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分别之意

作品:《极品透视

    “大娃叔,你要小心啊。 ㈧.㈧㈧1?Z?W?.㈧”这时候大牛开口,其目光频频望向深处虚空之的王峰。

    对于他们来说,如今这画面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强了,整天和他们生活在起的大力竟然是位仙人,这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难怪大力的力量那么强,这肯定和他仙人有莫大的关系,如果他不是仙的话,那他现在为什么能够负手而立的站在天上?

    而且之前对方的那位仙人也已经让他给活活烧死了,这是大家都亲眼目睹的事情,做不了假的。

    所以现在看着王峰,他们都是目瞪口呆,连呼吸似乎都暂时的忘记了。

    “既然要死,那大家就起去死吧。”看着对方朝着自己走来,这城主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勇气,这刻他竟然抓起地上的匕,朝着大娃叔就刺了过去。

    看到这幕,大牛他们全部都变色,只是他们的大娃叔可不是什么善辈,常年混迹在山林之间,他的反应能力可谓是迅猛,都不需要王峰插手了,他不过就是个转身,顿时这个城主手的匕直接刺了个空。

    狠狠的用手掌敲在了这个城主的颈背之上,顿时这个城主脚下个趔趄,他直接摔了个狗啃屎。

    看着对方倒下,这大娃叔个后退就直接将这城主制服,并且将他手的匕给夺了过来。

    “大牛,你们谁想要报仇的人现在就可以过来了。”

    大娃叔开口,而后他直接脚狠狠的踹在了这个城主的身上。

    挨了脚,这个城主吃痛的惨叫了声,只是接下来迎接他的是更多的手掌和脚,时之间堂堂城主竟然沦为了被围殴的对象。

    城主现在已经是在劫难逃,而大娃叔又把目光放到了他儿子的身上。

    先前就是这个家伙从他的身上将钱币给摸走了,所以这个仇他不能不报。

    “别杀我。”看着这个年人朝着自己走过来,这个年轻人也是脸的恐惧之色,纵然是他的双腿此刻已经断了,但是他出于害怕,还是在用自己的双手撑着地面不断的后退。

    他的父亲以及他父亲的靠.山现在全部都已经完蛋了,他知晓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来救他了,所以此刻他除了求饶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只是有些仇恨不是求饶就可以解决的,如果这次不是王峰忽然爆,或许今天他们谁都别想活着出城。

    所以既然他们都能下杀手,为什么自己就不能?

    所以冷笑之间,这大娃叔直接踩在了这个年轻人骨头断裂的地方,道:“先前的仇恨咱们现在就来算算。”

    “不……不……不能算。”这年轻人的脚本身就是断的,如今又被大娃叔这么踩,他的口顿时就出了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但是为了活命,此刻他连惨叫声都顾不上了,连忙开口求饶,道:“你说你需要多少钱,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啊。”

    “我现在不需要钱了,我只需要你们的命。”说话间大娃叔开口,而后他的手掌死死的掐住了这个年轻人的脖颈。

    要知道那些钱币都是他们用命去换回来的血汗钱,这个年轻人大白天的就要来抢劫他们,这和毁他们村子又有什么区别?

    对于这年轻人这些人来说,或许钱就是拿来消遣玩乐用的,但是对于村子里而言,这些钱币却是他们生存下去的救命钱,所以这些人敢抢他们的救命钱,这简直就是找死。

    当着所有人的面,这大娃叔竟然硬生生的将这个年轻人给掐死了。

    这刻大娃叔完全不像是王峰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大娃叔,他浑身散出来的气息简直就像是头野兽样。

    这里他已经弄死了年轻人,而在大牛他们那边,那个城主也已经让他们揍得奄奄息,大家都是从山里面走出来的人,所以他们下手可不会分什么轻重,以致于现在这个城主连惨叫声都已经变得不像是人了。

    整个过程之王峰没有说句话,他觉得这城主不值得同情,纵容自己儿子甚至还想抓住他们杀害,这样的人说白了那就是咎由自取,死不足惜。

    此刻他在天空之其实是在默默的感悟自己这半年多来所得到的东西。

    封存了自己的境界和记忆之后,王峰虽然过了半年的凡人生活,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半年的凡人生活却让他收获了许多。

    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和快乐,这是王峰成为修士以来很少有过的感受,事实上成为修士之后,他每天都要应对各种各样的压力,生怕自己的修行度慢了给仇家找到机会灭了自己。

    所以他表面上看很轻松,但实则他的内心之却是早已疲惫不堪,半年的充实生活让王峰感觉到自己仿佛又回到了最初在地球上面还没有成为修士的时候。

    正所谓返璞归真,或许也就是这样了。

    无欲无求,不用担心什么,每天都过得充实而快乐,这或许就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所追求的安逸生活。

    半年的时光对于王峰来说十分的短暂,但是就是在这短短的半年经历之,王峰却是觉得自己似乎悟出了许多的人生道理。

    他原本的境界已经出现了松动,他的境界正在快的朝着主宰境二重天迈去。

    而且半年的凡人生活也化解了王峰浑身笼罩的那层无形戾气,此刻的他看起来古井无波,颇有些鹰老的味道。

    当然这只是平静之后的他,如果他怒的话,样可以伏尸百万!

