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二十七章 界尊现身

作品:《极品透视

    回头看了眼帝霸天,这海皇咬牙直接朝着这祭坛飞驰了过去,因为他需要把帝霸天给引进去。?  ≥.≥≠1≠Z=W≈.≥

    只要帝霸天掉落到了祭坛之,那么接下来他也有功夫来慢慢对付王峰了。

    “给我把人留下。”帝霸天声大喝,根本就没有放弃追击。

    而在帝霸天的后面,那西岐至尊则是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不像是帝霸天那样迫切的救人,他是想要杀王峰的,所以只要人还在海皇的手,那他就不怕。

    看海皇的样子,估计他也是想要杀王峰的,所以他们两个人的目的目前来说是样的,所以他才不会疯狂的在这个地方乱窜,这要是忽然碰到了危险那又该怎么办?

    “想要人就尽管来抢就是了。”那海皇的嘴角露出了丝讥讽的笑意,而后当他即将到达那祭坛边缘的时候,忽然他身影闪,他竟然转身往侧方跑了。

    他的动作非常的迅捷,以致于他身后的帝霸天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冲进了那个九头妖魔用来献祭活人的地方。

    那九头妖魔作为当今世上最恐怖的生灵之,他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血气来维持他境界的恐怖,所以这个地方真的是死了太多太多的生灵,而今天说不定这里就要多死位巨头。

    天界已经有很多很多年都没有死亡巨头了,说不定这帝霸天就能够拔得头筹。

    跌落到九头妖魔杀人的祭坛之,这帝霸天的确是碰到了巨大的麻烦,他知晓自己可能是让那个海皇给坑了。

    他想要从里面出来,只是他压根就办不到,但是这祭坛如果想要轻而易举杀死他的话,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毕竟拥有至尊巨头级别的实力,又岂是那么好杀的。

    “人呢?”

    看着帝霸天的身影下子就消失不见了,这后面的西岐至尊也是忍不住面色变。

    当他仔细去查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他顿时感觉到浑身汗毛炸立,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前方传递而来的危险感觉。

    “完蛋了。”看着帝霸天竟然叫这个海皇设计弄进了圈套之,这轩辕龙只感觉到心叹,知晓自己和王峰没有救了。

    他死了不足为惜,因为他已经活够本了,但是王峰还年轻啊,他还有个很好的未来,为了自己他竟然让海皇给抓住了,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小子,这下我看还有谁能救你。”低头看了眼自己手的王峰,海皇的脸上露出了狞笑。

    这段时间他所受的屈服仿佛在这刻得到了巨大的释放,如果不是顾忌自己巨头的身份,估计他都要仰天长啸了出来。

    他终于抓住了王峰这个狡猾的人类。

    “放下他。”就在这时他的后面响起了那西岐至尊的声音,虽说帝霸天已经跌落到了那祭坛之,难以出来,但是这西岐至尊为了给自己儿子报仇,他还是追击了上来,这让海皇的面色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刚甩掉个帝霸天,没想到又来个西岐,他要杀个王峰难道就这么艰难?

    “我既然能甩掉帝霸天,自然也能甩掉你,你若是不怕死,你尽管追来就是了。”

    九头妖魔曾经占据了禁忌之海很大的块区域,如今随着他撤走之后,这个地方自然也就成为了他海皇的地盘,这西岐至尊虽然厉害,但是这海皇相信自己可以凭借对这里的熟悉掌控将对方给甩掉。

    听到海皇的话,这西岐至尊的面色无疑变得十分的难看,因为帝霸天这前车之鉴就在这里,他的心还当真是有些怵。

    不过击杀自己儿子的仇人就在对方的手,若是让他就此退去,他的心未免也有些不甘心,所以咬牙他还是追击了下来。

    “竟然真的要来。”看到对方追击了上来,这海皇面色阴沉,而后他带着对方继续朝着有陷阱的地方而去。

    大概也就是十余分钟之后,这个西岐至尊也让他给甩掉,和帝霸天相比,这西岐至尊无疑要幸运很多,因为他不过就是掉入到了种阵法之,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这阵法能困住他短时间内无法出来,至此海皇将两个追兵全部都甩掉。

    带着王峰和轩辕龙就朝着他居住的地方而去。

    远远的王峰就看到了座漆黑无比的山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地方魔气实在是浓郁,正常的修士在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办法修炼,此地只适合魔道修士生存。

    海皇占据这个地方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他随时都有可能遭受别人的攻击,所以他只能躲在这个地方来休养生息。

    还好现在王峰已经让他抓到了,只要他想办法弄出王峰体内的圣蓝之心,那么他的统治就没有多大的问题了,他依旧还是那个高不可攀的海皇。

    海族的九五至尊!

