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七十章 悲戚

作品:《极品透视

    “几位长老,他是什么身份我们暂且不论,现在控制他身上的这邪力才是最重要的。??? ? ≠.≤≥1≤Z≤W≥.≤”这时候这个女子开口说道。

    “如果是般的毒,我们或许还可以联手帮他压制,但是这东西如果是大道邪力的话,只怕我们倾尽所有都帮不了啊。”个长老开口,面色十分凝重。

    他们这些人行走江湖救过不少人,但是这大道邪力所伤之人,王峰还是第个,他们也不知道要如何去救。

    此刻他们也和这女子样,点头绪都没有。

    “难道我们真的就什么都做不了吗?”这女子不甘心的问道。

    “也不要太过于着急了,我马上就去翻阅家族古籍,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

    “依我看,这个年轻人已经快到死亡的边缘了,先送入到我们家族地底之下的圣池之去吧,要不然他坚持不下去的。”

    “可是这圣池乃是我们家族的底蕴所在,这样给个外人享用,不太合适吧?”这个时候个老者面色为难的说道。

    “此刻还是救人要紧,其他的都先放在边吧。”

    “那……好吧。”

    不管怎么说这个家族的族规就是以救人为己任,人都已经送进来了,他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既然如此,那就行动起来吧。”

    边有人将王峰送入到了他们所谓的圣池之,而边又有人开始查阅古籍,看看怎么样才能救下王峰的性命。

    所谓圣池,不过也就是滩近乎液态化的小池子,池子不大,但是里面蕴含的灵气却是堪称无穷无尽。

    当王峰进入到这里面的那刹那,他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自动吸入这里面的灵气,看的那个送他进来的老者都忍不住面色变。

    因为他现自这城池之的力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减少,王峰的吸收度堪称是恐怖。

    他肉身之上的伤势正在快的愈合,似乎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展。

    “自愈度这么快?”看着王峰身上的伤正在快恢复,这个老者的脸上都忍不住露出异色。

    因为见过那么多的人,像是王峰这种拥有恐怖恢复度的他还是第次碰到。

    只是王峰这伤势恢复的快,这被破坏的度同样也快,他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剧毒,这是大道邪力,所以当他的肉身才刚刚修复完成的那瞬间,这些大道邪力又开始在他的体内作怪,将他的肉身到处都搞的是伤,鲜血正不断的往外涌。

    “这也不知道是招惹了什么样的角色,竟然还了大道邪力。”看着城池之的王峰,这个老者忍不住摇了摇头。

    对于王峰他无疑是十分同情的,因为这伤势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想想都觉得有些吓人。

    不过同情归同情,他也无法替代王峰去承受这种痛苦,他只能待在这圣池之外,静静的看着王峰不停的在这里面翻涌,无意识的惨叫。

    大道邪力从进入到王峰体内至至今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而在这个时间段里面,王峰肉身被染,就连灵魂都难逃厄运,样被污染。

    他的意识正在快的散去,要不了多长的时间,可能王峰什么都不会记得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其实王峰活着比死了更加的痛苦,这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样的区别?

    就算是他利用规则之力复活,这东西也样会跟着他,如此无限循环之下,他其实和死了没有区别。

    场陷阱害的他跌落到了深渊,连爬起来都格外的困难。

    步错步步错,他千不该万不该收幻空为徒,更不该相信他所说的什么鬼话,只是现在说那些都已经太晚了,他已经身大道邪力,甩都甩不掉了。

    “长老,他这个样子还有得救吗?”在圣池的边上,这个女子询问道。

    “不知道。”这老者摇了摇头,随后才说道:“我们的家族虽然是个炼药世家,但是我们也并非是万能的,能救我们就救,如果救不了,那我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说道这里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不过你是在什么地方捡到了这么个人,我观这年轻人的境界修为十分不错,应该是个人物吧。”

    “我是在外面采药的时候碰到了他,我是遵循我们的族规才会把他带回来的,我该不会违反了什么东西吧?”

    “哦,我的意思倒不是想怪你,我就是想问问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个什么来路,受了大道邪力之伤,这说明跟他动手之人实力肯定不简单的。”

    “什么来路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受到了十分严重的伤势,我即便是用圣灵珠没用,反而还让他身上的那股特别的力量毁了。”

    “你的圣灵珠毁了?”听到这话,这老者忍不住面色变。

    圣灵珠是他们家族十分重要的东西,基本上每个人从出生就会放个,将跟随着他们生,对于他们来说,圣灵珠的存在更像是种身份的象征般,连圣灵珠都毁了,这足以看出这大道邪力的霸道。

    圣灵珠是他们家族专门制造出来的东西,对于般的毒素都有很好的驱除效果,可是大道邪力是般的东西吗?

