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七十五章 双皇再次开战

作品:《极品透视

    皇族旁系的骚扰攻击他都没有现身,因为他还要治疗自己的伤势,哪有时间来管这些旁系,可是现在帝国的最大威胁出现,他不可能不出现,因为他若是不现身,恐怕整个皇宫都将毁于旦,到时候他们皇族必将成为天下人的笑柄,连自己的皇宫都守不住,这皇权还有啥威慑力?

    “没想到我会这么快来吧?”看着苏宏,这个年皇帝冷笑声说道。

    “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来?”看着对方,这苏宏面色阴沉,他虽然贵为皇帝,可是他也并非万能,譬如眼前这个人,他上次即便是出动全力,他都没有办法将其留下,由此可见对方有多么强大。

    “你这个位置坐了这么久,我也想来坐坐,这个理由充分不?”

    别人对皇帝是恭敬有加,连说话都得小心翼翼,但是这条在这年皇帝的身上明显是不受用,他才不会怕这个皇帝,因为昔年他何尝不是皇帝。

    他在位的时候,他的皇朝鼎盛有加,可是现在他的皇朝竟然已经消散在了历史的长河,他怎么都不能咽下这口气,所以他得报复。

    “你实在是放肆!”

    听到这话,苏宏的面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皇位是谁想坐就能坐的吗?

    而且对方的话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挑衅意味十足,他如何能和对方好好谈?

    “明人不说暗话,你这个位置,我要定了!”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吧。”

    “本事自然是有的。”

    说话间这个年皇帝伸手对着虚空抓,顿时天穹的战斗圈子,个皇宫里面的血圣境后期强者被他强行拘禁了下来,并且瞬间抹掉了他的脖子,连带着他的灵魂也彻底的寂灭。

    “将他们的等高手全部灭杀。”年皇帝开口,而后他又伸出将天空的个皇室高手拘禁了下来,并且格杀。

    凭借他的修为,他要杀血圣境后期的修士实在是太简单了。

    原本天空的战斗还处于种平衡的状态,可是随着他动手,旁系这边瞬间就占据了上风,将嫡系压入了下风。

    看到这幕,苏宏面色阴沉,虽然这个年皇帝没有说和旁系联手的意思,但是他已经有这种猜测了。

    对方受伤原本应该在疗伤的,就和他样,可是现在他拖着伤势也要来找自己的麻烦,他这是准备和旁系起推翻他的统治,将他灭杀吗?

    “好的很啊。”

    口发出了冰冷至极的声音,这苏宏整个人都像是变成了块冰冷样,冷的令人心寒。

    “我也觉得挺好。”年皇帝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听懂样,还跟着附和了句。

    不过话音刚落,他直接动手了。

    对方已经现身,他已经大致查看了对方的伤势,的确还没有恢复过来,甚至比他都还要惨,如果要杀对方,这无疑就是个机会。

    有道是战机稍纵即逝,错过了今天的机会,等到他彻底的恢复过来,恐怕要杀他就困难了。

    “来吧,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看着对方动手,这个苏宏冷哼声,而后他浑身也升腾起了强大无匹的气息。

    当今世界,能有这种境界的人只有他们两位,而现在他们刚好是对手。

    “我们压根就没有和你联手。”

    就在这时道声音响起,发出声音的是个皇族旁系的老者,他明白,旦他们被坐实和这个人联手,那么嫡系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旁系活下去的,所以此刻他必须要出言解释。

    皇族的旁系和嫡系的战斗是他们自己的家事,可现在这个人旦掺合进来,那切都将不样了。

    到时候皇族嫡系完全可以派遣大军来将他们镇压了,因为他们联合外人,意图推翻皇朝的统治,这可是叛国罪。

    “是吗?”

    听到这话,这年皇帝冷笑声,道:“我本来疗伤恢复的好好的,如果不是你们说今日要在这里对皇室下手,你觉得我会来?”

    “你……。”

    听到对方将事情描述的如此之黑,这个老者只感觉到自己的双眼黑,竟然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他竟然被气晕了。

    要知道他可是个血圣境级别的强者啊,就算是他不如青鸾神将等人厉害,但他也是货真价实的强者,可是现在他竟然被对方的句话给气昏了。

    “眼下我就帮你们拖住这个狗皇帝,你们尽全力的屠杀他们的其他人,旦这个狗皇帝被我所杀,这个皇权也该易手了。”

    “这……。”

    听到这话,其他的皇族旁系高手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莫非这个人还真的是来帮助他们的不成?

    可是他们啥时候去找这个人帮忙了?他们还满世界的抓他呢。

    “都受死!”

