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二十章 再说一遍试试?

作品:《极品透视

    场血腥的屠杀在这个家族之爆,到处都是惨叫声连天,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惨叫声也正在不断的减弱下去,因为这氏族的活人正在快的减少,估计要不了多长的时间,这些人全部都得惨死。 ≥.≠=1≤Z≥W≥.=

    大概十分钟之后,惨叫声结束了,只见燕君韵他们全部都身鲜血的过来了,虽然燕君韵只是女流之辈,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如果狠起来,相信有很多的男修士都不如她。

    而且她手现在还抓着人,如果王峰猜测不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当初追求燕君韵之人。

    只是这个人早已不复当年的年轻容貌,他已经步入了年,但是燕君韵对此人恨之入骨,所以就算是对方已经有了容貌上的些变化,但是她仍旧是眼就给认了出来。

    “过去吧。”

    燕君韵冷冷的开口,而后他才把这个年人甩到了王峰的脚下,开口说道:“夫君,这人就是当初的罪魁祸,你说应该怎么处理?”

    “这个我觉得还是由你自己来决定比较好。”说道这里王峰对着这个年人狠狠的踹了脚,又把他踢到了燕君韵的面前。

    当然,虽然王峰说人交给燕君韵自己处理,但是他刚刚踢的那脚其实就已经把这个人踢得半死,浑身骨头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七窍都开始流血。

    “当初你找那么多人追杀我,这笔账我想我们可以好好清算下了。”既然王峰不处理这个人,那燕君韵只能够自己来了。

    她可不是般的女子,心慈手软,她若是狠起来,连王峰有时候见了都觉得可怕,所以让他来杀人真不是什么挑战。

    “今日落到你的手,我无话可说,给我个痛快吧。”忍痛这个年人龇牙咧嘴的说道。

    “想死?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燕君韵冷笑声,随后众人这才看到她翻身取出了柄匕,蹲到了这个年人的面前,她手的匕寒光闪,下秒,只听见那个年人捂着自己的裤裆凄厉的惨叫了起来。

    在他的面前,个那啥玩意沾着血已经和这个年男子分离,看的众人都忍不住下身凉。

    即便是王峰此刻也感觉到裤裆凉飕飕的,赶紧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兄弟还是否健在。

    “幸好还在。”察觉到自己的东西还在,王峰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王峰没有想到燕君韵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实在是太小瞧她了,幸好她对自己很好,要不然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也会在睡觉的时候让她割掉那玩意。

    “这刀是为了报当初你们杀我之仇,而这第二刀则是为了报你们毁我青春。”说话间这燕君韵的刀子又落到了此人的身上,溅起了大量的鲜血。

    “求求你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

    这个人捂着自己的下档,痛苦无比的大叫道。

    “想死容易,只是我却不会让你如愿的。”说道这里燕君韵的脸上露出了丝残忍的笑容,道:“我会刀又刀割去你身上的血肉,我要让你死在无尽的痛苦之。”

    “这不是凌迟之刑吗?”听到燕君韵的话,王峰忍不住面色变,这燕君韵定然是受了他的影响,要不然她是绝对想不出这种残酷的刑罚的。

    毕竟当初王峰就在赤焰盟前就对千手堂的那些杀手使用过这种刑罚,毕竟般人听到这刑罚的时候肯定就会产生害怕的心理,这堪称是世上最恐怖的种刑罚之。

    毕竟这刀刀的割下去,有几个人忍受得了的?

    只是想到这个年男子曾经害死过燕君韵,所以王峰心也就没有丝毫的怜悯,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人现在看起来是挺惨的,但是当初他对付燕君韵的时候,恐怕就不是这副场景了。

    “好狠。”

    听到燕君韵的话,在场的不少人都觉得心寒,从外表上看,燕君韵无疑十分的漂亮,不会比贝云雪她们差半分,算得上是平分秋色,只是风格略有不同罢了。

    可是谁能够想到她这么漂亮的个女子竟然心肠这般毒辣,也就是王峰能够把她降服,若是般人恐怕都不敢去接触她。

    说的出就做得出,就当着众人的面,这燕君韵开始对着这年男子施行凌迟,刀刀的下去,这个人很快就变得血肉模糊,就连惨叫声都如同鬼嚎样,让众人的心寒。

    仿佛有股凉气从脚底冒到了脑袋,这刻他们对燕君韵算是有了种全新的认识,这女子简直就是尊女魔头,最好不要轻易去招惹。

    这下手也实在是太狠了,那惨叫声对于她来说直接就被免疫,她还是在不断的下刀子,块又块的血肉横飞,而那个年男子的惨叫声也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最后都快听不到了。

