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三十七章 引诱

作品:《极品透视

    要知道王峰可是穹天的眼钉,只要王峰现身在阵法之,难道那穹天还不会冲进来杀他?

    所以王峰根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他出现在什么地方,那穹天自然会去的,根本不用担心。

    阵法王峰已经布置出来了好几座都可以用,所以只要那穹天现身在这里,那王峰就可以借助这些阵法来对付穹天。

    这阵法虽无杀伤之力,但是人旦进去,那就等于进入绝境,所以现在只需要等着这个玄羽大帝将人给引回来就可以了。

    当然,趁着这个功夫王峰也趁机在赤焰盟的周围布置了几个可以触发的无暇之阵,为的就是防止穹天会忽然攻击他的赤焰盟。

    “会不管外面发生什么,盟里面的人都不准出来,听到了吗?”在侯振天的面前,王峰开口说道。

    “放心吧,我会就吩咐下去,绝对会让下面的人安分守己的。”

    见王峰面色凝重,这侯振天也知晓接下来肯定会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刚刚赤焰盟外面的巨头气息都已经少了些,所以侯振天没有犹豫,赶紧吩咐下去了。

    “希望能够次就将穹天给困住。”

    口发出了喃喃自语的声音,王峰赶紧跑到了赤焰盟的外面,免得会将战火引到了赤焰盟的身上。

    “王峰,有把握困住那穹天吗?”这时候九转大帝询问道。

    “没有。”王峰摇头,道:“战斗每时每刻都充斥着不同的变化,我也没有十全的把握把穹天给困住了,现在问我也等于白问。”

    只有抓住了穹天,那么切才会平静下来。

    可以这样说,这个穹天的威胁甚至要大过群至尊巨头,因为他的力量般的至尊巨头挡不住,若是玄羽大帝让他钻了空子,那整个赤焰盟都完了。

    只有将这种人给真正困起来,无法再作乱,那所有的担忧自然就变成平静了。

    “穹天,给劳资滚出来。”

    这里王峰等人已经做好了随时迎接大敌的准备,而在另外个地方,玄羽大帝已经到了穹天的住处,也就是上次他们大战的海边。

    只是这里经历了场惨烈的战斗之后,穹天已经离开了这里,连带着他的势力都整体搬迁了,所以玄羽大帝叫喊了阵之后他这才发现这里狗屁人都没有个。

    “这就跑了?”玄羽大帝开口,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穹天竟然这么没种,这样就溜了。

    若是换做他玄羽大帝的话, 他肯定不会走,定要等在这个时候报仇。

    不同的性格造成出不同的场景,现在穹天到底去了哪里玄羽大帝也不清楚。

    “嗯?还有个人。”

    当玄羽大帝在这里叫阵的时候,忽然他发现在穹天所在的势力还有道生命气息。

    手掌对着里面抓,顿时这个人就让玄羽大帝强行拘禁了出来。

    “你是这穹天手下的人?”看着这个让自己抓出来的人,玄羽大帝冷冷的问道。

    “不……不是。”被玄羽大帝的气息压迫,这个人是脸的恐惧,身躯都在颤抖。

    “不是穹天手底下的人,那你在这里干什么?”说道这里玄羽大帝双目瞪,吓得这个人身躯激灵,下体也有股暖流流了下来,发出了难闻的气味。

    “艹,这意志力也太差劲了吧?”看到这幕,玄羽大帝脸的嫌弃,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不经吓,若是他在凶狠点,那这个人岂不是还要被活活吓死?

    “我……我……是来这里寻宝的。”听到玄羽大帝的话,这个人哆哆嗦嗦的说出了他来这里的目的。

    “就你这样子还来这里寻宝,我看你是来这里寻死的吧?”

    “前辈饶命,饶命啊。”

    听到玄羽大帝的话,这个修士被吓得立马就噗通下跪倒在了虚空之,脸的恐慌之意。

    “想要让我饶你命也容易,告诉我这里的人都去了什么地方,只要你告诉我了,我就考虑放你离开这里。”

    “我来这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搬走了,根据他们离开所留下来的痕迹,他们应该是进入到了禁忌之海。”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这个人也赶紧拿出了自己的推断。

    “想不到竟然跑了。”

    看着禁忌之海的方向,玄羽大帝也明显气得不轻,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个穹天竟然就这样跑了,他连面子都不要了吗?

