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谈心

作品:《极品透视

    “我来接。??  ㈧1㈧ZW.”这时候个精灵族长老开口,而后他来到了自己的王峰,伸出了自己略微颤抖的双手。

    “嗯?”

    原本王峰是想要把这两样东西交给对方的,但是当他看到对方眼角闪而逝的那丝狡诈之时,王峰就知道这个人恐怕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虽说他不是这精灵族之人,但是他也绝对不可能将这两样交给什么狡诈小人。

    所以他直接将两样东西收了起来,道:“你们王在身陨的时候对我可是有过特别的命令,刚刚我还忘记了。”

    说话间王峰把目光放到了另外个精灵族长老的身上,道:“你们的王让我把这两样东西转交给你。”

    “我?”听到王峰的话,不仅他面前的这个精灵族长老的脸色变了,就连那个被让指着的精灵族长老同样是面色变,因为他没有想到王在陨落的时候竟然还专门让王峰把这两样东西给他。

    难道这是在把王的位置直接继承给他吗?

    “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该干嘛就可以干嘛去了。”根本没有正眼看面前这个精灵族长老,王峰直接把这两样东西交到了另外个精灵族长老的受伤。

    当然,在转交东西的时候,王峰还是没有忘记提醒这个长老句:“我面前这个人恐怕有什么问题,小心他在打这两样东西的注意。”

    “你……。”听到王峰的话,这个长老也是心惊,因为他搞不清楚王峰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峰面前的这个人可是他的旧相识了,两个人认识的时间早就已经有数万年,所以他觉得王峰这完全就是有挑拨离间的嫌疑。

    “话我已经给你说明白了,至于听不听,那就是你们精灵族内部的事情了。”说话间王峰结束了和对方的灵魂传音,道:“你们王在陨落的时候嘱托我给你们找个安全的庇佑之所,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先去我的赤焰盟住着,待我给你们找到个真正安全的地方再说,你们觉得如何?”

    “不行,我们精灵族向来都是独来独往惯了,而且你这次把我们害的这么惨,你觉得我们还会跟你起走吗?”这时候先前问王峰要树之灵和精灵弓的精灵族长老开口,满脸的冷笑。

    此话出,顿时就引了整个精灵族对王峰的不满,他说得没错,精灵族的这场灾难很明显就是王峰给带来的。

    如果他不来精灵族,那位可怕的敌人也不会降临他们精灵族了,若是海皇不来,他们精灵族至今恐怕还是活的好好的,可以这样说,王峰就是这切事情的罪魁祸。

    对于这点,王峰也无法否认,因为灾难的的确确就是他带来的。

    但是为了完成精灵王的遗愿,他还是得把话说出来,至于这些精灵族听不听,那就和他的关系不大了。

    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精灵王对自己的嘱托,他问心无愧。

    “这么说,你们是自己要出去安身立命了?”

    “没错,我们不需要你这个仇人的施舍。”这时候那个对王峰十分不满的长老大喝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好聚好散,你们执意要走,那我也无法强求你们什么,只是希望你们都可以在这凶险莫测的天界可以活下去。”

    说完这句话,王峰和帝霸天转身就走,反正树之灵和精灵弓他是交给精灵族了,这也算是了却了他心的桩心愿。

    至于他们不跟自己走,那是他们自己的自由,难不成王峰还要亲自把他们全部都绑去自己的赤焰盟不成?那显然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善意是表达出来了,但是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这些精灵族自己的身上。

    “走。”

    当着王峰和的帝霸天的面,最终这些精灵族还是离去了,他们没有跟着王峰起去。

    “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能不能生存下去。”看着精灵族离去的方向,王峰喃喃自语的问道。

    “没事担心那么多做什么,是他们自己要走的,所以接下来他们会碰上什么事情,遇到什么危险,那都和咱们没有丝毫的关系。”

    “尽管如此,但我还是得跟上去看看。”不管怎么说王峰是答应过精灵王的,他不是个不信守承诺的人,所以他就躲在暗,足足跟了这些精灵族差不都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本以为他们会碰到什么危险,但是事实证明王峰想多了,那个之前眼角带着奸诈的人没有出手,而精灵族本身也没有碰到什么危险。

    看到这幕,王峰的心也差不多算是放心了。

    就这样,王峰辗转离开了,精灵族他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至于今后他们会怎么样,那就和王峰没有什么关系了。

    他们是死是活,那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回到自己的赤焰盟,王峰现赤焰盟的阵法早已被撤去,有诸多的弟子正在搭理赤焰盟外面的凄惨景象。

    看着王峰回来,他的那些师兄们纷纷围了上来。

    “小师弟你出去了这么久,可是生了什么事情?”个师兄询问道。

    “没有。”王峰摇头,随后才说道:“我只是出去处理点小事而已,现在事情了结,没什么事了。”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危险,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师兄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了,大家都是自己人。”这位师兄拍了拍王峰的肩膀说道。

    “放心吧,如果有需要你们的地方,我是绝对不会不好意思的。”

    “这才像是我们小师弟。”

    “这次我的门派之所以可以保住,还真要多谢诸位师兄的慷概相帮,作为感谢,今天大家都留在我赤焰盟,咱们来个醉方休!”

