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二十三章 被拖入棺材

作品:《极品透视

    身边此刻仍有大量的怪物正在进攻王峰,仿佛它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恐惧,什么叫作死亡。?  ≤.≥≥1ZW.

    但是王峰现在已经顾不上他们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已经真正沸腾了起来,股澎湃无比的力量在他的身躯爆,几乎要他的身体给撑爆。

    “到底是为什么?”半跪在地上,王峰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胸口,他正在动用自己手掌的力量压制这些血液的无故运转。

    只是不管他怎么压制,他现作用都不大,血脉已经被尽数激活,而且王峰现自己就算是全力激活这血脉恐怕都达不到现在这般活跃的层次。

    血脉的变化出乎了他的预料,这种不受他控制的感觉真的是不太好受。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身体内仿佛住了另外个人样,王峰忽然间有种被夺舍的错觉。

    “既然不想为我所用,那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你们滚出去。”知晓血脉已经起了什么自己不了解的变化,所以王峰干脆就不做二不休,直接放开了自己的压制,他要让这些血脉离自己而去。

    正是如那句老话所说的样,握不住的沙就尽早扬了他。

    王峰从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这血脉扎根在自己的身体之,所以既然血脉要出去,那王峰就如了它们的意。

    “怎么回事?”

    放开了自己的压制,王峰的身体顿时不受他控制的离地而起,他正朝着前方迅疾驰而去,就连王峰都没有想到。

    他本以为自己放开了压制之后,血脉会自己飞走,可是现在血脉竟然再带着他整个人往未知的地方而去,这就让王峰的面色大变了。

    这刻让蓦然间想起了当初他们看见的那副水晶棺,在水晶棺那里王峰可是将自己的血脉强化了下的,所以如果血脉真的起什么变化的话,唯的解释就是那水晶棺。

    王峰的度飞快,在这通道之内几乎成为了道闪电,就算是那些怪物都挡不住他,只要拦在他面前的怪物无不是被直接撞飞,更有甚者甚至被撞死。

    所以王峰路势如破竹,最终来到了他上次来过的那个空间。

    刚刚来,王峰就看到了那个水晶棺之坐立而起的身影,这让他浑身都毛,上次来的时候,水晶棺还是闭合的,甚至王峰都感受不到丝毫怪异的气息。

    但是这次不同了,这水晶棺大开,里面还有身影坐了起来,此人到底是谁?拥有什么样的身份?

    这切对于王峰来说都是个巨大的谜,而且现在到了这里之后,他体内的血液沸腾更加的明显,简直就是要冒出来了样。

    如果不是王峰的肉身强悍,将这些天外血脉死死的困在了他的身体之,说不定这早就已经喷薄出来了。

    “来……~~”

    道宛若从天外传来的声音响彻在王峰的耳边,而后他现自己的身躯开始不受自己控制的腾空上升,其目的地正是这副水晶棺。

    “滚!”

    察觉到这样的变化,王峰心莫名大寒。

    血脉竟然要带着往水晶棺飞去,这是要做什么?

    所以这刻王峰可谓是拼尽了老命在挣扎,他觉得这具血色身影实在是太邪门了,分明坐在棺材之,但是他却察觉不到,所以这样的东西王峰除非是吃多了,要不然他绝对不想靠近过去的。

    “来……。”

    王峰的耳畔还回响着这个人的声音,让他的心都麻。

    浑身的血脉正在剧烈的跳动,让王峰无比难受,如果此刻有人靠近王峰的话,那他们定能现王峰此刻身体散出来的热量简直惊人。

    这并不是太阳真火给王峰带来的,仅仅就是血脉的爆给王峰制造出来的热能。

    那股拖着自己上升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王峰现自己根本就抵挡不了,他只能任由着自己的身体往上飞。

    “放下他!”

    就在王峰即将被吸入到这水晶棺的时候,忽然道大喝的声音在这空间内响起,这声音王峰熟悉,正是那个公孙泽。

    想不到他也路追踪到这里来了。

    只是他来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救自己的,他是为了杀自己而来,如今王峰有股神秘的力量控制着,他是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反抗的。

    旦这公孙泽要杀自己,王峰只有死。

    公孙泽的声音很大,并且带着轰鸣,但是这个血色身影压根就不会听他的,此刻王峰的身体还是在不断的上升之,相信要不了多久,王峰就会被这血色身影抓住。

    “我让你放开他。”看到这血色身影竟然不听自己的话,这公孙泽也忍不住怒了。

    他现在好不容易才碰到了王峰,所以他哪里肯放过这个击杀王峰的绝妙机会,今天就是王峰的死亡时刻。

    “不听我的话,那我只有动手了。”虽然公孙泽不知道这血色身影到底是什么来头,甚至当他刚刚来这里的时候,他的心也十分吃惊这血色身影。

    只是仇人就在眼前,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血色身影,他心只想杀死王峰,要不然他也不会追击到这魔坑里面来了。

