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四十七章 单刀赴会!

作品:《极品透视

    “师傅,你怎么那么多世界之树果实?”这时候幻空询问道。 ≥.≠=1≤Z≥W≥.=

    “我手里并不多,只是有的人功劳很大,所以我赠送了这东西给他们。”

    “那我点功劳都没有,为何师傅你也给了个给我?”

    “你不同,你既然拜我为师,那就是我的徒弟了,我对徒弟自己自然不会吝啬。”

    说道这里王峰将幻空给放了出来,道:“你先好好的在这赤焰盟修习吧,我在那失落大6损耗了不少的力量,我要先恢复过来再说。”

    “那师傅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可以自己修炼的。”

    此次失落大6之行,什么宝贝没有得到,反倒是害的自己的破界锥让人给抢走了,只要想到这里王峰的心就十分的不爽,他这还是第次强行被人抢走东西。

    “等着吧,待我能战巨头的那天,我会亲手将破界锥拿回来。”

    看了眼外面的虚空,王峰的口出了狠狠的声音,随后他恢复去了。

    他的身躯并没有什么伤势,所以这恢复自然也没有要多长的时间,大概也就是半天左右的时间,王峰就已经恢复到了自己全盛时期的模样。

    出关之后他先是向侯振天询问了下太尚门那边的动向,然后又询问了下这天关的情况。

    太尚门那边已经开始和对方联手做生意了,而天关之则还是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起色,没有什么级天才,也没有被人攻击,切都十分平静。

    就这样王峰安安静静的在自己的赤焰盟之待了几天时间,不过几天之后忽然他收到了来自封外面的书信,这书信不知道是什么人直接交给了这赤焰盟门口的侍卫,然后他就走了。

    问侍卫对方长什么样子,这两个侍卫则是表示什么都没有看清楚,或许当时他们是看到了,但是对方不知道是施展了什么样的法术,等到对方离去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自动的将和对方有关的记忆遗忘的干干净净。

    封神秘的书信,不知是何人所留,抱着疑惑的心思,王峰将这信封打开了。

    “若想徒弟幻空活命,那就跟我到xx地方来。”

    书信上面的介绍很少,只有寥寥十几个字,但是看到这上面内容的刹那, 王峰的面色却是变得难看了起来,这是准备拿自己的新徒弟来威胁他吗?

    幻空是天才不错,但是王峰是在别人的手底下救下他的,如果王峰所料不错的话,这封书信应该就是追杀幻空的那个势力给他送过来的。

    可惜的是王峰的天眼未曾时时刻刻的展开,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人送的书信过来。

    不过不管是谁送过来的,只要是他威胁自己的徒弟,那王峰便不能坐视不理的。

    想要让他过去,这是场鸿门宴吗?

    亦或者是这根本就是个挖好的陷阱等着他去跳?

    “既然邀请我了,那我就不妨去看看。”想了想王峰没有通知自己的徒弟,因为对方既然只说了他,那他就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的徒弟也带进危险的境地之。

    他准备单刀赴宴!

    凭借王峰的能力,现在半步巨头已经留不住他了,所以即便是对方准备的鸿门宴,王峰也样可以去看看。

    反正幻空他是救了,这件事情迟早都得有个个解决才行。

    手出现团火焰,王峰将这封书信直接给焚烧殆尽,这烧完之后他更是身影闪就离开了赤焰盟,他前往了这封书信上面所记载的地方。

    他没有叫任何人,也没有通知任何人,因为他有自信可以活着回来。

    以王峰的度,他前往对方所说的地方仅仅只用了几息的时间,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现这里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群人大群人的场景,这里仅仅只有人,而这个人还十分的年轻,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这是个屹立在绝巅之上的塔,塔是什么时候建的已经不可追溯了,只是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座山峰之上就只有座塔,这场景怎么看都有些鹤立鸡群的味道。

    “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就在这时道声音响起,仔细看去,原来在这个塔的塔尖之上,有个人。

    “就是你想要害我徒弟?”看着对方,王峰问道。

    “害这个词用的就太难听了,我只是需要他,并不是害。”

    “你想抓他来熬炼筋骨你竟然还跟我说需要,你觉得有你这样需要的吗?”

    “看样子你都已经知道了。”

    “说吧,把我叫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赌你徒弟的性命,敢不敢?”这个男子开口问道。

    “我徒弟的性命为什么要拿出来跟你赌?”

    “赌,我今后可能不会再来找他的麻烦,而不赌,我会想方设法的抓走他,我不信你能够时时刻刻都守着他,所以该怎么选择你的心应该有数。”

    “你这是威胁?”

    “你可以这样理解。”这个年轻人点了点头。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被人威胁,上次你派人追杀我徒弟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没想到你现在竟然主动找上来了,难道你不怕我现在就把你杀了?”

