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七十七章 破阵

作品:《极品透视

    “我杀多少人都和你没有丝毫关系,现在你只需要知道你已经命不久矣了。”苏宏冷笑声,而后他和旁边的杀戮掉线再次联手,杀向了这个年皇帝。

    “本皇纵横生,如今归来,又岂是那么好杀?”

    看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这年皇帝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畏惧之色,走到他现在这样的境地,他绝不是轻易可以打倒的,就算是死,他也会选择站着死,绝不会缴械投降的。

    而且对方估计也不会给他机会缴械投降,因为他活着就是对这皇朝的威胁,对方是不会让他活下去的。

    想到自己的大好河山全部都让眼前这个人给抢占过去了,这个年皇帝也是深吸了口气,心暗道,就算是自己逃不走,那大不了和对方同归于尽,如此来,他也不亏,至少他路上可以拖个垫背的。

    “不要把自己想的那么强大,在这里,你无路可走。”

    这苏宏冷笑声,而后他拿出了自己的绝招,铺天盖地的血气几乎将天穹遮盖,血气夹杂着恐怖的力量,谁碰到都会遭殃。

    而且这还不算什么,真正有威胁的还是那尊巨大的雕像,这雕像浑身都是杀戮之气,这气息旦入侵到人的体内,就会产生巨大的伤害。

    这个年皇帝刚刚就是吃了这样的亏,长此以往,他恐怕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因为旦他体内积存的杀戮之气过多,他自己都会死亡。

    “噗!”

    浑身被血气笼罩,外加上还有个雕像攻击自己,这个年皇帝纵然是修为强悍,但是他仍旧张嘴喷出了口鲜血,整个人都半跪在了虚空。

    “太可怕了。”

    看着天空的场景,皇族旁系的人全部都面色苍白,因为他们没有想到陛下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杀招。

    连个境界和他样的人都被逼得走投无路,如果他们当真和陛下开战的话,他们完全就是丝毫胜算都没有。

    因为这恐怖的布置就连他们都不知晓,由此可见这陛下隐藏的有多深。

    能坐上现在这样的位置,他的确是不好惹,各种隐藏手段众多。

    想到这里,他们许多人都脊背生寒,这次他们算是和嫡系撕破脸皮了,旦陛下动用这样的雕像来对付他们,他们谁是对手?估计沾上就会殒命。

    “噗!”

    吐了口血,这个年皇帝遭受的创伤还不止,现在他边要面临这个苏宏对他的攻击,边又要应付这杀戮雕像,双双合击下,他连连后退,完全不是对手。

    他本身就有伤,外加上现在受伤,那就是伤上加伤,如此下去,他恐怕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就要宣告殒命。

    堂堂顶尖境界,竟然要面对这样的下场,这刻他当真是有些后悔了,因为他还没有摸清楚对方的底牌就贸然的跳出来,实在是不应该。

    若是他的修为恢复到了巅峰,他的日子也不可能如此难过。

    世上什么药都可以买,但唯独后悔药买不到,所以现在他就连后悔都不行,只能接受这个局面。

    “找到了。”

    就在这个年皇帝失去了抵抗能力,生命力不断下降的时候,王峰终于利用自己的天眼,在这皇城里找到了这座大阵的阵眼所在。

    只要破了这阵眼,那么笼罩整个皇城的大阵也会宣告破碎,到时候谁要离开都可以。

    王峰本来想喊这个年皇帝自己去破了阵眼,可是旦王峰开口,恐怕他就得死,因为那个苏宏完全可以做到翻手间灭杀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年皇帝都不可能救到他,所以想了想,王峰只能够兵行险招,自己去破阵,只要他破了阵,到时候这年皇帝自己都可以逃了。

    “你要干什么?”

    看见王峰要离开这里,这乌龟壳赶紧拽住了他,问道。

    “我要去破阵。”王峰开口,让那个乌龟壳都面色大变。

    “你疯了?”

    看着王峰,这乌龟壳低喝,随后他才说道:“你修为不过才血圣境期,充其量你的战斗力也就血圣境后期,旦你破阵被发现,你还有命吗?”

    “可是现在我不去破阵,那个年皇帝就会陨落,他若是死了,我们的最强助力也没有了。”

    “你这完全就是拿自己的命去换对方的,值得吗?”乌龟壳摇头,并不想王峰去冒险。

    年皇帝若是死了,那他们完全可以当作对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如果王峰死了,那谁能救他?

    “可是现在我除了去破阵外,根本就没有办法。”王峰摇头。

    “你要救他我明白,但是我们也必须要做些准备,要不然你必死无疑!”

    既然是阵眼,肯定会被那个苏宏格外注意,若是他发现破阵的人,他肯定不会放过,王峰修为才血圣境期,他怎么可能是苏宏的对手,所以他旦被攻击,必死无疑,连抵抗都不够资格。

    所以乌龟壳必须要为王峰准备条后路,条他可以活下来的后路,要不然乌龟壳岂容他去冒险?

