有没有这个人吧。”

    “好,我看看。”

    之前这个李家家主还对这年皇帝所说的事情有所怀疑,但是现在看对方说的头头是道,他也不由得有些相信了。

    这时间过去的实在是太久,这祖上到底有些什么人他们其实也说不清楚,但是这族谱可是从很早的时候就流传下来的, 说不定上面会有所记载。

    “果真有这个人。”

    翻看了这族谱好阵,这李家家主终于在上面看到了李庆这三个字,只是看到这名字的时候,他的面色却是十分震惊。

    因为这已经不知道是他们李家多少代祖宗了,几乎都叫不上号了。

    既然名字都在这族谱上,那就说明对方肯定是他们李家的先祖无疑,只是这先祖后面还有诸多的名字,那可都是曾经个又个活生生的人啊。

    由此可见这应该是很早很早之前的先祖了,要不然他们这祖师祠堂内也不可能不放他的灵牌了。

    既然这个先祖都是很早时期的人,那么这个人又怎么可能知晓的那么清楚?

    “你说我们的先祖曾经是镇国大将军,那你又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

    “因为他的镇国大将军,就是我册封的。”

    “啥?”

    听到这话,这屋子里可谓是片哗然,既然是镇国大将军,那肯定就是国之重臣,而想要册封这样的人,恐怕除了皇帝没有其他第二个有这样的资格吧?

    只是眼前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皇帝啊,而且如果他当真是那个皇帝,那他活了又该有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