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解决办法

作品:《极品透视

    “咱们这是要去见谁?”在虚空,王峰询问道。??  ㈧1㈧ZW.

    “等会到了你就明白了。”说话间这帝霸天带着王峰直接开始了瞬移。

    几息时间之后,他们来到了极高的天空之,这个地方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山峰亦或者是树木,往天空望便是蓝蓝的苍穹,而在他们的脚底下就是雪白的云层,看起来磅礴壮观。

    而就在他们不远的地方有座雄伟无比的宫殿漂浮在虚空之,宛若西游记里面的天宫样,这视觉上的震撼效果十分强烈。

    “这是何人的住处?”看到这座宫殿,王峰的心无疑十分的吃惊,能够将宫殿弄到这个地方来,这恐怕是巨头的手笔了。

    “叶尊!”

    帝霸天开口,而后他直接带着王峰瞬移到了这宫殿的面前。

    “叶尊,帝霸天求见。”在大殿之外,帝霸天叫道。

    “门没锁,自己进来吧。”大殿传出了道平静的声音,让王峰都忍不住有些愣。

    在他看来,众多巨头应该是十分威严才对,可是听他们这说话的语气,这竟然还会开玩笑。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说话间这帝霸天带着王峰就走进了这座虚空宫殿去了。

    “看样子又是位孤独的人啊。”看着这宫殿内空无人的场景,王峰忍不住感叹道。

    上次他去魂王那里也是这个情况,偌大的地方竟然只有个人,这看起来也着实是太冷静了点。

    “不要乱说话,这是叶尊的寝宫,并非他的家族聚居区。”这时候帝霸天低喝声说道。

    “是。”

    听到他的话,王峰这才反应回来,这里是巨头的地方,可不是主宰,有些话是不能够拿出来乱说的。

    “见过叶尊。”在这宫殿的个府邸房顶上,王峰和帝霸天看到了叶尊这个巨头。

    此刻他盘坐在这屋顶之上,衣衫随风而动,宛若嫡仙般。

    “我猜你们是为了那天外血脉而来吧?”就在这时叶尊开口,语气十分平淡。

    “他怎么知道的?”听到这话,王峰的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叶尊可是天界最精通周易卦卜算的人了,他肯定早就已经推算到了我们要来。”这时候帝霸天解释道。

    “最精通的吗?”听到这话王峰忍不住心嘀咕了句。

    他见识过的神算子也是这方面的人才了,若是他们两个人碰撞在起,也不知道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来。

    “王峰,我猜你是在想那个叫作神算子的后生吧?”就在这时叶尊开口,让王峰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自己可是没开口啊,他是如何知晓的?

    “那个后生我见过了,在推算这方面算是小有成就吧,我上次略微指点了他二。”叶尊开口,让王峰的心再次掀起了惊涛骇浪,连这个都知道,这叶尊该不会真的可以洞悉人心吧?

    “既然叶尊已经知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那就请告诉我们解决的办法。”帝霸天抱拳说道。

    “血脉既以进入他的体内,想要再拿出来却是不可能了,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想要把血脉弄出去,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办到。”

    “可关键是我现在办不到啊。”王峰苦着脸说道。

    “那就等。”叶尊的声音很平静,道:“等到你可以自己把血脉弄出去为止。”

    “那血脉的去留咱先不说,叶尊知晓如何主动激活血脉以及压制血脉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吗?”

    “激活血脉的方法我可以告诉你,但是压制负面影响我可能就做不到了。”

    “如何激活?”这时候王峰上前步,问道。

    血脉的去留问题既然解决不了,那王峰总的学会如何控制下这血脉吧?

    只要这血脉可以为他所用,那总归还是有点作用的,如果说血脉王峰主动激活不了,而这东西又要蚕食他肉身的话,那王峰可能就接受不了了。

    因为个对自己没有多大用处的东西又再害自己的,谁想留?

    “服下此物,你就可自主的激活血脉。”叶尊开口,而后递出了个绿色的瓶子。

    “这是?”

    “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我随手炼制出来可以强化血脉的。”叶尊开口,让帝霸天和王峰都是惊。

    能够强化血脉的东西必是宝贝,而叶尊却说是自己随手炼制的,这看就知道是唬人的。

    “作为交换,我给前辈枚世界之树的果实。”王峰开口,翻手就取出了枚绿色的果实。

    人家能够修炼到巨头,平常的东西他们肯定是想得到多少就有多少,所以王峰现在唯还能够拿得出手的,恐怕也只有这世界之树的果实了。

    “既然是你的番心意,那我就收下了。”没有和王峰客气,这叶尊将拿出来果实收入了囊。

    “他的血脉激活不了,和强弱还有关系?”这时候帝霸天疑惑的询问道。

    “当然有关系。”叶尊点头,随后才说道:“这就如同个孩童般,岁的孩童你叫他做什么,你觉得他会听吗?”

