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季家老祖

作品:《极品透视

    “怎么办?你们除了问怎么办还是能干什么?”听到这人的话,季苍面色阴沉无比的喝道。?? ? ≥.≠≈1≤Z≈W≤.≠

    被族长这么喝,这个季家主宰也是嘴巴微微张了张,不敢再多说什么,讪讪的退了回去。

    “不是我说你们,你们在季家做长老这么长的时间,难道就没有丁点的主见吗?”说道这里季苍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样,道:“哦,不,你还是有主见的,主动去抢我们的客人,以致于我们现在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就是你们。”越说越气,季苍觉得自己简直都快要疯了。

    头被愁白了不算,他现在非得被活活气死不可。

    如果不是他身为季家族长这些年把他的心理素质训练了出来,要不然他现在都已经要出手杀死这些混蛋了。

    听到他的话,几个季家主宰全部都低下了自己的头,因为族长所说的没事,这次的事情起因就是在他们身上,是他们害了季家。

    商会关门不说,现在他们就连季家都险些遭人抢夺,虽然之后他们掌控了局面,但是这个污点他们是休想抹去了。

    “族长,眼下我们恐怕只有召唤老祖宗了。”这时候个季家主宰开口,让在场的主宰全部都变了脸色。

    因为他们都明白召唤老祖宗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们极有可能会掉落境界啊,此举不太可取。、

    “老祖宗当年离去的时候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有用的消息,甚至就连他老人家的死活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如果老祖宗没了……。”

    “闭嘴。”这时候季苍大喝声,随后才说道:“老祖宗法力无边,怎么可能会死,就算是我们所有人都死了,他老人家也会活的好好的,你若是再乱说,你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那我们现在……?”

    “容我考虑考虑再说吧。”老祖宗是死是活其实季苍的心也不了解,为什么这么多年过来,他们之所以不召唤老祖宗,那其实是有原因在里面的。

    因为老祖宗直生死不明,大家心至少还有个希望,希望老祖宗是活着的。

    但是旦他们召唤老祖宗不成功,那他们连最基本的希望都会丢掉,到时候季家会变成什么样谁都不清楚。

    所以要召唤老祖宗,这季苍必须得好好考虑才行,搞不好季家说不定这下子就要开始没落了。

    “那族长好好考虑,我们晚点再来。”

    见季苍这样说,其他主宰自然不敢再留在这里,因为他们觉得如果自己等人还站在这里的话,他们非得憋出病来不可。

    现在季苍的脾气可谓是变得万分暴躁,谁都怕触碰到他的霉头。

    “呼……。”走出了大殿,这几个季家主宰都忍不住大口大口的踹着粗气,而看着他们几个人都这样,其他的季家之人更是下子就松懈了下来。

    原本紧张压抑的季家似乎在这刻复活过来了样。

    “也不知道族长会不会同意召唤。”回头看了眼紧闭的大殿之门,这几个季家主宰面色都露出了担忧。

    “老祖宗活着还好,可若是老祖宗……唉。”个季家主宰开口,知晓旦召唤不了老祖宗的话,这将会是对他们季家的个巨大的沉重打击,到时候他们的形势可能还将雪上加霜。

    因为个人如果连信念都没有了,那他们又能挥出多大的作用?

    足足在这里等了差不过有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他们终于听到了季苍的传唤:“所有长老全部都给我进来。”

    “是。”听到季苍的话,这些季家长老不敢有丝毫迟疑,他们全部都鱼贯的走进了大殿之。

    “马上准备下,然后开启祭坛。”季苍开口,让这些季家主宰全部都神情震,族长终于下定决心了吗?

    旦血祭之阵开启,那他们所有人都有可能跌落境界的。

    此举不成功便成仁。

    十分钟之后。

    “族长,已经准备妥当。”这时候个季家主宰低声开口说道。

    “跟我走。”季苍开口,而后他带着人就朝着他们季家最神秘的后山而去。

    这个季家的后山平时是严厉禁止有人到来的,就算是季苍他们自己都不常来,因为他们都明白,这个地方曾经是他们老祖宗的栖息之所,作为老祖宗的子孙,他们从来都没有让人居住在这里,因为那是对老祖宗的不尊敬。

    这次季家遭逢大难,他们已经到了迫不得已要召唤老祖宗的时候了,所以季苍他们这群季家境界最高的人来到了这里。

    看着这里尘封已久的环境,他们都忍不住心叹息,曾经老祖宗在的时候,这个地方可是鸟语花香,宛若人间仙境样。

    但是现在老祖宗已经走了太长的时间了,这个地方少了人打理,现在已然变得残破不堪。

    “嗡!”