    怕帝霸天他们跑出来,所以这海皇回来之后并没有第时间对付王峰,因为他明白想要从王峰的体内取出圣蓝之心并没有那么容易,这搞不好圣蓝之心就永远的消失了。

    想要取圣蓝之心,除非是王峰自己心甘情愿的给出来,要不然他强行取只能无所获。

    当然这只是外界对于圣蓝之心的了解,作为海族的皇,他还知晓其他的方式可以从王峰的体内将那圣蓝之心给取出来,只是那个过程嘛,那恐怕就没有那么美妙了。

    旦圣蓝之心从王峰的体内剥夺而出,那也就是王峰死亡的时刻。

    不过这海皇也从来没有打算过留着王峰的性命,所以就算是王峰死了千百回在他看来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他才不会在乎这么个蝼蚁的生死。

    只要是为了自己的统治地位,那么王峰的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给我好好看管住他,若是稍有差池,你们自己谢罪吧。”

    海皇开口,语气十分的森然,这王峰是他好不容易才抓回来的,若是让他给逃了,估计他会气得吐血的。

    所以嘱咐了这些手下还不算,他还将这个牢房外面的阵法给启动了起来,如此来,就算是至尊巨头来到这里,想要解开这阵法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到时候他肯定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反应了。

    “是。”听到海皇的话,他的这些下属哪里敢有什么怨言,都是开口说是。

    “给我等着死吧。”回头看了眼王峰,随后这帝霸天转身离开了这里。

    听到他的话,王峰也不回应什么,因为他知晓现在沦为别人的阶下囚,他说什么都是白搭的,还不如不说。

    反正这个海皇无论如何都会杀他的,那王峰又何必多浪费口舌呢?

    “是我害了你啊。”在王峰的身旁,同样身为阶下囚的轩辕龙开口说道。

    “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你先坐好,我给你疗伤。”

    虽说丹药和武器王峰全部都留到了赤焰盟之,但是他还有树苗可以使用,所以利用这树苗帮轩辕龙疗伤并非是什么难题。

    只是他们这疗伤才刚刚疗到半,王峰就现有人已经来到了这牢房之,抬头看,王峰的双目顿时瞪得老大,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还能看到‘熟人’。

    “王峰,别来无恙啊。”

    声音从牢房的外面响起,顿时把王峰和轩辕龙的目光全部都给吸引了过去。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虽说王峰遭遇过的大事情已经很多,可是此刻他心的震惊还是无法平息下去,所以他说话都忍不住在倒吸凉气。

    “哈哈。”听到王峰的话,这个暗的人哈哈大笑了声,随后才说道:“当初你们把我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可能连你自己都没有想到你会有今天吧?”

    这个人的声音充满了森寒,其的仇恨意味十分的浓郁。

    “你们认识?”这时候轩辕龙开口,也感觉到十分诧异。

    这被关到这个地方王峰竟然都还有认识的人,他的交际面简直比自己都还要广很多啊。

    “岂止是认识,我恨他入骨,你说认不认识?”就在这时暗的人出现了牢房的门口,而王峰和轩辕龙也彻底的看清楚了对方的容貌。

    个年人,境界不高,但是其脸上的仇恨却是无法掩盖,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昔年从玄羽大帝手逃走的界尊。

    宫家老祖在后来被王峰所杀,唯独这界尊不知所踪,原本王峰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碰到这个人了,他也没有把对方放在心上。

    毕竟随着他的境界越来越高,他的目光始终都是需要向前看的,所以这界尊他早就已经遗忘在了脑后。

    只是他能够遗忘界尊,但是这界尊却不能忘记他,当初就是因为玄羽大帝才会把他追杀至魔界之,最后直到禁忌之海,他是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南域,在这里隐姓埋名。

    因为凭借着他的实力,他在这上三天完全就可以说是寸步难行,只能躲在这禁忌之海不敢上岸,就怕王峰找到他,就在他以为自己报仇无望的时候,他的机会来了。

    他在禁忌之海碰到了海皇,并且知晓了对方和王峰之间的仇恨,所以他十分果断的就投入到了这海皇的门下,与其狼狈为奸了起来。

    不得不说界尊还是十分有能力的,当初他既然能够坐上三天界尊的位置,他的本事非般人可以相比的。

    就像是这次的事情样,如果不是他在旁边出谋划策的话,那海皇想要抓到王峰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

    毕竟有帝霸天挡在那里,他凭什么抓王峰?

    “你我当真是冤家路窄啊,在这个的鬼地方竟然都还能碰到,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已经和海皇勾搭起来了吧?”王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只要能够让你死,别说是让我和海皇合作了,就算是让我去和魔鬼合作,我都会在所不惜。”界尊脸上的表情愈的狰狞,完全不像是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模样,不过从这点也可以看出这界尊到底有多么的恨王峰。

    在他看来,自己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那完全就是拜王峰所赐,所以他对于王峰的恨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只要能够让王峰死,他愿意付出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