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成功

作品:《极品透视

    “王峰,你这臭小子当时是看的最清楚的,你应该最了解吧?”玄羽大帝把目光放到了王峰的身上,问道。

    “我看的清楚又有什么用,我又不知道这阵法是如何布置出来的。”王峰翻了翻白眼说道。

    “那你把你知道的情况说出来我们大家听听,然后起分析。”

    “他只知道那个无暇之阵是完全隐匿于虚空的,般人都察觉不了。”这时候叶尊帮王峰回答了。

    “难怪我当时没有察觉到有阵法,还是王峰这小子说我们被困住了我才察觉了,这个布阵的人有手段啊,竟然连我都给欺骗了。”玄羽大帝的声音有些吃惊,似乎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在阵法上的造诣有这么高。

    “我本以为我在炼丹和阵法上都已经算是走在最前面的人了,没想到还有人在阵法上的造诣要高过我。”叶尊开口,也忍不住低下了自己的头。

    “你就得了吧,你在很多方面都有很高的建树,这点这世间有几个人能够与你相比?”

    叶尊本身是至尊巨头,外加上他又是十品炼丹师,还有神秘莫测的推算之术,在阵法上也有极高的建树,试问在当今天界,有几个人能够与他媲美?

    甚至就算是王峰这种后起之秀都没有办法和他相比,差距还有很大呢。

    “哦,我还差点忘记了,你似乎在制器方面也有不小的成就。”这时候玄羽大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你带这些东西回来该不会就是为了炼制什么武器吧?”这时候九转大帝看着刚刚叶尊甩在地上的那些看似垃圾的棍棒,问道。

    “当然,如果不是为了炼制神兵,我要这些东西做什么,这可是我从死人堆里拔出来的。”

    “咱们还是来说说阵法的事情吧。”见他们似乎偏离了主题,王峰赶紧插嘴说道。

    “阵法的问题我看不是天两天就能够解决的,慢慢来吧。”

    这时候玄羽大帝开口,既然王峰和叶尊想了这么久都没有办法,那这东西着急也没用,只能够慢慢的琢磨了。

    “叶尊前辈,既然别人都能够将整座阵法完全藏匿于虚空,我们为什么不试试呢?”

    “如果真的有那么容易的话,就好了。”叶尊摇头,让王峰都无奈。

    既然叶尊都不愿意尝试了,那王峰还味的坚持有什么用呢?想要参透这东西,王峰恐怕只靠自己才行了。

    “这样吧,先慢慢的来,反正那穹天时半会应该不会来找我们的,王峰,你这里应该有地方可以让我来炼制柄武器吧、”

    “地方当然有,前辈若是看上了什么地方尽管去占用就是了,我还想继续研究研究这个阵法,看有没有办法布置出来。”

    这无暇之阵到底是怎么样布置的王峰已经轻车熟路了,所以就算是没有叶尊帮忙,王峰也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布置出无暇之阵。

    现在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研究如何将这个阵法布置的可以用来困人,并且还能够被触动。

    王峰不知道会在这事情上面花费多少的时间,但是只要是对自己的赤焰盟有利的东西王峰都会不遗余力的去研究。

    因为王峰旦将这个阵法研究出来了,那么到时候谁来他赤焰盟找麻烦谁就得被困起来,连巨头都出不来。

    这可比什么防御阵法都还要有用,所以王峰必须要去研究。

    就算是多花费点时间王峰也觉得可以接受。

    起初他研究这阵法只是为了对付穹天而已,可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阵法的作用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对付穹天,甚至这东西还能够用来保护他的赤焰盟。

    所以王峰现在就要将这阵法布置,然后好守护自己的赤焰盟。

    只要赤焰盟旦有了这阵法的保护,到时候i就算是王峰不在这赤焰盟,那也他也不用担心赤焰盟的安危,谁来到这里都难以对他的赤焰盟造成什么威胁。

    叶尊已经跑去制器,不再和王峰起研究这阵法,所以现在王峰只能够依靠自己个人的力量来研究出这个阵法。

    尝试过种又种的方法,王峰发现自己始终没有办法弄出他自己想要有的效果。

    而且随着他不断的受伤,他现在的灵魂已经遭创严重,因为每失败次他的灵魂就要遭创,也难怪叶尊不想继续坚持了。

    因为旦他坚持,他也会像是王峰这样灵魂受创,照这样不断的耗下去,就算是铁人都坚持不下来啊。

    “为什么别人能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拳轰在虚空之,王峰明显是气得不轻。

    但是不管他多么生气现在都没有什么用处,因为他施展不出来就是施展不出来。

    “臭小子,你发这么大的火干什么,连叶尊都没有办法,慢慢来呗。”这时候玄羽大帝来到了王峰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这完全说不通,别人都能够施展出可以被触动的无暇之阵,为什么我就不行?师傅,你告诉我为什么?”

