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五十八章 疯狂的魔头盟主

作品:《极品透视

    “你这样整他们,我估计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时候魂王皱着眉头说道。

    虽说王峰的做法让他们感觉到十分的爽,但是这事情完了之后,那些魔头肯定会疯狂的来报复王峰,这无形间又多了不少的敌人。

    个魔头不可怕,两个魔头样可以对付,可是当他们成群结队并且还有半步巨头的时候,那他们就不得不重视了。

    因为这样的股势力已经可以算是十分可怕了,个没有巨头镇守的势力都很轻易让他们摧毁掉。

    “是他们先撕破脸皮的,不善罢甘休随便他们,反正我现在到处都是敌人,也不在乎再多点了。”王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怕的地方。

    正所谓虱多不痒,那些魔头又不敢对他的赤焰盟动手,所以单是他自己个人的话,他倒是不怕,因为他打不过可以跑啊,所以只要有帝霸天镇守着赤焰盟,那么王峰就不会觉得有任何的害怕。

    那些魔头再厉害,也仅仅只有那个半步巨头才能够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至于其他的,王峰暂时还没有放在眼。

    而且他们的驻地王峰已经知晓在什么地方了,只要他们不跑,王峰总会去找他们报仇的。

    现在他需要做的事情是赶紧把战剑融合在起,让其威力变得更加可怕。

    带着战剑离开了赤焰盟,王峰开始让他们融合,这战剑连器劫都已经度过了,这次又融合进了几十柄战剑之后王峰倒是想看看这究竟会生什么样的变化。

    是不是这武器马上就能够变化成为九圣器之了呢?

    对此王峰倒是抱着几分希望,因为这战剑的确就是九圣器之,随着不断的融合,终有天它会生质的变化。

    这里王峰已经开始融合战剑,而在之前王峰逃走的地方,魔头们正在收拾残局,因为王峰动用了至尊武器,所以这个地方现在完全可以说是片狼藉,放眼望去,大地满目疮痍,几乎找不出个好地方。

    而且许多地方更是坑洞深的见不到底,那都是劫雷造成的。

    当时王峰带着至尊大旗跑了,但是那天空之的劫雷还是持续轰了这个地方起码分钟才结束,在这个过程之,那个魔头盟主被重创,至于其他的低阶点的魔头更是死伤惨重。

    主宰境重天的魔头全部毙命,过十个,就连主宰九重天的魔头都没能逃脱厄运,有三个魔头被劫雷劈死,连灵魂都逃不掉。

    不甘和愤怒弥漫在这个地方,他们都想要去找王峰报仇。

    可惜王峰的赤焰盟有高手,他们不敢去,而王峰现在肯定也已经逃回到了他的赤焰盟,想要找他报仇更是不可能,所以他们只能够在这里收拾残局了,连报仇的想法都不敢说出来。

    “这笔账,我记下了。”

    在这岛屿最高的山峰之上,那个半步巨头的魔头盟主低声开口,怨恨的表情在他的脸上十分浓郁,他实在是恨透了王峰,他恨王峰让他遭了天劫,险些造成不可逆的大道伤,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影响修为了。

    所以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恢复自己的伤势,他让王峰炼制丹药,原本就是为了给他自己服用的,好冲击巨头之境,可是现在丹药有了,他自己却受伤了,所以他想要服用丹药肯定要等伤势恢复过来才行。

    他半步巨头的实力没有挡住那可怕的劫雷,旦他真正突破成为至尊巨头,到时候就算是去赤焰盟的门口杀人他也敢。

    因为半步巨头和巨头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层次,这就像是老板和经理样,虽然他们手都有权利,可是老板如果要经理下课的话,那他马上就得滚蛋。

    所以这巨头如果要杀半步巨头,那就和杀个主宰没有多大的区别,想要真正的扬名立万,只有成为至尊巨头。

    在这山峰之上盘坐了半天多的时间,这个魔头终于睁开了双目,他胸口上面的血洞已经愈合,连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而且他体内紊乱的气息此刻也已经完全被压制了下去,他彻底恢复了过来。

    这恢复之后他只想做件事情,那就是服用丹药,然后去冲击那巨头之境。

    古往今来,成为主宰的修士不计其数,他们魔头也是样,可是真正能够迈出巨头那步,成为无上巅峰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那九头妖魔只是个例外,在这个时代的历史上,或许也只有他这么个例外了,在他之后不会再有魔头拥有他那样的实力。

    主宰多的不计其数,而真正有资格去冲击巨头之境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因为他们连半步巨头都成不了,更遑论是巨头了。

