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八章 交出幻空

作品:《极品透视

    在贝云雪她们的精心准备之下, 很快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就被送了上来,这次她们既是为了欢迎毕凡的回来,同时也是在为王峰接风洗尘,所以她们准备的十分丰富,简直就像是在吃国宴样。

    “我们共就这么点人,准备这么多干什么?”看着雪姐等人,王峰问道。

    “没事,今天大家就敞开了肚皮吃,不够还有。”

    “师傅,请吧。”说话间王峰对玄羽大帝做了个请的手势,发生在王峰身上的事情,王峰不能讲给贝云雪等人听。

    但是玄羽大帝作为王峰的师傅,所以王峰准备将这个东西说给他听听,让他也帮自己分析下这其的关系。

    赤焰盟上下,恐怕也只有个玄羽大帝才能够供王峰述说了。

    王峰回来,毕凡也回来了,所以顿饭大家都吃的十分开心。

    不过在吃饭的时候,格伦主宰也来到了这里,他是让王峰通知来这里的。

    因为有件事情现在需要处理了。

    穹天已经被神帝送到了未知的地方,难以回来,而他的势力也早已让王峰屠尽了高手,并且抓到了幻空。

    既然现在毕凡已经回来了,而格伦主宰也在赤焰盟之,所以幻空的事情必须要有个终结了。

    要知道格伦主宰可是不时都在王峰的耳边念叨幻空的事情,王峰念及当初他和幻空的师徒之情,无法动手灭杀他,所以这件事也只能够让格伦主宰和毕凡来动手了。

    幻空之罪,无法赦免,纵然是当初他是王峰的弟子,但是他行刺了王峰之后又跑去了捅了格伦主宰刀,甚至他还想杀死毕凡。

    所以他罪该万死,王峰也不会为他求情,现在他将格伦主宰叫来这里就是让他们两个人将幻空处理了。

    “这么热闹。”当格伦主宰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看到王峰等人正在用餐,脸上自然也是脸的诧异之色。

    “来的正好,快过来起坐。”这时候王峰招呼道。

    “咦,毕凡你这小子啥时候回来的,怎么也没有通知我声啊?”看见毕凡,格伦主宰的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

    因为他没有想到已经离开赤焰盟许久的毕凡竟然回来了。

    “前辈,我也是刚刚才回来,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呢,还请见谅。”

    “说这些就太见外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的。”

    “你知道我今天叫你来是为了什么吗?”这时候王峰开口询问道。

    “这我才刚刚来,我哪里知道啊,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格伦主宰回应道。

    “上次幻空偷袭你我,皆在我们的体内留下了大道邪力,这件事情你应该还记得吧?”王峰问道。

    “这怎么可能会忘记,虽然现在大道邪力已经被暂时的压制住了,但是我时常也会在修炼惊醒,这幻空实在是可恨之极,亏我当初还想收他为徒弟,当真是瞎了眼睛。”

    “师傅,难道你有他的消息了?”这时候毕凡也开始追问。

    对于这个幻空他也是早就想杀之而后快,心的仇恨不会比格伦主宰少。

    王峰念及当初的师徒之情,无法下手杀死幻空,但是毕凡不同,毕竟他和幻空之间可没有什么感情,如果幻空此刻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可能会刀将他给捅死。

    这就像是当初他伤害王峰之时样。

    “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说道这里王峰将目光放到了格伦主宰的身上,问道:“我自己体内的大道邪力我现在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听到王峰的话,格伦主宰的脸上露出了惊色,因为他从未听王峰提起过这事情。

    “是啊,当初我在天劫之下强行放开了对这大道邪力的压制,外加上些特殊的原因,所以我体内的大道邪力现如今已经消失殆尽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可以在劫雷之下消除大道邪力了?”

    “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事实如何,我不敢保证。”

    听到王峰的话,这格伦主宰的面色下子又变得苍白了许多,连王峰都没有把握,那他体内的大道邪力还有救吗?

    看着格伦主宰的面色变化,王峰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话有些吓到他了,所以他赶紧说道:“其实你也不用悲观,我之所以不敢保证,那是因为我是受的第刀,承受的大道邪力也更多,而你只是的第二刀,情况肯定要比我乐观,如果你在劫雷之下放开这大道邪力的话,我觉得你至少有七成的机会彻底消除这大道邪力,不再受他影响。”

    “可是我要上哪里去寻找劫雷,难道要趁人家渡劫的时候去借用?”格伦主宰询问道。

    “跑别人的天劫底下去,那肯定是不行,所以你这段时间就需要好好的修炼了,你如果想要解决体内的大道邪力,你就需要去渡至尊劫。”

    至尊劫乃是比普通天劫更加恐怖的东西,那劫雷的威力自然也变得更大,如果格伦主宰能引发他自己的至尊劫,那么他体内的大道邪力应该是可以消除的。

    “这至尊巨头的境界距离我实在是太遥远了,我都不敢去想。”

