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零七章 拼命

作品:《极品透视

    毁灭之眼的威力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个白跑老着也不可能做到无视,这刻他双目睁开,心头猛然大惊。?? ≤.≥≤1=Z=W.

    因为他现这刻他的心竟然生出了生死危机,这足以说明王峰的这两束光芒的攻击力有多么的可怕,如果他不做任何抵挡,估计他的下场会很惨。

    所以这刻他根本就来不及去压制王峰留在他体内的太古神符之力了,他必须要挡住眼前的光束。

    手掌摊开,这白袍老祖的体内力量爆,道如同水波纹样的漆黑墙面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是他体内力量凝聚而成的光幕,应该可以挡住这毁灭之眼。

    只是他是在挡这毁灭之眼不错,只是王峰是不会让他如愿的,就在他出手抵挡毁灭之眼的时候,王峰又适时的将镇字诀的威力爆了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只看到这白袍老祖身子个哆嗦,明显是面色大变。

    这人类当真是好生可恶,竟然点休息的空隙都不给他,这分明是要置他于死地。

    可惜的是之前他太过于大意了,以为自己在这个九天深渊之就已经无敌了,只是他哪里会想到他碰到的竟然会是个这么变态的人类,本身只有主宰境四重天的境界,可是他的战斗力为什么会这样恐怖?

    难道那些人类吃饱了没事干把这样的天才送进这里?难道他们就不怕这样的天才会被魔头杀害?

    要知道这九天深渊可是关押他们这些魔头的地方,从来都没有人被关押进来过,莫非是有人类故意把这个年轻人放进来,为的就是磨练他?

    忽然这白袍老祖想到了这种可能,面色变。

    这可能是唯的解释了,毕竟人类也不傻,知道是天才都会小心保护起来的,谁会把天才送进这里来送死,所以唯的可能只有磨练了。

    这些人类当真是可恶,竟然把这样的个人塞进九天深渊之,难道他们还嫌关押等人不够,还要给人当陪练吗?

    只是这陪练的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这竟然是要他们的性命。

    毁灭之眼他借助那光幕是堪堪抵挡住了,只是这换取而来的代价就是他的境界出现了巨大的紊乱,根本就难以压制住。

    “给我拦住他!”

    这时候这个白袍老祖大喝声,顿时他的这些仆从全部都围向了王峰。

    这刻这些仆从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后退,因为白袍老祖给他们传达的思想很简单,那就是他们只要后退步,那他们立马就死。

    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人生怕自己跑的慢了,遭这个白袍老祖击杀,所以此刻他们全部都拼命了,个接着个不要命的往王峰这边扑,给王峰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他知晓这白袍老祖此刻肯定也已经有些疯狂了,他自然会让自己的手下不惜切代价来拦他。

    主宰境重天,主宰境九重天的魔头全部都围拢在王峰的身边,几乎将他的出路给彻底堵死,就靠人挤人他们就能把王峰给挡住。

    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峰也没有丝毫的害怕,他的太阳真火正在时刻的焚烧这些魔头,相信要不了会的时间,这些魔头全部都得遭殃。

    甚至不仅是太阳真火,这刻王峰更是将些毒雾从自己的体内释放了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些围着他的魔头很快就出了惨叫声,他们现自己的血肉竟然开始了溃烂,根本就挡不住。

    很快,他们的血肉不仅腐烂了,连带着他们的体内也开始变得团糟,那些侵入到他们体内的剧毒正在作乱。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的抵抗力正在急剧的下降,都没有要到十秒钟的时间,王峰的体内爆,顿时他们全部都被弹开,这刻他们都遭受了十分严重的伤势,想要再来挡王峰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本来他们的情况还不会这么糟糕的,切只因为那白袍老祖的威胁,所以他们就算是死都不敢后退半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自然是没能挡住王峰的太阳真火以及那可怕的剧毒。

    “接下来,该你了。”这些魔头都已经让他击败,王峰很快就把目光放到了这个白袍老祖的身上。

    这些魔头并不是王峰的主要目的,他主要是想要杀这个白袍老祖,只要这个白袍老祖死了,那剩下的魔头自然无法对王峰造成什么威胁。

    “群废物。”见自己的手下都已经让王峰击溃,这个白袍老祖也是面色难看,他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再恢复了。

    因为这人类年轻人是绝对不会给他时间的。

    可惜这里是九天深渊,如果是在外面的话,他只手就足以将这人类修士给捏死。

    时势逼人,他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他只能带着伤来强行和王峰打。

    “斩!”