    “我去,我若是能知晓为什么,我还用的着你?”玄羽大帝翻了翻白眼说道。

    “行了,如果弄不出来就算了吧,就算是我们今后碰到穹天,我也不会惧他,你别把自己搞的苦不堪言。”

    “不行,我既然都已经开始参悟了,那我就定要得到我想要得到的结果,要不然我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全部都白费了?我不甘心。”

    “那你还是休息休息之后再来慢慢的研究吧,你在这样继续下去,我看你都等不到你想要的结果就得倒下。”玄羽大帝十分担忧的说道。

    灵魂乃是个人最重要的东西,如果灵魂出现了问题,那王峰轻则倒下,重则有可能直接丧失神志,变成傻子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所以现在玄羽大帝宁愿王峰不继续研究,这种疯狂的研究,连玄羽大帝看着都有些害怕,不吃不喝不睡,甚至连恢复都不恢复也要研究,这也太疯了吧?

    王峰看样子是不把自己给折腾得倒下恐怕是不会罢休的。

    “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容易倒下的。”王峰摇头,而后他又开始继续自己的研究了。

    将阵法镶嵌于虚空,令人难以察觉,甚至还能触动,这种阵法王峰的确是还没有想到办法该怎么做。

    不过有句老话说的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王峰虽然直都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但是时间过去了天之后,忽然王峰在次尝试之他竟然成功的将阵法打入到了这个规则之力,并且令其完美的隐藏了起来。

    如果王峰不动用天眼都很难发现。

    之前他顶多也就是借用下规则之力而已,但是现在他的研究竟然下子就突飞猛进,走上了个全新的高度,这点就算是王峰都有些没有预料到,忍不住用手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直都没有成功的东西现在竟然真的成了?

    “这是啥情况?”口喃喃自语的开口,而后王峰开始动用自己的天眼去观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过王峰的仔细勘察,他发现自己刚刚所布置出来的这个阵法就和之前他和玄羽大帝被困住的那个无暇之阵还没有发动之时极为的相似。

    不过这无暇之阵虽然让王峰布置出来了,但是王峰究竟怎么样布置出来的他还不太清楚。

    他只是在尝试同种的事情,只不过这次刚好就成功了而已,但到底是怎么样成功的,王峰还没有搞清楚。

    而且还有更加重要的点,那就是王峰这阵法似乎也只是个死阵,实际用途并不大。

    他除了将这个阵法打入到了虚空之外,啥也没有做到。

    “我是如何做到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王峰满脸的不可思议,因为他至今都不知道这阵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刚他分明就是用的同样的方式来布置阵法,可为什么刚刚那次就成功了?

    难道说这其还有什么是王峰没有领悟的奥秘?

    自己都已经设置出了同样的东西,所以王峰没有再急着动手,他盘坐了下来,正在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要他能够领悟这其的关键,那么他应该就能搞出上次他和玄羽大帝碰到的阵法。

    若是王峰真的能够将这个阵法搞出来,那么他在阵法上的造诣恐怕会超过叶尊这种大佬。

    因为这种本事就连叶尊都不会。

    不过王峰虽然阵法给搞进虚空去了,但是到底是怎么样弄进去的王峰还不知道,所以他暂时也没有声张,而是自己仔细的观察。

    旦他真正可以收放自如的时候,他自然会告诉玄羽大帝等人,眼下他才刚刚起步,需要好好的研究番才行。

    “我说你小子还真是执着,实在不行就放弃吧。”

    天之后,玄羽大帝来到了这里,开口说道。

    “如果现在选择放弃,从开始我就不应该参与,既然都已经决定了,那就要路走到黑。”

    “那你小子慢慢走吧,为师我要去休息了。”

    “去吧。”

    等到玄羽大帝走后,王峰又开始研究这个阵法。

    之后他也陆续用了之前的方法来布置阵法,但是毫无疑问,这几次都是以失败告终,王峰还是脸的迷糊,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成功了次之后第二次又是以失败告终呢?这简直比炼丹的成功率还要不靠谱。

    “莫非是我的布阵手法不对?”王峰喃喃自语的开口,而后他自己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因为布阵哪里还讲究什么手法,毕竟这布阵和炼丹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说手法的恐怕就是门外汉了。

    只是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样设置出阵法的, 那王峰就无法施展第二座活的无暇之阵来。

    若是弄不出这东西,那他的切研究恐怕还是废的。

    “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抓了抓自己的脑袋,王峰陷入到了沉思之。

    大概也就是几息的时间之后,忽然王峰的心出现了种想法,而在这个时候他的双目也蓦然睁开,他似乎已经明白了问题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