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零四章 见故人

作品:《极品透视

    燕君韵父亲镇守的地方名为地狱谷,寓意这个地方简直就像是修罗地狱样恐怖。??? ? .

    当初王峰也是为了找东西才寻到了此处,并且还在这里得到了天净土,如今想来,这都是些美好的回忆啊。

    当初王峰来这里的时候还十分的小心谨慎,怕遇到危险,但是当他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的任何危险对于他来说都不算是什么危险了。

    甚至当他们才来到这里的时候,镇守在这里的燕君韵父亲就已经察觉到了。

    毕竟两大巨头同时降临,他若是还点察觉都没有的话,那他也不配拥有巨头级别的实力了。

    “想不到今天竟然这么热闹,两个巨头都到寒舍来了。”

    燕君韵父亲的声音响起,而后他从地狱谷之现身了出来。

    “我们可没有要来,是某个人要求要来这里看看的。”玄羽大帝开口,丝毫不给燕君韵父亲面子。

    “晚辈王峰见过前辈。”这时候王峰抱拳说道。

    “怎么?我女儿都已经嫁给你了,并且还有了孩子,你怎么还叫我前辈?”听到王峰的话,这燕君韵的父亲眉头皱说道。

    “你这混小子,这可是你爹,你要是乱叫,别人还以为我这个当师傅的没有教过你呢。”这时候玄羽大帝说道。

    “父亲。”

    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是王峰此刻还是硬着头皮叫了出来,因为他的确是燕君韵的父亲,也是自己的老丈人,叫个岳父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这还差不多。”听到王峰的话,这燕君韵父亲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丝笑意。

    把自己的女儿都给拐跑了,如果连声父亲都不叫的话,那他女儿岂不是嫁到了白眼狼的手?

    “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们的,咱们就露天为地,畅饮番。”燕君韵的父亲开口,而后他大袖挥,顿时张桌椅出现在了虚空之,而后他更是取出了几壶酒,看样子是真的要和王峰等人畅饮了。

    “光有酒,没有肉,你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

    “别慌,要肉自然是有的是肉。”说话间燕君韵的父亲对着海域抓,顷刻之间好几只体型庞大的海族修士就让他给拘禁了上来。

    都不用等这些海族修士开口求饶,他的修为之力爆,下子就将这些海族修士全部都给弄死了,个都没能跑脱。

    “这不就有肉了?”

    “你厉害。”

    看着他就地取材,玄羽大帝三人也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可怜了那几个海族修士恐怕到死都不知道生了什么。

    好端端的竟然成为了别人的盘餐,实在是可悲啊。

    在巨头真火的烘烤之后,很快这些海族修士的血肉就变成了香气扑鼻的盘餐。

    “也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了,就只能用这些东西来招待你们了。”

    “你没有,我们有啊,我再拿点好东西出来助助兴。”这时叶尊开口,而后他手掌番就取出了不少的世界之树果实。

    反正他手里的果实有很多,吃点也没事。

    “这是世界之树的果实?”当燕君韵的父亲看到叶尊拿出来的东西之时,其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吃惊之色。

    “没错。”叶尊点头,道:“这就是世界之树的果实,我看你应该没有吃过,所以这才拿出来给大家尝尝。”

    “你从哪里来的?”这时燕君韵的父亲问道。

    “这是以前别人找我换丹药的时候给我的。”叶尊开口,未曾说实话。

    因为他和燕君韵的父亲又不熟,今天来这里还是陪同王峰起的,所以他怎么可能交底。

    叶尊都不说实话,这王峰和玄羽大帝当然不可能去拆他的台,毕竟叶尊现在可是跟他们伙的。

    “都说这世界之树的果实是好东西,可是直都没有机会品尝到,看样子今天我可以大饱口福了。”

    “还犹豫什么,开始吧。”

    说话间王峰他们几个人全部都围坐在了起,就在虚空之开始了大餐。

    “王峰,你小子以后可要对我女儿好点,我毕竟就只有她这么个女儿,如果今后让我知道她有什么受委屈的话,我可轻饶不了你。”

    “放心吧,我就算是自己吃苦也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就是,你都把年纪的人了,还操这些心做什么,我徒弟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辜负的闺女,我看你真是瞎操心。”这时候玄羽大帝跟着说了句。

    “什么叫瞎操心,那是我闺女又不是你闺女,你当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行了,都少说两句吧,咱们喝酒还能不能喝了?”

    “王峰,你也别想太多,我就是作为个父亲提醒你两句,希望你能对我女儿好点,我受任务的影响无法离开这里,所以他在上三天的亲人也就只剩下你人,若是连你都不对她好的话,我想这上三天也没有人会对她好了。”

    “放心,我若是对她不好,天打五雷轰。”

    “天打五雷轰这种惩罚太严重了,若是你真的负了我女儿,我祝愿你从此之后妻离子散。”

    “我靠。”

    听到他的话,王峰真想说句,比起天打五雷轰,这个貌似更恶毒吧?

