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零三章 屠魔【2】

作品:《极品透视

    “噗!”

    受剧毒的影响,这年轻人张嘴就喷出了口鲜血,其三个头颅都呈现出了不样的黑色。?? ?? ㈧.?㈠1㈠Z?W.

    这是毒之后的迹象,此刻他已经让剧毒给完全包裹了,想要冲出来都不行。

    而且头颅毒尚且还算是轻的,因为他完全可以不吸气而生存,剧毒想要侵入进去也没有那么容易,但是他腹部上的伤口就没有那么容易抵抗了,本身战剑的伤口就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

    外加上这剧毒的伤害,他更加难以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剧毒侵入到自己的体内,点办法都没有。

    “说我是魔头,我看你才是真正的魔头。”

    看着王峰,这个年轻人低喝道。

    “在很多人的眼我的确和魔头没有什么两样,不过这又能怎么样呢?咱们现在进行的乃是生死战,既然你实力不如我,自然就只有牺牲这条路了。”

    说到这里王峰没有犹豫,他身影闪就直接到了这个年轻人的面前。

    “枯木诀!”

    学自当初太阳神那里的招式爆,仅仅就是瞬间,王峰就将这个年轻人给逮住了,并且在他身种下了祸根。

    他的气息正在快的变得紊乱,枯木诀外加上剧毒的伤害,这年轻人已经露出了不敌之势。

    也完全可以说此刻是王峰在不断的碾压着对方。

    这年轻人的实力无疑是十分厉害的,但是他错就错在了太过于自傲,明知道王峰的面前有阵法,他却还是要执意的冲过来,所以这切都是他自己手造成,怪不得谁。

    以为自己厉害,可以十分轻易的就抓到人,可是最终的结局却是自己败了。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本来王峰还以为对方有多厉害,可是此人实在是太过于自负,所以王峰觉得对付他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

    如果这人来就谨慎作战的话,王峰未必就有机会把他怎么样,用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想要杀我,我就是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虽然让王峰搞的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但是这个年轻人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他仍有手段未曾使用出来。

    他是刚刚才苏醒不久的,并不知道王峰到底有什么样的来头,他只是在义无反顾的执行圣尊交给他的任务,但是现在他才刚刚出师竟然就遭遇滑铁卢,这实在是莫大的打击。

    正所谓步错步步错,他从第步的自大就已经开始错了,所以现在他要付出更加巨大的代价方能将眼前的危机给化解掉。

    “我本不想使用这招的,可是现在既然你要逼我,那就不要怪我了。”

    身为圣尊的徒弟,他当然不可能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他也是有底牌的,本身这底牌是圣尊交给他在关键时刻保命用的,但是现在在这样的关口之下,他不用绝招都不行了。

    因为王峰是绝对不会给他活命机会的,他只能用底牌来换取自己反抗的机会,要不然他今天恐怕很难活着从这里出去。

    他不是王峰,他没有那种杀不死的本领,只要他死次,那么他就是真正的死了,就连圣尊都无法复活他。

    所以现在他只能靠自己的本事来活命,其余的谁都不会管他。

    就如同圣尊般,他既然让自己出来了,那就说明此事他是不会再插手管了,圣尊什么身份,他怎么可能会管巨头之下的争斗。

    而且他出来的时候可是向圣尊打过保票的,定会在限定的时间内将王峰亲自给押送回去,可是现在倒好,别说是抓王峰人了,他就连自己的性命都难以保证。

    他是可以向圣尊救援,可是他也要有那个脸面才行啊,大话都已经放出去了,他无颜去求救。

    “还有底牌?”

    听到对方的话,王峰面色愣,不过很快他就反应回来了,谁知道这是不是对方故意拖延时间的招数,所以还是赶紧弄死对方要紧。

    只有将他杀死了,那么这场战斗王峰才能算作是真正的胜利。

    “脱胎换骨!”

    只听见这个年轻人的口出了道大喝的声音,而后他的肉身竟然开始了腐烂,仿佛剧毒的作用在这刻增强了许多倍样。

    “不好。”

    原本王峰以为这是剧毒的作用,可是当他回想到刚刚此人口所出来的话顿时就现了不对。

    此人定然是想施展种近乎涅槃的招式来摆脱自己对他的削弱,旦让他成功,王峰只怕又要陷入麻烦之。

    所以此刻的战斗需要尽快结束,要不然王峰花费的功夫将会变得更多。

    “烈焰神功!”

