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 天逆败

作品:《极品透视

    “打可以,只要不耽误大家的历练进度,那就无妨。  ㈠.1ZW.”这时候人类守护者也开口,也不准备插手进去。

    上次王峰让天逆差点杀死的事情很多巨头都知晓,所以他们即便是知晓王峰现在正在和那个天逆进行生死大战,他们也权当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完全没有必要插手进去。

    反正此事和他们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关联,而且还有更加关键的点,那就是王峰是玄羽大帝的徒弟。

    而玄羽大帝最近在修为上又有了很大的进步,这才是大家都不愿意开口的原因所在。

    他们知晓玄羽大帝的战斗力正在不断的朝着当初的天帝和神帝靠拢,这样的巨头招惹了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所以现在他们权当是没有看到什么,当了回睁眼瞎。

    有仇报仇本身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上次天逆的事情干的不厚道,现在王峰要杀他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这人类守护者虽然不想看到这样的战斗爆,但是恩怨情仇这种东西也不是他可以左右的,所以现在他也只能和众人样,当作没有看到。

    他如果现在插手的话,说不定还会取得反效果,王峰和天逆谁都不会对他有什么感激之心,所以他索性就让这两个人杀,只要死了个,那想必就会停歇下来了。

    这幻界乃是众多巨头联手布置的,所以即便是王峰和天逆在里面闹翻了天,这幻界都不可能崩碎的,他们要打就继续打下去吧,反正也不会有人插手的。

    “轰!”

    幻界之,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地,王峰的至尊大旗和天逆的至尊长戈相互碰撞在了起,如同两座大山狠狠撞击在了起,无数道空间裂缝以他们两个人为心朝着四面方蔓延,那可怕的战斗余波更是横扫了周围过千里,在这个区域之,不仅人类修士受到了影响,就连那些攻势很猛的天外大军都倒下了很多。

    时之间他们两个人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两人皆不是半步巨头,但是他们爆出来的力量却又堪比半步巨头,这实在是怪异无比的场景。

    手持着至尊大旗,王峰被横扫出去了很远,而在他的另外端,那天逆同样是如此,他手的至尊长戈虽然厉害,但是王峰的至尊大旗同样不弱,甚至在刚刚他们对拼的地方,至尊武器的余威都还没有真正的散去。

    “王峰,今日就让咱们来做个了断。”这天逆的口出了声怒吼,而后他整个人都冲了上来,只见他的度快的如同道影子样,直奔王峰冲击了过来。

    在他所席卷过的地方,虚空裂开了无数道裂缝,他这不知道是施展了什么样的招式,其境界威压竟然下子增强了许多。

    本来他对于自己还算是有些把握的,然而残酷的现实就像是瓢冷水样硬生生的浇在了他的头顶,让他整个人都处于了种极度疯狂的状态之。

    所以现在他即便是运用禁忌手段,他也想杀掉王峰。

    他需要用杀死王峰来证明自己。

    不过想法是好的,但是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看着这天逆携带着无以伦比的气息朝着自己席卷过来,王峰知道这天逆肯定是施展了某种十分可怕的杀招,所以王峰也没有强行上去与这天逆缨锋,只见他后退了截距离,然后他直接将自己的毁灭之眼爆了出来。

    想要杀这天逆,普通的手段很显然是无法凑效的, 所以王峰只能拿出自己压箱底的东西,争取击就将这天逆搞死。

    如果是以前,王峰可能不会把毁灭之眼这种招数暴露在公众的面前,可是现在王峰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自保之力,所以他根本就不怕。

    就像是至尊大旗样,即便是他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了出来,难道还还敢上来抢夺不成?

    固然是他们心有这样想法,但是他们也不敢付诸行动,因为现在的王峰可不是谁都能够招惹的。

    若他怒,那可是会死人的。

    宛若两道穿透了虚拟和现实的光芒样,此刻王峰的毁灭之眼简直就像是死神样,朝着这天逆逼近了过去。

    毁灭之眼的威力何等强悍,即便是半步巨头都难以抵挡,这乃是王峰目前所能够使用的最强战力,也是上苍赐予给他的最佳礼物。

    利用这毁灭之眼王峰灭杀过很多的人,而今天天逆也要变成这毁灭之眼下的亡魂!

