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七十八章 风流债

作品:《极品透视

    衣衫被撕碎,众多的长老都忍不住别过了自己的头,因为这场面完全就是不堪入目啊。?  ?.㈧?1㈠Z?W

    “全部都离开这里。”就在这时这族长开口,顿时让不少人都露出了不解之色,秦族般都不与外族通婚的,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炼药师以及炼药技术的流逝,而现在族长竟然叫他们离开这里,这是为何?

    “族长,您这是要做什么?”这时候个长老询问道。

    “怎么?难道本族长做什么还需要你们来指手画脚吗?”

    这族长正愁找不到机会留下王峰,但是现在个绝妙的机会终于来了,只要他让王峰和秦蝶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不愁王峰会离开这里。

    虽说这样做对这秦蝶来说有些残忍,但是为了家族的未来,他付出点也是情有可原的。

    而且还有更加重要的点,王峰修为高,并且人年轻,由来当秦蝶的夫君这还是秦蝶赚了,他这可是在做好事啊。

    “族长,赶紧将他给起开啊。”这时候那个年轻人焦急的大叫道。

    “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这药应该是你给下的吧?”这时候这老族长冷哼声,随后才说道:“看样子我平时太过于娇纵你了,以致于你现在做事情无法无天,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这药原本是要给蝶儿下的吧?”

    “什么?”听到这话这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给秦蝶下药,他只是想要让王峰出丑而已,哪里会想这么多。

    此刻听到老族长这样的话,他顿时觉得心万分憋屈。

    “这件事情我暂时不想跟你追究,你给我离开这里,待我后面再来慢慢的收拾你。”

    “那小蝶她?”

    “她有我看管着不会出事情的,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这老族长语气狠,瞪了这年轻人眼。

    被族长这么瞪,这个年轻人也不敢再造次,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这里。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这里,这老族长才老脸红的看着王峰那里,这秦蝶的衣服此刻已经快要让王峰给扒光了,只剩下了个遮掩私密地方的片缕。

    “蝶儿啊,你就放心的把身体交给我,这桩婚事本族长将亲自给你们当证婚人。”

    “什么?”听到这话,正在哭泣的秦蝶顿时瞪大了双目,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因为她没有想到从族长的口竟然会听到这样的话,此事已经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他想不到。

    “人家堂堂主宰高手,你这样还是高攀人家呢,而且老夫也看的出来你对他也有些意思,所以你们两个尽管放心就是,我会给你们看好四周的。”

    说话间这老族长也不想听秦蝶说什么,只见他大袖挥,顿时个光罩将王峰和秦蝶笼罩,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除非是秦蝶拥有主宰级别的实力,要不然她也别想从王峰的手逃脱了。

    秦蝶对王峰有点意思是不错,但是那仅仅只止步于好感,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会生这样的事情,她现在纵然是想要推开王峰离开这里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的族长已经给他封死了后路,她只能独子来面对这个疯狂的王峰。

    王峰的反应实在是太过于激烈,以致于将他左手臂里面的乌龟壳都给睁开了,只是就在这乌龟壳刚刚才从王峰的左手臂里面出来的时候,他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如同见鬼。

    “当真是瞎了老夫的狗眼,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只见王峰和秦蝶现在都已经被剥的干干净净,眼前白花花的片让乌龟壳都大叫了声,而后他连忙躲进了王峰的左手臂之,再也不敢出来。

    因为它没有想到可以出来看到如此劲爆的画面,这王峰真是厉害啊,竟然这么快就对别人家的姑娘下手了。

    可惜乌龟壳没有肉身,要不然他也要去找个姑娘尝尝鲜。

    听到乌龟壳的话,这秦蝶当真是羞愧的无地自容,只是这个地方已经让他们族长用结界完全封死了,她根本就出不去,所以她只能容忍王峰压在他的身上,并且将个滚烫的东西送入到了她的体内。

    身为修士,她对疼痛的敏感程度远远低于凡人,甚至那种被撕裂的痛楚让她连惨叫声都不出来。

    这刻她只觉得心片悲凉,自己竟然现在就成为了别人的女人,这和他想象和憧憬的场景完全不样。

    只能说她已经沦为了某种牺牲品,此事不怪王峰,因为他和她样,都是个受害者。

    “蝶儿啊,为了家族,你的牺牲是值得的。”隔着结界,这个老族长叹息声说道。

    本身他是有能力救出秦蝶的,因为他的境界和王峰相差不多,特别是现在王峰连什么招式和神通都不会,他拉走王峰的机率自然就更大了。

    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他就是想要让王峰占据秦蝶,成为他秦家的乘龙快婿,如此来,今后有什么麻烦王峰也能帮着起出力,这对于他们秦家来说是件好事。

    毕竟这修罗大6本身主宰都极为罕见,王峰这位天降助力他如果不留住,那实在是他们秦家莫大的损失啊。

    所以即便是苦了秦蝶,他也在所不惜。

    而且就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的话,这秦蝶嫁给王峰当妻子的确是她占便宜,因为偌大的修罗大6,凭借王峰这样的实力,他绝对可以号令方,到时候身为他的道侣,这秦蝶不是脸上有光吗?

