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五十四章 秦家告急

作品:《极品透视

    年就境界升四阶,毕凡这次算是夸下海口了,也不知他究竟能不能成功。 .

    “若是能搭上神帝这条线,他从此今后也算是平步青云了。”

    王峰开口,真心为自己的徒弟感觉到高兴,神帝是什么人?

    那可是全天界最强的人之,若是有他从旁指导毕凡,今后不愁毕凡的境界上不去。

    只是就这样将自己的徒弟让了出去,王峰的心还是有些不舍,只是不舍又能有什么样的方法呢?

    他总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己私欲将自己的徒弟的前途给废了吧?

    就算是王峰的心再不愿意承认,他都不得不说这毕凡跟着神帝绝对比跟着自己更加出息。

    他如果能拜神帝为师,那绝对是他莫大的造化,所以他这个当师傅的不能拒绝。

    “就这样走了吗?”

    就在这时格伦主宰走了过来,问道。

    刚刚神帝的那缕神识横扫这里的时候,他也感受到了,只是当他感觉到对方的巨头力量之时,他在暗就没有出来,因为对方可能是单独来找王峰的。

    只是刚刚所生的事情他都看的清二楚,他们所说的话他自然也听得清二楚。

    这毕凡能够拜神帝为师,的确是最好的出路,只是王峰先是有个幻空这个叛徒,眼下毕凡也被带走,他门下已无任何个徒弟了,所以他这句话完全就是再为了王峰说的。

    “难道我还能不让他走吗?”王峰苦笑声,随后才说道:“而且神凰术的确是属于神帝的东西,由他来指导毕凡修炼,的确要比我更加具备出路。”

    “肯定心十分不舍吧?”这时候格伦主宰叹息声说道。

    “没有什么不舍的,天下就没有不散的筵席,毕凡虽然有可能要拜神帝为师,但是我们这种修士去什么地方不方便?所以我相信他还是会回来的,这孩子是什么人我心清楚,我既然是他的师傅,那他就肯定不会不认我的。”

    “也罢,神帝前辈修为功参造化,如果他能真心指引毕凡修炼,倒也是他莫大的福分,只是苦了你这个当师傅的,门下的徒弟个个的全跑了。”

    “算了,别说徒弟的事情了,听着有些闹心。”

    想当初幻空的忽然背叛实在是让王峰的心都凉了,他本是想将幻空当成真正的徒弟来培养,可是谁能够想到幻空竟然是天逆精心安插进来的奸细,如果不是他命大,兴许那次他就直接陨落了。

    所以现在听到徒弟这两个字,他还是心有些不舒服,他承认自己这辈子,唯独在幻空这个人的身上瞎了眼。

    “闹心归闹心,不过旦让我现了这小子的影子,我非得将他给千刀万剐了不可。”

    当时为了救王峰,这格伦主宰也了幻空的奸细,了和王峰模样的大道邪力,如果不是王峰有办法压制这东西,他可能现在还是过的浑浑噩噩,不知所以。

    “估计他知晓自己犯了事,早就已经不知道躲什么地方去了,等到该现身的时候,他自然就现身了。”王峰开口,不想在幻空这件事上耗费口舌,因为这越说他就越是觉得自己瞎。

    “对了,都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你可曾找到什么解决这大道邪力的办法?”

    王峰体内的大道邪力没有得到解决,这格伦主宰同样是如此,他刚开始和王峰样,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东西给自己的 体内弄出去。

    只是番查找和努力之后,他什么办法都没有找到,只能放弃。

    他相信王峰肯定也是在时时刻刻的寻找这大道邪力的解救之法,所以此刻他才会开口问。

    有这么枚定时.炸弹在自己的体内,那即便是连修炼都无法精心,所以他要将此物给弄出去。

    “如果有办法,我早就已经解决这难题了。”王峰叹息,随后才说道:“当初在个传承之我的确是看到过这大道邪力有关的东西,只是那不过有个开头,具体怎么样搞掉这东西却是丝毫没提,我现在也筹莫展。”

    “难道只能等天劫降临之时,我们才能够将这大道邪力化解吗?”这时候格伦主宰叹息声,也有些垂头丧气。

    当初秦蝶的家人说了,想要化解这大道邪力,需至刚至阳的天劫之力,不过天劫又不是想来就能来的,旦将这个东西打开,他们又可能变成那个什么都不知晓的白痴。

    所以即便是利用天劫来化解这大道邪力仍旧有风险。

    “这东西总不可能跟我们辈子吧?”