    看着这个白袍老祖,王峰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将自己手的战剑挥了下来,剑之下,红色的剑光对着这个白袍老祖席卷而去,让他的面色都变得阴沉。

    他现这个人类年轻人还当真是块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给我滚!”

    口出声厉啸,这个白袍老祖的口忽然出现了团乌光,他利用这东西竟然将王峰的剑芒都给击碎,着实是可怕。

    只是他的切变化王峰都是看在眼的,表面上看这个白袍老祖的确是厉害,可是他刚刚爆出来的那攻击竟然是在消耗他本身的精元,他这完全就是强弩之末,故作厉害而已。

    如果不了解情况的可能还会以为这个白袍老祖变厉害了,只是王峰却不会上他的当。

    边将镇字诀的威力爆,边王峰又在进行猛烈无比的进攻,他要让这个白袍老祖连半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还想驱逐他的太古神符之力,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逼人太甚了,狗急了还会跳墙,杀我你点好处都得不到的。”这个白袍老祖面色阴沉的呵斥道。

    “都已经到现在了,你觉得你跟我说这些还有用吗?”王峰的脸上露出了丝冷笑,而后他手持着战剑再次朝着这白袍老祖杀了过去。

    他知道他现在和白袍老祖已经不可能善了了,他说这句话的目的也肯定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好去压制这太古神符的力量,旦这太古神符叫他给压制住了,到时候这九天深渊恐怕将再无王峰的容身之处,所以他怎么可能会那么傻给对方后路。

    既然今天都已经打起来了,那他和这个白袍老祖之间就只能存活个下来,这就是王峰心的想法,不死不休!

    “好好好,看样子你是真的要与我生死战了。”

    听到王峰的话,这个白袍老祖忽然笑了起来,只是他的笑容却全部都是冷笑,因为他觉得王峰这就是在逼他。

    没有拼命他可能不是王峰的对手,因为他了王峰的太古神符,可是旦他拼命,鹿死谁手还是两回事。

    “生死战就生死战,我反正无所谓。”王峰耸了耸肩,而后他两只手同时抓着剑柄,对着这白袍老祖就是剑斩下。

    “你找死!”

    见王峰再次出手,这个白袍老祖也是面色大寒,这刻他也开始暴起了,能够成长到今天这样的境界,他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魔头就可以相比的,也就是这个鬼地方是九天深渊,如果是换做在外面的话,他说不定就已经突破成为了至尊巨头。

    黑色的魔气此刻已然滔天,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个白袍老祖的战斗力直线飙升,与此同时王峰也现自己竟然连太古神符的掌控都有些力不从心了,似乎这白袍老祖的肉身已经屏蔽了外界对他的影响,力量增长了许多。

    “看样子有点麻烦了啊。”王峰没有指望过自己可以轻易击杀这白跑老着,毕竟他可以成为这九天深渊的最强魔头,若是说点手段都没有的话,那是打死王峰都不会相信的。

    只是现在人家爆之后,王峰觉自己似乎有点托大了,这个白袍老祖增强了何止是星半点,别人都还没有打过来,王峰就已经察觉到了压力。

    若是真正打起来的话,王峰可能还要吃亏。

    “小子,把我逼到这个份上,今天你就别想活着出去了。”说话间这个老者的体内的黑雾魔气忽然将周围全部笼罩,那唯的两个出入口也被堵住,王峰想要出去恐怕都办不到了。

    甚至这黑色的魔气还在不断的吞噬王峰的太阳真火,王峰体内散出来的火焰竟然呈现出了落败之势。

    这并不是说太阳真火不如对方的魔气,实在是王峰的境界太低,导致了这太阳真火也没有达到真正的极致。

    如果此刻换做是昔年至尊级别的太阳神在这里,估计只需要他运转下太阳圣经,这个白袍老祖就得死,因为那种级别的太阳真火他是不可能挡住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看看到底是谁能够真正的活着出去。”知晓自己极难出去,王峰也不再想这个了,既然他都已经决定要战了,那他就要和这个白袍老祖战到底!

    此战,他绝不退缩!

    要么生,要么就是死!

    手掌紧握战剑,王峰另外只手直接取出了大量的丹药放入到了自己的口,因为他知晓旦自己的力量耗尽,那他就完蛋了。

    当然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动用至尊大旗,只是那个东西用了那王峰就当真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了,到时候随便来个魔头都能够要了他的性命,而且他还有另外个想法,那就是希望可以借助这白袍老祖的磨练来让自己的境界生变化。

    所以他选择了强行对抗,不用至尊大旗,他也样要杀对方,这是十分大胆的举动,除了王峰,恐怕没有几个人办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