    听到王峰的话,这格伦主宰忍不住苦笑道。

    他虽然年轻的时候也是名声响亮的天才,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棱角早就已经快被消磨光了,他觉得自己无法和王峰这样的超级天才相媲美。

    王峰能引动至尊劫,那是因为他的逆天,他的可怕悟性,可是反观自己呢?除了身主宰境九重天的修为之外几乎是无所有。

    至于那至尊巨头的境界,他更是觉得自己距离太过于遥远了,他甚至都不敢去想。

    “这有什么不敢想的,常言道,人的心有多大,那么他的世界就有多么的辽阔,既然别人都能够突破成为至尊巨头,那你为什么就不行呢?如果你真的不行的话,那为什么就会路修炼到主宰境九重天?难道他这路都是凭运气上来的吗?”

    “这……。”

    听到王峰的话,这格伦主宰也是语塞,不过这个时候玄羽大帝却是因为听到了王峰的话,拍起了手掌。

    “王峰所言不错,修炼本身就是逆天之举,既然都已经踏上了这么条不归路,那就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如果你觉得自己无法成为至尊巨头的话,那你为什么还要拼命的修炼到现如今的境界?”

    “有时候你们之所以修为迟迟不动,那就是因为你们自身固步自封,自己断了自己的前程。”

    “没错,所以只要你敢想,并且敢做,天下能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自己?”

    “多谢两位的教诲,我定当铭记于心。”

    听到王峰和玄羽大帝的席话,这格伦主宰也感觉到仿佛有扇全新的大门对着自己敞开。

    他原本已经快尘封起来的心又再次的变得活跃了起来。

    没错,只要他敢去想,那么切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如果他连想都不敢去想,试问天地间还有谁能够帮助他?

    “师傅,你这忽然说起幻空的事情干什么,他这个人实在是可恨之极,我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再听到。”

    “我知道你们都十分的憎恨幻空,所以我现在把他带来了,任由你们处置。”

    说话间王峰心念动,他直接将关押在自己丹田的幻空释放了出来。

    和当初幻空刚来赤焰盟的时候不同,那时的他因为有王峰的照顾,生活的荣耀无比,在赤焰盟之的地位也是十分高。

    只可惜他走错了路,还是人家安排过来的奸细,所以他现在和过去相比起来实在是个天个地,脸的死灰,已然失去了求生的希望。

    因为他知道自己今天是绝对逃不过死劫的。

    感受到周围这些熟悉之人的目光,他甚至都不说话了,直接低下了自己的头。

    “果然是你这个混蛋。”看着幻空,毕凡立马就爆发了,他下子就拎起了幻空的衣襟,满脸的怒意。

    当初王峰那般疼爱他,甚至将部分对于毕凡的爱都转移到了幻空的身上,可是谁能够想到这幻空竟然是如此的狼心狗肺,竟然连王峰都想要杀死。

    如果不是最终王峰命大逃过了劫,说不定幻空的计划就真的成功了。

    所以对于这样的人,他是丝毫怜悯之心都不会有。

    “给我个痛快吧。”被毕凡拎起,这幻空直接闭上了自己的双目,他现在根本就不求饶,心只想寻死。

    因为他知道就算是他今天求饶了,估计他的结局也样不会改变,与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低声下气的去求饶呢?

    横竖都是死,所以他只想自己快点死,这样他也可以少受点屈辱。

    “毕凡,别这么快杀死他。”看见毕凡有要杀幻空的意思,这个格伦主宰连忙大叫了声。

    比起毕凡对于这幻空的憎恨,他心的恨明显要更重,因为当初幻空可是给过他刀,这个仇他不能不报。

    为什么他现在时常在修炼之都会惊醒过来,那都是因为当初幻空给他的那刀。

    如果没有那刀,他的体内也就不会出现大道邪力这种东西,所以他必须要将这幻空杀之而后快。

    但是他也明白报仇并非是讲究刀致命,而是要慢慢的折磨对方,要不然他以前所受的耻辱他怎么找得回来。

    幻空心想要求死,那他就偏偏不轻易的杀他,他要好好的折磨折磨这个人。

    “前辈,这个人实在是太过于可恨了,难道你还要为他求情吗?”听到格伦主宰的话,毕凡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求情?”听到毕凡的话,这格伦主宰也忍不住愣,因为他没有想到毕凡的心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想当初他给了我刀,还差点要了我的命,你觉得我会为他求情?我之所以想让你不要那么快杀他,那是因为我还要好好的折磨折磨他,然后再动手杀他。”

    “高明!”

    听到这话,毕凡也觉得这样做是最合适不过的事情了,幻空这狼子野心的东西,就这样杀死他的确是太便宜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