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精神上的折磨

作品:《极品透视

    “乌龟壳,帮我个忙,怎么样?”将自己左手臂里面的乌龟壳唤醒,王峰开口说道。?  ≈.≈≠1≠Z≤W≥.

    “什么忙?”

    “很简单,你不是可以无视所有的攻击吗?现在你就帮我过去骚扰那个血魔老祖。”

    “啥?”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虽然拥有不死的特性,但是他的恶鬼可全部都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东西啊。

    如果在人家的战斗余波将他的恶鬼释放出来,那不是送死的事情吗?

    “怎么?你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不是我不愿意,我的恶鬼已经死亡很多了,如果再这样无意义的死亡,我这么多年的心血恐怕全部都没了。”这乌龟壳大叫道。

    “谁让你放恶鬼了?”听到这话,王峰面色怪异的问道。

    “如果不让我放恶鬼,那我还有什么招式可以对敌?”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倒是诧异了起来。

    他的唯攻击方式就是利用他的恶鬼来啃噬对方,旦他无法动用恶鬼,那他自己是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的。

    “我只不过让你去骚扰对方而已,只要他不能够全身心的投入战斗,那我们就算是赢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过去和他吹牛?”这乌龟壳不愧为活了数个时代的东西,他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没错。”王峰点头,随后才说道:“你的嘴不是最能说吗?只要你直在他的耳边聒噪,我相信他是绝对没有办法真正投入战斗的,只要他不能全身心的来战斗,那他就完蛋了。”

    魂王和血魔老祖两个人的实力相差无几,所以只要方露出颓败之势,那么很可能这场战斗就要因此而分出胜负来,所以现在这乌龟壳的干预就显得极为重要了。

    这可是天然的优势,王峰不用都感觉可惜了。

    “就这么简单?”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有些怀疑的问道。

    “你不要管简单不简单,你尽管挥自己的优势说了,最好烦死他。”王峰开口,心忍不住有种恶趣味的感受。

    相信这乌龟壳的话匣子旦打开之后,只怕这血魔老祖会受不了崩溃的。

    “那我试试吧。”

    王峰所说的不错,这乌龟壳的确可以免疫所有的伤害,从当初的黑水城就可以看出来了,王峰穿不过去的阵法他可以穿透,所以这主宰的力量尽管可怕,但是乌龟壳应该也可以免疫。

    如果不是这样,王峰也不会让他出手了。

    “去吧。”

    王峰开口,而后他任由乌龟壳从自己的左手臂之离体而出。

    “嘿,孙子,爷爷我现在正到处找你呢。”

    刚刚才飞出虚空,这乌龟壳的口就出了道巨大的声响,让王峰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乌龟壳怕是要把血魔老祖烦死。

    “你是谁?”

    乌龟壳的忽然出现可谓是让血魔老祖和魂王两个人都心大惊,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现在他们战斗的时候有人接近这里。

    所以看着乌龟壳,他们两个人都瞳孔猛的缩,能够处在他们的战斗区域之丝毫伤害都不受的人,那肯定境界不会弱于他们。

    难道有第三方势力要介入进来了吗?

    “你瞅什么瞅,孙子,说得就是你,那个红头的怪人。”乌龟壳开口,目光直接放到了血魔老祖的身上。

    “你在跟我说话?”听到乌龟壳的话,这血魔老祖血飘飘,看起来异常疯狂。

    只是这种疯狂对于乌龟壳来说完全就是形同虚设,他点都没有感觉到害怕。

    “你爷爷我不跟你说话难道是在跟鬼说话?”说话间这乌龟壳还在朝着血魔老祖靠拢过去,让血魔老祖都不断的后退。

    因为他怕来人也是个高手,到时候人家和魂王两个人联手对付他,他未必就是对手。

    只是他退魂王就立马撵上,根本就不想给他离开的机会,不管乌龟壳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现在他针对的既然是血魔老祖,那魂王就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孙子,你跑什么?咱们爷孙俩今天就来好好的谈谈心。”乌龟壳开口,而后他所化的黑雾直接穿透了重重主宰的战斗余波,来到了血魔老祖的不远处。

    “你到底是谁!”

    看着乌龟壳,血魔老祖的口出了道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差点把藏在虚空的王峰都给硬生生的震出来。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你爷爷啊,难道你不认识我了?”乌龟壳开口,而后他才叹息声,道:“想不到你这后世子孙这么生性淡薄,连自己的爷爷都不认了。”

    “胡说道!”

    听到这话,血魔老祖声大吼,而后他拳就朝着乌龟壳轰了过来。

    只是乌龟壳所化的黑雾根本就没有受到这血魔老祖的伤害,它就像是道雾气样,轻而易举就避了过去?

    “怎么可能?”

    看到这幕,这血魔老祖心大惊,这刻他直接将乌龟壳定义为了真正的高手。

    连自己的攻击都可以完全的免疫,这得是什么样的实力?难道他是巨头吗?

    “你在那里瞎bb啥?你过来,我给你讲讲你爷爷我这些年的光辉事迹。”

    “滚!”

