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七章 强势围观

作品:《极品透视

    “既然你要疯,那我今天就来治治你。?  ≤.≥≥1ZW.”

    见公孙泽竟然还手,这人类守护者的脸上也忍不住弥漫起了冷笑。

    他所说的话无时不刻都是在为了给这公孙泽找台阶下,但是公孙泽不但不领情不说,现在他竟然还要还手,这样的人和那疯子又有什么区别?

    说把他关进九天深渊其实也是为了帮他脱身,因为九天深渊就是个名副其实用来关押魔头的地方,只要有魔气散的人都将受到巨大的压制,旦没有魔气的人进入其,受到的压制力将会相对的减弱许多。

    但是这公孙泽竟然直接把这个秘密给大声说了出来,他还真不怕今天死在这里啊?

    他见过不怕死的,但是他没有见过像是公孙泽这种找死的,本身就不是对手,却还要硬着头皮往上冲,难道他以为自己是猫有九条命吗?

    说句难听的话,只要玄羽大帝狠下决心要杀他的话,估计他现在都已经躺下了。

    玄羽大帝是什么实力这人类守护者的心再清楚不过了,他就算是位列人类守护者前几都绝不为过,这公孙泽还想跟他叫板,这不是典型的作死吗?

    正所谓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他现在在这里还可以挽救挽救这公孙泽,如果他不再的话,这公孙泽迟早让玄羽大帝给活活打死。

    这都什么破玩意啊。

    轰鸣的声音响彻天地,巨头动手的波动实在是太剧烈了,虚空都在层层的崩碎,看的王峰都心惊胆颤。

    虽然他现在也拥有了定的战力,但是和这些至尊巨头相比起来他还是相差的太多了,他根本不是对手,甚至就连观战他都不能走太近了,因为太近他会受伤。

    “这公孙泽怕是已经疯了。”

    九转大帝开口,忍不住摇了摇头,身为巨头现在却连局势都分析不清楚了,就算是他今天被杀了都不奇怪,因为他这完全就是自找的。

    别人都再为他找台阶下了,可是他非但不下台阶,甚至还在顺着往上爬,他还真当自己厉害呢?

    这样的人他只想说句话,那就是:脑残!

    这人类守护者和公孙泽的战斗无疑十分的惨烈,原本这人类守护者先前还是在处处留手,因为他对付公孙泽的目的并不是说要击败他亦或者是抓住他,他的本意还是希望这公孙泽可以知难而退,不再这里闹事。

    只要他走了,这玄羽大帝应该也不会去追杀他,他至少可以保证安全。

    但是他现这公孙泽跟自己动手可是毫不留余地,处处都是杀机,稍不小心就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如果还留手的话非得让这个公孙泽击败不可,所以到后面他也不能留手了,他也在动用杀招对付这公孙泽。

    现在他有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想法,这公孙泽实在是太不知趣了,连自己是谁帮他都看不出来,这样的人简直不值得被救,连对他都出动全力,这公孙泽已经无药可救了。

    边出全力,边不得不全力还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的战斗愈的显得惨烈,俨然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

    在这个过程之,玄羽大帝没有出手,也没有说话,因为他乐的看到这人类守护者和这公孙泽相互对拼。

    这人类守护者想要救公孙泽他又不是看不出来,出于大义他可以不把这公孙泽怎么样,因为留着他今后还有用的。

    但是现在这公孙泽竟然和人类守护者大战了起来,这可是个看戏的好机会,他又怎么会插手呢。

    既然他们愿意打,那就让他们打好了,最好是打得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来来来,我这里有仙酿半瓶,想要尝味道的都过来啊。”玄羽大帝开口,而后他手掌番取出了桌椅和个玉瓶,他竟然真的要在这里喝酒。

    “我擦!”看到这幕,王峰忍不住就翻起了白眼,这刻他终于觉得这玄羽大帝有点像是自己师傅的样子了,因为只有真正的玄羽大帝才能干出这种坑爹的事情。

    人家就在不远处拼命,而他竟然还有心情喝酒,难道他真当这是看戏了?

    “你这个老家伙可当真是抠门,竟然只拿半瓶出来,我可是知道你手里有不少私藏的宝贝。”玄羽大帝已经拿出来了仙酿,而此刻又有人朝他走了过去,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十分看好王峰的九转大帝。

    虽说九转大帝的资质要比玄羽大帝低不少,但是他重修九世才拥有了现在这样的修为,在所有的至尊巨头之,他也绝对不算弱的,所以和玄羽大帝他也只是平辈论交。

    表面上人类至尊几乎不会在低阶修士的面前露面,对于很多的修士的来说,他们高不可攀,可是刨除了境界之外,他们也和普通样修士,这九转大帝和玄羽大帝平时也没少走动,自然关系不般。

    当初他是听说了王峰是玄羽大帝的徒弟,所以他才没有起什么争抢的心思,如果换做是其他的巨头,指不定他就要把王峰拉入到自己的麾下。

    王峰可是位种子选手啊,如果好好培养,说不定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可以成为至尊巨头,到时候这岂不是大助力?

