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二十二章 改造阵法

作品:《极品透视

    既然大家都说要先清理赤焰盟之的奸细,那王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简单了,他不分白天黑夜的利用自己的天眼监视整个赤焰盟。?  ??? ㈧1㈠Z?W㈧.??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管这些人在私底下有什么动作王峰都可以尽收眼底。

    仅仅就是天的时间过去,王峰起码就在暗抓捕了过二十个图谋不轨之辈,这些人原本被抓的时候还大声狡辩,更有甚者连王峰是谁都不清楚。

    这种人竟然也弄来这里当奸细,真不知道他们背后的人是怎么想的,什么样的垃圾都派上用场了。

    对于这些人王峰根本就没有心慈手软,该杀的杀,该灭的灭,这些人个人都没有逃脱。

    甚至在击杀他们的时候,王峰还对他们进行搜魂之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些想要打探赤焰盟的势力也逐渐浮现在了王峰的面前,这些势力大多都是他所熟知的,都是各路大势力,甚至就连上古家族都在其。

    看样子这些人还真是对他的赤焰盟感兴趣,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没有清理的时候赤焰盟看起来平静如常,但是谁能够想到赤焰盟竟然隐藏了这么多的奸细,当真是不看不知道,看吓跳啊。

    下子就搞出来了二十几个,估计除了这些人之外,在赤焰盟的暗地里还有同样的这类人。

    处理这些人王峰都是私自进行的,所以并没有什么人知晓他们已经让王峰所杀。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王峰又开始监视其他人,既然是要排奸细,那就要玩的彻底些,给这些人钻空子的机会都没有。

    王峰不想让这些人继续生存在他的赤焰盟之。

    连五天,王峰时时刻刻都在监视着所有赤焰盟的人,虽然有的人知晓有人在暗监视他们,但是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赤焰盟的主宰,刚刚才被王峰种下禁法。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权当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任由王峰去监视别人。

    别说在长时间的监视之下,还真让王峰挖出来了几个隐藏的更深的奸细,之所以可以将他们给深挖出来,其原因是王峰有意让侯振天释放出去了些仿佛对赤焰盟不利的消息,引这些人在暗地里传讯。

    只要他们传讯,王峰就可以将他们给揪出来,绝无逃脱的可能。

    这些人有的是死不认账,说王峰诬陷他们,对于这些人王峰都懒得跟他们消磨嘴皮子,直接击杀搜魂,在这种情况下,这赤焰盟上上下下的奸细基本上都已经让他排除,就算是有剩下的也无关痛痒了。

    因为那些人可能接触不到这赤焰盟的核心秘密。

    至于能够接触的,其性命都已经掌控在王峰的手上了,他倒是不担心。

    接下来他所需要做的事情还有件,那就是为赤焰盟的阵法加固。

    从赤焰盟建立开始到现在,阵法已经在王峰的手底下变换了很多次,而今帝霸天离去,这阵法他要再次的将其加固,因为只有这样,赤焰盟才能够抵御更强的冲击,防住很多的强者。

    还是当初那个和王峰联手的阵法大师,这个老者虽然平日里没有什么太高的地位,但是在整个赤焰盟之,他的身份却是十分特殊,哪怕是侯振天见到了他也都会礼让三分。

    原因无他,只因为赤焰盟外部的阵法就有他所出的份力,而且王峰也说过,要对这人礼让些,要是把别人给得罪了,今后他找谁去?

    这老者境界虽然不怎么高,但是他在阵法上面的造诣却是不弱,即便是王峰有时候都要请教他。

    所以这样的位大师如果跑了,那简直就是赤焰盟的损失,所以他哪怕是啥都不做,赤焰盟都得出大价钱将他养着。

    好在这次他派上了用场,王峰又来找他了,要他出力帮忙解决阵法的问题。

    “看样子盟主还记得老朽。”见王峰来找自己,这老头的脸上浮现出了丝笑意。

    “当然记得,前几次阁老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就算是忘了所有人,我也不能忘了你啊。”

    “盟主这就有些说笑了,能够为盟主出力,为整个赤焰盟出力那是老朽的福分。”

    “既是如此,那我也就不墨迹了,这赤焰盟的阵法我还想重新改造番,争取将防御力再提升个档次。”

    “只是这样做恐怕有些不好吧?”听到王峰的话,这老者的脸上露出了丝为难之色。

    “这有什么不好的,只要能改造的地方我们尽量改造就可以了。”

