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七十六章 大坑

作品:《极品透视

    如果计划成功,赶走对方绝对不是问题,他想不通为什么少爷给了自己巴掌,并且还打得这么响。?? ?.㈧?1㈧Z㈧W?.

    “以后再这样跟我乱说话,小心我割掉你的舌头。”这年轻人恶狠狠的开口,随后才说道:“赶紧跟我另外想个法子。”

    “少爷,我说的这个方法并不会对小蝶小姐造成什么伤害,您是不是想太多了?”

    “什么不会造成伤害,女人家都是在乎自己名誉的,若是这样来遭,那她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少爷,既然我们要赶人,那事情就得做绝点,要不然我们是将他赶不走的。”

    虽然被打了巴掌,但是这个跟班还是不甘心的说了起来:“只要我们能够在关键时刻赶到并且将他给抓住,我们既能把他赶出去,也能增加少爷你在小蝶小姐眼的好感度,这可是举两得的好事情啊。”

    “对啊。”听到这话,这年轻人拍这跟班的肩膀,拍的对方顿时屁股就跌落在了地上,他的修为远不及这年轻人,自然是挡不住这忘情的拍了。

    “反正小蝶现在对我的态度十分冷淡,若是我能够在关键的时刻救下他,说不定她下子就对我芳心暗许了呢。”

    若是之前这个年轻人还觉得这是个馊主意,但是现在这个馊主意已经转变成为了绝妙的主意,这跟班说得不错,这的确是个举两得的好事情。

    既能赶走自己讨厌的人,又能抱的美人归。

    “哈哈哈,这次你干的不错,等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这年轻人哈哈大笑声,随后他才说道:“只是这件事咱们得做的十分隐秘才行,这要是东窗事,我们都得完蛋。”

    “放心吧,我们家族的些药谱上记载得有那些无色无味的药,只要少爷按照上面的炼制就准不会出错的。”这个跟班嘿嘿笑说道。

    “看不出来你竟然还有这等智慧。”这时候这个年轻人也是嘿嘿笑,似乎已经预料到了王峰接下来的凄惨模样了。

    “还是少爷栽培的好。”这个跟班可不敢邀功,低声说道。

    “行了,现在就陪我起去查找那些药谱,定要将这炼制药丸的方法给找出来。”

    “是。”

    就这样两个狼狈为奸的人开始活动了起来,甚至就连王峰都不知道有人已经将目光瞄向了他。

    至于那个叫小蝶的女子,她更是做梦都想不到有同族人竟然要利用她去对付别人。

    王峰虽然是个外族之人,但是因为他这段时间来的名气,所以他不管在哪里走动都不会有人阻拦的,因为他可是众人花费巨大力气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当然不会把他怎么样。

    这个秦家就是个专门以炼药为生的家族,所以他们平日里所做的事情自然就是炼药了,这炼药说白了就和炼丹差不多,所以当王峰看到他们炼药的时候总能感觉到种熟悉的感受,仿佛这样的事情他当初也做过样。

    只是当他细细去回想的时候,他的脑海却又什么都没有,他想不起来。

    这次他的失忆可不是平常的失忆,他是灵魂都让那大道邪力给严重伤害了,所以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也正常,此次若是他的灵魂想要恢复,也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够办到。

    场针对王峰的阴谋已经开始了,那个年轻人在他跟班的帮助之下很快就找到了那东西的炼制方法,脸上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小子,想要跟我斗,你怕是还不够资格。”这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恶毒之色,而后他带着这种方法回去炼制去了。

    身为秦家之人,炼药为他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他很轻易就可以炼制出来,只是这炼制出来之后他还是谋划出个完美的计划才行,要不然太过于明显别人看就知道是他做的。

    “少爷,我有计。”就在这时这个跟班脸上又露出了丝笑容,低声说道。

    “说来听听。”听到这话,他的少爷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少爷,我们其实完全可以将他们两人同时邀请过来的,就说是你当初觉得自己事情做错,特意邀请他们两个人来赔罪的,然后我们将东西下在酒杯里,保准神不知鬼不觉。”

    “如果是我邀请的话,会不会被人怀疑?”