    “这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她。”看着燕君韵,王峰喃喃自语的说道。

    当初在天关看到她的时候,他就被人号称是魔头,因为和她为敌的人下场基本都逃不过惨死,虽然她跟自己结为夫妻之后,可是在某些时候,她还是会回归本质。

    使了不知道多少刀,直至这个年人只剩下了副骨架子的时候这燕君韵才作罢。

    “这就是你的报应。”燕君韵开口,而后她走向了王峰。

    “是不是感觉舒畅了许多?”看着满身都是鲜血的燕君韵,王峰询问道。

    “是舒服了很多。”燕君韵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可以回去了。”说话间王峰的手指之上忽然出现了缕火苗,屈指弹,顿时这火苗就将那个年男子的骨架燃烧成为了灰烬。

    “走吧。”听到王峰的话,燕君韵点了点头。

    “把这身的鲜血处理下,免得回去让别人看见了。”

    “小问题而已。”说话间这燕君韵的气息爆,顿时那些附着在她衣衫上面的鲜血全部全变成了血雾弹了出来,她又恢复了她之前的模样,美丽,不食人间烟火。

    此战王峰他们以领伤亡的战绩彻底毁灭了这个氏族,甚至王峰都没有搞清楚这个氏族到底是什么姓氏,反正燕君韵的仇是报了,对方叫什么他也没有必要深究,因为他又不会为这些人立什么墓碑,谁又会管他们叫什么呢。

    浩浩荡荡的回去了赤焰盟,刚刚才回来,王峰现赤焰盟门口现在就堵着群人,为的正是那个想要带走燕君韵的人。

    “你们怎么又来了?”看着这些人,王峰的眉头忍不住微微皱了皱。

    虽说他答应过燕君韵不打这人,可若是把他惹毛了,别说是打人了,就算是杀人王峰都敢。

    “我来找我的未婚妻,莫非我还不能来了?”那个男子冷笑着说道。

    上次他带的人少,所以才拿王峰没有办法,可是这次他带来了更多的人,为的就是给王峰个下马威。

    只是王峰会怕吗?

    刚刚他们才弄死了个主宰境九重天的修士,这些人他还当真没有放在眼里。

    “要找你的未婚妻赶紧上别处找去,别杵在我赤焰盟的门前碍眼,我赤焰盟暂时还不需要你们这些人来看门。”

    “你竟然说我们是看门狗?”听到王峰的话,这个男子的面色下子就变得异常的难看。

    “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这样说。”王峰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

    “君韵,你看你这找得都是什么人,赶紧跟我起走,别和这种人渣混在起?”

    “你说什么?再说遍试试?”听到他的话,王峰还没有怒,但是这燕君韵就已经怒了。

    说什么都可以,但是唯独不能说王峰,毕竟这燕君韵现在可是王峰的妻子,她自然得维护王峰了。

    这人竟然说王峰是人渣,就算是她从小就认识对方,她也听不得有人这样说她夫君。

    王峰是人渣?那不是变相的骂她眼瞎吗?

    而且王峰是人渣吗?王峰的好燕君韵简直都没有办法口气说完,所以这个人现在完全就是在胡搅蛮缠,燕君韵又何必和他客气。

    有些人反正就是好言好语不会听,非得翻脸了之后他们才知道厉害。

    就像是现在样,这男子听到了燕君韵的话之后也是明显愣,因为他没有想到燕君韵竟然会这样说自己。

    就算是他不承认她是自己的未婚妻,她也没有必要这样呵斥自己吧?

    这男子还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燕君韵对他是点感觉都没有,他厢情愿就算了,没想到他现在竟然还说起王峰来了,这不是故意惹燕君韵吗?

    “你说什么?”这个男子有些不确信的问道。

    “再说遍,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感觉,你不要有什么过分的想法了,我不会跟你走的,而且从今往后我也不想再看见你了,你赶紧从我的眼前消失。”燕君韵十分不耐烦的说道。

    “你……你……你竟然这样跟我说话?”

    “我如果不这样说,你还想我怎么跟你说?”燕君韵的脸上露出了丝冷笑,道:“我的父亲已经不知道消失了多长的时间,我劝你最好不要拿以前的话出来说事了,你让我很不高兴。”

    “少爷,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这时候这男子身后的个主宰询问道。

    “给我闪边去。”听到下人的话,这个男子也是面色阴沉无比,让王峰呵斥了就算了,没想到现在就连燕君韵都开始呵斥他,这可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离开家族之前他就说过定会把燕君韵带回去,毕竟这大话都已经放出去了,如果他不把人带回去,那他以后的脸面往哪里搁?

    所以他定得想办法把燕君韵带回去才行,要不然他这人丢的可就太大了。

    为了找燕君韵他耗费了很大的功夫,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她存在的地方,没想到竟然是这般场景,这切肯定就是因为有了王峰的存在才会如此。

    短短的几个念头转换间,他就已经把所有的仇恨值转嫁到了王峰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