    只是在这足足等了差不多有个时辰这里面的动静竟然还是没有停,这让这老族长都不得不叹息声这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啊,也不知道这秦蝶能不能承受住啊。

    期间也有人想要来这里,但是当他们看到那个结界之时,他们又似乎明白了什么,没有靠近过来。

    看样子族长这是在拿别人的幸福来换取到那个年轻人的留下啊。

    不得不说那个年轻人十分强大,身为这秦家的高层,些人都能够看懂老族长的用意,所以他们也能理解。

    只是这样来也就苦了这秦蝶了,竟然就这样把自己的身体不明不白的给别人了,连句承诺都没有。

    若是人家吃干抹净后不认账,他们又能怎么办?

    所以族长这样的做也是在种赌博啊。

    “终于停歇了。”足足等了差不多近两个时辰,这老族长终于察觉到这结界之的事情结束了,忍不住对王峰暗地里竖拇指,就这样的能力,只怕很多人年轻的时候都比不上他啊。

    没有急着将光罩解开,又等了差不多几分钟左右的时间,这老族长这才肯将这个结界给打开,当结界打开的那瞬间,他看到了王峰和秦蝶。

    王峰还好,因为他毕竟是男人,脸皮厚,而且经过了场男女之事他已经恢复了神志,面色有点微红,毕竟是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像是正常人样。

    但是秦蝶就不同了,她现在虽然披着王峰的衣服,但是其身上很多地方的衣衫都已经碎裂,看起来模样十分的凄惨,完全就是被人欺负过之后的样子。

    她躲在王峰的身后,身子不断的抽动,应该是在哭泣。

    看到这幕这老族长叹息,他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生,但是既然他第步都已经走出去了,那他后面就会继续执行下去。

    “小蝶,我看这样好了,你们选个良辰吉日成婚吧。”

    这老族长开口说道。

    “成婚?”

    听到这话王峰微微愣,因为他没有想到这老族长会说出这样的番话来。

    “怎么?莫非你不想同意?”听到王峰的话,这老族长故作声音变,喝道。

    “我做错了事情在先,这个责任我是肯定会承担的,但是成婚毕竟不是个人的事情,你得问人家愿意不愿意啊。”王峰开口,倒不是辩解。

    虽然他失忆了,但是他的本质却不会有什么变化,是什么人那他就应该是什么人,吃干抹净并非王峰的标签,所以他会负责到底。

    “我是小蝶的族长,她的婚事我可以全权负责,不用问她了。”

    “话不能这样说,如果连自己的终生大事都不能做主的话,那人活着又和傀儡又有什么区别?”

    “那……那你自己问问她吧。”听到王峰的话,这老族长心颤,是啊,自己已经利用了秦蝶,难道还要把她当作个傀儡吗?

    如果这样的话,那秦蝶这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那……那啥,我能不能娶你?”这时候王峰转身对秦蝶说道,因为是他做错了事,所以他说话的时候十分忐忑,就怕遭骂。

    “我现在不想说话,让我个人静静吧。”

    秦蝶开口,而后她就这样披着王峰的衣衫,萧瑟的走了。

    看着她走,王峰和这老族长都没有去阻拦,因为他们都知道秦蝶此刻心情肯定不好受。

    身子就这样让王峰给占据了,她如果还表现出副兴高采烈的样子,那才是真正的有鬼了。

    “别担心,她始终都是你的妻子。”这时候老族长拍了拍王峰的肩膀,道:“我会派人去游说她的,你若是真正的想要负责的话,那就挑个好点日子将她迎娶过门,给她个正当的名分。”

    “可是我听说我在其他地方好像已经有妻子了。”这时候王峰开口说道。

    “这个倒是无妨,男人嘛,三妻四妾的很正常,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辜负她,毕竟她可是我们秦家的掌上明珠,她的容貌相信你也已经看到了,嫁给你绝对是你赚了啊。”

    “呵呵。”听到这话王峰苦笑声,倒是没有接话,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错的。

    毕竟是他占据了人家姑娘家的身子,说到哪里去都是他这个大男人的错。

    “我会负责的,只要她肯嫁,我就娶。”想了想,王峰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