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八十一章 惩处凶手

作品:《极品透视

    “我们族不是有族规不许族人跟外族人通婚吗?为什么?为什么?”这时候这大牢的秦杨咆哮了起来,其声音之大让整个地牢都在震动。??  ≤.≤1ZW.

    “蝶儿都已经被人那样了,名声尽毁,我不让她尽快成婚,难道你还想让她怎么样?被人直看笑话吗?”

    “那我可以娶他啊。”这秦杨大叫道。

    “你?”听到这话这老族长冷笑声,道:“你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样的资格,你配得上蝶儿吗?”

    “我……。”听到老族长的话,这秦杨再次语塞,诚然,修为上他是没有办法跟王峰相比,至于人品上,那更是没法比了。

    这次这么丑陋的事情他做出来了,只怕很多人都已经对他失望透顶,不会有人来为他说情的。

    “行了,我今天之所以来这里,为的就是告诉你做好心理准备,我们秦族人,即便是被惩处那也是昂挺胸,别让人给看扁了。”

    “呵呵。”听到这话这秦杨惨笑声,没有做任何回答。

    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白搭,这老族长是绝对不会把他给放出去的。

    “族长爷爷,给他下药的消息就是外面这个人跟我说的,所以他也是罪魁祸,将他也给起抓起来吧。”这时候这个秦杨开口,让他的这个根本顿时就面色大变。

    因为这次只不过是秦杨被抓,他却没有什么事情,但是谁能够想到他现在过来跟秦杨报信,反倒是还把自己给害了。

    刚刚秦杨就要说杀他,旦他也被关起来了,那下场是什么可想而知。

    “族长,这事和我没有关系啊,是他自己手策划的。”这时候这个跟班连忙叫道。

    只是他所说的话对于这老族长来说点作用都没有,只见他大袖挥,顿时这关押秦杨的牢门大开,这个跟班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让他直接给扫了进去,还摔了跟头。

    “动静给我小点,现场要清理干净。”老族长开口,知晓这秦杨是要做什么。

    “是。”

    知晓老族长这是在帮助自己,这秦杨对着老族长拜,随后他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这跟班的身上。

    “你给我出馊主意,把我害得这么惨,你现在是不是得付出代价了?”

    “少爷,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这跟班吓得面色煞白,下子就跪在了这秦杨的面前,并且抱住了他的大腿。

    “我告诉你,你做这些都没用。”

    说话间这面色狰狞的秦杨下子就将手掌落到了这个跟班的头顶之上。

    就像是个大西瓜忽然炸开了样,这个跟班根本就挡住这秦杨的掌,瞬间毙命。

    “可惜了我的蝶儿啊,你当我死了吧。”

    杀了这跟班之后,这秦杨的心点畅快的感觉都没有,因为他知晓自己辈子都不可能再跟秦蝶有任何的联系了。

    本以为赶走王峰就能得到秦蝶的青睐,可是谁能够想到事情最后竟然来了个百十度旋转,此事远远的出乎了他的预料,他只能认输。

    只是他不甘心啊,不甘心就这样,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呢?

    都已经身陷大牢了,再不甘心他也只有忍受着。

    “草泥马,都是你。”看了眼自己脚边的尸体,这秦杨心的杀机更是忍不住的狂涌了出来,他脚就踩在了这尸体上面,似乎只有这样他心的怒气才会泄出来些。

    不过这都是白搭,没用的。

    婚事这就算是定下来了,之后的两天时间里这里的所有人都在为了这场婚事动了起来。

    既然是要准备规模浩大的婚礼,各方面的准备那是肯定少不了的,不过这些都有专门的人去负责,完全用不着王峰动手,他只需要等着将秦蝶迎娶过门就是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他管。

    时间就这天天的过去,而就在婚礼要开始的前夕,这老族长将所有秦家之人全部都召集在了起,因为他今天要还秦蝶个清白。

    明日就是王峰和秦蝶的大婚,他当然不可能把处置秦杨的时间放在明天,因为明天秦家将邀请些外界的名流进来参加王峰和秦蝶的大婚,如果放在那个时候,那不是成心让别人来看他们秦家的笑话吗?

