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秦家族长的苦涩

作品:《极品透视

    都说危险和机缘往往都是并存的,就像是这些黑人样,他们本身其实是携带了非常致命的东西。??  ≈.=≈1≠Z≠W=.≥

    可是只要能够抵抗住这种危险,那么就有可能得到场造化,就像是王峰样,他弄死了这些怪物之后,不就得到了这种恐怖的剧毒吗?

    所以只要王峰足够小心,接下来他或许还能得到其他的机缘。

    又放了枚之前他所得到的药材叶片到自己嘴里,王峰这才开始赶路,虽然他只服用了这药材的枚叶片,但是王峰之前收剧毒影响所带来的刺痛感觉就从他的感知消失了。

    很显然这就是这药材所带来的功效。

    可惜走这路王峰只现了这株药材,多的他是连影子都没见着,很显然这东西在这个地方也并非什么大路货,不是随处都可以捡的。

    轰隆隆!

    又往前走了段路,忽然王峰浑身汗毛都倒束,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闪到了边去。

    这和他的修为没有多大的关系,切只在他的经验上,因为他战斗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哪怕是危险还没有生,王峰就可以提前预知到。

    正是由于他的及时闪避,道闪电劈落下去竟然没有劈他,让他给躲了过去。

    “我靠,这该不会就是天罚之力吧?”王峰开口,面色微微有些煞白。

    天劫和天罚乃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这天罚说白了其实就是天谴,两种是模样的玩意。

    天劫之力人为尚且可以抵抗下,但是天谴的威力可比天劫要厉害多了。

    就像是刚刚那道劫雷样,如果不是王峰躲的及时,估计王峰现在要被劈的直接瘫软在地上。

    因为此刻在被劫雷劈的区域,大地都已经完全的沉陷了,景象骇人,这要是劈在人身上,哪怕是王峰是钢筋铁骨,估计也会有些承受不住。

    “天罚之地,果真是名不虚传。”王峰开口,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也难怪以前那些人进来之后会在这里出不去,因为这劫雷的降临完全就是毫无征兆的。

    如果不是王峰有丰富的战斗经验,知晓危险马上就要降临了,要不然他现在的下场恐怕就是在这处深坑之了。

    “步走错就有可能是个轮回啊。”王峰开口,其额头上面都布上了层汗水。

    虽然这里没有人会来针对他,但是这个地方本身所携带的些攻击就已经足够骇人了。

    若是步踏错让劫雷给劈,那王峰不死恐怕也得脱层皮,旦虚弱下去,那恐怕就麻烦了。

    不得不打起自己的十二分心神,王峰就怕哪步会出差池。

    这个地方虽然没有明说到底有什么样的机缘,但是王峰相信只要他路往前走,他定然会有所收获,就像是他现在得到的两样东西样。

    对于他人来说,这里是臭名昭著的死亡之地,进来了就无法回去,会把小命丢在这里。

    但是现在这里对于王峰来说,却是个机缘遍地的黄金宝库,只要能够活下去,那么他什么珍贵的东西都有可能得到。

    所以现在最主要的前提就是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了,那切才会被王峰真正的收入囊。

    外界……

    王峰进入这天罚之地已经有阵了,这轩辕龙作为王峰的兄弟,他帮王峰开启封印之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这里。

    因为他得在这个地方等着王峰出来才行,王峰是怎么样进去的,那他就要看着王峰怎么样出来。

    而且即便是王峰在里面遭受重创他逃出来了,那他守在这里不也正好做个接应吗?

    所以只要不是心城生了什么大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此处的。

    这里王峰已经进了天罚之地,而在秦家之,那秦家族长因为未能完成这老祖宗交代给他的任务,所以这回去之后他的族长位置直接就让老祖宗给剥夺去了。

    不过看在这老家伙临离开赤焰盟之前将那天地之眼留下了,这老祖宗还是没有下子就将他给踢入崖底,仍留了线生机。

    那就是把这个秦家族长由正族长变成了代理族长。

    毕竟现在秦家还没有物色谁来担任新的族长,如果贸然指派个人上去难免就不会出问题。

    所以这老祖宗也算是对这秦家族长开了面,要不然他现在恐怕已经沦为全天下人的笑柄了。

    虽说这代理族长不如真正的族长那么好听,但是至少他现在还是秦家的族长,还能使用过去的些权利。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真正的松口气,忽然赤焰盟的人来了。

    赤焰盟的人来这里目的只有个,那就是将他们秦家的天地之眼给还回来。

    王峰走之前就嘱咐过侯振天,让他务必将这东西归还给秦家。

    如今王峰已走,所以这侯振天并没有拖延,他迅命人将这天地之眼给秦家送来了。

    原本秦家的人看着赤焰盟派人过来还以为是要跟他们和好,可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赤焰盟竟然给他们送来了原本就属于他们秦家的天地之眼。

    对于很多人来说,天地之眼乃是至宝之的至宝,因为这东西人为根本就创造不出来,只有天地自行产生。

    本以为这赤焰盟已经将这东西给收下了,毕竟他们将这东西扔在赤焰盟也已经有好几天了。

    这么几天都没有还回来,这就说明赤焰盟还是没有拒绝此物。

    可是谁能想到现在赤焰盟竟然给他们将东西送回来了。

    赤焰盟竟然连这样的至宝都不收,难道两个势力之间真的是连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吗?