    口出声大喝,王峰此刻将火系招式给施展了出来,在恐怖无比的火焰之,这年轻人的肉身正在快的湮灭,切仿佛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展。

    可是越是这样王峰的心就越是觉得不对劲,因为此人不可能点反抗都没有,这其怕是有诈。

    因为这绝非是个正常人应该有的反应。

    察觉到情况不对,王峰立即就展开了自己的天眼,他想要看看此人究竟是谁还是活。

    不过就在这看之下,王峰顿时就面色变得难看无比,因为他现自己此刻所焚烧的不过就是个空壳而已,这年轻人存在于肉身之的灵魂早就已经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也就是说这年轻人在这刻舍弃了他的切,其包括空间戒指和身的盔甲,无所有。

    不过得到这两样东西对于王峰来说是点喜悦的情绪都没有,因为他知道杀死对方远比得到这两样东西重要。

    “尼玛。”

    口出声大骂的声音,王峰也变得有些气急败坏了起来,因为他刚刚都没有察觉到此人到底是怎么样离开的。

    本来都可以杀死对方了,可是谁能够想到在这最后关头竟然功亏篑,这怎么可能不令人生气。

    但是生气归生气,对方现在已经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王峰也是点办法都没有,他只能看着别人跑,追不上了。

    如果从开始王峰就注意到对方跑去什么地方的话,那倒是有可能将他给拦截下,但是现在别人都已经不知所踪,这让王峰上哪里去找人?

    “艹。”

    心实在是气愤难当,王峰又大骂了声方才罢休,事情都已经到这步了,说什么都没用,只能放任别人跑了。

    “现在咱们之间的角色应该互换下了。”

    就在王峰以为对方已经跑走的时候,忽然道冷笑的声音在虚空之响起,回头看,王峰顿时就愣,因为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年轻人并没有走,此刻他就在王峰的身后不远处,满脸的冷笑。

    “你竟然不走?”

    看着对方,王峰十分诧异的问道。

    “没有抓到你,我为什么要走?”

    被王峰问的也是愣,这个年轻人也忍不住有些懵,因为他没有想到王峰的口竟然会说出这样的句话来。

    这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难道他以为自己都已经离开了?

    他可是奉了圣尊的命令前来这里抓捕王峰的,如今王峰还没有抓到,这个人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离开,要不就完成任务,要不今天他就死在这里,摆在他面前的现在就只有这两条路,再也没有第三种选择。

    王峰是给予了他重创不错,但是他现在利用自己的底牌已经成功的逃跑了出来,并且重塑了肉身。

    不过唯点比较可惜的是,他的盔甲和空间戒指现在全部都已经成为了王峰的东西,再也没有和他有丝毫的关系。

    他知道自己可能很难从王峰的手将那些夺取回来,因为王峰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要留在这里继续战斗,因为他要完成圣尊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如果不能完成任务,即便是死了又有何妨?

    因为他已经没有颜面再活着回去圣尊的身边了,他丢不起那个人。

    “既然你还想要抓我,那就尽管上来就是了。”说道这里王峰还做了个十分挑衅的动作,让这个年轻人的面色都变得十分的难看。

    有盔甲的时候,王峰很难将这个人怎么样,最终还是依靠了对方不注意才用战剑将他的盔甲刺出了个窟窿,还没有刺穿。

    但是现在对方已经不再具备盔甲,甚至就连他的空间戒指都已经到了自己的手,他和先前相比已经弱了许多,什么武器都没有,所以王峰的心倒是不怎么担心了。

    既然是以杀死对方为第目标,那王峰就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他先是抓起了这个年轻人的空间戒指,就当着对方的面,王峰下子就动用自己的灵魂强行抹除了这戒指上面的灵魂印记,令这个年轻人闷哼了声,显然是受到了些影响。

    毕竟那灵魂印记是他自己亲自留在上面的,和他这个本尊有定的联系,如今印记被王峰抹除,他自然不可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

    他隔空都遭受了伤害,可谓是出师不利。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说道这里王峰的五指弯,挑衅意味浓郁到了极致。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便是这个年轻人拥有不错的心性修为那也是白搭,因为王峰这简直就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