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六十四章 绝境

作品:《极品透视

    自己最看重的徒弟竟然背叛自己,给了自己刀,此事王峰没有想过,更不会联想到这里的切竟然都是个陷阱,他自己还傻愣愣的往这里面跳,以致于酿成现在这样的惨剧。?  ㈧1㈧Z?W㈧.?

    “我是奸细,我来赤焰盟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你!”

    听到王峰的话,这幻空心的挣扎更浓,但是想到自己最开始的目的,他还是把心狠,将匕更深的刺入到了王峰的体内。

    “不要怪我,是你自己惹了你惹不起的人。”

    说道这里幻空大吼声,而后他将这幻空将匕抽出,再次刺入到了王峰的体内。

    噗!

    匕入体,王峰的口顿时吐出了口鲜血,不过此刻他的鲜血早已不是鲜红,而是骇人的漆黑色,因为匕上面的剧毒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就成功了?”

    在另外边,那个年轻人在至尊武器的碰撞之下也遭受了十分严重的创伤,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此刻他安排在赤焰盟之的棋子竟然爆了奇效,这王峰果然是上当了。

    被剧毒所伤,他是休想好过来了,所以这剧毒可是以大道之力炼制出来的,也就是说这毒完全称得上是天下至毒,无药可解!

    就算是王峰拥有复活的能力,此毒也会直沾着他,如同跗骨之蛆,他是别想将这个东西甩掉了。

    轰!

    大地传来了阵震颤的声响,王峰此刻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他已没有足够的力量来维持飞行了。

    就在他的上空,幻空平静的站着,手还拿着那柄沾着王峰鲜血的匕。

    “呵呵。”

    看到这样的幕,王峰笑了起来,只是他的笑却是难掩的苦涩,切的切都变成了笑话,什么徒弟,什么天才,现在这些都转变成为了杀他的利器。

    他此刻阴沟里翻船了,让自己的徒弟所迫害。

    “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我竟然会栽在你的手里。”看着幻空,王峰已经感受不到丝毫往日的师徒情分,此刻他的心很冷,宛若寒冰样。

    来救自己却让徒弟所伤,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啊。

    “王峰啊王峰,我早就跟你说过,有些人的手段不是你能够想象的,现在你感觉如何?”

    “我感觉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我知道你现在心很痛苦,不过我所要的正是你的这种痛苦,你越是痛苦,我就越是舒坦,最好你痛苦的死去活来。”

    “我想知道你是谁。”这时候王峰将目光放到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上,问道。

    “我是谁么?”听到这话这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丝微笑,道:“你不需要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我害死的就可以了。”

    “呵呵。”

    听到这话,王峰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这招数正是昔年他对别人使用过的,没想到时过境迁,别人也对他使用了这招。

    “我想为什么我搜幻空记忆的时候,他的记忆什么和你有关的记忆都没有。”这时候王峰问道。

    “看在你将要死亡的份上,我也就不瞒你了,其实这幻空的记忆是让我用种十分特殊的方法给封存了起来,你自然是查看不到的。”

    “好计谋,好计谋啊,竟然用幻空当诱饵来诱骗我到此处来,我想为了杀我你们已经密谋了很长时间吧?”

    “也不长,几个月时间左右吧。”

    “我想上次你给我邀请函也只是为了测试我是否在意幻空吧?”

    “聪明。”听到王峰的话,纵然是这个年轻人都不得不为他竖起了大拇指,王峰能有现在这样的地位和修为,这和他聪明的头脑是离不开关系的。

    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山更比山高,王峰是聪明不错,但是有时候太聪明了就会被自己所误,就像是王峰现在这样。

    他以为凭借自己的实力救回幻空没有问题,可是真实的情况呢?他直接跳进了别人为他挖好的大坑之,步就跌落到了深渊之。

    听到王峰的话,幻空的表情也不由得十分的难看,因为王峰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那完全都是因为他所害的,王峰对他好,但是他本来的师傅对他同样好,并且他们有着十几年的感觉,所以在两个师傅的选择之上,他选择了背叛王峰,并且给予了他致命的伤害。

    从他进入到赤焰盟开始他其实就直在隐藏自己的切,甚至就连追杀他的那些主宰那都是故意伪装出来的。

    乃至他的家族,那些所有死亡的人都是他们故意伪造出来的,这样做的目的就只有个,那就是让王峰相信幻空悲惨的身世,并且收他为徒。

    只有这样幻空才能够近距离的接触王峰,并且给予他致命击。

    不得不说他们的策略还是有效的,饶是王峰聪慧过人,这次他也会被欺骗了。

    只能说幻空的演技实在是太过于高,他们所有赤焰盟之的人都没有看透。

    “幻空,这次你干的不错,等王峰死亡之后为师对你有另外的嘉奖。”

    “多谢师傅。”听到这话幻空对着这年轻人拜说道。

    “王峰,走到这样的局面,不知道你可曾想到过?”这时这个年轻人将目光放到了王峰的身上,问道。

    “正所谓成王败寇,我眼瞎没有认出幻空的真实身份,所以要杀要剐尽管来吧,不过若是让我存活下来的话,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在场的这些人任何个都别想活!”

