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六十八章 无药可解

作品:《极品透视

    “算了,还是再出去看看吧。??  .”

    看了看王峰这痛苦的神色,最终这乌龟壳还是不忍心这样看下去,所以他又跑出去为王峰寻找过路的人去了。

    别说这次他的运气还当真是不错,当他走出这里还没有多远的时候,忽然他就现有道气息进入到了他的探测范围之内。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赶紧朝着对方靠拢了过去。

    不过怕吓到对方,所以他也没有以现在这团雾气的样子过去,他变成了个年人的模样,看上去倒还是规矩,只是形状有了,但是真实的他还是没有**。

    “这位朋友,请等等。”

    拦在这个人的面前,乌龟壳赶紧说道。

    “何事?”道清脆且谨慎声音响起,这是个女子的声音,其头上盖着面纱,也看清楚到底长什么模样。

    只是很可惜这乌龟壳活了数个时代,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自然不会对这个女子面纱下的容貌动什么样的歪心思,简称不解风情。

    此刻他心的想法就只有个,那就是将这个女子带去给王峰瞧瞧是不是还有得救。

    “是这样的啊,我找你其实是有点事情商量的。”

    “我们认识吗?”听到乌龟壳的话,这女子脸上的警惕更浓,因为她看的出来这乌龟壳并不是什么真正的人类,连血肉之躯都没有,所以这样的生灵来跟她谈事情,相信是个人都会觉得十分警惕。

    “不认识啊。”

    “既然不认识,那我想我们之间是没有什么可谈的了,告辞!”

    “你别急啊。”听到这话乌龟壳顿时就有些慌了,这好不容易才碰到个人,如果就这样让他走了,那王峰怎么办?

    “我其实是找你有点事情的,只要你肯帮忙,这报酬肯定是少不了的。”

    王峰那小子丹药多的吃不完,所以拿点出来找人救他似乎也说得过去了。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要你所说的什么报酬,我看你还是赶紧从我的面前走开吧。”

    “走开那是肯定不行的,我好不容易才碰到个活人,所以你得跟我去看看才行。”

    “看什么?”

    听到乌龟壳的话,这女子的声音明显有些惊奇。

    “当然是看人了,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你在这样的地方留住我个弱女子,你看这是不是有些不合适?”这时候这女子开口问道。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又不会害你,我只是想要让你帮我救人而已。”

    乌龟壳开口,随后他才说道:“怎么,你觉得我像是骗子?”

    “在荒郊野岭的地方,我是谁都不会相信的,我劝你还是不要白白的浪费力气了。”这冷笑声,就欲要离开这里。

    只是这乌龟壳好不容易才碰到了个人,他怎么可能会让对方走,所以他身影闪又挡在了这个女子的前面,道:“正所谓救人命胜造七级浮屠,你难道忍心看着个大好青年从此之后走向灭亡?”

    “谁受伤了吗?”听到这话这女子的语气明显有些迟疑了起来。

    她虽然境界只有王者,但是她暗地里还有另外个身份,那就是医者,不得不说这乌龟壳的运气还是极好的,下子就碰到了个行医之人,只是这女子只身人,她哪里有那么容易相信乌龟壳的话啊。

    出门在外想要独立的存活下去,那谨慎小心就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怕是早就已经死在外面了。

    “是有人毒了,毒素已经遍布全身,再不救的话,我估摸着他撑不了多久了。”

    “那带我去看看吧。”

    这乌龟壳的实力她已经估量过了,即便他有什么样的陷阱自己应该也可以逃离出来,所以她准备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说,医者的本质还是要救人,如果见死不救的话,那实在是有违她的道心。

    “好好好,跟我来。”

    见终于有人肯搭救王峰了,这乌龟壳也忍不住脸上露出了丝喜色。

    这王峰的状况那么糟糕,如果真的没人去救他的话,那他最终的下场怕是难逃死。

    “他这是怎么了?”当这乌龟壳带着这女子来到王峰所在的那个洞府之时,这个女子顿时就让眼前的景象给惊了下,只见王峰此刻浑身漆黑的倒在地上,气息微弱,仿佛随时都要咽气样。

    虽然这女子平日里也见过很多的疑难杂症,但是当他看到王峰这状之时还是感觉到了异常的棘手,这王峰分明就是毒之后的表现。

    “他这是了什么样的毒?”这时这女子询问道。

    “这你问我,我哪里会知道啊。”乌龟壳摇头,随后才说道:“当我救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毒了,所以他到底的什么毒我也不清楚。”

    “那就麻烦了。”

    王峰这情况已经可以用病入膏肓来形容了,这要是换做般的医者,估计此刻他们也已经放弃了,因为王峰这样的伤,治与不治其实都没有多大的区别了,但是这女子不同,她的家族都是以炼药为主的,所以这也导致他们个个都是医者,不管王峰有没有救,她都得试试才行。