    而现在他就拥有了冲击巨头的资格,不管能不能成功,至少他就已经过了很多人了,成功,他是巨头,从今往后名字将会被很多人知晓。

    而旦不成功他也不会损失什么,顶多再来就是。

    他是修魔道功法的,这和正道修士有所不同,他们所使用的功法完全就是和正道功法反其道而行,正道修士需要服用灵力充沛的丹药来辅助修为提升。

    而他们这些魔头用那些丹药明显不合适,所以他需要用另外的丹药,那万毒神丹虽然是毒丹,但是经过了他的功法转化之后,毒气将会变成魔气,这正是他所需要的东西。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翻手就取出了枚王峰帮他炼制出来的万毒神丹,这丹药虽然只是十六品丹药,可是拼药效,已经可以媲美些十七品丹药了,所以他就要用这东西来提升他自己的修为。

    将丹药放入自己的口,他将自己的功法运转了起来,丹药刚刚入口的时候的确是化作了股磅礴无比的毒气,这些毒气正在快的腐蚀他的口腔,可是随着他的功法不断运转,顿时这些毒气全部都被吸走,转化成为了最纯正的魔气。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的气息顿时开始了起伏,他要开始冲击巨头之境了。

    可是还没有等到他真正去冲击这个境界,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口传来了阵刺痛的感觉,王峰留在丹药的阵法在这刻提前炸开了,让这个魔头盟主都忍不住面色变。

    因为他没有想到会生这样的变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说这爆炸对于他来说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也的亏他还没有真正去冲击巨头之境,旦他开始冲击那个境界,那么任何点变化都有可能导致他失败。

    因为在突破境界的时候是不能够受到任何影响的,千里大坝溃于蚁穴,任何点风吹草动都能导致他突破境界失败,更严重点他还有可能直接走火入魔,从今往后再也别想突破成为至尊巨头了。

    “莫非丹药有诈?”想到自己服用的丹药是王峰炼制出来的,他就忍不住面色变。

    而后他抓起自己手的丹药仔细查看了起来,可是不管他怎么看,他都没有看出这丹药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再服用枚试试看。”他喃喃自语的开口,而后他又把枚丹药放入到了自己的口。

    情况就和先前的时候样,丹药入口很快就化作了浓郁无比的毒气,而他的功法在转化了这些毒气又成为了浓郁无比的魔气,这些魔气他是可以直接动用的。

    可是等到丹药的效果马上就要过去的时候,忽然他的口又传来了刺痛的感觉,那丹药里面的阵法又炸开了。

    因为有了先前的教训,所以这次他十分的谨慎,那阵法爆威力的时候他是亲眼目睹的,所以这刻他的面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他本意是服用这丹药来提升他的境界,旦他突破成为了至尊巨头,那他们也可以不用继续窝在这个鬼地方了,可是现在丹药竟然有个爆炸的小玩意。

    旦他开始冲击境界,这点刺痛的感觉将会对他造成致命的影响,他本身就没有多大的把握去冲击巨头之境,而今有了这样的变化之后,他更是不敢去冲击境界了。

    “混蛋,混蛋,混蛋!”

    口大骂了三声,他实在是被气得七窍生烟,好好的机会竟然就这样浪费了,他感觉到自己从头到尾都是让王峰算计着,白白将战剑给了对方,而他炼制出来的丹药竟然是这样的。

    服用这丹药他根本不敢去冲击巨头之境,因为那完全就是在自残。

    “如今你这样算计我,来日我必要让你百倍奉还。”口出了癫狂无比的声音,这个魔头盟主简直要疯了。

    看着自己手剩余的几枚丹药,他竟然手掌用力,将其全部都给粉碎了,随着丹药粉碎,顿时那个王峰留在里面的阵法也炸开。

    看着自己手掌心之窜起的几团火光,他的面色铁青片,堂堂半步巨头竟然让个主宰给算计了,并且还是正大光明的被算计。

    这刻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仿佛有座火山猛然间爆了样,他想要杀人。

    可惜他的理智正在不断的提醒他,王峰的赤焰盟他去不得,因为他知道帝霸天就在王峰的赤焰盟,如果他这样贸然前去,他别说是报仇了,他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难题。

    帝霸天绝对不是他惹得起的。

    “不能去,不能去,不能去。”心默念了三下,他终究还是将杀意暂时的压制了下去,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旦他今天去了赤焰盟,那他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估计就已经是死尸了。

    所以想要报仇他必须要等,再怎么也要等到他找到机会亦或者是当他突破成为至尊巨头的那天。

    可是为了炼制这万毒神丹,他几乎将所有收藏来的药材都耗尽了,想要再炼制同样的丹药又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心的杀机又忍不住狂涌了起来,他就像是座活火山般,随时都能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