    手掌探出,这公孙泽直接抓向了王峰,他想要将王峰从这个血色身影的手抢过来,在他看来,血色身影说不定就是为了保护王峰,所以他怎么可能看的下去。

    巨头出手,那威势自然是恐怖无比,整个空间这刻都在颤动,仿佛要崩塌下来了样。

    “我让你把他给我放下。”公孙泽大吼,其手掌已经抓向了王峰。

    只是就在他即将把王峰抓住的时候,忽然那血色身影动了,只见他缓缓的转身,而后两束可怕的光芒直接从他那空洞的双目冲出。

    和常人有所不同,这血人并没有眼珠子,其凹陷的眼框宛若两个可怕的黑洞样,摄人心魄。

    特别是此刻他爆出来的这两道血芒,那更是让公孙泽浑身汗毛都炸立而起,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收回了自己的手,这公孙泽有点被惊吓住了。

    这是什么玩意?为何攻击力会这么可怕?

    看了眼自己刚刚用来抵挡这血芒的手臂,他现那里已经有鲜血渗出,很显然这个血人拥有伤害他的力量,如果不是他曾经成为巨头之后特意强化过自己的肉身,那他现在可能远不是手臂渗血这么简单了,他的手都有可能直接断掉。

    “滚!”

    道雷霆般的声音在虚空响起,而后这个血色身影直接把王峰拽入了水晶棺之。

    哐啷!

    血色身影躺下,然后那原本打开的水晶棺也下子盖上了,至此,王峰的气息消散,就连那血色身影也看不到了。

    眼下公孙泽还唯能够看到的恐怕就只有那副漂浮在半空的水晶棺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王峰让这血色身影拖进了棺材之,这个公孙泽也是感觉到头皮麻。

    他虽然身为至尊巨头,但是刚刚他和这血色身影对碰的时候就吃了亏,所以他觉得这血色身影应该不是为了保护王峰,要不然他也不会把王峰拖入到棺材去了。

    棺材向来都是不祥之兆,所以他可不会再认为这身影是为了保护他想要杀的人了。

    “再来!”

    虽说他觉得这血色身影不是为了保护王峰,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此刻他还是开始猛烈的进攻这水晶棺,因为他觉得不能够就这样放过王峰了。

    如果不亲眼看着王峰死,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的,堂堂巨头竟然杀不死个主宰二重天的实力,旦他现在回去,他恐怕会成为所有人眼的笑柄。

    毕竟当时可是有那么多主宰都看着他出来追杀王峰的,他还丢不起这个人。

    巨头出手,这空间内的所有怪物都忍不住心神颤抖,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但是不管这公孙泽怎么样出手,这水晶棺他都无法撼动半点,因为他的力量根本就落不到这水晶棺上面,他又怎么可能动摇得了这水晶棺。

    这棺材上面仿佛有层无形的防护罩样,任这公孙泽怎么进攻都没用。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堂堂巨头竟然撼动不了种防御光罩,这刻这公孙泽可谓是被气坏了。

    还好这里没有其他人,要不然他觉得自己的老脸恐怕都要丢尽了。

    身为巨头,但却做不到无敌,这简直就是再打他自己的老脸。

    “我不信我破不了这玩意。”口出了道冷哼的声音,这公孙泽出手愈的狠厉了起来。

    只是当他猛攻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之后,他不得不选择了放弃,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办法轰破这无形光罩,不管他使用什么样的招数,他就是接近不了这水晶棺,这让他不得不选择放弃。

    猛攻水晶棺已经造成了这里大量的怪物死亡,放眼看去,地上尸体简直多的数不过来。

    这切都是公孙泽造成的。

    但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他都没有办法将这水晶棺材给打开,他只能选择放弃,他觉得被那血色身影拉进棺材之是极难有活命机会的。

    这个地方充满了邪门和怪异,很多的人进来之后都没有再出去过,所以他觉得王峰也会死在这里面,没人救得了他。

    “哼,没有亲手宰了你,便宜你了。”望了眼这漂浮在虚空的水晶棺,最终这公孙泽冷哼声,转身离开了这里。

    公孙泽是退走了,但是王峰的危机并没有散去,让血色身影拉进了棺材无疑让王峰的心惊骇,此刻躺在这水晶棺之,王峰能够感觉到自己浑身毛孔都不受自己控制的扩张了起来,他的鲜血正在不断的往外喷薄。

    而且更加让王峰心凉的是,此刻那血色身影就躺在他的旁边,甚至他个转身就能够看到对方那张让人从头凉到脚的脸,没有眼珠,也没有肌肤,只有红彤彤的片,宛若鬼样。

    -----

    本月将不定时四更,求月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