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二十章 追杀

作品:《极品透视

    公孙泽是谁?这可是上次底蕴之战不准他参战的那个巨头。?? ?.㈧?1㈧Z㈧W?.

    此人心胸之狭隘简直不配他这身的实力,如此之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把自己的境界提升到至尊巨头的,简直就是天道眼睛瞎了。

    而今他不过就是把轩辕龙重伤了而已,这恐怕还算是仁慈的,若是他出手把轩辕龙杀了王峰相信他都干的出来。

    因为至尊巨头可是无人能管的,他们就是这天地之间最为强大之人,就连规则都是他们制定出来的,所以他若是动杀心的话,轩辕龙拿什么来抵挡。

    上次王峰可是当着他的面击杀了他培养出来的底蕴,没想到那件事情还没有冷却,而今他的徒弟竟然又冒出来了,这刻王峰总算是相通了为什么这个主宰重天的人见都没有见过自己,却刚刚照面就诋毁自己,这原因应该就是在这里了。

    他完全就是为了打击报复自己,所以才会说话难听之至,简直就像是台喷粪机样。

    轩辕龙这次为了帮自己出头,却是遭罪了。

    谁都没有想到巨头竟然会插手进来,并且出手就把人重创,这简直就是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护短。

    “师傅,王峰也在这里。”就在这时这个主宰重天的人开口,顿时就让公孙泽浑身的气息生了剧烈的变化。

    对于王峰他可谓是恨之入骨,因为上次王峰竟然敢胆大包天的当着他的面击杀他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底蕴。

    要知道培养个底蕴实在是太困难了,不仅要挑战根骨奇佳之人,甚至在后续的时间他们还要花费时间悉心教导,并且给予数不清的天材地宝使用。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些底蕴又凭什么笑傲所有年轻辈?就连序列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正是因为他培养的底蕴死了,所以现在他才自己的重心放到了自己徒弟身上,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上来就出手将人重伤。

    底蕴死了已经无法挽回,如果他的徒弟又死亡的话,那他真的是会疯掉的。

    听到王峰这两个字,这公孙泽就感觉到自己的胸膛仿佛有团烈焰在燃烧样,上次因为有人帮王峰出头,他没有把王峰怎么样,甚至事后还被狠狠威胁了番。

    但是现在这里就他个巨头,王峰将在劫难逃。

    “臭小子,上次的仇,咱们现在就来好好清算清算。”目光扫了眼王峰,这个公孙泽的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了冷笑,这刻他的杀意已经控制不住的从他的体内泄露了出来,让在场的主宰们全部都变了脸色。

    这个巨头对付了个轩辕龙不算,他难道又要对王峰痛下杀手了吗?

    连杀气都显露出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峰,你赶紧走。”见巨头竟然要对王峰下手,这格伦主宰也是面色大变,这刻他的心当真是升起了深深的后悔,本身王峰是不来这里的。

    但是在他的游说之下,王峰跟着起来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巨头要杀王峰,如果他不来这里的话,又怎么可能会生这样的事情,所以现在他当真是怪死了自己。

    好心办了坏事,若是王峰死了,那他辈子都将活在内疚之。

    “想走?有那个机会吗?”听到格伦主宰的话,这公孙泽冷笑声,而后所有人都感觉到仿佛有股无形的束缚之力笼罩了他们所有人。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别说是走了,就连动下都不可能。

    至尊巨头远比主宰强大,甚至就连主宰九重天这样的人物在巨头的面前都等同于蝼蚁,想要挣扎巨头的束缚,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前辈,你身为天地之间最强大的生灵,你竟然要对弱者下手,你这是在破坏规则。”这时候格伦主宰大叫道。

    “混账。”

    听到格伦主宰的话,这公孙泽面色寒,直接拂袖就将格伦主宰给横扫了出去,其下场就和轩辕龙差不多,都是重伤。

    “规则是人定的,我想怎样就怎样,难不成你个蝼蚁还管到我的头上来了?”这公孙泽冷笑声,而后他的手掌对着王峰就抓了下来。

    “上次你杀我底蕴,今天我就让你给他偿命。”

    说话间这个公孙泽直接痛下杀手,根本不给王峰说话的机会。

    如今是他击杀王峰的绝妙时机,只要王峰死了,他谅王峰身后的人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因为大家都是巨头,真要动起手来,谁怕谁啊。

    正是抱着这样的种想法,所以现在他就要王峰的小命。

    每每想起当初底蕴之战所生的事情,他都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是插了根刺样难受,而今报复的机会终于来了,他又怎么可能会错过,这个天杀的小子现在就应该去给他培养出来的底蕴陪葬。

    想到王峰将会被杀死的场面,他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疯狂之色,寻找了这么久的报复机会这么轻易就能实现了,这简直就是上天也在帮他。

    心怀着仇恨,他的手掌用力,下子就把王峰给捏碎了。

    只是王峰的身体碎裂之后并没有看到丝毫的鲜血,他手所抓的人竟然化作了缕青烟,什么都没有剩下。

    看到这幕,这个公孙泽忍不住面色变,之前他只顾着爆自己心底的仇恨,却没有查看他手所抓的王峰压根就不是真正的王峰。

    真正的王峰其实在最初冷笑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这里,他留下的不过就是道影子而已。

    公孙泽有多么恨自己王峰心清楚,上次他是有帝霸天在,所以才存活了下来,但是现在这里就公孙泽个巨头,如果他下定决心要弄死自己的话,王峰拿什么来抵挡?