    看到这幕,季苍浑身的力量爆,顿时股狂暴的风以他为心朝着四面方刮起,原本那些蒙上了灰尘的东西终于重新在了他们的眼前,宛若崭新的样。

    只是故人已走,看着过去的环境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他们这些季家高层也忍不住心叹息,老祖宗走后,他们季家其实就已经在走下坡路了,无巨头坐镇,他们做什么事情都感觉到束手束脚,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季家才越来越弱,直至现在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

    虽说事情的起因的确是他们季家做的不对,但是不可否认的个重要原因那也是因为他们现在季家没有巨头。

    纵然是然势力,可是老祖宗直不回来,相信他们过去强盛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弱,别人都逐渐不会害怕他们的。

    距离他们这里没有多远的地方此刻有座祭坛,祭坛此刻在季家之人的操控之下已经启动了起来。

    道又道的光晕在这祭坛的周围旋转,他们现在就可以借助这祭坛呼唤他们的老祖宗。

    至于他们的老祖宗回不回应他们,那就不是他们可以管的事情了。

    “开始吧。”季苍开口,而后他们这些老家伙全部都各自占据了个方位,准备真正的启动这阵法。

    先前的启动顶多算是个预热而已,想要真正的和老祖宗通话,他们还需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才行。

    而付出了代价之后,他们的境界很有可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到时候跌落下去都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这是枚可以稳固自身境界的丹药,先服下再说。”季苍这时候开口,而后他翻身就取出了数枚丹药。

    他知晓开启这祭坛需要付出十分惨重的代价,所以他也怕众人的境界出现下跌,所以在启动这祭坛之前,大家要先服下丹药才行。

    如此来,他们境界下跌的可能性就会变得小了许多。

    “记住,途不能退出,旦方缺席,我们的切努力都将前功尽弃,若是有谁怕的,现在就可以退出了。”季苍开口,让这些季家主宰全部都摇头。

    因为他们明白,旦这个时候他们选择退出,可能等待他们的就是家法处置了,他们才没有那么傻。

    季苍有多狠他们的心十分清楚,所以这个时候还是老实本分的付出自己的力量和精血算了。

    而且作为季家的份子,他们也想看看这老祖宗是否还在人世。

    “既然如此,那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季苍开口,而后他将种只属于他们季家的特殊心法运转了起来,而和他样,其他的季家主宰也在这刻动了起来。

    仅仅只用了两息的时间,他们的头顶之上忽然就凝聚出了团血光,这是他们运转特殊心法的结果。

    这个心法只有他们这些高层才有,像是那些王者根本不够资格修行。

    “去!”

    当他们头顶上面的血光浓郁到了极致之后,忽然季苍声大喝,而后他头顶上的血光直接在这刻射向了祭坛的心。

    而和他样,其他的那些季家主宰同样作出了样的动作,顷刻之间,股狂风平地而起,致使整个季家的大地都在颤动。

    “怎么回事?”察觉到这样的变化,那些不明所以的季家修士全部都面色变,难道有人要来进攻他们季家了吗?

    “噗!”

    几息时间之后,在祭坛的位置,忽然有个季家主宰坚持不住喷出了口鲜血,他是所有季家主宰实力最弱的,所以他也是第个撑不住的。

    “坚持住,很快就可以了。”季苍开口,而后他加大了自己的力量和精血输出。

    力量被损耗无所谓,因为这东西是随时都能恢复回来的,但是这精血旦损失了,那问题可就大了,轻则像是大病场,而重则是能够直接性影响到自身修为的,所以想要开启祭坛,他们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有些大, 如果不是因为大家起出手,单凭个人的话,他们是根本不可能开启这祭坛的。

    “再坚持下,很快我们就可以见到老祖宗了。”季苍开口,主动鼓励大家。

    只是有些话并不是口上说说这么简单的,季苍要他们坚持,可这总要大家坚持得下来才行啊。

    “开!”

    见所有人似乎都已经承受不住了,这季苍也忍不住面色变,他知晓机会只有这么次,如果现在唤不回来老祖宗,那等到下次他们再来召唤那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情了。

    所以他此刻咬牙,竟然直接散尽了自身近乎半成的精血,耀眼无比的血光从他的头顶之上冲进了祭坛,让祭坛下子就亮了起来。

    “开!”

    手掌猛的拍地面,顿时大家全部都被股力量弹开,而随着他们被弹开,祭坛也逐渐有道身影显现了出来,看着这道身影,这些季家主宰们全部都忍不住热泪盈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