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杀戮雕像

作品:《极品透视

    “试试看。”

    苏宏回应,而后他控制着整个皇宫又开始了攻击。

    皇宫还有许多人,所以当这苏宏运用整个皇宫开始攻伐的时候,这皇宫里面也传出了大量的尖叫声,很显然还在皇宫里面的人都吓得不轻,陷入这样的战斗之,他们的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试试就试试,你以为我会怕你?”

    年皇帝冷哼声,而后他抬起自己的五彩手臂,朝着这个皇宫就砸落了下来。

    以年皇帝的拳,当他的这拳砸落下来的时候,就宛若是泰山压顶般,那气势实在是太强了,所有身处皇城内的修士都有种胸口上压了石头样的感觉。

    由此可见他的这拳有多么可怕的力量。

    轰!

    皇宫已经让苏宏炼制成为了法宝,攻防兼备,可是当他利用皇宫再次去攻击这个年皇帝的时候,他的皇宫却是让对方的拳头直接砸的跌落在了皇城之,碾塌了诸多的房屋,不知道死伤了多少人。

    还好这皇宫的防御很强,只是受到了猛烈撞击而已,这要是防御差点,可能这皇宫里面的人全部都得惨死。

    “不过如此而已。”

    将对方的皇宫砸到地面上,这年皇帝的脸上露出了丝讥讽之色,道:“还有什么手段尽管拿出来吧,我全部都接了。”

    “就怕你接不下!”

    说话间忽然这个皇帝对着大地拍,顷刻之间整个皇城都剧烈颤抖了起来,在这皇城的四方忽然传出了轰隆隆的声音,而后四尊高大的雕像竟然从地面之上升腾而起,并且散发出了浓郁的光芒。

    这些光芒转瞬之间就将整座皇城覆盖,并且在这皇宫的上空凝聚,因为这里刚好就是整个皇城的心城,当初建造城池之时便是这般设计的。

    这种设计可是有深意的,因为这可以帮助皇朝凝聚气运,更能够在关键时刻用来杀敌,就譬如现在。

    最初设计的时候,他们就想过皇城有朝日可能会迎来强敌,因为个帝国不可能直都无敌下去,所以些准备必须要有。

    眼下皇城已经迎来了大敌,这些准备刚好就可以派上用场。

    四尊雕像非常大,而它们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更是在皇宫的上空凝聚出了具更大的雕像。

    “当初神算子推算说见过高大的雕像,莫非就是这个?”

    看着这皇城央的雕像,王峰的口发出了喃喃自语的声音,如果猜测没有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乌龟壳所说的雕像,当时他好像就是被这样东西伤了。

    “你说什么?”

    听到王峰的话,乌龟壳诧异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些尘封的往事罢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王峰忽然有些想念那神算子了,这个老家伙当初离开了赤焰盟之后就不知所踪,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死在这天界。

    如果他还活着,能再次碰到就好了。

    雕像出,这年皇帝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丝惊色,别人看见这雕像或许只会觉得这雕像十分雄伟,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个雕像却是代表了危险。

    因为这雕像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雕像,这赫然是尊完全由杀戮之气组合而成的东西。

    表面上看起来金光万张,光芒闪烁,也充满了神圣味道,但实际上这实在是危险至极,是彻彻底底由杀戮之气凝聚而成的东西。

    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哪怕是这个年皇帝修为强横,但是此刻他的心也忍不住萌生出了退意。

    对于当今的这个皇朝他还是了解太少了,本以为可以将他们的皇帝斩杀,可是现在看来,他能安然逃走就不错了。

    杀戮之气竟然凝聚成为了这么高的尊雕像,旦这个雕像开始爆发力量,他恐怕就危险了。

    “你这是想把整座城池里面的人都杀死吗?”看着这雕像,这年皇帝冷冷的说道。

    “只要是你能杀你,死伤些人又有何妨,因为你若不是天底下恐怕将会更多人会丧生。”

    “放屁。”

    听到这话,这年皇帝立马就大骂了出来,他虽然身为皇帝,有些修养,但是这对方明摆着就是抹黑自己,他能忍?

    “我何曾滥杀无辜过?你不要在这里故意抹黑我。”

    “你现在是不会,但是你以后谁又能保证?”