    别人无法救自己,那王峰就只有自救了,所以他早早就跑路了,就怕这公孙泽这条老疯狗咬他。

    不得不说王峰还是十分有先见之明的,纵然是当着众多的主宰面,这公孙泽竟然还是要下决心杀他,所以王峰提前跑路助他保住了条小命。

    只是不管王峰的度有多快,这公孙泽都感受到了他的存在,凭借巨头的实力,他们就算是把神识笼罩整个南域乃至天界都是有可能的事情,所以王峰不管怎么逃,他都难以挣脱这公孙泽的威胁。

    “今天我要你死,你就不能活。”看着王峰逃走的方向,这公孙泽冷笑声,而后他直接追击了下来。

    眼下天界的巨头们都参与重大计划去了,基本不会有人来保护王峰的,所以这是他击杀王峰的机会,旦错过了这个机会,等到帝霸天他们回来,王峰只怕又会跑到他们的乌龟壳下面去了。

    底蕴他已经足足培养了几十年的时间,所以这个仇他无法咽下,要报仇就得趁现在,这是上天给他创造的机会。

    如果王峰不来这里给他看见的话,他可能杀心还不会有这么重,但是现在王峰既然敢主动跑到他的面前晃,这就是他自己再找死了。

    如果他现在不将王峰给杀了,他觉得都有些对不起自己那死去的底蕴。

    底蕴是他步步看着成长起来的,甚至比自己的徒弟和后代都还要亲,所以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朝夕间就让王峰给杀了,他如何能不恨。

    既然王峰有那么狠的心,那他现在也同样可以狠,甚至他比王峰都还要更狠。

    脸上露出了疯狂之色,他直接身影闪,追击了下来。

    在他的前方,王峰虽然直都在瞬移,但是他也感受到后面的那个公孙泽已经追击了上来。

    如果是主宰,王峰还有把握将其甩掉,可如果这人是巨头的话,那王峰别说是甩掉了,他很有可能会让对方给撵上。

    旦被追上,那王峰就完蛋了,他绝对不可能是巨头的对手。

    只是现在他浑身上下都带着赤焰盟的人,如果他死了,那这些待在他神殿,空间戒指以及丹田的人恐怕也难以幸免。

    他们也将跟着王峰起陪葬!

    这样的事情王峰是绝对不会允许生的,所以现在他个闪身就来到了心城的外面。

    心城的阵法很多都是他亲自启动起来的,所以阵法到底要怎么破,怎么进去王峰的心十分的清楚。

    逃命可以,但是王峰绝对不能带着自己的家人朋友以及手下冒险,所以王峰穿过了这心城的阵法之后,他直接打开了自己的神殿空间戒指还有丹田,将里面的人全部都放了出来。

    他们待在心城之肯定要比待在自己的身上安全得多,至少那个公孙泽想要攻破这心城的阵法肯定是需要时间的。

    而且心城的人这么多,只要他们融入到人流之,难道那公孙泽还能把人个个的分辨出来吗?

    心城是天界最大的城池,也是人口最多的城池,如果公孙泽敢屠城,相信众巨头不会放过他的。

    “好好保重。”将他们放出来了之后,王峰只留下了句话,然后他转身又离开了心城。

    他现在要主动去吸引这公孙泽的注意力。

    王峰从心城出来之后就直奔他想要去的地方,公孙泽的战斗力已经达到了至尊巨头级别,和这样的人正面动手,那王峰肯定远远不是对手,但是如果不逃的话,那王峰肯定下场只有死。

    所以现在他要想办法自救。

    天地之大有很多未知名的绝地,想要摆脱这公孙泽,这些地方无疑是王峰的个选择,先王峰选择的目的地就是曾经他去过的个地方,葬神之地!

    葬神之地有什么东西王峰的心可是极为的清楚,里面的那尊身影哪怕是王峰至今回想起来都还觉得心有余悸。

    那身影生前肯定是巨头级别,要不然他不可能在自己死后还要想着复活,这种逆天本事绝对不是般人可以拥有的。

    现在王峰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借助这葬神之地之的可怕力量来对付这公孙泽。

    -----

    本月的最后几个小时了,月票榜排名21,能上月票榜前二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