    最终,这城主也丧命了,他让大牛他们活活打死了,下场比他儿子好不到哪里去。

    战斗已经落幕,而王峰也降临了下来,从主宰重天突破到二重天不是容易之事,纵然是王峰现在的境界已经出现了松动,但是这个地方肯定不适合他突破境界,因为这地方丝毫灵气都没有,这让他如何修行?

    所以他准备等着回去之后再突破境界,眼下他需要跟大牛他们道别了。

    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王峰还会在村子里面当那个傻愣愣的大力,可是现在他既然已经恢复了自己的记忆,那他就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

    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所以这个地方他应该离去了。

    “大娃叔……。”看着大牛他们,最终王峰把目光定格在了大娃叔的身上,这群人之属他的声望最高,所以王峰也最应该跟他们告别。

    “你……你应该不是我们这类人吧?”看着王峰,大娃叔的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

    以前王峰是大力的话,因为长时间的相处,他们倒是可以正常的交流,可是之前王峰爆出来的力量简直就不是他们这些凡人可以企及的,所以他知晓王峰可能是传说之的仙,他们以前都看走眼了。

    “不是。”王峰摇头,随后才才说道:“我是从其他地方无意间闯进这里的修士,而且我之所以留在这里,其原因也是为了修心。”

    说道这里王峰怕他们听不懂,所以他又立马换了种通俗易懂的说法,道:“我就是专门来感受乡间生活的,而今我的记忆已经恢复,所以……。”

    “你这是要走了吗?”看着王峰,大娃叔的语气十分的不舍,毕竟是相处了半年的时间,这忽然来临的分别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

    “我终究不是属于这里的。”王峰微笑,随后才说道:“很感谢大家这半年来对我的照顾,是你们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乡间人的淳朴和善良,同时作为感谢你们的礼物,我现在可以给你们两个选择。”

    “什么选择?”

    “第,我让你们成为这城池的主人,从今往后再也不会为了生活而奔波,第二,我会给你们大量的钱财,让你们至少百年内不会再为了钱币而愁。”

    原本王峰还想给他们第三条路选择的,但是想了想他又觉得算了。

    这个凡人世界和外面已经隔绝了太长的时间,如果这样忽然把阵法破开,那他们肯定难以在这修炼界生存,轻则被人抓去当作奴役,重则他们是很有可能会死亡的。

    虽然王峰不知道这个阵法究竟是谁所设,但是既然他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当作凡人,那王峰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打破他们现有的这种宁静。

    打开阵法对于他们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所以他舍去了第三条路,只给了他们两条路。

    “我们这些村野之人,哪会管理什么城池,我替村子里面的人选第二条。”这些年他们村子里面的人为了获得那些山林间的宝贝来换取钱币可是死伤了不少,如果王峰能够给他们大量的钱币,那他们以后就可以不用那么冒险了。

    而且以后他们即便是要来这城池里面换东西,他们大可不必每次都带着大量的宝贝招摇过市。

    虽说说这样的话充满了金钱的铜臭味,但是他必须得尊重现实。

    他们村子的确是缺钱。

    “好,那我满足你。”说话间王峰将之前他丢掉的那个空间戒指又抓了回来,并且他心念动,顿时就有大量变化出来的钱币落在了其,装满了整个空间戒指。

    至于这些钱币到底有多少王峰也懒得去计算了,总之就算是他们活辈子都挥霍不完就对了。

    “这里面装的就是你们所需要的东西。”说话间王峰手掌朝着大娃叔抓,顿时他的道灵魂之力让王峰强行拘禁了出来。

    利用这道灵魂之力,王峰强行让他和这空间戒指烙印在了起,如此来,就算是大娃叔不是修士,他也可以自由的使用这空间戒指。

    “大娃叔,你只要心默念这戒指打开,你就可以使用这戒指的内部空间了。”王峰开口,将这枚戒指递给了大娃叔。

    “这么神奇?”听到王峰的话,大娃叔的脸上也是神色古怪,因为这样的东西他也是第次见,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戒指的名字。

    “你试试就知道了。”王峰开口,而后他把目光放到了大牛和小牛的身上,自从王峰进入村子之后,这两兄弟可没少在自己的身上花费心思。

    先是教自己基本的生存技能,后又是跟自己打成片,所以这两个人王峰临走之前肯定会给些东西给他们,算是回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