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三十七章 离开陵宫

作品:《极品透视

    “能不能杀你,你很快就知晓了。  ≥.≤1ZW.”

    说道这里这天君的分身又次的冲了上来,他的身躯就像是不存在的样,当他冲击而来的那瞬间,他的身躯就直接变成了团血雾,仿佛是自己死了样。

    只是王峰知晓他并没有死,他之所以会这样,怕是要施展出种诡异的术法。

    天眼之下,切虚妄都将被堪破,所以即便是对方想躲在暗对王峰来个致命击,那也得有那个机会才行啊。

    当他冲上来的那刻,王峰就已经利用自己的强横肉身,硬生生的将对方隐藏在暗的真实躯体给拳轰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你如何能察觉到我的存在?”被王峰的拳头击,这个人也是张嘴就喷出了口鲜血,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你以为你自己藏的很好,可是在我的面前,你的任何技巧都显得是那么的拙劣。”

    王峰冷笑声,而后他身影闪就直接出现在了这个人的面前。

    只是王峰才刚刚靠拢上来,他就现对方的双瞳之忽然闪现出了片光芒,紧接着王峰的胸口就传来了阵剧烈无比的力量。

    对方竟然利用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影响到了王峰的灵魂,使其有了那么片刻的失神。

    正是由于这片刻的失神,所以他让对方给击。

    如果不是王峰的肉身强横的话,估计这下子他就要遭受不轻的伤势。

    “当今世上怎么还有你这么强的肉身?”

    这个人的口开口,还是表现的十分的吃惊。

    因为刚刚他在出手对付王峰的时候,他现对方的身体简直就像是块铁样,他竟然没有对王峰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有点意思,你们这以前时代的术法还当真是和我们有些不样。”

    王峰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而后他也不畏惧,他伸出自己的手,朝着对方的脑袋就抓了过去。

    这要是让王峰抓住,估计这个天君的分身也就离死不远了。

    “恩人,攻击他的小腹,他的命门就在那里。”就在这时这个佝偻生物开口,让王峰的脸上都露出了异色。

    这以前的修士还有命门说?

    何为命门?那自然就是可以用来击致命的地方。

    不管这佝偻生物所说的东西是真是假,王峰都得试试才行。

    这个地方因为已经和外面隔绝了太长的时间,所以这里的规则之力实在是少的可怜。

    不过好歹还剩下点王峰可以运用,所以他利用自己的瞬移下子就来到了这天君分身的旁边。

    战剑刺出,直接命这天君分身的小腹,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天君分身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因为他压根就没有现王峰到底是怎么样接近自己的。

    对于他来说王峰就像是身影蓦然消失,然后又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连反抗都来不及。

    “原来命门真的在此。”战剑刺进这天君分身的小腹,王峰现这天君分身的生命气息正在快的衰弱。

    这就像是大坝在开始大泄洪样,那种水位的减少乃是用肉眼都可以看见的。

    “天君,昔年你压迫我们所有人,今天你也终于得到了你自己应有的报应。”

    这时候那个佝偻生物开口,脸上写满了报仇之后的快感。

    “魂力……爆!”

    知晓自己的命门已破,命不久矣,这天君分身也疯狂了,这刻他的口出了声大喝,想要引爆王峰藏在自己丹田空间内的纯净魂力。

    只是王峰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当他喝出这句话的时候,王峰的毁灭之眼爆了。

    和对付常人不同,王峰的毁灭之眼是直接奔着对方的小腹去了。

    毁灭之眼的威力有多么可怕?

    可以这样说,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去抵抗。

    两束红芒洞穿天地,顷刻间就将这个人的小腹湮灭。

    他的命门在这刻算是被彻底的废了,命门都没了,这个天君分身的眼眸也是飞快变得灰暗,他的生命气息在这刻完完全全的消散,丁点都没有留下。

    或许他还有手段没有施展出来,只是现在他都没有那个机会了。

    几乎就在他身死的这瞬间,王峰现自己丹田空间内,那团纯净的魂力此刻有什么东西消散了。

    仔细看去,王峰现消失的竟然是些像是丝线般的东西。

    这些东西几乎将整团魂力都给缠绕,除了现在可以看到之外,之前王峰可以说是半点察觉都没有。

    当时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如今看来,定然是这些缠绕在这魂力之外的东西在作祟。

    “莫非这就是铭的力量?”王峰开口,心有些诧异。

    看样子上个时代还是出过不少的英雄人物的,单从这铭王峰就可以看出上个时代的不凡。

    也不知这力量到底是何人创造出来的,竟然统领了个时代那么久。

    只是很可惜啊,随着时代的终结,以前的人就算是再厉害现在也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就像是这天君样,他生前肯定是至尊巨头无疑,只是现在他的结局呢?还不是躺在这里。