    这时候苏宏的口发出了声滔天之怒,而后他浑身都绽放出了血色光芒,这光芒铺天盖地,几乎将半个皇城都笼罩在了其。

    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皇城的修士都没有个能修炼的,全部都惊醒过来,他们都知道皇城将再次发生剧变,今夜怕是个不眠之夜。

    “哼。”

    冷哼声,这年皇帝压根就没有丝毫的畏惧,这刻他也爆发出了自己的气息,直指这个苏宏。

    “先赏你巴掌试试看。”

    抬起自己的手掌,这个年皇帝直接掌拍向了这个苏宏,威势惊人。

    只可惜这个苏宏能突破到现有的境界,他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主,面对对方拍来的这掌,只见他面色冷漠,而后他大袖挥,顿时就是磅礴无比的血气朝着这个年皇帝狂涌而去。

    表面上看这只是股风吹动的血雾,可实际上这血雾携带着致命的杀机,不小心就有可能在其殒命。

    所以面对这招,这个年皇帝也不由得面色凝重,他的伤势还没有恢复过来,他如今来这里也只能算是和这个苏宏强势开战,对比之下,他们两个人其实都差不多。

    “给我死在其。”

    这苏宏的口发出了道大喝,而后这血气瞬间就将这个年皇帝给淹没在了其。

    “上次你就是用这玩意伤了我,这次你以为我会在同样的地方受伤吗?”就在这时这血雾响起了这年皇帝的声音,而后他从血雾走了出来,浑身都出现了个金色的光罩。

    就是这光罩帮他抵消了所有的伤害,他屁事都没有。

    “想不到你回去之后竟然还好好的研究了番,是我小看了你。”

    看着对方丝毫伤势都没有,这苏宏的面色变得阴沉了不少。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轻松利用自己修炼出来的血气将他给击伤,然后结束战斗,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将他的血气伤害全部都抵抗了下来,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算什么,如果我丝毫准备都没有,你觉得我会回来吗?”

    “看得出来你很有信心,但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

    “这里是皇城,是朕的皇宫,在这里……我才是皇!”

    说话间忽然整个皇宫震颤,而后竟然腾飞而去,大量的光芒从光芒各处闪烁而起,这皇宫竟然是件法宝。

    “你竟然把皇宫都炼制成为法宝了?”看到这幕,这年皇帝也忍不住露出了惊色,要知道皇宫可是非常大的,想要把这样的个地方炼制成为法宝,不仅需要大量的时间,更需要长时间的祭炼。

    这个人竟然把这么大的项工程都给完成了,实在是厉害了。

    哪怕是此刻他们两个人身为对手,但是他也忍不住有些钦佩这个人,实在是厉害啊。

    “既然知道我这个是法宝,那你就应该明白你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说话间这个苏宏控制着整个皇宫就朝着这年皇帝砸落了下去。

    皇宫乃是个帝国最重要的地方,甚至乃是气运之所在,所以将皇宫炼制成为法宝之后,其威力堪称是镇国神器,岂是凡力可以阻挡,上次他没有把这个东西拿出来,这年皇帝还以为他当时就已经使出了全力,可是目前看来,他的预测有误,对方的手段之强,也超乎他的想象。

    他看的出来这皇宫旦开始爆发威力后,恐怕威力无穷,凭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他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他这回失算了。

    本想趁着对方重伤之际将他灭杀,可是对方只要躲进这个皇宫,那他就拿对方没有办法。

    因为他破掉这个皇宫的防御就需要大量的力量,而且还有时间,旦他消耗过甚,那么对方再伺机杀出来的话,他可能来杀人办不到,反倒把自己给活活坑死在了这里。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可惜的是他当初留给自己儿女的法宝早就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甚至失效了都有可能,要不然他也不至于陷入今天这样的局面。

    “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就准备陨落在这里吧。”

    说话间忽然整个皇宫分为二,分别从左右将这个年皇帝夹在了其,就像是包饺子样,堵住了他的路。

    皇宫是法宝,如果被夹,那下场肯定会非常惨,所以当他察觉到自己的险境之时,他的面色阴沉,而后他直接冲天而起,躲过了这皇宫的夹。

    “修士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己的肉身,我虽然没有法宝,但是我却可以创造个法宝。”年皇帝开口,而后他的手臂忽然呈现出了五彩之光,这些五彩之光环绕着他的手臂,煞是好看。

    不过随着这些五彩之光逐渐的散去,他的手臂竟然也呈现出了这样的颜色,和之前相比,现在他的手臂已经变得无比的坚硬,是他炼制出来的法宝。

    将自己的手臂炼制成为法宝,并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恐怕这样的事情除了他们这样的境界,无人可以办到吧?

    “就凭借这条手臂,我就可以将你的皇宫破掉!”年皇帝开口,语气格外嚣张。

    不过凭他的修为,他也的确有嚣张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