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六十四章 坐等看戏

作品:《极品透视

    在半道王峰和乌龟壳就和这苏曜分道扬镳,王峰带着王峰朝着另外个方向走了,苏曜这里王峰现在实在是不宜久留,所以他觉得还是先离开为好。

    只是在王峰和乌龟壳和这苏曜分开了之后,王峰敏锐的察觉到暗有个人正在不断的观察他,而这个观察他的人正是苏曜。

    看样子这个苏曜对自己还是不放心,竟然还想在暗跟着自己。

    在王峰的旁边,这乌龟壳明显也察觉到了这个躲在暗的人,对着王峰使了个眼色。

    王峰和乌龟壳合作也不是天两天了,所以当王峰看到这乌龟壳的眼色之时,王峰就已经明白他想说的是什么了。

    几乎都没有交流任何句话,就在这大街之上,王峰和乌龟壳开始分开,各走各的,这苏曜就算是再厉害也只有个人,也只能跟其个,按照王峰和乌龟壳的重要程度,王峰断定这苏曜会跟自己。

    果然如他所料样,这苏曜见王峰和乌龟壳分开之后,他十分果断的就跟上了王峰,并且还穷追不舍,哪怕是王峰过了很多的小巷子他也是紧紧的跟随着。

    或许他还没有察觉到王峰已经发现了他,但是他既然愿意跟他的话,那王峰就不妨和他兜兜圈子好了,反正现在王峰有的是时间,既然他要玩,那就玩玩好了。

    带着这苏曜兜了很久的圈子,王峰这才朝着城门口走去,因为他发现自己并没有甩掉这苏曜,既然他跟的如此死,那王峰只能够把他往外面带了。

    因为王峰是将军,当他亮出自己的腰牌之后,这些城门口的侍卫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阻拦,每个人进出城都要被排查的,而王峰恰好就可以利用这点时间迅速的消失在这苏曜的视线,让他根本没有办法跟上自己。

    苏曜虽然是皇子,但是对于王峰来说,他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威胁,真正有威胁的人是他的父亲,也就是当今的天外皇帝。

    “混蛋!”

    看到王峰飞快的消失在森林深处,这苏曜知道他可能是追不上王峰了,他知道王峰忽然说离去,那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可是他现在把王峰都跟丢了,也没有办法了。

    冲入了森林深处王峰其实并没有离去,他只是在个没人的地方换了副容貌和气息,然后又重新朝着皇城走来。

    他还想留在这皇城看戏呢,又怎么可能会离去。

    所以改变了自己的切后,王峰哪怕是回到这皇城也没有人认识他,他大可以高枕无忧的躲在这皇城看,笑看这皇室两系之间狗咬狗。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在之前王峰和乌龟壳分开的地方,王峰和乌龟壳再次聚集在了起,事实上这乌龟壳已经在这里等了好长段时间了。

    就和王峰样,此刻的乌龟壳也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容貌和气息,看起来就是另外个人,哪怕是这苏曜此刻到了王峰他们两个人的面前,恐怕他也不敢认这两个人就是他所认识的王峰二人。

    “那苏曜直都对我穷追不舍,我自然多花费了些功夫甩掉他。”

    “走,先离开这里再说。”

    这个地方那苏曜说不定还会回来,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然后找个其他的地方躲藏起来。

    只是他们实在是太高看这苏曜了,这苏曜哪有这种心思,跟丢了王峰之后,他立马就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因为他明白自己旦让这旁系的人给围上,恐怕他也有危险,所以还是赶紧回到自己的地盘才好。

    因为他的地盘上有许多属于他的高手,哪怕是打起来,他的属下也可以发挥作用,帮他阻击敌人。

    苏曜虽然现在膨胀了,但是他并不傻,这旁系发展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的实力整体实力除了巅峰上和他的父皇有些差距之外,其他的坚力量甚至比他们嫡系都还要强。

    旦双方拼起来,那肯定是场血战。

    襄阳王陨落的消息很快便不胫而走,许多人都在第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心大惊。

    要知道襄阳王虽然只是藩王,但是他在这帝国的名声绝对不比这苏曜小,所以听说他陨落,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好端端的个人,怎么可能说陨落就陨落呢?

