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三十五章 陪葬者

作品:《极品透视

    “只要你肯带我出去,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就算是你让我当牛做马我都毫无怨言。???  =.≤≈1ZW.”说道这里,他将自己手的匕直接递给了王峰,道:“这是昔年天君是所用的把匕,现在我就把它给你。”

    求生的**此刻已经让这个人有些癫狂了,他现在可以什么都不要,他只有个想法,那就是活下去。

    原来这匕之所以能够刺穿王峰的肌肤,竟然是至尊巨头所使用过的,也难怪能有那种威力了。

    “哦,对了,除了这匕之外,我还有本当初天君赏赐给我们的书,上面记录了些晦涩难懂的铭,我也可以送给你。”

    说道这里这佝偻人从自己的怀掏出了本磨损严重的书籍,也不知道存在多长时间了。

    “只要你能带我出去,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你的。”

    “这么想要出去?”看着他拿出来的古书,王峰询问了句。

    “我想出去简直都快要想疯了,我在这个地方已经待了太长时间了,我不想死在这里。”

    “既然你不想死,那我也可以给你个选择。”说道这里王峰停顿了下,没有说话。

    “你说,只要我能够帮你办到的,我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怕王峰不带自己出去,此刻这人什么话都愿意说出来,甚至叫他给王峰下跪,估计他都敢做。

    人在求生的**支配下,当真是跟变了个人样。

    “我想要得到这陵宫内的所有机缘,只要你能够办到我,我就可以带你出去。”

    “可是要我帮你,我必须得先离开这个地方,要不然我怎么给你带路?”

    “你确定你知晓这里面的构造吗?”这时候王峰问道。

    “放心吧,当初建造陵宫的时候我们这些下人全部都有所参与,只是谁都没有想到我们将这陵宫建造完成之后,却是再也没有离去的机会,我们都让天君害了。”

    “既然如此,那我可以放你出来,不过出来之后你也别想着逃走,如今的时代可能不再是你所熟悉的那个时代,只要你逃出去,我估计你活不过天。”

    王峰故意威胁他说道。

    “放心吧,只要能够离开这处空间,我绝对不会跑。”

    王峰的战斗力已经过他很多,只要在王峰的监视之下,他就算是想要跑也得有那个能力才行啊。

    此刻他的心只有个想法,那就是王峰只要能够将他从这个地方带出去,那即便是王峰要他去做任何事,他都不会拒绝。

    “等着吧。”

    将他手拿着的古书接到自己的手,王峰又将那把匕给收了起来。

    能伤害自己的匕那肯定不会是凡物,所以这东西既然他愿意送,王峰为什么不收?

    反正是白来的,不要白不要。

    至于那本古书,王峰现在可没有什么时间观看,只能等回去了之后再来慢慢的研究。

    天眼展开,王峰正在观察这个地方的到底有什么隐秘,可以阻止这个人离开此地。

    只是番观看之下,王峰什么都看不出来。

    “你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印记。”这时候王峰对着那佝偻生物招了招手说道。

    “是。”听到王峰的话,这个佝偻生物没有犹豫,他朝着王峰就走了过来。

    随着他来,顿时周围就亮起了阵光芒,让他的脸上都露出了惧怕之色,因为这里存在的某种东西已经阻碍了他无数年,他本能的就会觉得怕。

    “不用怕,这些东西伤不了你的性命。”

    “但是它却能够给我带我痛苦。”

    “如果你不过来的话,我可不能保证能将你从这个地方带出去,怎么样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

    懒得跟他磨磨唧唧的,王峰直接开始威胁他。

    “好好好,我马上就过来。”

    虽然心害怕,但是听说王峰不带自己出去了,这人也有些急了,所以此刻他哪里还能顾得上什么害怕,他不得不朝着王峰走了过来。

    只是刚刚才走过来,他瞬间就半跪在了地上,其嘴角露出了鲜血,仿佛在忍受莫大的痛楚。

    天眼展开王峰能够看到此刻在他的胸膛之上,有个巨大的印记亮起了光芒,仿佛和周围的这道光罩相互映照,就是这东西给他带去了痛苦。

    将自己的手伸向了这亮起的光罩,王峰的手竟然没有触碰到这光罩,而是直接穿透了过去。

    看得出来这个人并没有骗他,这个地方只能阻挡他们这些身上有印记之人,像是王峰这种外来之人却是丝毫不会受影响。

    他身上的印记此刻正在散力量,不停的折磨着这人,令他痛苦不堪。

    “起来。”

