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五十二章 道歉

作品:《极品透视

    对付王峰,这个老头怕是打错了主意。

    “证据?我看人不需要什么证据,我看你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你应该是外面潜伏到这里来的奸细吧?”

    “有意思。”

    听到这老头的话,王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以前的祥老等人为什么会死?不正是因为他们也说了这些话吗?

    而现在这个老者竟然又说出了同样的话,看人就可以说别人是坏人,这是什么依据?

    “说我是奸细,我看你才是来路不明的那个人,你来就说我是奸细,我想我们以前应该没有照过面吧?”

    “是没有照过面,但是我有套自己的识人之术,小子你还是见识太浅薄了。”这个老者摇头,仿佛已经笃定了王峰是奸细的事实。

    “殿下,这里是我为你炼制出来的丹药,我走了。”

    这时候王峰将自己手的丹药甩给了这苏曜,自己则是转身就走。

    “等等。”

    看到王峰要走,这苏曜赶紧叫住了他,道:“将军,留步啊。”

    “殿下,有这种糟老头在这里,我在这里实在是连息的时间都呆不下去了。”

    “哈哈。”

    听到王峰的话,这屋子里的公仑鹰大笑了起来,道:“是不是我识破了你的身份,你恼羞成怒了?”

    “你闭嘴!”

    看到这个老不死的还直说王峰,这苏曜的脸色也忍不住阴沉了下去,当他皇子府邸是什么地方?

    这王峰可是他身边最重要的人,这个公仑鹰竟然张嘴就侮辱对方,这不是故意打他苏曜的脸吗?

    所以这苏曜的这声呵斥声音可是不小,让整座大殿都在微微颤抖,而这个公仑鹰则是脸上的笑容僵硬,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帮这个苏曜竟然还会被他呵斥,这不是典型的恩将仇报吗?

    “殿下,您这是?”这公仑鹰将目光放到了苏曜的身上,脸的诧异。

    “我说让你闭嘴,难道你没有听清楚吗?”说道这里这苏曜冷冷的扫了眼这个公仑鹰,道:“老先生,你虽然是我请来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可以随意的指责我府邸的任何个人,王将军乃是我十分敬佩之人,并且还救过我的性命,你这样说他,将我置于何地?”

    说完这苏曜还没有停歇两息时间,他又次开口说了起来,道:“而且你和王将军素未谋面,你凭什么说他的坏话,难道你是看他太年轻,还是看不顺眼?”

    “都不是。”听到苏曜的话,这个公仑鹰摇了摇头。

    “我之前就说了,我懂得套识人之术,好人坏人我几乎眼就能够判断出来。”

    “那倘若你判断错误呢?”

    “殿下,我看人不会有错的, 你定要相信我。”

    “相信你?”听到这话苏曜的脸上露出了冷笑,道:“这切都只是你的面之词罢了,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说完这苏曜还深吸了口气,道:“其实不瞒你说,以前也有人说过这样的话。”

    “何人?”

    “我手底下的个老人。”

    “那殿下你为什么……?”

    “你知道他最后怎么样了吗?”打断了这个公仑鹰的话,这苏曜开口问道。

    “不知。”这公仑鹰摇头。

    “他已经死了。”说道这里,这苏曜的声音已经极为的森寒。

    “什么?”

    听到苏曜的话,这个公仑鹰可谓是瞬间变色,因为他已经从苏曜的话听出什么来了,因为苏曜此刻已经对他动了杀机。

    他本来是好意想提醒下这苏曜,可是现在苏曜非但不领情不说,他竟然还要杀自己,这实在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帮苏曜的忙竟然还要承受被杀的风险,这笔买卖他实在是亏大了。

    “我说的是什么我想你应该已经十分清楚了,好话我不说第二遍,你虽然是我请来帮忙的,但是你也别太放肆了,要不然我不介意……。”

    说道这里苏曜没有再接着往下面说,但是他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那就是不听话就只有死。

    想要诋毁他的好兄弟王峰,那就得有死亡的准备。

    “殿下,我明白了。”看着苏曜和王峰,这个公仑鹰抬腿就往外面走,道:“殿下,当我从来都没有来过此地。”

    “想走?”

    看到这公仑鹰想要离开这里,王峰直接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挡在了这个老头面前,道:“损坏了我的名声,你想要就这样离开这里?是不是想的也太简单了些?”

    “那你想怎么样?”看着王峰,这个公仑鹰面色阴沉,问道。

    “很简单,给我道歉,然后你就可以从这个地方离去了。”

    “道歉?凭什么老夫给你道歉?你算哪根葱?”

    “怎么?老不死的依仗自己年纪大?”