    “如果你有杀我的能力,我很欢迎。”这年轻男子轻笑声,似乎根本没有把王峰所说的话放在眼。

    因为他明白王峰要杀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也不会主动找上门来了。

    “赢了,你不找我徒弟的麻烦,可旦我输了呢?”这时候王峰问道。

    “旦你输了,就只有死!”

    说道这句话的时候,这年轻人的语气还是十分平静,似乎生死在他看来已经十分的清淡,根本就没有放在眼。

    “你确定你能赢我吗?”王峰冷笑道。

    “能不能赢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定会跟我打的。”

    “行,既然你这么想要打,那我就满足你,不过单赌我徒弟的性命太单调了,我们再来点额外的赌资,敢不敢?”

    “那你想要赌什么?”

    “很简单,十七品丹药枚,十六品丹药百枚,敢不敢?”

    这赌资无疑是十分巨大的了,因为就光是枚十七品丹药就已经价值非凡了,而王峰还要额外加百枚十六品丹药,这要是输了,估计会十分难受的。

    平白无故的来跟人打架王峰才没有那样的闲工夫,就如同当初的太阳神样,想要打就得先付出足够的代价,所以王峰现在也要赚上笔再说。

    “十七品丹药我有,但是十六品丹药这种低级货我没有。”这年轻人开口,其语气之狂傲让王峰都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身为主宰,十六品丹药几乎是必备货,而他竟然说自己没有十六品丹药这种低级货,这样的口气实在是狂傲到了极点。

    “这样吧,你用你所说的这些丹药,我拿两枚十七品丹药作为赌资,如何?”

    “空口无凭,先拿出来看看再说。”王峰开口说道。

    “不过就是点丹药而已,你竟然还怕我骗你。”这年轻人冷笑声,而后他手掌番,顿时两枚红彤彤的丹药出现在了他的手。

    王峰只不过目光扫,他就已经认出来了这的确是十七品丹药无疑,难道这个年轻人刚刚并不是说大话,他真的有那么多的高级丹药?

    可惜王峰的手只有枚十七品丹药,要不然他现在定要和对方多赌些。

    百枚十六品丹药来换取枚十七品丹药,这个生意可以做。

    可惜太阳神欠王峰的十七品丹药现在都还没有还,要不然王峰可以赌的更多。

    “怎么样?可是假货?”

    “好,谁赢了,谁就拿走这些丹药。”

    说话间王峰大袖挥,顿时他手的那枚解毒丹以及百枚十六品丹药让他给取了出来。

    只见他大袖挥,顿时这些丹药全部都漂浮到了距离他们有点远的距离,如此来,就算是他们爆了战斗,也不会损坏这些丹药。

    看到王峰都已经把丹药给收走了,这个年轻人冷笑声,而后他也大袖挥,将这些丹药弄到了王峰那些丹药起。

    如此来,只要谁获得了最终的胜利,那这些丹药自然就是属于谁的。

    “赢了我,丹药全是你的,而你徒弟我也不会去找他的麻烦,所以你还是祈祷你能获得胜利吧。”这时候这个年轻人开口,而后气息点点的从他的体内逐渐蔓延而出,他要动手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既然你都已经这样说了,那我若是不打败你的话那还是不给你面子了,所以放心吧,我定会击败你的。”

    “有时候话不要说得太满,以致于后面无法收尾。”

    “我人就是这样,你若是不服,尽管出手就是了。”

    这个年轻人的境界王峰已经大致的感受了下,主宰境七重天,比王峰高阶。

    但是对于王峰来说,其实他主宰境什么样的层次都不重要,因为王峰都有必胜的把握。

    “既然如此,那你可就得小心了。”说话间忽然道可怕的力量直接席卷到了王峰的面前,而当王峰看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之时,他的身躯似乎还没有动。

    身躯未动,力量就已经先席卷了过来,这年轻人或许还真有点不好惹。

    只是随着这道力量席卷到王峰的面前,王峰也抬起自己的拳头,朝着对方就是拳轰出。

    他没有激活自己的天外血脉,仅仅只动用了自己的细胞力量,因为这才刚刚开始而已,他得试探下对方的深浅才行。

    不过就是这么试,王峰顿时就吃了大亏,对方这力量起先看起来还没有多强,可是等到其真正爆的那瞬间,那浩瀚的力量直接就让王峰变了脸色,即便是他动用了碎星拳,但是他仍旧让这股浩瀚的拳力给横扫了出去。

    对方的力量之强大大的出乎了王峰的预料,把他都弄得在虚空翻滚了好几个跟头才最终止住身形。

    “想不到你竟然开始就动用全力。”

    虽然王峰吃了亏,但是他除了受到了些剧烈的撞击之外并没有多大的损伤,毕竟他那强悍的肉身可不是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