    “只是上次这些阵法都已经让至尊巨头改变了些,我怕我们贸然改动的话,会直接影响到整个赤焰盟。”

    上次赤焰盟悬空的时候,玄羽大帝可也在这里,当时他们就对王峰的阵法进行了些细微的变化,只是这些变化应该不会影响到整个赤焰盟的悬浮,所以王峰的心倒是不怎么担心。

    “别担心,我们也只是进行些细微的改造,不会影响到的。”王峰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

    “既然盟主都已经这样说了,那老朽也只能献献丑了,正好老朽最近研究出了些新的阵法,倒是可以拿出来试试。”

    “那无疑是最好的局面了。”

    前几次设置阵法的时候都没有出什么问题,所以王峰对这个老者倒是十分放心,他知道这个老者不会乱来的。

    赤焰盟如今是处于悬空的状态,而赤焰盟之所以能够悬空,其依仗也是阵法,所以在改造这些阵法的时候,王峰和这个老者都必须要十分小心,要是影响到了令赤焰盟悬空的阵法,那整个赤焰盟都有可能会直接跌下虚空。

    到时候只怕赤焰盟会成为所有人眼的笑话。

    “盟主大人,你确定我们这样做没有问题吗?”

    “放心吧,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就算是有问题我由我来力承担。”

    说什么笑话,布置阵法切都在王峰的天眼之下进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出问题的话,那王峰的天眼岂不是白瞎了?

    哪里需要更改,哪里会影响到赤焰盟最大的悬空阵法,王峰的眼都看的清二楚,所以这哪里会有什么危险,切都还在他的掌控之。

    “终于完成了。”

    大概两天时间之后,王峰和这个老者都长长的吐出了口气,因为在他们两个人的联手之下,他们终于将这些阵法之可以更替的地方更换了下,从此之后,这阵法的防御力将大大的增强,只是为了这个阵法他们可是两天两夜都没有休息下,可见其辛苦。

    不过为了整个赤焰盟未来的安全,这切都是值得的。

    “辛苦你了。”

    拍了拍这个老者的肩膀,王峰翻身就取出了枚丹药,道:“这是枚可助你实力的丹药,收好。”

    “盟主,这些事情都是我份内的,我看这丹药就免了吧,我每个月都可以领到不少的好东西,不缺这个。”

    “缺不缺是你的事情,给不给又是我的事,我看你的实力已经到了要突破的边缘了,这东西你就暂时拿着吧,兴许在你突破境界的时候,这丹药能够助你臂之力。”

    “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收下了。”

    王峰所说的没错,虽然这个老者的重心都在研究阵法上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本身也是个修炼者,如果境界太低,他迟早都会跟不上的。

    所以他在研究阵法的时候同样也在修炼,如今他已经到了要突破小境界的边缘了,王峰给他的这枚丹药应该是有用的才是。

    “多谢盟主。”将丹药收下,这老者对于王峰抱拳说道。

    “不必如此,这本身就是你应该得的,而且我觉得似乎还给少了,希望你不要嫌弃。”

    “能得盟主赏识,这比得这枚丹药要强多了。”、

    “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不过该拿的东西还是定要拿的,毕竟我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人。”

    “这辈子能跟在盟主这样的人下面,就算是死也值了。”

    “话不用说这么严重,只要我还活着天,我就会守护着你们,就算是死,也得你们死在我的后面才行。”

    “放心吧,从今往后我定抓紧时间研究阵法,争取来个大型的杀阵将我们赤焰盟的周围笼罩起来。”

    听到王峰这席话,这老者只感觉到眼眶泛红,这切都和他的个人经历有关。

    当初他自己凭借着自己在阵法上面的造诣也曾经加过个势力,刚开始的时候他在里面混的还不错,地位不比现在低,只是很可惜,那个势力后面遭遇了仇家的报复,整体被灭。

    而那个势力的堂主为了活命竟然不惜将他当作礼物给送出去,要知道个势力除了炼丹师之外,最有价值的人就是阵法大师了,所以那个人将他送出去希望对方能够饶自己的命。

    只是那可能吗?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修炼界少见有仁慈之人,所以那个人最终还是死了,而这个老者也让那个势力给抓了过去。

    来二去,足足过了差不多十年,他才最终摆脱那个抓走他的势力,逃了出来。

    所以现在见自己终于遇得名明君,他自然是心十分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