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二章 出谋划策

作品:《极品透视

    听说王峰说有方法,这苏曜顿时就有种溺水之人抓住了颗救命稻草样。

    这苏曜自从接手了这件案子以来,他是修炼修炼不好,吃吃不好,总之哪哪都不好,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折磨疯了。

    这些权谋之士虽然平日里有用,可是碰到这种棘手的案子,他们也无法拿出办法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也不至于耗费这么长的时间都还没有取得丝毫进展了。

    “王将军,有什么方法?”这时候苏曜两步并作步,来到了王峰的面前,脸希冀的问道。

    听到苏曜的话,这大殿的其他人也将目光死死的盯着王峰,都想听听他到底能有什么办法。

    他们讨论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无法拿出方案来,他们倒是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几斤几两。

    “很简单。”

    在大家的注目之下,王峰丝毫紧张的情绪都没有,只见他平静的开口:“既然这些人不是第次作案,他们有过第二次,所以这就代表他们今后可能还会继续作案的,所以我们最好的方式就是守株待兔,然后将他们抓住。”

    “如果我是那些人,在现在这种条件下,我是绝对不会再第三次出手的。”这时候祥老开口,脸上有丝冷笑。

    他觉得这个年轻人看事情实在是太简单了,如果对方要出手第三次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出手了。

    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动静,这说明他们已经放弃了,毕竟现在全天下的人都在追查他们,他们不赶紧躲起来才是怪事。

    “正因为你不是那些人,所以你怎么就能断定他们不敢出手第三次?莫非你就是他们的头领?”

    王峰句话瞬间就将这个祥老气的半死,因为他被王峰带进沟里了。

    “你……。”

    用手指着王峰,这个祥老实在是被气得句话都说不出来,这小子的嘴巴实在是太恶毒了,简直就是无生有,恶意伤。

    “王将军,祥老已经跟我很多年了,我可以为他证明,他绝对和那些人没有关系。”这时候苏曜开口,他可不想王峰和这个祥老争吵起来。

    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抓住凶手,而不是在这个时候来窝里横。

    “我只是不舒服有些人怀疑我罢了,从开始这个老头就对我鄙夷,真以为我眼瞎看不出来吗?”

    当着所有人的面,王峰直接开怼这个老头,压根不怕他。

    听到王峰的话,在场的人都忍不住面面相觑,因为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王峰竟然还是个刺头。

    祥老可是殿下身边的老人了,王峰竟然这样说他,这不是要把人家老人家活活气死?

    “王将军,能否给我个面子,不再追究这件事?”

    看到王峰要和这个祥老开撕,这苏曜赶紧出来打圆场,这王峰还没有说如何抓住凶手,所以此刻他必须安抚住王峰。

    如果他们能抓住凶手,那他的这块心病也算是驱除了,所以他迫切的想要听到王峰的方法。

    “给殿下面子那自然是可以,不过我这个人向来都不是个肯受气的主,这样,只要这个老头肯跟我道歉,我就可以既往不咎。”

    “什么?”

    听到这话,大殿的人都忍不住面色变,即便是苏曜都是如此,因为他没有想到王峰竟然如此不饶人。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破不了的案子我可以破,你们这些人应该是相当于智囊样的团体,可是你们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取得成效,都不觉得脸红吗?”

    “休想让老朽给你道歉,你这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混蛋。”这时候祥老开口,也开始口不择言了,因为他实在是让王峰气到了。

    “祥老,要不你给本殿下个面子,给他道个谦?”这时候苏曜开口,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这祥老。

    王峰刚刚的话说得十分绝对,如果王峰真的能帮他把这个案子破了,那姜老即便是给他认个错又能怎么样?

    只可惜祥老这把老骨头竟然被王峰逼到了这个份上,再看到这苏曜对自己所说的话,这祥老的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丝惨然的笑容,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小看这个年轻人了。

    这就是条毒蛇啊,惹了对方就要被咬上口。

    “殿下,老奴忠心耿耿的服侍了您这么多年,难道就只能落个这样的下场吗?”这祥老开口,脸上都呈现出了不样的血红,这足以看出他的内心有多么激动。

    “祥老,您老就当是给我个面子,给他认个错吧,你也知道我有多么想要破这个案子,这个案子很有可能关乎我未来的命运,希望你能理解。”

    “大殿下。”

    喊了声苏曜,这祥老显得十分激动,因为他没有想到殿下竟然要这样对待自己,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祥老,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同样的话不会再说第三次。”

    眼看王峰就要说出方法了,这祥老竟然还直不听自己的,纵然是祥老是老人了,但是这苏曜也忍不住有些恼怒了起来。

    “噗!”