    “你叫谁老不死的?”听到王峰的话,这公仑鹰的双目下子瞪得老大,仿佛要吃人了样。

    只可惜王峰根本无惧他这样的目光,别说是点目光凶悍了,就算是此刻他拿出把武器出来,王峰也不会畏惧半分。

    因为有苏曜在这里,王峰相信这个老不死的最终什么都做不了。

    “谁搭话我就说谁,而且这个地方你看谁最老?”

    “你……你这个黄口小儿竟然敢这样说我,你可知道我当你祖宗都已经够资格了。”

    “我呸。”

    听到这话王峰立马就大骂了起来,道:“你这个老不死的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什么样,你开始就对我出言不逊,我其实已经狗忍耐你的了,没想到你现在竟然还不知悔改,你真当你可以把我怎么样不成?”

    “不过区区血神境,你这样的人老夫杀了没有千也有百了。”

    “殿下,你看这人应该如何处理?”这时候王峰开口说道。

    “你看着办吧。”

    这个老者说话的确是难听无比,所以此刻哪怕是苏曜都不愿意继续为这个老者说情,他已经做的够仁至义尽的了,没想到这个老者竟然还如此的不知好歹,既然如此,那苏曜只能够让王峰来处置这个人了。

    “来人。”

    既然苏曜都已经这样说了,那王峰还有什么好说的,他直接开始叫人。

    这个老者可能是厉害,修为也不弱,但是整个皇子府邸上下,跟他境界相比的比比皆是,所以他个人再厉害难道他还可以和群人作战吗?

    “将军,有何吩咐?”

    这大殿外就有不少的人镇守,所以听到王峰的话之后,这外面立马就冲进了数人,全部都是血圣境级别。

    “你们将这个老不死的给我拿下,若是反抗,就地格杀也可以。”王峰的命令就像是大锤样狠狠的敲在了这个老者的心头,他没有想到王峰竟然如此大胆。

    “殿下,难道您就任由他这样做?”这时候这个公仑鹰将目光放到了苏曜的身上,希望他能说说话,只可惜这苏曜此刻面色平静,哪怕是听到了这个公仑鹰的话之后,他的眼皮也未曾眨动下。

    他都已经授权王峰了,那他还能有什么说的?

    而且这个老头说的话连他都听不下去,实在是可恶至极,所以他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那也是咎由自取,谁都怪不了。

    “老先生,你帮我的报酬我已经支付给你了,所以现在你我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瓜葛,你是你,我是我,明白吗?”

    “你……。”

    噗!

    听到苏曜的话,这公仑鹰气得张嘴就喷出了口鲜血,险些倒在地上。

    他没想到这苏曜竟然如此无情,自己好歹是来这个地方帮他的,可是这苏曜说变脸就变脸,他还能怎么办?

    “把人给我拿下。”这时候王峰声大喝,顿时他身后的这些人全部都拥而上,将这个公仑鹰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这公仑鹰可能当真是有两把刷子,但可惜他现在只有个人,他如何来和这么多人作战?

    所以当他被围着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的可能,在绝对的力量碾压之下,切的智谋都只是螳臂挡车,不管用的。

    所以此刻这公仑鹰看王峰的眼神别提有多么恶毒了。

    “将军,此人如何处理?”

    这么多人同时要攻击他,这个公仑鹰压根就没有反抗的资本,而且他自己倒也是有自知之明,没有反抗,因为刚刚王峰可是说了,他若是反抗,就地格杀勿论。

    他虽然恨王峰,但是此刻他也不敢乱来,因为自己的小命还是比什么都要紧的。

    “先给我把他的衣服给扒了。”这时候王峰开口,让这个老者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因为他不知道王峰这是要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

    看着王峰,这公仑鹰的脸上露出了丝惧色,喝道。

    “我要干什么你很快就会明白了,你不是不肯向我低头道歉吗?那我现在就将你身上的衣衫扒光,然后带着你出去游街,让大家都来看看你,这样我想你更能接受点。”

    “哦不,不。”听到王峰的话,这老者立马就面色大变,讲什么笑话,他都大把年纪了,如果被王峰脱光衣衫拉出去游街的话,那他还有脸活下去吗?

    王峰这样做简直比直接杀了他都还要让他难受。

    “说什么不啊,我看你开始就安顿了这样的心,别担心,我不会杀你,只是让别人来看看你而已,我想你也不会拒绝的吧?”

    “拒绝,我坚决拒绝。”

    这老者大叫道。

    “拒绝无效,把他的衣服拔了吧,我看看他到底有多么嚣张。”

    “这位英雄,这位爷爷,你就绕过我这回吧。”

    看到众人当真是要脱自己的衣服,这个老者也是吓得面色煞白,树活张皮,人活张脸,如果他当真被扒光了,那他还不如直接找面墙撞死算了。

    为了避免那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此刻这个公仑鹰噗通下就跪在了地上,不断的向王峰求饶。

    “肯道歉了?”听到对方的话,王峰的脸上浮现出了丝冷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