    只可惜很快皇室方面也传递出了消息,说襄阳王陨落,连皇室都已经证实了,那其他人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异议,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早就听说这襄阳王容貌姣好,是个翩翩玉公子,再加上他的身份,我都想嫁给他呢,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英年早逝,实在是可惜。”

    有女子开口,觉得襄阳王实在是死的太可惜了。

    “嫁不成皇子,嫁个王爷其实也是不错的,哪怕是给他当妾我都愿意。”

    “可惜现在连这个念想都没有了。”

    不少人都在感叹这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他们许多人都没想到这襄阳王竟然说死就死了。

    这三皇子和二皇子都已经相继陨落了,没曾想现在就连王爷也跟着起陨落。

    可是当他们了解到这杀死襄阳王的人就是当朝皇子之后,他们的心自然是更加的震惊。

    这大皇子苏曜竟然亲手杀了襄阳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可惜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不知道了,但是大家都可以明显感觉得到的是,皇城内仅在半天之内就多出了许多身穿盔甲的人。

    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味,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

    这些人穿梭在大街小巷之间,搞的人心惶惶,许多做生意的人甚至都不敢开门了。

    整个皇城内的气氛都显得十分的压抑,大有种山雨欲来系的感觉。

    “你说这皇宫内怎么还没有动静?”

    在家客栈之内,这乌龟壳在旁边询问道。

    “别着急,这好酒都是需要慢慢发酵的,这襄阳王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白死,最迟三天内,这皇城内肯定会变天。”

    现在这城池就已经多出了许多的高手,这些高手以前肯定不是在这皇城内的,应该是从其他地方抽调过来的,不管这是皇室嫡系调派来的,还是旁系,总之这都是好戏要上演的序幕。

    “好酒慢慢品,你别着急,该来的都会来。”

    望着窗外的风景,王峰丝毫都不着急,因为大战总的需要准备才是,若是什么都不准备就开战,那也实在是太扯蛋了些。

    时间过去的越久,可能双方爆发的冲突也就越大,王峰想看的场景不正是如此吗?

    “你们听说了吗?这苏曜苏殿下已经被陛下扣押起来了。”

    就在王峰和乌龟壳在这里交谈的时候,忽然道声音传递进了他们的耳朵之,顿时就把他们两个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这苏曜竟然被抓了?

    “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峰和乌龟壳坐到了这桌人的面前,问道。

    “你们两个这是?”看着王峰和乌龟壳自己就坐了过来,这桌原本的人也是脸的怪异,因为他们貌似谁都不认识这两个人。

    “几位别介意,我们都是想来听听这苏曜苏殿下的事情。”

    说道这里王峰手掌翻,直接取出了大堆灵石,道:“你们放心,这桌的酒水钱全部算我的,我只是想听听这苏殿下的故事,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

    别人都已经承诺给酒水钱了,并且还拿出来了,既然有免费吃喝顿的机会,那大家聊聊天又有何妨?

    或许是由于王峰和乌龟壳两个人上来就表现的十分大方,这些人交谈起来也十分的热络,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以为他们是多年的老朋友相聚在起呢。

    根据他们的描述,王峰和乌龟壳得知了个消息,那就是这苏曜的确已经被抓进宫去了。

    只是王峰觉得这苏曜并不像是被抓进宫,而是有人要故意保护他。

    毕竟皇宫内高手如云,纵然是这个旁系想要在其搞事情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再者说了,这当今皇帝只剩下了苏曜这么个儿子,他要保护苏曜也在情理之,因为他总不能让自己绝后吧?

    皇帝强大,可他终究也是人,没有办法凭空造出儿子,要知道血脉最强大就越难以拥有子嗣,所以他肯定会力保苏曜。

    表面上说是将人抓捕了,但实际上旁系想要在这个时候再动苏曜,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因为有皇帝在,他们能抢得到人?

    “看样子好戏很快就会上演了。”

    从这桌离开,王峰和乌龟壳又凑在了起,这皇帝只剩下了苏曜这么个儿子,就算是苏曜现在有些膨胀,但是他也肯定会保。

    可旦这皇族旁系要起人来,双方就必定会发生矛盾,配合上现在这城池内的些动静,这次的皇族之战恐怕不会简单。

    “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这旁系会搞出什么动静了。”

    说话间王峰回了自己的房间,就在这床榻之上就开始了修炼。

    虽说王峰现在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血圣境期,可是接下来他还要冲击血圣境后期,这恐怕又是遥遥无期的目标。

    不过既然都已经走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了,他除了继续往前冲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旦他的修为突破到血圣境后期,到时候即便是面对这天外皇朝的皇帝,那他又有何惧?

    所以现在既然有时间,那王峰就趁机好好感悟下,说不定他狗屎运来了,就和那苏曜样,瞬间就冲上血圣境后期了呢?

    机缘这个东西谁也说不准的,这就是随时都会降临的东西。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也不知道修炼了多长时间,王峰还是在道大叫声惊醒过来的,睁开眼看,王峰就看到了乌龟壳那张面目可憎的脸。

    “你离我这么近,该不会想要对我做什么吧?”看着乌龟壳,王峰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