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三十七章 救帝霸天

作品:《极品透视

    “不知道帝霸天前辈能不能看见我丢进去的东西。??? ?1㈠Z?W㈧.㈠”王峰喃喃自语的开口说道。

    刚刚他丢进去的石头其实上面有王峰写的排小字,意思就是他现在已经到了这里,希望能救出人来。

    “嗯?”

    就在王峰说话的时候,忽然他看到他面前的虚空有光芒亮起,宛若有什么东西要从海水下面冲出来样,这让王峰下子就来了精神。

    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那应该是帝霸天已经看到了他丢进去的石头,并且开始在阵法之往外攻击。

    有浓郁的光芒映照,王峰再次开启了自己的天眼,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是有机会看清楚这阵法的构造了。

    这里外配合之下,打开这阵法还是有可能的事情。

    就如同王峰所想象的样,在帝霸天的反抗之下,他果然看清楚了这阵法的构造,这是座磅礴且复杂无比的阵法,王峰现以自己的阵法知识根本就难以将其破开。

    强力破除那是不用想了,连帝霸天都打不破的阵法,他个主宰又能做什么。

    他现在只能借助巧劲,破坏这阵法的阵眼,然后让帝霸天出来。

    只是话虽这样说,想要破掉这阵法又谈何容易,至少王峰现在点办法都没有。

    思绪全的运转,王峰正在思考如何破开这阵法,与此同时他又丢进去了块小石头,他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希望帝霸天可以全力的攻击这阵法,然后王峰伺机从外部崩溃这阵法。

    脑袋简直快要炸掉了样,这刻王峰正在运用他所会的全部阵法知识来破解眼前这座磅礴无比的大阵。

    “阵眼到底在哪里。”王峰喃喃自语的开口,也忍不住变得急切了起来,因为他只有天的时间,如果过了这个时间,那魔宫之主可能就会被海皇所杀,所以王峰必须抓紧时间。

    只是这越是着急王峰就越是没有办法,他只能看着这阵法闪烁光芒,却找不到破解的办法。

    “定要冷静,定要冷静。”将自己的舌尖咬破,王峰强行让自己变得冷静。

    因为他知道越是着急就越是容易出岔子,人只有在冷静的状态之才能进行最好的思考,这就像是炼丹样,如果你火急火燎的,估计这刚开始就得炸丹。

    所以王峰此刻在强迫自己变得冷静,他得想出救出帝霸天的办法才行。

    “会不会是在海水之?”就在这时王峰忽然想到了种可能,顿时露出了异色,他直都在海域上面观看这阵法,可是这阵法的阵眼极有可能是在这海水之,毕竟个磅礴的阵法不可能就只有表面上的这点。

    想通了这点之后,王峰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头就扎进了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漆黑海水之。

    此地是九头妖魔居住过的地方,不仅海面上的海水被污染成为了黑色,就连更深层的海水都已经彻底转变了颜色,魔气十足。

    如果有修炼魔道功法的魔头在这里,绝对能把此地奉为他们的修炼圣地,因为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适合他们了。

    不过王峰下来可不是为了修炼的,他是为了解开那阵法而来。

    天眼展开,王峰正在查看这海域的下面是不是有什么怪异之处,看之下王峰果然看出了些东西。

    这海水之的确也有那阵法的存在,甚至这个阵法就是依托着海底才存在的,阵法稳稳的扎根在了海水之,并且透过天眼王峰还看到了阵眼的所在。

    有句话说得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说得眼前这样的情况。

    王峰在上面千方百计的想要寻找到阵眼的时候, 没想到这阵眼竟然是在这海水之。

    既然阵眼找到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只要王峰可以将这个阵眼毁去,那么这阵法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这是破阵的最佳方法,也是最节省力气的。

    只是当王峰准备靠近这个阵眼的时候,忽然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等到下秒,致命无比的危机感在王峰的心头出现,他的琉璃青莲树光罩几乎是瞬间就展开,替他挡住了这致命的击。

    “王峰?你怎么也进来了?”

    就在这时焦急的声音响起,却是被困在阵法的帝霸天。

    原来刚刚王峰准备去毁掉这阵眼的时候,他竟然也跟着起跌落到阵法里面来了。

    那阵眼虽说十分的明显,可是那也不是谁都可以来破坏的,毕竟那九头妖魔又不傻,他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所以王峰下子就上当了,和帝霸天起全部都困在了这阵法之。

    咔嚓!