    “上次的事情虽然是我们这边胜利了,但是那些人的反扑肯定是不会结束的,你们可有什么对策?”

    “对策暂时是没有,但是那些人在上三天的根已经让你的女婿给全部拔除了,到时候等他们回来,估计连哭都没有泪水。”

    “全部拔除?”听到玄羽大帝的话,这燕君韵的父亲也忍不住十分吃惊,要知道对付玄羽大帝他们的巨头可绝不在少数,这要是全部拔除了,那得死多少人?

    “师傅,你是不是搞错了,还有两家我们未曾剿灭。”

    “对对对,还有两家暂时没有去灭,等这次回去之后就将其给夷为平地。”

    “造成这等杀劫,你们也不怕引来天谴?”

    “天谴怕什么,我们三人谁没有经历过天谴?”这时玄羽大帝看了眼王峰和叶尊,丝毫没有把天谴放在心上。

    纵然是天谴下来了又如何?能杀了他们吗?

    “那些人并非是条心,也不是铁板块,这样让他们出去放逐年,只怕他们内部都会出现矛盾。”

    这就像是两个熟悉的人居住到了起,难免会有生矛盾的时候,特别是他们这种至尊巨头,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情况并不是不存在。

    所以就让他们自己先内部出现矛盾,然后回来他们就好对付了。

    “反正这是你们的自己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来来来,我这里可是从来都没有来过客人,既然来了,那咱们就来个不醉不休。”

    “好,不醉不休。”

    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燕君韵的父亲,顺带赔罪,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酒宴结束之后,王峰就和玄羽大帝等人离开了这里,不再打搅燕君韵的父亲执行任务。

    “我还想去看看天宫之主。”这时王峰说道。

    “天宫之主,你是说那个当初惊艳卓绝的女人?”这时玄羽大帝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当初我初登上三天,是她出手救了我的性命,既然这次都已经来了,理应去看看。”

    “那你这次个人去了,我们去三天看看去。”

    “好,那我就个人去。”

    带着自己过去的记忆,王峰很快就在片海域之找到了天宫之主的所在地。

    也不能说是带着记忆吧,是因为天宫之主作为至尊巨头,她的气息王峰可以十分轻易的就感受到。

    或许曾经是王峰的修为太低,他感觉不到巨头的存在,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已经拥有了和巨头差不多的战斗力,境界也达到了主宰境九重天,和至尊巨头只有步之遥而已。

    “晚辈王峰前来求见。”

    就在这海域的上空,王峰抱拳说道。

    他知道凭借天宫之主的实力,她肯定可以听到自己所说的话。

    果然,当王峰的声音才响起不久之后,忽然海水涌动,直接出现了个漩涡。

    “跳下来。”天宫之主的声音响起,而后王峰没有犹豫,直接纵身跳进了这个海水漩涡之。

    沿着这漩涡不断的往下,很快王峰就见到了当初他所看到的天宫。

    “怎么想起来我这里了?”

    天宫之主从自己的行宫走了出来,开口询问道。

    “没有,我是恰巧有事来了三天,所以就顺道过来看看,随便谢谢你当初救我之恩。”

    “当初我刚到上三天的时候,若是没有你的帮忙,我想也就没有我的现在了,这份情晚辈无以为报,只能拿这些来抵偿了。”

    说话间王峰手掌翻,取出了大量的世界之树果实,估计得有百来个吧。

    说道:“据我所知,这世界之树的果实在你们至尊巨头的圈子内被奉为圣品,我也没有别的东西前辈能看上眼,所以只能拿出这些果实来偿还了。”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看着世界之树的果实,天宫之主的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实不相瞒,晚辈其实在炼丹术上颇有成就,这些果实都是人家拿来跟我换取丹药的。”

    同样的谎话叶尊都是这样说的,那王峰自然也能说同样的话。

    “有意思,你年纪轻轻在炼丹术上面能有多大的成就?别人肯拿这世界之树的果实来跟你换丹药,怕是这丹药不是你炼制的吧?”

    “前辈你说这话就有点瞧不起人了,我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我的心却是十分老成,而且我现在已经成为了十品炼丹师,我若是放出消息需要世界之树的果实,难道别人还会不送上来?”

    “什么?”

    听到王峰的话,天宫之主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都出问题了,王峰说他已经成为了十品炼丹师?这该不会是胡扯吧?

    “你确定你已经成为了十品炼丹师?”

    “当然,如假包换。”

    “这就是我所炼制出来的丹药,你看看。”说着王峰又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拿出来了枚丹药,是他自己炼制的无疑。

    “不错,药效充足,甚至比般的丹药效果更好,年纪轻轻竟然就有了这种成就,了不得啊。”看了下王峰给的丹药,天宫之主口忍不住出了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