    “怎么会呢。”这跟班摇头,道:“反正事情是别人做的,和少爷你又有什么关系,到时候我们把责任全部往那个人的身上推就可以了。”

    “那倒是可以试试。”听到这话,这年轻人也忍不住有些跃跃欲试了起来,因为最近这两天小蝶老是去找那年轻人。

    表面上说是为了帮助对方恢复记忆,暗地里谁知道他们两个人是在搞什么玩意,所以他必须要将这两个人给强行拆开。

    要不然他觉得自己睡觉都不踏实。

    按照他的吩咐,很快他的这个跟班就出去邀请小蝶以及王峰去了,小蝶倒是好说,因为她和这年轻人本身就是同族,如今听说他是为了道歉才邀请她和王峰的,所以她自然会前往。

    而王峰就不同了,当这个跟班来这里的时候,他在王峰的面前几乎连说都带喘气的,因为王峰身上那股可怕的威压实在是吓到他了,他说话都费劲。

    “你们少爷是哪位,我认识吗?”当王峰听说对方是来邀请自己去做客的时候,王峰脸上的表情十分诧异。

    因为这秦家之人他现在都还认不全,更不认识这个下人了。

    而且看对方眼的害怕,他更是觉得对方没有什么了,他即便是失忆他也没有把对方放在眼。

    “您认识的。”这跟班开口说道。

    “既然是认识的,那就带我去看看吧。”

    这个秦家之人对自己怎么样王峰这几天时间都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所以他也没有想到对方是抱着恶意来的,他还以为这就是场普通的聚会,但是谁能够想到这竟然是个挖好的陷阱,就等着他去跳呢。

    “少爷,人我都带来了。”带着王峰回到了他少爷所在的地方,这个跟班开口说道。

    听到他的话,他的少爷顿时就把目光放到了王峰的身上,只是这望之下他的心也忍不住有些凉,因为他现自己在面前的竟然脆弱的如同蝼蚁般,这威压实在是太大了。

    以前他看王峰大多都是隔着老远看的,而现在王峰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这才现王峰的可怕。、

    这个年轻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境界竟然这么高,这最少都得有主宰级别了。

    不过想到自己今天的目的,这个年轻人的心也没有任何害怕,因为如果现在他都怕的话,那后面肯定会露出马脚的,所以他轻微的咳嗽了两声,连忙正了正自己的神色,道:“今天叫两位来其实是为了赔罪的。”

    刚说话这个年轻人就把自己放在了弱势,因为只有这样他后面计划才好实施,要不然别人两个都对他有戒意,谁特么还喝他端出来的酒。

    “你真的知道错了?”听到这话,这小蝶的心先闪过的就是不相信。

    因为她太了解面前这个人了,他哪有那么轻易就认错的。

    “那是当然。”听到这话,这年轻人立马就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我知道我以前有些事情做的不对,经过这几天时间的思考,我逐渐的看开了,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当然是好事。”说道这里这小蝶脸上露出了丝笑容,道:“我也不希望你直都像是以前那样缠着我,我只是拿你当哥哥,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听到这话,这年轻人表面上苦笑声,但是其心已经骂开花了,因为他觉得现在这切的变化都是王峰带来的。

    如果王峰不来这里的话,那他还可以如以前样继续缠着小蝶,至少小蝶也不会跟他说这样的话,但是现在王峰来,切都变了,小蝶开始不注意他了,将注意力放在了王峰的身上,所以他现在对王峰可谓是憎恨到了极点。

    也就是他现在的境界修为远无法和王峰相比,要不然他定要亲手将王峰给打顿出气。

    “今天叫你们两位过来其实就是为了赔罪的。”心虽然骂人,但是这个年轻人表面上却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只见他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茶杯,道:“现在我就先以茶代酒,给两位赔罪。”

    说道这里他将自己手的茶水口饮尽,看上去倒是诚意十足。

    “我怎么感觉到你对我似乎有敌意。”就在这时王峰开口,让这个年轻人都身躯震,暗道自己表现的是不是太过于明显了,连这样都可以感受到?这也太变态了吧?

    “你是不是搞错了?”听到王峰的话,这年轻人立马就矢口否认,道:“我今天请你们过来就是为了赔罪的,我怎么可能会对你有敌意呢。”

    “或许是错觉吧。”王峰摇了摇头,并没有去深究。

    因为在他的感观之,这个家族的人都对他不错,应当是不会害他的,所以他也就暂且的相信了对方。

    “来人,上菜。”

    见王峰没有继续揭穿自己,这年轻人大喝声,顿时他的跟班就下去忙活去了。

    随着道又道美味的佳肴从外面送进来,顿时股香味在房间弥漫,倒是引人食指大开。

    只是菜是好菜,酒未必就是好酒了,这切都是心机和套路,叫人防不胜防。

    “你去把我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来,今天我们三人就要不醉不归。”

    这年轻人拍了拍自己跟班的肩膀,顿时这跟班眼光芒闪,已经明白了少爷的心所想,因为计划是他想出来的,所以该怎么做他心有数,只见他回头看了眼王峰,飞快下去准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