    毁灭之眼爆的度实在是太快了,这个天逆可能也没有想到王峰竟然还有这样的隐藏招式。

    所以当他看到毁灭之眼的光束准备躲闪之时,他现为时已晚,他施展禁术本身就是为了杀王峰,所以他几乎是在用全力冲刺,正是因为这点,所以现在他想要躲都困难。

    他只能看着这毁灭之眼的光束朝着自己轰击而来,情急之下,他只能放弃拼杀王峰,狠狠的将自己的身躯扭,在虚空翻转了圈。

    转了这圈之后,他虽然躲过了王峰这毁灭之眼的致命伤害,但是他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只见他的半边身躯现在都直接消失了,看的叫人心惊胆颤。

    幸好是这个天逆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做过了正确的反应,要不然他现在所受的伤害恐怕就不仅仅是这个了,王峰的毁灭之眼非得硬生生的将他给轰杀了不可。

    “次不行,那就再来次。”看到天逆没有死在自己的毁灭之眼之下,王峰也没有气馁,他再次将自己的毁灭之眼爆了出来。

    甚至在他爆毁灭之眼的时候,他还甩出了自己的战剑。

    如此来,这天逆还想要轻松躲避过去的话,那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毁灭之眼的光束和王峰甩出去的战剑几乎是同时到了这天逆的面前,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天逆想要躲战剑,那他就躲不过这毁灭之眼,而他如果躲毁灭之眼,那王峰的战剑就会对他造成很大的伤害。

    这是个两难的选择,也可以说是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王峰的毁灭之眼完全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所以当他察觉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之时,他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躲避王峰的毁灭之眼,并且开始反抗战剑的伤害。

    只见他舞起自己手的长戈,下子就甩向了王峰的战剑,他这是要以至尊武器来强行将王峰的战剑逼退。

    不过战剑现在已经和王峰融合成为了个整体,对于王峰来说,他操控这战剑就等同于使用自己的左右手样,所以当对方的至尊长戈挥舞过来的时候,王峰直接控制着战剑拐了个弯,直奔这天逆的后方而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除非是这天逆背后也有手,要不然他是抵挡不住的。

    噗哧!

    本来这天逆身上就有伤势,如今这战剑下子就饶到了他的身后,他自然也没有挡住,他的身后并没有手,他只能让战剑给刺,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

    战剑从他的后背直接贯穿了他的整个胸腔,从前面露了出来。

    战剑的力量正在不断的侵蚀着这天逆的肉身,让他痛不欲生。

    不过此事绝对不可能就这样完,因为王峰自己心也明白,这天逆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所以下秒他直接出现在了这天逆的身旁。

    “昔日你送大道邪力给我,而今天我也将送你份大礼!”

    想到自己被大道邪力折磨的痛不欲生的场景,王峰心的杀意几乎可以直冲云霄,所以这刻他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压缩到了极致,而后他将自己的手掌拍到了这天逆的身上。

    他这掌可不是什么太古神符,因为此刻对这个天逆施展太古神符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他所需要的不是削弱对方的境界……而是直接要这个天逆的命。

    以最为纯正的真气转化成为最为剧毒的毒药,王峰这掌足以可以将半步巨头都给活活毒死。

    “滋滋滋!”

    阵阵烟雾不断的从这天逆的身上升腾而起,他此刻的肉身正在快的腐烂,以真气转化而来的剧毒正在产生剧烈的效果。

    “就算是你杀了我,你最终的结局也难逃死!”

    知晓自己命不久矣,这天逆瞪大了双目,十分狰狞的吼道。

    “报还报,当初你设计害我,而今你只是得到了你应有的结局。”

    王峰没有去问为什么这天逆要谋害自己,因为以前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天逆,更别说是得罪对方了。

    对方就是这样忽然出现的,来就要对他下杀手。

    不过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王峰的心都不想再去追究了,因为天逆今日必死无疑。

    而那些想要真正对付自己的人,相信也会很快浮出水面,到时候即便是不用人说,王峰自己也能够看到。

    “想不到个疏忽竟然就功败垂成,我真恨当初为什么没有千方百计的想办法去杀你,要不然你也不会有今日了。”

    当时王峰身大道邪力,他以为王峰是必死无疑的,因为大道邪力邪恶无比,旦进入人体那基本上都是难以压制的,但是让他远远没有想到的是,王峰不仅没有死,相反他的修为还前进了步,切都只是因为他谋划到了切,唯独遗漏了乌龟壳这个变数。

    所以他是因乌龟壳而死的,如果当日王峰没有让乌龟壳带走,那王峰可能会死,因为大道邪力会杀死他。

    即便是最后大道邪力杀不死王峰,他也可以将王峰囚禁起来,慢慢的将他给折磨至死。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晚了,他败了,败在了这个他认为不可能败的人手里,所以即便是死,他也不会瞑目的,剧毒正在快的腐蚀他的肉身,即便是灵魂都没有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