    “结束了。”

    将这个分身的推开,他就这样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再无生息。

    “恭喜恩人。”

    就在这时那佝偻生物开口,让王峰都将目光给投了过去。

    “不知你口所说的恭喜是什么意思?”

    自己和这天君分身又没有什么恩怨,就算是杀了他王峰的心也没有任何的感受,所以这恭喜从何说起?

    “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这天君分身乃是利用无数的天材地宝弄出来的, 他现在即便是死了,他的尸体也都是块瑰宝。”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听到这话,王峰的脸上露出了异色,而后他将目光放到了这天君分身的身上。

    天眼展开,王峰看到了这天君分身的确不是真正的**,他是由无数的资源构建出来的,甚至连他的经脉都是人为弄出来的。

    “要如何吸收这力量?”这时候王峰询问道。

    “利用铭的力量。”

    “可是我对这铭的力量无所知。”

    “这个没有什么问题,我之前给恩人的那本古籍里面记载的就是如何修炼这铭,您只需要看看就会明白了。”

    “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可值得带走了吧?”王峰询问道。

    “这里已经存在太长时间了,所有存放在这里的东西都已经腐朽,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东西了。”这佝偻生物开口。

    不过之后他们两个人还是在这陵宫里面转悠了圈,除了看到了些王峰看不懂的铭之外,他们什么都没有现。

    正如这佝偻生物所说的样,这里的东西大多都已经腐朽了,没有几个还有价值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峰在这里久留也没有任何的意思,所以他和这佝偻生物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来到外面的天空之上,王峰终于真真切切看到了这佝偻生物的外表。

    浑身长满了毛,也不知多长时间都没有打理过了,哪怕是还隔着段距离,王峰都能够闻见股恶臭之味。

    还好王峰现在忍耐力已经远远过了以前,要是以前估计他都已经直接吐了。

    “终于活着走出来了,真好。”

    张开自己的双臂,这个佝偻生物深深的吸了口气,表现的十分惬意。

    “行了,咱们的交易也算是结束了,你自行离去吧。”王峰开口说道。

    “等等。”

    听到这话,这个佝偻生物连忙叫住了王峰,道:“我这才刚刚出来,对现在这个世界无所知,恩人你能不能收留我阵,等我熟悉熟悉之后再走?”

    “我从来都没有收留人的习惯,要么就直跟着我,要么就直别跟着我,而且我收留你能有什么好处吗?”

    “有,当然有。”听到这话这佝偻生物连连点头,道:“恩人不是想得到这天君分身内的力量吗?所以如果您修炼铭的话,我可以给你些指导,兴许能少走些弯路。”

    “那你是否愿意直都跟着我?”

    “这个……。”听到王峰的话,这佝偻生物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老实话他现在刚刚出来,还真不想跟随谁,因为当初跟着天君就是他这生最大的噩梦,他怕跟随王峰之后,自己的这场噩梦会得到延续。

    “放心吧,跟着我你是绝对不会吃亏的,而且我也不会限制你的自由,我只需要你为我帮些事情,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用管。”

    这佝偻生物所修炼的铭相信很多人都会防不胜防,所以此刻王峰的心已经有了注意。

    既然有这样的利器摆在了自己的面前,王峰没有理由不好好的运用。

    “那你要对天誓,绝对不会对我怎么样,要不然我不会跟你走的。”

    “誓就不必了,我这个人就只有条人生信仰,那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你真的不愿意跟着我,那你现在离去就是了,我绝对不会拦你。”

    “这……。”

    当今时代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这人的心点底都没有,所以让他现在去独自生活的话,他还真的有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