    “他们什么时候走的?”这时候玄羽大帝又把目光放到了这个人的身上,吓得这个人面色都无比苍白。

    “我来的这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不见人影了,到底是什么时候走的我根本不知道啊。”

    说道这里这个人赶紧脱下了自己手指上面的空间戒指,道:“前辈,放我走吧,我把我身上的戒指都给你。”

    实在是让玄羽大帝给惊吓到了,所以这个人宁愿选择破财消灾。

    “就你这样的修为,我都懒得洗劫你,拿着你的东西赶紧滚蛋。”

    斜眼扫了下这个人,玄羽大帝十分嫌弃的将此人甩开,开口说道。

    “是是是,多谢前辈的不杀之恩。”

    听到玄羽大帝的话,这个人赶紧离开了这里,生怕在这里多逗留秒。

    不过等到他走到了极远的地方之后,他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丝冷笑,而后他翻手间就取出了个传讯符。

    “族长,他人已经来了。”

    ……

    “简直太没有骨气了,竟然就这样跑了,我还以为还在这里呢。”别人的小动作玄羽大帝显然是没有发现。

    不过就算是他发现了他也绝对不会走,因为那穹天又不能凭借自己个人杀他。

    而且他势力内部所留下来的人不过就是群虾兵蟹将,更是不足为虑。

    所以玄羽大帝有什么理由要跑?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穹天的,所以他不仅不会跑,并且还会百般挑衅,切都只为报上次被炼化之仇。

    “不能这样光着手回去。”

    这穹天已经跑进了禁忌之海,玄羽大帝专门是到这个地方来引穹天的,如果他就自己个人回去了,那岂不是要在王峰等人的面前丢人?

    所以他定得找到穹天,并且将他起给引走,要不然他实在是没有颜面回去。

    堂堂玄羽大帝竟然连个人都找不到,这样的骂名他可不愿意承受。

    所以他现在得去禁忌之海找到穹天这个老贼才行,毕竟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不过用不着玄羽大帝去找人了,有人给穹天通风报信,所以玄羽大帝几乎是刚刚才进禁忌之海不久,就有队人马从虚空冲出,将玄羽大帝给包围了起来。

    “没想到刚刚那个人竟然是你们故意留在那里的。”看着自己叫人给围上,这玄羽大帝下子就明白了这其的前因后果,肯定是之前那个向他求饶的人向这些通风报信的,要不然他们怎么会在半路上将玄羽大帝给拦了下来。

    “说吧,你们想要干什么。”看着这些人,玄羽大帝冷冷的说道。

    “你是老前辈,我们当然无法对你做什么,但是自然会有人来对付你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不远处的虚空崩塌,个人从其步迈出,不是玄羽大帝要找的穹天又是何人?

    他留在原地的人其实就是为了等玄羽大帝他们回来报仇,好让自己知晓他们的动向。

    如今他留下的人竟然说只有玄羽大帝人来了,那穹天岂能容下他?

    上次他被众人联手攻击的险些遇险,所以这笔账他是肯定会和玄羽大帝等人清算的。

    既然玄羽大帝要来,那他就直接出来把人给拦住了。

    “哟呵,想不到你竟然肯主动现身来见我。”看着穹天,玄羽大帝笑了起来。

    因为只要能够见到穹天,那么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半了。

    “哼,上次你们也不过是仗着人多势众而已,如今你只有个人,你觉得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说道这里穹天还故意攥了下自己的拳头,似乎是在告诉玄羽大帝今天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逆天神尊,我玄羽也不是吓大的,虽然你的成名时间比我早,但是你的修为未必就能胜过我,你觉得你能把我怎么样?”

    “纵然是杀不死你,但也要让你脱层皮!”

    说道这里穹天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悍然出手。

    他的出手让玄羽大帝都没有想到,因为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穹天竟然不按套路出牌,说动手就动手。

    “你动手的时候好歹也要告诉我声啊,你是不是想偷袭我?”玄羽大帝大骂声,而后他也抬起了自己的双拳,开始抵抗。

    他知道凭借自己的能力想要单独的杀死穹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穹天想要杀他恐怕也是千难万难。

    这就像是针尖对麦芒样,是很难分出个胜负来的,上次玄羽大帝的确是占据了人数的便宜,要不然这穹天还未必就会逃跑。

    “对付你,我用不着偷袭,我这是光明正大的出手。”

    “说谎话也不脸红,如果你和叫作正大光明的出手,那我看牛皮都要吹飞了。”玄羽大帝大骂,而后他直接将自己的逆转时空运转了起来。

    虽然他没有想过自己能杀死穹天,但是如果有任何机会的话,他是完全不介意杀下手的。

    因为他如果能亲手杀死穹天的话,那他也用不着将穹天引入到阵法之了。

    个死掉的穹天明显比个被困起来的穹天更加令人省心。

    “想不到开始就直接拿出了自己的绝招,我看你是想要趁我不注意直接将我杀死吧?”被玄羽大帝的神通笼罩,这穹天的脸上也忍不住泛起了冷笑。

    “是又怎么,不是又怎么样,打个架屁话还这么多,我看你这嘴怕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吧?”

    “混账东西!”

    听到玄羽大帝的话,这穹天可谓是勃然大怒,抬起自己的手掌就朝着玄羽大帝拍落了下来。

    不过在人家的神通笼罩之下,他又怎么可能对玄羽大帝造成什么有效的伤害。

    他的实力和玄羽大帝是相差不多的,所以人家玄羽大帝都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成名绝学,他用手掌攻击玄羽大帝不成,自然也要转入到防御姿态了,要不然他极有可能会阴沟里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