    所以要处置秦杨只能放在今天。

    在聚集的人群之,王峰和秦蝶这对新人自然也出现了,这秦蝶既既然都已经答应嫁给王峰了,所以此刻她所站的位置是王峰的旁边,从表面上来看他们两个人现在是十分幸福,可是内心之的痛苦却只有秦蝶自己才能够明白。

    人群,这秦杨双手被束缚跪着,模样看上去极为的凄惨,只是对于这个人许多人都没有好感,他们秦家本身就是以悬壶济世著称,这秦杨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也无怪他会得到现在这样的待遇。

    甚至不说这些普通的秦家族人,就连秦蝶这样温柔善良的女子此刻都是面色片冰冷。

    她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秦杨的话,她的身体也不会让王峰给夺了去,所以他才是最可恨的那个罪魁祸。

    “秦杨,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看着秦杨,这老族长声音威严的问道。

    “我无话可说。”被这么多的族人看着,这秦杨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寒,因为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啊。

    甚至此刻他连头都不敢抬起,更不敢去看秦蝶,因为他怕看到什么蔑视般的目光。

    “唉。”

    看到这幕,许多的人都忍不住叹息声,如果不生这样的事情,这秦杨还是他们秦家的天才。

    因为秦家现在本身就已经式微,主宰就已是最高的级别,这秦杨年纪轻轻就拥有现在这样的修为确为不易,如果好生培养的话,说不定最后这秦杨还能够成为主宰也说不定呢。

    只能说是他自己害了自己,如果不对王峰下手的,他又怎么可能会这样,咎由自取啊。

    “既然你没话说,那我就好办了。”说话间这个老族长来到了这秦杨的面前,将手放在了他的身上。

    “你在本族里肆意妄为,视族规于无物,所以我现在就废掉你的修为,希望你能记住这次的教训。”

    哗!

    听到这话,周围立马就爆出了阵哗然之声,因为谁都没有想到这老族长下手竟然如此之狠,要废掉这秦杨的修为,旦修为被废了,那秦杨今后只怕连般的人都比不上了。

    “族长,不可啊。”如果只是般的惩处可能大家都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犯错付出代价这是稀疏平常的事情,就应该这样做。

    但是现在族长竟然要废去这秦杨身的修为,这不是断了他的前程吗?这和杀人又有什么区别?

    就算是给他教训也不该是这样吧?

    “族长,不能废修为啊。”这时候其他长老也相继开口说道。

    本身现在秦家高手就少,如果再废掉个的话,那今后他们有希望成为主宰的人将更少,这可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下场。

    众人都如此,更别说秦杨这个始作俑者了。

    听说这老族长要废掉自己的修为,他几乎吓得浑身汗毛都倒束了起来,面色惨白,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

    原来老族长前几天叫他做好心理准备,没想到他竟然是要废修为。

    旦修为被废,那他秦杨今后还能做什么?

    只要想到那个下场,他就忍不住浑身寒栗,他实在是被吓到了。

    “他的行为本身就已经十分歹毒,我没有杀他就算是好的了。”

    这老族长冷哼声,让周围的这些长老都心凛然,因为他们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老族长这么大的怒火了。

    这秦蝶虽然长得漂亮,但是她除了身子丢了之外也没有什么多大的损伤吧?至于把秦杨废了吗?

    “族长,我觉得此事还是应该看他们两个人的意思。”这时候个长老开口,将众人的目光下子就牵引到了王峰和秦蝶的身上。

    是啊,他们两个人才是主人公,的确应该听听他们两个人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们也执意要废掉这秦杨的话,这族长再动手也不迟。

    “那你们两个人对这件事情怎么看?”这时候老族长看着王峰和秦蝶询问道。

    “我当然是没有什么看法,看她怎么说吧。”这时候王峰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这件事对他没有多大的关联。

    毕竟这受伤的人是秦蝶,所以该怎么处置这秦杨她是最有言权的。

    “废掉修为不至于,但是应该将他逐出秦家,我不想再看到他了。”秦蝶开口,让老族长的眉头都微微皱。

    其实他之所以要说废掉这秦蝶的修为,这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做给王峰给看他的,因为他知道有人会替这秦杨求情,到时候他大不了就顺坡下驴,假意是听从了那些人的劝解,对这秦杨略施惩戒即可。

    可是现在事情的展似乎已经有些出乎他的意外了,这要是把秦杨逐出秦家,那麻烦事可就大了。

    秦杨不管怎么说也是秦家的天才,有望冲击主宰级别的,如果就这样逐出去,那岂不是白白将天才让给别人?

    而且旦那样做引起这秦杨内心的愤恨的话,他难免不会加入到其他势力去报复他们,秦杨可是知晓秦家不少秘辛的。

    若是他将这些给别人透露了出去,那秦家极有可能会面临场可怕的危机。

    所以时之间这老族长有些为难了。

    “依我看还是将他废了好了。”老族长开口,并不想给家族制造什么危机。

    “蝶儿啊,这秦杨之前做事情确有以对,可是这逐出家门乃是门规最为严厉的处罚,难道你就这么忍心吗?”这时候有长老开口为秦杨求情道。

    “只要他今后不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你们随便怎么做都没有关系,我要说的就这些了。”说完这句话之后,秦蝶直接就保持了沉默,任别人怎么说他都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