    听着乌龟壳在这里扯淡个不停,这血魔老祖只感觉到内心之烦躁无比,杀机就像是潮水样淹没了他的心神,他太想弄死乌龟壳这个臭不要脸的角色了。

    只是不管他怎么对乌龟壳出手,最终的结局都是样,乌龟壳根本不会受到半点的伤害,他就像是不存在的东西样。

    “呔,你这孙子,爷爷我好心教导你,你竟然还想对我下狠手,难道你爹娘没有教你如何做人吗?”乌龟壳声大喝,而后他所化的黑雾直接幻化成为了个双手叉腰的人,这人不正是血魔老祖自己吗?

    “噗!”

    听到乌龟壳的话,这血魔老祖只感觉到自己胸口气血汹涌,他张口就喷出了口鲜血,神色迅萎靡了下去。

    他这完全就是叫乌龟壳气的。

    个主宰竟然被人气得吐血,这恐怕也是罕见无比的事情了。

    “好机会!”

    看到血魔老祖吐血,这魂王双目寒,而后他个闪身就来到了血魔老祖的面前。

    正所谓战机稍纵即逝,只要抓住了机会,魂王完全有机会瞬间致这个血魔老祖于死地。

    只是血魔老祖都已经活了数万年,他的战斗经验也是异常的丰富,所以当魂王冲上来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反应了过来。

    张口就喷出了团黑雾,这黑雾带着极强的腐蚀能力,把魂王都给惊退了。

    “连本命魂元都喷出来了?”看着虚空漂浮的黑雾,这魂王的面色有些难看。

    魂元是他们主宰特有的东西,想要真正的踏入巨头层次,修士的灵魂必须质变,因为灵魂的强大直接关乎他们的未来,所以主宰作战基本上是不用动用此物的。

    就像是现在诸多的修士战斗之时也从来不会动用自己的神国样,这些东西可是和他们自身的性命挂钩,试问谁愿意把这样的软肋露出来?

    “毛毛躁躁的,你能成什么大事?”就在这时乌龟壳继续开口,他几乎已经来到了血魔老祖的面前,他的声音很大,几乎句句都落入到了这血魔老祖的耳,让其差点疯掉。

    本来和魂王战斗他就已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了,如果再加上乌龟壳这个话痨,他还能正常战斗的屁,估计他现在连自身实力的七成都已经拿不出来了。

    “活该啊。”

    虚空王峰开口,看到血魔老祖变成了这副样子,他的脸上也挂着冷笑,此人不帮忙就想拿走九天玉露,他落到如今这步田地也实属自己自找的。

    就他现在这个状态,估计他撑不了多久就会被魂王斩杀,看样子自己刚刚那步棋的确是走对了,这乌龟壳的确挺烦人的。

    “滚!”

    看到乌龟壳还在跟自己瞎扯个不停,这血魔老祖双目血红,但却拿乌龟壳没有半点办法。

    因为他不管动用什么样的攻击方式这乌龟壳都没有半点感受,物理攻击无效,灵魂攻击也无效,这乌龟壳就像是不存在样,让血魔老祖心底抓狂。

    伤不了对方,而他耳边也始终有那难听无比的声音,在如此环境下,他如何去战斗?

    噗!

    约莫两分钟时间之后,这血魔老祖实在是让乌龟壳烦透了,所以他猝不及防之下遭受了魂王的击,喷出了大口鲜血。

    “魂王,你不要逼我自爆。”遭受了诸多的严重创伤之后,这血魔老祖知晓自己已经战斗不了多长的时间了,所以他这开口就是威胁。

    “如果你有胆量自爆的话,你尽管试试。”魂王冷笑,根本无惧。

    血魔老祖是什么人他再清楚不过了,虽然他没事就喜欢去做屠城的事,但其实这血魔老祖的胆子并不大,很多时候他都是在战斗的时候直接跑路,就怕让别人杀掉。

    而且从这次的事情也可以看出这血魔老祖的胆量,有隐瞒阵法的存在他还不敢和魂王真正联手打开地狱通道,怕天道惩罚。

    所以血魔老祖如果敢自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他用这话去唬别人,那还是有可能成功的,但是用到他魂王这里,那可能就不行了。

    “好好好。”听到魂王的话,这血魔老祖连叫了三声好,在魂王和乌龟壳的联手之下,他已经被整疯了。

    既然他们不想让自己活,那现在大家都去死吧。

    他的身躯正在迅的膨胀,可怕无比的力量此刻在他的肉身之弥漫,这赫然是要自爆的前兆。

    “真的要自爆?”看到这幕,纵然是魂王都忍不住瞳孔猛的放大。

    他只是凭借自己对血魔老祖的了解才知晓他说自爆肯定是骗自己的,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血魔老祖现在真的要自爆,难道他不想活了吗?

    以平时的态度去针对别人没有错,而且这血魔老祖也的确是胆子小,但是这魂王可能忽略了点,人旦陷入某种疯狂的境地之,那他们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的出来的。

    魂王不是不相信他敢自爆吗?那他现在就要自爆,不活那大家都起去死,这血魔老祖想要和魂王同归于尽!

    -----

    早上有事没有更新,现在早上午的起连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