    手掌番,这女子的手多了抹绿色的药丸。

    “等等。”看到这幕,乌龟壳叫了声。

    “你要干什么?”听到他的话,这女子问道。

    “我得看看这药丸到底有没有毒才行。”

    “你……。”

    听到乌龟壳的话,这女子明显气得不轻,让她来救人的是乌龟壳,而现在他竟然还担心她会在这药丸里下毒。

    “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这人我不救也罢,告辞。”

    “哎哎哎,我就是随口那么说,你也不要太在意了,你随意,随意。”

    见女子要走,这乌龟壳也不敢乱来了,反正现在王峰的情况已经糟糕透顶,他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我救人的时候你不要吵,要不然我就不救了。”

    “那你在这里救吧,我在门口守着。”

    看这女子好像还真有两把刷子,这乌龟壳也没有再乱说话,他直接跑到门口守着去了。

    将这药丸喂入到王峰的口,顿时王峰脸上的黑气就被驱散了不少,这药丸还是有作用的。

    只是还没有等这女子松口气,忽然王峰脸上的黑气又迅浓郁了起来,点变化都没有。

    “这到底是什么毒?”脸上露出了异色,这女子手掌再次番,她取出了个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些白色的粉末,直接就撒在了王峰的身上。

    滋滋滋!

    粉末是他们家族专门炼制出来解毒的,只是当这东西倾倒在王峰身上的时候顿时就让那天道邪力给腐蚀了,仍旧没有作用。

    “我不信就真的点办法都没有。”王峰所之毒她生平仅见,所以此刻她再次手掌番,取出了枚宛若绿色太阳样的东西。

    当这东西拿出来的那瞬间,顿时浓郁无比的生命之力就充斥在整个洞府之,这东西乃是真正的宝贝,就算是他的家族都十分少见。

    将这东西放在王峰的胸口之上,顿时这绿色的光芒就开始侵入王峰的体内,开始为他驱散毒素。

    不过好景不长,天道邪力乃是天地之间最为霸道的东西,堪称是无药可解,所以当绿色的光芒侵入到王峰体内深处的时候,忽然那股邪力开始了疯狂无比的反噬,这女子尚未来得及收走这放在王峰身上的东西,顷刻之间这绿色的东西就土崩瓦解,爆碎了。

    “怎么可能?”看到家族之的重宝竟然顷刻之间被毁,这女子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因为她没有想到王峰体内的剧毒竟然霸道到了这种地步,连她的宝贝都给毁了。

    “咳咳!”

    只是她使用了这些东西还是有些效果的,在切的东西都失效过后,王峰竟然猛烈的咳嗽了两声,苏醒了。

    不过这苏醒的代价却是不小,王峰咳嗽的那两声竟然直接喷出了大口漆黑色的鲜血,其什么夹杂着内脏的碎块。

    “你醒了?”看到王峰苏醒,这乌龟壳下子就冲了上来,还以为是这女子的救治有效果了。

    不过他根本就不知道,王峰这只是回光返照而已,他想要被治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到底了什么毒。”这时候那个头戴轻纱的女子也问道。

    不知道是什么毒,她想要救治都无从下手,所以只有弄清楚了这剧毒到底是什么东西,她方能对症下药。

    “没用的。”听到这女子的话,王峰摇头,随后他才说道:“我的乃是天道排斥出来的邪力,无药可解。”

    “天道排斥出来的邪力?”

    听到这话这女子明显有些犯嘀咕,因为她可是第次听到这样的称呼。

    “我的身体我明白,已经救不了了。”王峰的灵魂都已经受到了那邪力的污染,他正在快的走向衰弱,根本就没有办法救。

    “世间万物皆有定数,既然这东西可以进入到你的体内,自然也可以将其弄出去,只是还没有找到方法而已。”

    这时候这女子开口,说出来的话倒是颇具道理。

    “那你说说我们要如何才能救他?”

    “这个恐怕得等我好好研究研究才行了。”

    说道这里他将目光放到了王峰以及乌龟壳的身上,道:“我的家族距离这里并不是很远,要不你们先去我的家修养,然后再商讨如何救人。”

    “该不会有什么谋害我们的心思吧?”听到这话,乌龟壳又开始警惕了起来。

    他饲养的恶鬼虽然拥有定的战力,但是旦对手过多的话,那他的恶鬼也不见得能够起多大的作用,所以他不谨慎都不行。

    “反正他都已经快要死了,去我的家族或许还能有线生机,若是不去的话,留在这里只能等死。”

    “我想回赤焰盟。”就在这时王峰开口,语气已经十分的虚弱。

    “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赤焰盟。”王峰的语气十分坚定,古人都讲究个落叶归根,对于王峰来说,赤焰盟现在就是他的家,所以他宁愿死在自己的家也不愿在外面。

    客死异乡可是十分凄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