    所以这什么所谓的圣灵珠被毁了也十分的正常。

    “我只不过想救他,我也不知道会生这样的事情。”这女子摇了摇头说道。

    “算了,毁了就毁了吧,只要你自己没事了就好。”

    说道这里这个老者将目光放到了这个女子的身上,道:“我看这人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威胁,你先个人守在这里,我也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方法来救这个人。”

    对于他们来说,王峰现在的存在就像是种莫大的挑战般,他们这个炼药世家辈子救人无数,但是大道邪力之人他们却还是第次碰到,所以旦能够解救王峰,那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件莫大荣耀的事情。

    “行,那长老你去吧,我守在这里就可以了。”

    “定得坚持下去啊。”看了看这个圣池之的王峰,这女子忍不住喃喃自语的说道。

    她和王峰素不相识,甚至她都现在都还不知道王峰到底叫什么名字,但是此刻她的心就只有个想法,那就是希望王峰能够恢复过来。

    因为她心地善良,对任何人都是如此,这是受他们家族族规的影响,谁让他们是炼药世家呢。

    这里王峰的情况还无人能解,而在另外边,有人就已经慌了,第个慌的自然就是帝霸天无疑,而这第二个人则是王峰的原配师傅玄羽大帝了。

    自从他们这些巨头签订了协议之后,普通的争斗他们就不能插手进去了,因为旦插手,那他们就是在破坏规矩,到时候天下大乱就是谁引起的。

    本来王峰计的时候帝霸天就想要出手救援的,只是同时刻观看王峰他们那里的人可不止他个,旦他出手,兴许情况就会变得越来越乱了,所以他不得不忍耐。

    可是这忍情况就脱离他的控制了,王峰竟然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至今生死未明。

    他试过用神识横扫整个南域去寻找王峰,只是最后他失望了,他并没有在南域现王峰的踪迹,在乌龟壳的帮助之下,他已经去了未知的地方。

    他找不到痕迹,更找不到王峰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在最后刻,乌龟壳所使用的秘法为的就是防止别人探查,这就和王峰的瞬移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大家找不到也正常。

    只有这样,王峰才能够暂时性的安全,要不然谁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样的事情,别说乌龟壳其实还是挺聪明的,因为旦他留下痕迹的话,很多人可能都会找到他们,而他以秘法切断了王峰和所有人的联系,这样来,王峰至少可以不会用别人的威胁。

    “敢这样伤我徒弟,简直就是找死!”

    赤焰盟之的帝霸天已经没有办法找到王峰了,而在主宰圣山之上,这玄羽大帝同样无法找到王峰。

    他即便是利用了种特殊的推算之术仍旧找不到王峰的存在,他就像是彻底消失了般。

    不过这事情想想也正常,王峰的命格可是十分奇特的,主动去推算他是算不到的,甚至还有可能遭受反噬,当初的神算子就吃过这样的亏。

    所以他推算王峰也只能推算个大概,不敢真正的去算他,因为他算,他就得遭受伤害。

    王峰暂时是找不到了,他携带着大道邪力消失了,而在他消失了之后,这天界的南域却是生了次暗流,那个年轻人敢向王峰下手,他自然不可能是自己个人,他的身后也有大人物的,正是因为有人撑腰他做事情才敢肆无忌惮,连大道邪力都敢用。

    现在王峰已经生死未明,所以盛怒之下的玄羽大帝直接找去了他们的势力之,要将那个年轻人给捉走,只是这年轻的天才也和王峰样是个不世出的妖才,人家怎么可能会让他如愿。

    所以他们两大巨头直接在天外爆了场争斗,真正的结果到底是怎么样不得而知,不过这大战之后这玄羽大帝就退去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轩辕龙受伤,格伦主宰更是和王峰样遭受了必死之伤,现在还在帝霸天的温养之下苟延残喘,至于毕凡现在就更惨了,他的五行灵体已经燃烧了,就连灵魂都是无比残缺的,他也只剩下了口气在,此次战他们损失太过于惨重了。

    所以王峰失踪的消息纵然是想要隐瞒都不可能,贝云雪她们几乎是第时间就收到了这个消息,险些晕厥过去。

    那幻空他们也见过,起先还觉得不错,年纪小又懂事,并且天资还不错,她们都觉得王峰能碰到幻空真是运气。

    可是现在看来,这运气什么都是假的,这切都是算计,这就是场策划完美的阴谋,王峰败的不亏,因为是他自己没有看清楚人,怪不得谁。

    ---

    不好意思,晚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