    把将此人拽了起来,王峰的手直接落到了他的胸膛之上。

    王峰欲要将他体内的印记强行拘禁出来,只要没有了这印记,想必这个人离开这里就不成什么问题了。

    只是这印记已经在他的体内待了太长的时间了,早已根深蒂固,想要将这印记弄出来,除非将他的身体都给卸了。

    不过那样来,王峰救了和没救又有什么区别?

    虽然这印记不会对他身体产生什么危险,但是他如果想要离开这里的话,那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去边待着吧。”尝试番无果之后,王峰只能放弃将他这印记拘禁出来,因为他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到。

    毕竟是巨头弄进去的时候,想要抽离出去,不大可能,至少王峰目前做不到。

    不过只要王峰能将此人带出去,那这东西应该就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了。

    “对了,丹田空间。”

    就在这时王峰想到了自己的丹田空间,脸上露出了异色。

    没说,他的丹田空间乃是个变数,他甚至就连带着人进入天关都没有问题,所以只要他将这人塞进自己的丹田空间内,相信带着他出去应该就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过来,我马上就试着带你出去。”王峰开口,而后他又继续说道:“不要想着反抗,我先试试看能不能带你出去。”

    “是。”

    听到王峰的话,这个佝偻人没有犹豫,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只要他不反抗,接下来要办的事情就简单了,王峰先将他塞入到了自己的丹田空间内,然后他步就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王峰的丹田空间可是能够任由他自己改变的,所以他直接将这个人塞进了个漆黑的环境,让他什么都看不到,更看不到那团纯净的魂力。

    步之下,王峰成功的离开了先前有光罩存在的地方,来到了外面。

    查看了下自己的丹田空间,他现那个人还安然的待在自己的丹田空间内,并没有因此而死亡,看样子自己的丹田空间已经骗过了这印记的检查,逃出来了。

    本来王峰还以为要带此人出来十分困难,但是现在看来,这切似乎十分容易。

    那天君所留下来的印记也不过如此。

    “现在感觉如何?”

    将自己丹田的这些人释放出来,王峰询问道。

    “这是什么地方?”刚刚才出来,这个人就询问道。

    “你觉得这里像什么地方?”王峰询问了声。

    “我们……我们出来了?”

    看了眼四周,这佝偻生物的脸上露出了癫狂之色,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活着出来了。

    “是出来了,你赶紧检查下自己是否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没有,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像是现在这样轻松过。”

    宛若压在自己胸口上无数年的大石头被忽然搬开了样,这刻这个人的表情显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种劫后余生的畅快让他忍不住想要大笑出来。

    只是他并没有那样去做,因为他明白自己现在之所以能够出来,切都是拜别人所赐。

    他还答应王峰要带他去寻找这陵宫内的宝贝,所以他得照办才行。

    “既然我都已经把你释放出来了,你是不是该完成你答应我的事情了?”

    “放心吧,跟我来就是。”

    贪婪的呼吸了口外面的空气,这人没有犹豫,他带着王峰就朝着通道的外面走去。

    这陪葬坑和主墓室是隔绝开的,所以在这个人的带领之下,王峰很快就来到了这天君的主墓室。

    这个地方相比他处的腐朽明显是轻了许多,在墓室的最央,口巨大的棺材横在那里,这里面躺的人极有可能就是这人口所说的天君。

    “天君就躺在里面。”这时候那佝偻生物开口,脸上本能的闪过了丝害怕。

    以前天君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哪个不怕?哪怕是现在天君已经死了,但是他过往的那些余威还是在影响着这个人,这种怕已经深入到了他的灵魂之,难以释怀。

    “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说道这里王峰将目光放到了这棺材之上。

    和般的棺材不同,这棺材的材质是木头,只是这木头也不是什么普通的木头,这应该是种极其难得的木材,哪怕是时间已经过去了无数年,这木头都没有丝毫的变质,由此可见这木头的价值。

    只是木头再好那也是做棺材的,此刻王峰关注的焦点只有个,那就是这个地方是否有什么宝贝值得他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