    看着赤焰盟送回来的东西,这秦家族长面色惨白,因为这东西旦送回来,这也就代表他可能连个代理族长的位置都没得坐了。

    老祖宗肯定会要回去这个位置,从此之后,他只能当个普通的秦家族长,至多也就是长老,再也无法呼风唤雨。

    想到当初自己所做的切,这秦家族长只感觉到了无尽的后悔,若是早知道老祖宗有这么强烈的心思要和王峰联合,他就不应该舍不得那天地之眼。

    可惜现在是说什么都已经太晚了,赤焰盟若是执意不跟他们秦家和好,他也是点办法都没有。

    因为他除了给王峰赔礼道歉,他什么都做不了,只是道歉那也得让别人接受才行啊。

    只能说他这是作茧自缚,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如果当时他同意王峰修炼的话,又怎么可能会生现在这样的事情,说不定两家的关系还会比以前更加的和谐。

    “东西我们就放在这里了,至于你们收不收,那我们就不管了。”侯振天开口,而后他撂下东西就带着赤焰盟的人往回走。

    这幕就和当时这秦家人将这东西撂在他们赤焰盟门口样。

    这归还天地之眼乃是王峰交代给他的任务,而且这东西十分的贵重,他怕路上会有什么闪失,所以他选择了亲自押送。

    现如今东西已安全送到,他也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现在他唯担心的就只有王峰,因为王峰出去提升实力肯定会十分的危险,要不然他也不会专门跑来告诉些和门派有关的事项。

    这要是放在平时,王峰肯定不会跟他说这么多的,要走直接就走了,完全不墨迹。

    所以他完全判断得出这次王峰肯定会遭遇危险,至于这危险程度到底有多厉害,他这就说不清楚了。

    “族长,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看着被赤焰盟的人甩在门派的天地之眼,秦家的帮人都有些傻眼,因为他们谁也想不到这赤焰盟竟然放着这样的好东西都不要,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要知道当初秦家之所以能强盛,完全就是依仗有这东西,如果赤焰盟收下这东西的话,相信要不了多长的时间,这赤焰盟的高手定然会呈现出副井喷式的场景。

    因为这东西的功效他们这些秦家之人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我想我这个位置应该是做到头了。”

    秦家族长开口,忍不住叹息了声。

    事到如今,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辩解,因为赤焰盟不肯回头,那他只能够按照老祖宗所说的话去办。

    当了这么久的族长,他也该休息休息了。

    “族长,您别担心,到时候我们大家都会为您求情的。”这时候个秦家长老开口,让这秦家族长的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苦笑。

    “不必。”他摇头,随后才说道:“当了这么多年的族长,我也身心疲倦了,这个位置我想还是应该让给你们去坐坐了。”

    “族长,老祖宗可能也只是时气到了,或许我们好言相劝下,您就会没事了呢?”

    “要退就要风风光光的退,不能等老祖宗将我给削了,传令下去,我即刻就要召开族长退位仪式。”

    与其让老祖宗剥夺自己这族长的身份,他还不如自己主动退位,这样来就算是外界知晓他是迫于压力才退位的,至少在名声上他可以不用那么难看。

    毕竟人家总不能说你是被强行剥夺身份的吧?

    所以这也算是他在位之时,所布的最后个命令吧。

    “族长,您真的已经考虑好了吗?”

    “此事已经不再需要考虑,只需要按照我所说的话去做就行了,我不能等到老祖宗来说话,我要自己退位。”

    “唉……。”

    听到族长的话,这长老又不是傻子,何尝不知道他的心想的是什么。

    与其被强行退位,不如自己主动退位,这样来他至少还能落个好名声,不至于被人当作话柄。

    作出这样的选择他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旦还有什么回头的余地,相信他会毫不犹豫的去做的。

    只是很可惜,赤焰盟以及王峰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所以现在他只能苦涩的选择退位。

    因为个选择,葬送了自己的前程,他也是有苦说不出,若是说为了整个秦家着想,估计老祖宗又会痛骂他顿。

    正如他们上次所说的样,个天地之眼哪里有王峰的价值大,所以他这样的话压根就没有说出来过,因为他知道即便是说了恐怕也没有什么作用。

    “按照我的话去执行吧,我也该休息了。”长叹声,这秦家族长仿佛瞬间就苍老了许多样,让他旁边的秦家长老都跟着起叹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