    “什么后路?”

    听到乌龟壳的话,王峰问道。

    “你先不要急着去破阵,你把我也带过去,我帮你。”

    “走。”

    眼前时间不等人,若是拖延的越久,那个年皇帝就越危险,所以王峰必须要尽快行动起来。

    若是他死在了这里,那么王峰就算是做的再多,恐怕都只是枉然。

    “你确定这里就是阵眼?”

    当王峰带着乌龟壳来到了阵眼所在的地方之时,这乌龟壳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王峰竟然把他带到了处古井的面前,这就是口普普通通的水井,哪里像是什么阵眼。

    “我是不会看错的,这里就是阵眼。”王峰点头,十分确定。

    这个皇帝十分聪明,他没有把阵眼放在皇宫,也没有放在显眼的地方,而是阵眼设置在了这口古井之,恐怕别人是做梦都想不到这个地方竟然会是阵眼,王峰也就是借用了天眼的便利,要不然他可能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就是阵眼。

    “暂且相信你小子次。”看着王峰,这乌龟壳咬牙说道。

    事已至此,他们没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所以现在乌龟壳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如果这里当真是阵眼,那他们就有可能救下那年皇帝,可若是这个地方不是阵眼,那那个年皇帝也只能葬身在这皇城之了。

    “你等着。”乌龟壳开口,而后他来到了这井口旁边,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只见他用自己破掉的手指在大地之上不断的划动,而后个大圆圈被他用鲜血划了出来,散发着浓郁的血光。

    “这是什么?”看到这幕,王峰开口说道。

    “这是我以自己的神魂之力以及精血建造出来的临时传送阵,旦这个城池的阵法破碎,这个阵法将会带着你我瞬间离开皇城。”

    “能传送到哪里去?”

    “能传送到哪里我怎么知道。”

    “你的意思就是这个不定向的传送阵?”

    “没错。”乌龟壳点头,随后才说道:“我们的时间有限,我能搞出这样的个传送阵就已经是不错的事情了,要知道我刚刚可是损失惨重。”

    “你确定这个可以发挥功效吗?”

    “我百分之百的确定。”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犹豫了,让我来破了这个城池的大阵。”

    大阵将整个皇城都笼罩在了其,所有人都无法出去,而旦阵法被破,王峰肯定会被那个狗皇帝注意到,到时候他若是要杀自己,他就可以和乌龟壳起瞬间借助这阵法离去。

    事态紧急,王峰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所以此刻深吸口气,他抬起自己的手掌,爆发出了自己的力量,朝着这口古井就拍了下去。

    几乎就在王峰出手的瞬间,天空的苏宏就已经注意到了这里,面色大寒。

    因为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找到了这个皇城大阵的阵眼,并且要将其破坏。

    “你找死!”

    口发出了道大怒,这苏宏没有犹豫,他直接放弃了这年皇帝,直奔王峰而来。

    他的速度太快了,简直就像是道闪电样。

    不过就在他往王峰二人这里来的时候,城池上空的阵法忽然开始了大范围的崩溃,因为王峰的力量已经将这口古井彻底的崩溃,阵眼被破,阵法自然也维持不下去了。

    天空,那个正遭受杀戮雕像攻击的年皇帝自然也看到了王峰破坏古井的这幕,他没有想到王峰为了救他竟然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

    可是这个时候他想要救王峰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苏宏的反应远比他快。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苏宏冲到了王峰他们的面前,并且施展了杀招。

    “再见。”

    看着这苏宏,乌龟壳的口发出了声音,而后他和王峰的身躯瞬间就从这血色的光圈消失,他们已经借助临时传送阵的力量,把他们送出了皇城,传向了未知的区域。

    “你以为你们走的掉吗?”

    看着消失的王峰和乌龟壳,这个苏宏的眼露出了疯狂的杀机,而后他对着虚空就是指点去。

    这指的力量直接传递向了未知的虚空深处,正在传送的王峰和乌龟壳的确是已经瞬间离开了皇城,但是这个苏宏的修为太强了,他这遥空指依旧是对王峰和乌龟壳造成了巨大的创伤。

    王峰纵然是有琉璃青莲树的护体功能,但是这树苗的光罩压根就不够资格挡住这指之力,树苗的光罩崩碎,股狂暴至极的力量瞬间就侵入到了王峰的体内,让他五脏六腑都在瞬间碎裂,甚至就连他的灵魂都遭受了巨大的创伤。

    情急之下,王峰想到了他从那个年皇帝手里得到的珠子,当初他说这珠子有逆天功效,而现在王峰就已经到了最危急时刻,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口将这个珠子咽入到了自己的口。

    而等到王峰做完这件事情后,他已经撑不住了,两眼黑,彻底失去知觉。

    在苏宏的面前,王峰实在是太渺小了,也太脆弱了,哪怕是他的肉身比同级人强大,但是碰上苏宏,他也只有受伤,甚至是惨死。

    ---

    感谢大叔还有赤焰崋帝这几天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