    “那的意思是要把孩子养大?”帝霸天有些诧异的问道。

    “没错。”叶尊点头,随后才说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想要掌控血脉,你就必须将其强化,只有强化过后的血脉才能够真正的为人所操控。”

    “就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是你们自己想的太复杂了而已。”叶尊微微笑,随后才说道:“掌控血脉的方法我是交给你们了,但是想要压制血脉爆之后所带来的负面情绪,恐怕你们得去找空明大和尚才行。”

    “他有办法吗?”

    “我不确定有没有,总之找他就绝对没错,这方面我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多谢叶尊的慷概。”

    “好了,你们二人去吧,不要打扰我修炼了。”

    “走。”

    既然东西已经拿到,他们自然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逗留了,带着王峰,这帝霸天直接找那空明大和尚去了。

    和叶尊所居住的地方相比,这个空明大和尚平时居住的地方显然就贫苦多了,到了他做居住的这地方,王峰简直都快以为自己是来到了和尚的国度了。

    整整座城池,里面竟然全部都是和尚,各种油光亮的大光头不断的在他们两个人的眼前晃,把人整的眼睛都快晕了。

    而且走遍个城池,他们是个女子都没有现。

    古有西游记里面的女儿国,王峰觉得他们现在是来到了光棍国样。

    “帝霸天前来拜见。”

    就在城池帝霸天出了声巨大的声音,同时股巨头气息从他的身上散而出,震惊了所有和尚。

    “原来是阁下,不知道你大老远的从心城跑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没事,我也不会来了。”帝霸天开口,而后他带着王峰直接来到了那空明大和尚所居住的座寺庙之。

    虽说这寺庙外观上有些破,但是当王峰走进来了之后,他这才现这寺庙内当真是别有洞天,这里面的装饰极其豪华,根本不像是什么和尚居住的地方。

    “看样子这和尚也是个酒肉和尚。”王峰心嘀咕着说道。

    空明大和尚也和外面的那些和尚差不多,都是个大光头,甚至他不散巨头气息的话,王峰都不会想到这么个看起来十分平常的人竟然还是天界最强大的那批人。

    “有什么事就直接开口吧。”不管怎么样帝霸天也是位巨头,所以这空明大和尚说话还是十分客气的。

    “是这样的……。”说话间这帝霸天把王峰的情况给这大和尚介绍了番,同时他也说了他们二人是受叶尊的推荐才来的此地。

    听完了帝霸天的话,这空明大和尚先是沉吟了番,随后他才说道:“既然你们是有求而来,那我就满足你们。”

    说话间他给了本册子到帝霸天的手,道:“这是部心诀,若是他下次还要动用那天外血脉的话,就先把这心诀运转起来,这样便有有效的遏制血脉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多谢前辈,这是枚世界之树的果实。”和先前感谢那叶尊样,王峰同样拿出了枚世界之树的果实加以感谢。

    有这两个巨头的帮忙,想必要不了多长的时间他就可以随意的动用血脉的爆来增强自己的实力了,这算是了却了王峰的心很大块心病,所以他怎么可能会吝啬。

    这可是关乎自己性命啊,所以给他们枚世界之树的果实并没有什么可惜的。

    “阿弥陀佛,身外之物就省了吧,贫僧拿来也不管用。”看着王峰拿出来的世界之树果实,这空明大和尚丝毫没有心动的样子,他给拒绝了。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你的美意了。”对着这空明大和尚抱拳,帝霸天带着王峰走了。

    “不给他东西,人家该不会说什么闲话吧?”离开了这座光棍城之后,王峰有些担忧的问道。

    “放心吧,身为巨头的人还没有无聊到那种地步。”帝霸天微微笑,随后才说道:“咱们现在就回去,你将这心法修炼修炼,随带你把叶尊给你的药水服用了,到时候看看效果如何。”

    “好。”

    拿着东西王峰也迫不及待的有些想要尝试了,因为他也想看看这血脉是否真的能够被自己所掌控。

    回到赤焰盟,王峰谁都没有见,他直接拿这药水和心法进入到了密室之,他从现在开始就要开始修行了。

    就如叶尊所说,当王峰服下那所谓的药水之时,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脉果然得到了极大的强化,虽然他还不知道这血脉的强化可以让他的战斗力提升多少,至少这提升是实实在在的,他可以感受到的。

    血脉强化完成之后,王峰又开始修炼空明大和尚交给他的心法,此心法对实力提升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对压制负面情绪却是功效巨大。

    虽然王峰还没有用在激活血脉的时候,但是修炼这心法的时候,王峰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头脑变得清明了不少。

    凭借王峰的天赋,他修炼太阳圣经都是很快修炼完成,像是这等辅助心法自然是手到擒来,仅仅只用了个时辰左右的时间,王峰就已经将这心法学会,并且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

    “终于完成了。”从密室出来,王峰长长的吐出了口气。

    “已经好了吗?”

    密室之外,早已等候多时的帝霸天站立了起来,询问道。

    “可以施展!”王峰点头。

    “既然如此,那开始吧!”

    说话间帝霸天大袖挥,顿时个光罩将他和王峰笼罩,在这个光罩之,纵然是王峰生什么变故他可以将其限制在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