    “赶紧把他杀死吧。”听到王峰这样的威胁,顿时就有人类天才有些害怕了,毕竟王峰以前可是狠狠欺负过他们的。

    纵然是王峰现在已经躺在了大地之上,但是他们也不敢靠近过去,因为谁知道王峰是不是真正的失去了反抗之力,若是他还能出手的话,那他们靠近过去岂不是要找死?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于王峰而言他们的心还是有较大的心理阴影的。

    “用不着我出手了,他自然而然就会死亡的。”

    王峰的体内已经让剧毒完全的侵占,就连琉璃青莲树都挽救不了他,剧毒此刻已经完全的侵入到了他的五脏六肺之,他的伤势正在点点的恶化。

    要不了多长的时间,王峰的全身都将遍布这种剧毒,无药可救。

    “幻空,枉我待你不薄,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对我,若有朝日你也为人师表,真希望你的徒弟也会如你般。”王峰惨笑声,说道。

    “哼,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都已经要死了,我就算是当了别人的师傅,我的徒弟如何也轮不到你来管了。”

    既然心都已经有了抉择,这幻空干脆就狠狠到底,此刻他的声音十分的难听,让王峰心的刺痛更浓。

    本以为收了个天才徒弟,没想到竟是收了个死神,王峰这刻只想笑,他想笑自己眼睛瞎,竟然没有去认认真真的盘查这幻空的切,以致于他现在遭奸人所迫害。

    不过这个世上什么药都有得卖,唯独这后悔药没有,所以尽管是王峰的心恨意滔天,但是他也没有爆出来,因为他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处于了下风,他越是表现的疯狂,相信这些人就会越加的开心,与此同时,他还不如将愤怒全部都隐藏在自己的体内,不让他们看懂啊。

    就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句话样,若是他今天能不死的话,那他定会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付出血的代价。

    只要是参与进来的,谁都别想逃。

    剧毒正在他的体内飞快的弥漫,这剧毒实在是太过于霸道,王峰都没有办法去化解,他尝试用毒帝传承里面的东西来化解这些剧毒,不过都没有用,这些剧毒就像是水样已经融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他排除不出去。

    “终于要死了。”看着王峰连飞行的力量都没有了,不少的人都觉得心十分畅快。

    以前王峰欺负他们的时候可没有丝毫的讲情面,所以现在看着王峰落魄的样子,他们当然有种报复的快感。

    可惜他们不敢靠近王峰,要不然他们此刻定要冲上去好好的修理他番再说。

    “噗!”

    不过咳嗽了两声,顿时王峰的嘴又喷出了口鲜血,这刻他不仅体内的鲜血变黑了,就连他的面部血肉都已经变成了漆黑之色,如同块墨样。

    这里王峰已经走上了绝路,而此刻在赤焰盟之,毕凡还在找自己的师傅,他进入天关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如今他的修为已经提升了阶,所以他准备回来看看。

    只是刚刚才回来他就听说王峰出去救幻空去了,听到这话他哪里站得住,马上就要问具体的位置。

    因为王峰可是他的师傅,出任何点差错他都会担心的,所以他得去看看才行。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凭借你师傅的能力,连半步巨头都留不下他,我们去了也没用。”格伦主宰摇了摇头说道。

    对于王峰的实力她可是十分看好的,救幻空对他而言可能也就是小菜碟而已。

    “怎么不担心。”听到格伦主宰的话,毕凡摇了摇头,随后才说道:“师傅是我修行路上的引路人,他的安危我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前辈你还是先告诉我他在哪里吧。”

    “行行行,你别急,我现在就告诉你。”被毕凡这样纠缠,这格伦主宰也感觉到十分无奈,所以他只能把王峰离开之前给他说的地方说给了这毕凡听。

    “你们竟然还在这里?”就在这时诧异的声音响起,却是神算子。

    最近这段时间神算子过得可是极为的惬意,每个月按时领取俸禄不说,有时候那侯振天也会来找他帮忙,当然这帮忙可不是什么无偿的,他要从收取高额利润的。

    侯振天需要他的能力来处理些门派上的事务,而神算子又希望利用这侯振天来赚钱,所以几次合作之后他们二人已然开始狼狈为奸了起来。

    ----

    求个月票。。票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