    听到大皇子苏曜的话,忽然这个祥老张嘴就喷出了口鲜血,他实在是气急攻心,憋不住这口血了。

    跟在苏曜的身边服侍了这么多年,他没有想到殿下就是这样来对待自己的,实在是令他痛彻心寒。

    “王将军,你看他都已经吐血了,要不然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他的罪,我帮他赔了。”说话间这苏曜对着王峰就是拜。

    “这可使不得。”看到这幕王峰赶紧扶住了这苏曜,道:“他也就是想略微的对他施加点惩戒而已,没想到他的心理防线竟然这么弱,既然有殿下为他求情,那这件事就这样翻过吧,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听到王峰的话,这屋子的人算是弄明白了,他们以为王峰好欺负,可是没想到人家的反击竟然来的如此之快,打得他们是措手不及。

    个祥老可是殿下身边的红人,可是现在他仍旧被气得吐血,他们如果不想死,谁敢去招惹王峰这个刺头啊?

    这个下马威太狠了。

    “其实想要破解这局也简单,只需要让对方再出手,然后我们来个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这时候王峰开口,不再提这个老头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相信今后这些人只要不傻,那就绝对不敢来招惹自己,因为这祥老就是下场。

    红人又如何?得罪了王峰,王峰样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对方分明都已经躲起来了,我看他们应该不会再出手了。”

    眼下的帝国官员层次已经出现了定的恐慌,很多人都选择了卸甲归田,就连皇宫这边都留不住他们。

    因为皇宫不可能时刻都派兵去保护他们,既然没人保护,那这些人也怕被杀死啊,所以他们只能走。

    从某种程度来说,那些人的暗杀行动已经算是成功的了,算是轻微的撼动了下天外皇朝。

    所以不仅是苏曜,就连他的这些智囊团也致觉得那些人不会再出手了。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说他们会继续出手,那可是有原因的。”

    “愿闻其详。”

    这时候苏曜开口问道。

    “很简单,只要我们放出风声,说帝国根本不畏惧他们,来个就杀个,并且还要表现的极为强势,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那些躲在暗的人很快就会忍耐不住的。”

    “就这么简单?”

    听到王峰的话,在场的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凭什么王峰说对方会出手就定会出手?这还不是全凭猜测吗?

    “对,就这么简单。”

    “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吗?”

    “这个你们还看不出来吗?”

    听到他们的话,王峰忍不住摇头,道:“有句老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那些人为什么要暗杀帝国的官员,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不知。”

    听到王峰的话,在场的这些人都忍不住茫然的摇了摇头,如果他们知道为什么,恐怕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如无头苍蝇般到处乱转了。

    “既然他们要对帝国的官员下手,那就说明对方和帝国定有什么深仇大恨,这就像是你我的杀父仇人般,在仇恨的驱使之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的出来。”

    说道这里王峰微微顿,随后才接着说道:“只要我们表现的强势,并且放松戒备,让他们可以乘虚而入,我相信他们定会出手的。”

    “有道理。”

    听到王峰的话,苏曜也忍不住眼前亮啊。

    是啊,那些人既然要对官员下杀手,目的就是为了动摇帝国的根基,由此可见那些人和帝国当真是有什么解不开的冤仇。

    只要帝国这边放松警惕,并且传递出强势态度,相信那些人很快就会受不了会钻出来的。

    “想不到王将军不仅用毒厉害,智力这块也是这般超群,让本王长见识了。”看着王峰,这苏曜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没错,就是笑了出来。

    这件案子已经挤压在他的心头很长时间了,直都得不到解决,不是他们不想解决,实在是他们找不到办法,也抓不到人。

    如今听王峰这样说,这些人顿时就有些茅舍顿开之感,或许按照王峰这样的方法去做,他们真的可以很快就抓到凶手。

    “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这时候苏曜大笑之后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放松戒备,并且传递出帝国这方强势的态度,然后接下来我们只需要等着敌人钻进我们的圈套就可以了。”

    “好招请君入瓮。”这时候这苏曜的位谋士开口,对王峰也忍不住生出了钦佩之感。

    这么简单的方法他们却直都没有想到,如今想起来当真是十分惭愧啊。

    “事不宜迟,我建议你们马上就行动起来,暗杀行动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我相信这些人直都在等待着个合适的出手机会,而这个机会正要靠我们去为这些人创造。”

    “没问题,我马上就吩咐下面的人去做准备。”

    既然方法已经有了,那这苏曜恨不得立马就行动起来,并且抓住罪犯,只要把人抓住了,那么他也可以向自己的父皇交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