    抵挡了第道的阵法攻击之后,这琉璃青莲树的光罩就已经出现了裂痕,随时都有可能破碎。

    要知道这个阵法可是连巨头都能伤害的,王峰的这琉璃青莲树再厉害也不可能挡住,所以王峰的情况在这刻变得无疑十分的危险。

    好在帝霸天已经在第时间现了王峰的状况,来到了他的身边。

    “你不是好好的在外面吗?你怎么也跑进来了?”

    帝霸天开口,眉头都忍不住微微皱了皱,他自己个人被困在这里就算了,毕竟他还能挡住这阵法的力量。

    但是王峰的境界太低了,他随时都有可能死在这里。

    “我只是想破坏阵眼的,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阵法竟然无处不在,我就这样掉进来了。”王峰开口,也感到十分无奈。

    “那这么说来的话,你已经知晓如何破解这阵法了?”帝霸天开口询问道。

    “阵眼就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前辈你护着我,我现在就去毁了这阵法。”

    “好。”

    听到王峰的话,帝霸天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他虽然短时间内在这阵法之不会遭受什么重大创伤,可是这时间旦太长的时间,他也有可能永远的留在这里面。

    所以能出去的话,那他肯定会拼把的。

    “对了,你不是被海皇抓住了吗?你怎么又来了这里?”这时候帝霸天十分疑惑的询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还是等着我们出去之后再说吧。”

    “那也好。”既然可以出去,那帝霸天自然不想在这个地方多留,因为每多留分钟,他损耗的力量就更多。

    爆出巨头的力量,这帝霸天卷着王峰就朝着他所指的阵眼飞驰而去,所有的阵法攻击全部都帝霸天挡住了,所以王峰现在十分的安全,他只需要精心的破掉这阵眼就可以了。

    “不太妙,在这阵眼的周围竟然还有另外的重阵法。”王峰开口,面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因为之前他只看到了阵眼,并没有注意到这阵眼的外面竟然还有重防御性极强的阵法。

    “需要多久才能破开这阵法?”这时候帝霸天询问道。

    “可能需要点时间。”王峰开口,而后他也开始观察这个笼罩着阵眼的阵法,只是随着王峰的不断观察,他现他想要破解这个阵法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个阵法竟然是依托整个杀阵而存在的,只有破解了这杀阵,这阵法才能够自行的消散。

    如此来,这便是个死局,不得不说这个设置阵法的人当真是位奇才,这样的阵法说白了就是先施展这个防御性极强的阵法,然后再来施展杀阵,将这个阵眼放入其。

    这其的巧妙之处就是需要在很短时间内将杀阵施展完成,要不然那防御阵法是没有作用的。

    这说起来是挺容易,但是做起来的话那实在是太难太难了,这需要在阵法上造诣极高的人才能办到,至少王峰搞不出来。

    以无解的阵法来保护阵眼,只有将这个阵法打碎才能破坏阵眼,可是想要破坏这阵法又只有毁掉整座杀阵,如此死循环下去,除非是强行破阵,要不然谁都出不去。

    帝霸天就是这样才被直困在这里,只要破不了这杀阵,那他们就会直困在此地,设置这阵法的人实在是太高明了。

    “没有办法吗?”这时候帝霸天询问道。

    “我想我们只能毁掉整个阵法才能够出去了,这阵眼外面的阵法是依托整个杀阵而存在的,只有杀阵破了,我们才能够出去。”

    “那岂不是点办法都没有了?”听到王峰的话,强如至尊巨头的帝霸天都忍不住有些变色。

    如果他能强行破阵,那他早就已经出去了,所以王峰的话无疑像是块大石头样压在了他的胸口之上,让他的面色都变得无比难看。

    “也不是点办法都没有,正所谓道高尺魔高丈,既然这阵法我们难以攻破,那我们也只能毁阵眼了。”说话间王峰开始呼唤他左手臂之的乌龟壳。

    这个乌龟壳可是十分特殊的生命,他可以任意的穿梭阵法,所以让他去破坏阵眼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只要阵眼破了,那么切都解决了。

    “你搞什么,我连睡个安生觉都不行。”被王峰唤醒,这乌龟壳十分的不爽的叫道。

    “别睡了,赶紧出来帮我个忙,我们被困在了个死局之,需要得到你的帮助。”

    “死局?”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顿时就睡意全无,他赶紧从王峰的左手臂之跑了出来。

    “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乌龟壳询问道。

    “很简单,穿过这道阵法,然后尽全力的毁了里面的阵眼。”

    “就这么简单?”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你来说可能是简单,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就是个无解之局,行了,别墨迹了,赶紧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

    “那你等着吧。”说话间乌龟壳化作了道雾气,他径直的穿过了王峰他们无法攻击的防御阵法,来到了阵眼所在的地方。

    放出自己的大批恶鬼,他正在攻击这座大型杀阵的阵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