    虽说人类巨头现在极少内斗,可是谁能够料到今后会生些什么?所以增强己方的势力总归是好事。

    “有半瓶就足够了,你要知道我的仙酿可都是拿各种顶级宝贝炼制出来的,平时我还不拿出来喝呢。”玄羽大帝开口,可是把手的玉瓶当作了宝贝。

    “瞧你这舍不得的样子,这样吧,你再拿出半瓶来,我也拿天绝鸣蛇出来当作咱俩的下酒菜,你认为如何?”

    “你会舍得把天绝鸣蛇拿出来?”听到这话玄羽大帝明显是有些不相信。

    因为他知晓天绝鸣蛇生活在什么恶劣的环境之,传闻这天绝鸣蛇乃是变种,常年盘踞在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并且其生活的条件森寒无比,般的修士根本找不到它们,更别说是杀死了。

    而且即便是修士无意间碰到了这种蛇,那最终的下场也极有可能是修士被杀死,因为这天绝鸣蛇是异种,它们可以十分轻易就把自己的境界提升到极高的层次,般的修士都不是他们的对手,碰到就是场灭顶之灾。

    只是这玩意生活的条件恶劣,但是其肉质却是极其的鲜美,就算是他们这些巨头都极难享受到,因为想要碰到这样的东西需要运气。

    “我还能蒙骗你不成?”

    听到玄羽大帝的话,这九转大帝的脸上露出了不高兴的神采,而后他手掌番,顿时条大蛇就出现在了虚空之。

    虽然大蛇被拿出来,顿时虚空开始出现冰花,气温在这刻正在急剧的下降,就是受了这大蛇的影响。

    只是这大蛇虽然厉害,但是它的气息早就已经让九转大帝给抹去了,这就是具尸体而已。

    “果然是天绝鸣蛇。”看到这具大蛇尸体,这玄羽大帝也不免有些吃惊,连这种东西都可以找到,这九转大帝运气不错啊。

    “怎么样,再拿半瓶出来,咱俩今天就吃这大蛇,你觉得如何?”

    “好,成交!”

    天绝鸣蛇的肉玄羽大帝是吃过的,他知晓此物异象的鲜美,所以现在有这样的好东西摆在自己的面前,他岂有不享用之理?

    最终玄羽大帝和九转大帝各自手逮着半瓶仙酿,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在虚空做起了烧烤。

    天绝鸣蛇天生自带恐怖的寒性,而旦他的肉经过了烧烤之后就会变得外焦里嫩,吃起来爽口无比,是以这种东西最受他们这些顶尖强者的欢迎,常拿来当作口粮。

    诱人无比的香气在虚空弥漫,这玄羽大帝二人旁若无人般开始在虚空玩起了烧烤,看的不少的巨头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暗骂这两个老家伙不要脸。

    只是他们从开始就没有靠近过去,如今他们想要再过去也不可能了,因为他们还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难得像是今天这样高兴,来,咱俩喝个。”

    “还真能喝啊。”看到这幕,离得这里很远的王峰暗骂道。

    只是他忘记了当初在海6之战的时候样做过这种事情,说到底他和玄羽大帝都差不多,都喜欢干些出人预料的举动。

    “我的好徒儿,就看你在那边咒骂,想不想过来也起喝杯?”就在这时玄羽大帝的声音传来,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王峰在暗的咒骂,开口说道。

    “喝就喝,谁怕谁啊。”王峰开口,没有丝毫的躲藏。

    因为他看的出来,他们现在吃的和喝的都不是什么凡品,如果有机会大饱口福的话,王峰是绝对不会拒绝的,因为这样的好事情能碰到次可不见得就能碰到第二次了。

    而且喝了酒看公孙泽疯,却也不失为桩美事,气死这个公孙泽。

    “既然如此,那给我过来吧。”说话间这个玄羽大帝对着王峰攥手,顿时王峰的身躯开始不受他自己控制的朝着他们二人飞驰而去,宛若道闪电样。

    当然,既然是玄羽大帝让王峰过去的,那王峰自然不会受到任何战斗余波的影响,甚至当他到了玄羽大帝他们近前的时候,他只能听到外面传来的战斗声响,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战斗余波,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功劳。

    “这是你的。”玄羽大帝开口,而后他翻手就取出了个被子,给王峰斟满了杯酒。

    只是看着这个酒杯,王峰怎么都觉得心怪异,因为他所用的酒杯竟然比他们两个人的小了号,这不是坑爹吗?

    只是坑爹的事情还不止这个,王峰还没有见识到这玄羽大帝力。

    “为何我的被子要比你们的小?”

    “正所谓大人喝酒用大碗,小孩喝酒用小碗,你还小,自然得用小杯子了。”

    “尼玛。”

    听到这话,王峰的心当真是有万头沾染了泥浆的马儿奔腾而过,这都什么破理论,简直就是胡扯。

    让自己过来,却又给自己不样的差劲待遇,这让王峰如何安心的吃喝?

    ----

    昨天四更竟然都没什么人投票和打赏,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