    说道这里忽然这尊由杀戮之气凝聚而成的巨大雕像开始动了,只见它抬起自己的手掌,朝着这年皇帝就按了过去。

    表面上看这是手掌,可实际上这是浓郁无比的杀戮之气,触碰到就会下场惨烈。

    这个年皇帝哪怕是对自己的修为有信心,可这样的玩意他也不想触碰,自然是迅速后退,企图躲过这劫。

    “整座城池都已经被封锁了,你能往哪里逃?”这时候苏宏冷笑声,而后他控制着这杀戮雕像再次发动了攻击。

    “卧槽。”

    看见这个雕像竟然离开了原地,这个年皇帝也忍不住心惊,口发出了大骂的声音,他本以为这雕像是固定不动的,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雕像竟然还可以离开原地,对他进行追击。

    这杀戮之气可不好沾,旦沾上,恐怕麻烦就大了。

    “今日,你在劫难逃!”苏宏开口,双目也忍不住血红。

    为了对付对方,他可是把自己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要知道这雕像不到帝国要毁灭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这次也就是他的伤势太重,还没有恢复过来,要不然他绝不会把自己的底牌暴露出来。

    可是现在既然都已经暴露出来了,那他就绝对不会让对方活着从这里离开。

    杀戮雕像正在追击这年皇帝,而这个时候这个苏宏也没有犹豫,只见他迅速的离地而起,堵这个年皇帝去了。

    “你以为这个地方能留住我?”

    看着这苏宏追击而来,这年皇帝的脸上露出了冷笑,而后他直接冲天而起。

    他知道这个皇城上空此刻已经出现了重阵法,但是再强的阵法又能阻挡他吗?

    他若是想走的话,这破阵法完全不够看。

    只可惜他想的太多了,当他准备冲出皇城的时候,忽然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上的压力多了股无形的压力,这压力实在是太重了,压得他几乎都快踹不过气了。

    “你这是做了什么?”这年皇帝开口,回头怒视这个追击而来的杀戮雕像和这个苏宏。

    “很简单,我以整个阵法为根基设置的阵法,你要是想逃,除非你拖着整座城池起走。”

    说道这里他冷笑了声,道:“上次是事发突然,我还没有来得及施展这重阵法,可是现在你还能走吗?”

    “还想坐我的位置,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说话间这个苏宏连同着杀戮之气全部都杀向了这年皇帝。

    “遭了。”

    看到这幕,正在观战的王峰和乌龟壳几乎是同时面色大变。

    他们最开始还以为这个年皇帝就算是杀不死对方,逃走总是可以的吧?毕竟他上次都成功了。

    而且就连这个年皇帝自己也这样说,可是现在他竟然被阵法困住了,他明显不是那尊雕像的对手。

    这个雕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构造而成的,但是现在它对这个年皇帝产生了巨大的威胁。

    如果他逃不出这个城池,那么他极有可能会陨落在这里,因为眼前的局势已经对他十分不利。

    他当真有击杀对方的能力,那他就不会逃,所以王峰必须要想办法救他。

    当今世上,能和这天外皇帝作战的人只有他,如果他陨落在了这里,那王峰上哪里找这种强大的盟友去?

    “是阵法就有阵眼,只要找到了阵眼,就能出去了。”王峰心思急剧运转,而后他的天眼展开,他正在飞速的横扫整个城池。

    若是之前王峰还担心自己的目光会引来什么人的觊觎,可是现在整个城池都乱作团,谁会来管他。

    所以王峰正在飞快的横扫整个阵法,他再找破掉这个城池阵法的阵眼。

    “王峰,你赶紧想想办法啊,你不是鬼点子多吗?”这时候乌龟壳开口,也有些失了方寸。、

    那么强大的个人竟然被逼得走投无路,若是他出不去,那他今天极有可能会陨落在这里,这里将会成为他的坟墓。

    “别着急,我正在想。”王峰开口,而后他将自己的天眼运转到了极致。

    如果是平时他的天眼只能够查看个方向,可是随着他的修为提升,他已经可以做到心二用,分两个方向查看,眼下局势不等人,若是晚了,那这个年皇帝就没得救了。

    王峰虽然阵法上的造诣不能称之为大师,但是观看阵眼这种事情,他还是十分在行的,因为他的天眼就是专门干这种事情的。

    就比如上次去大墓,别人都没有办法找到阵眼,但是王峰却可以。

    所以现在这个皇城上空的阵法再厉害,那肯定也有阵眼,只要找到了阵眼,并且破坏,那么这阵法便会不攻自破,到时候天高任鸟飞,他想怎么逃都可以。

    只是这个城池的阵眼似乎隐藏的十分好,王峰哪怕是横扫了整个城池圈,他都没有办法找到。

    因为皇城太大了,而阵眼又可以是任何个东西,甚至是片树叶都有可能成为阵眼,以整个皇城为根基布置阵法,这实在是大手笔了。

    “你好狠毒,为了凝聚这样的尊杀戮雕像,你手怕是沾染了无数的鲜血吧?”

    年皇帝逃不出这个城池,自然也就是走投无路,在这个苏宏和杀戮雕像的威胁之下,他受伤了,张嘴就喷出了口鲜血。

    这伤势不是苏宏给他造成的,而是苏宏旁边的杀戮雕像。

    这个雕像实在是太恐怖了,杀戮之气入体,他不受伤才是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