    “好,醉方休就醉方休。”久了不出门,如今好不容易才从主宰圣山上下来,他们还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回去了。

    所以这王峰的赤焰盟,他们肯定是得好好待下了。

    来不及去和自己的家人们团聚,王峰仅仅就是和她们照过个面,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急匆匆的陪伴自己的师兄们去了。

    因为他明白,这次赤焰盟的危机之所以能够解除,靠的就是自己的这些师兄们,所以这样的群恩人,王峰又怎么可能敢懈怠,他拿着酒杯正在个个的敬酒。

    “小师弟啊,想不到你这门派还搞的这么有声有色,可惜当初师兄心只想修炼,以致于现在想要成立门派都没有多大的作用了。”

    “师兄说笑了,凭借您的实力,如果你要成立门派,那还不是立马就能呼风唤雨,追随者大堆啊。”这时候王峰恭维着说道。

    “还是算了吧,我现在就想着服饰在师傅的门下,然后安心当好自己的徒弟就可以了。”说起玄羽大帝,王峰就忍不住面色沉,之前帝霸天已经找过了他,向他说明了玄羽大帝出手的经过。

    本以为王峰的脸上会露出感恩的表情,但是帝霸天失望了,他从王峰的脸上没有看到任何的感恩意思,他的脸上只有阴沉。

    既然玄羽大帝可以出手,那他早干嘛去了?

    如果他出手的话,精灵王不用死,精灵界也不用破碎了,甚至自己的赤焰盟也不会受到这些远古凶物的威胁了。

    所以综合这些情况,纵然是王峰被玄羽大帝救了,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看。

    王峰不是傻子,甚至修炼了这么几十年的时间,他的思维运转还是许多修士无法相比的,玄羽大帝这样做的后果无非就只有个,他想要赢得自己的好感。

    只是好感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现在玄羽大帝的做法只能让王峰觉得反感。

    好感是不经意间就建立起来的,玄羽大帝如此刻意,这只能引起反效果。

    “别乱说话。”见这位师兄说起了师傅,他身边个师兄顿时戳了戳低声说道。

    “哦,今天太阳真好啊。”被其他师兄提醒,这个人这才反应了回来,在王峰的面前说玄羽大帝似乎有些不合适。

    玄羽大帝本身早就可以出手的,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直压着所有人不准动手,所以这件事情上面他们其实都十分惭愧的,在王峰的面前说这个,这不是故意给他添堵吗?

    “今天晚上有太阳吗?”听到这位师兄胡诌的话,王峰忍不住把自己的目光望向了漆黑的夜空。

    纵然是黑夜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影响,他们的视线还是和白天样。

    但是这白天和黑夜他还是分的清楚的,这大晚上的,哪里有太阳可看?

    “额……。”被王峰揭破话,这位师兄也是满脸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师弟,你也不要怪师傅,他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赢得你的归属感而已。”这时候王峰他们的大师兄开口,主动站了起来。

    他知晓王峰可能已经看出什么来了,既然如此,那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有些话,说开了比个人憋在心会好许多。

    “可是这样的归属感,为何和我想象的不太样?”

    “小师弟,你不能否认师傅和我们救了你和你的门派吧?”这时候这个老者问道。

    “是。”王峰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又会怎么做呢?”

    “我会尽自己的切所能报答你们。”

    “可是我们这么多人,你准备怎么报答?”

    “这……。”听到大师兄的话,王峰倒是时语塞,因为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报别人。

    给宝贝?可是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什么缺宝贝之人。

    “小师弟,不是我说你,有些事情,不必把自己的观念限制的太死,就像是修炼样,只有把自己的眼界放宽,你的修炼世界才会有多么辽阔,师傅是真心为我们好的。”

    “好不好,我会慢慢分辨的。”王峰开口,而后慢慢没了声音,因为他缓缓的朝着地面倒了下去。

    他醉了,醉的很彻底,因为如今危机散去,他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心某块石头落了地,所以他自然无比放松,连酒劲都不想去化解了,他就任由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