    “别担心,我相信事情终究会有个解决之时,旦我能够化解我体内的大道邪力,我定也帮你弄掉。”王峰拍了拍格伦主宰的肩膀,而后他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体内有大道邪力,又有天外血脉,王峰的身体状况其实比这格伦主宰都还要糟糕。

    表面上看王峰是个正常人,甚至还是个少有人能敌的高手,可是又有多少人能知晓他内心之的烦恼?

    正所谓虱多不愁,既然现在找不到解决之法,那他即便是再怎么找恐怕都没有什么作用,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还要在这件事上继续浪费时间?

    他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或许今后他能够找到解决这大道邪力的办法。

    秦家和赤焰盟的联系已经建立起了,这里面有顾平他们负责王峰的心什么都不用担心,因为顾平他们都是商业上面的人才,如果连他们都处理不好,那王峰去了恐怕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件,那就是守着自己的赤焰盟就行了。

    就待在自己的赤焰盟,王峰哪里都没有去,只是他不走,不代表时间就不走了,这李家被灭的消息很快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天界,知晓李家的人对于他们的毁灭都表示了万分的惊讶。

    因为谁都想不到这李家竟然朝夕之间就被人给灭了。

    而那些没有听说过李家的人也在了解了内情之后心震撼,那么大那么强的个势力竟然下子就被瓦解,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连人家的驻地都给毁了,这下手的人未免也太狠了吧?

    “盟主,大事不好了。”

    就在王峰在自己的赤焰盟过悠闲日子的时候,忽然他看到这侯振天慌慌张张的跑来找他了。

    “是生什么事情了吗?看你急成这样。”看了眼侯振天,王峰问道。

    “是这样的,刚刚我们收到了秦家个人送来的急报,说他们家族现在已经深陷被围攻的困局之,希望你能前去搭救他们。”

    “啥?”

    听到这话王峰都以为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说什么笑话,这秦家才刚刚灭了李家,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去找他们的麻烦?

    外人不知道灭掉李家的人是谁,但是这些上古家族肯定收到了某种风声,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谁还想去惹秦家这头老虎。

    “你确定对方是秦家之人?”这时候王峰问道。

    “这个……不太确定。”侯振天摇头,随后他才说道:“不过对方身是血,也身穿着上次那些秦家人来这里的服饰,不像是假的。”

    “真真假假,谁又分得清楚,说不定这又是谁的阴谋,想要骗我出去。”

    “不对。”

    听到王峰的话,这侯振天摇了摇头,道:“刚刚来的那个人我还记得,上次给我们送东西的时候,他好像就来了。”

    “那他人呢?”

    听到这话王峰不淡定了,这秦家该不会真的再被人围攻吧?

    难道说这是李家的两个老祖宗心不甘心,找他们报复去了?

    “他人才刚走,应该还没有走远。”侯振天回应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早点通知我?”

    “我这不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然后就跑来告诉你了吗。”

    “此事先别泄露出去,我亲自去那秦家看看。”

    这秦家这次好歹是和他起灭了李家,之后又和赤焰盟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麻烦的话,王峰还真不能坐视不管。

    当然,为了确保这个消息的真实性,王峰可不是光明正大的去这秦家的,他是直接以藏匿在这个虚空的形式,潜伏向了秦家。

    依旧是当初那片湖泊之上,这里片平静,根本就不像是什么生大战的样子。

    “看样子果真有人想要害我,竟然借用这秦家的名义来骗我。”看到这秦家无恙,躲在虚空的王峰冷笑声。

    他觉得这切都有可能是李家的阴谋,他们可能是想要试探自己,只是王峰可没有那么傻,他若是真那么容易上当,估计他也活不到现在了。

    自从生了幻空那次的事情之后,王峰就已经变得非常的谨慎,谁想要用阴谋来害他的话,那未必就能成功。

    就在王峰觉得这切都是个阴谋的时候,忽然他察觉到这湖泊的心出现了诸多的涟漪,然后还不到两息的时间,忽然湖水炸开,个人从其横飞了出去,最终在虚空四分五裂,就此惨死。

    “卧槽,竟然是真的。”看到这幕王峰大骂声,反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