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偷袭

作品:《极品透视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在这血魔老祖强势的拳之下,王峰只感觉到可怕无比的力量直接朝着他席卷而来,纵然是他战剑的威力帮他挡住了部分的伤害,但是更多的力量还是朝着他的肉身倾泻.了过来,这血魔老祖完全就是想要杀了他啊。 ≥.≠=1≤Z≥W≥.=

    琉璃青莲树的光罩无声无息间升起,这树苗已经感应到了王峰这位主人的危机,所以它出来护主了。

    只是它护主的效果明显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人家境界高过王峰这么多,所以在这击之下,这琉璃青莲树的光罩几乎只坚持了那么息的时间就宣告破碎了。

    不过也就是这息的时间,王峰借助瞬移躲过了这击。

    随着王峰撤走,这血魔老祖背后的魂王自然是瞬间补了上来,这血魔老祖这次这么坑骗他们,且不说王峰会怎么想,就光是这魂王就接受不了。

    所以今天他就算是伤敌千自损百,他也要血魔老祖将那瓶九天玉露给吐出来。

    要不然他魂王今后如何在外面做人?

    伙同血魔老祖来骗王峰的东西?

    如果这样的传闻传递出去,只怕他魂王不仅自己的名声要变臭,恐怕相干人等还会66续续的来找他麻烦。

    到时候他又该如何潜心修炼?

    所以今天血魔老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离开这里。

    “魂王,你我实力差距如何你心再清楚不过,你觉得你能留下我吗?”

    “那咱们就试试看。”冷哼声,魂王径直的朝着血魔老祖杀了过去。

    “试试就试试,你还真当我会怕你?”血魔老祖冷笑声,而后他反手就是记重拳爆开来。

    虚空在这刻裂开了无数条宛若蜘蛛样的裂缝,主宰的毁灭力实在是太强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峰几乎连插手都难以做到。

    因为他的境界限制,如果正面作战的话,那绝对不会是血魔老祖的对手。

    所以自从他隐藏在虚空之后他就没有再出来,因为他在等候最佳的时机给予这血魔老祖毁灭性的击。

    他和魂王两个人的实力准确的说应该是在仲伯之间,谁都难以在短时间内奈何对方。

    所以只要王峰能够偷袭成功,那么胜利的天枰可能会下子就生巨大的逆转,到时候这血魔老祖未必就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既然他不愿意帮忙,又想拿走王峰的那瓶九天玉露,那王峰就要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死那也得脱下层皮再说。

    他此刻就像是条潜伏在暗的毒蛇样,随时都有可能冲出来咬这血魔老祖口。

    “魂王老儿,我看你也干脆放弃跟我走吧,你明知道开启地狱通道可是违反天道的事情,又何必这么费心费力呢?旦上苍察觉,到时候你难逃责罚。”这血魔老站怂恿着说道。

    不想出力是假,恐怕现在血魔老祖所说的这句话才是真的。

    当初玄羽大帝为了救咸翎大圣的时候就曾经降下过天谴,这是比天劫都还要可怕的东西。

    而如今魂王他们所做的事情样是在违反天道,也就是这无暇山有魂王布置了很多年的隐瞒阵法,要不然他们早就已经让天道给现了。

    正是因为害怕让天道觉,所以这血魔老祖出手次之后就不想再出手第二次,因为他怕为了王峰的事把自己的命也给搭上。

    只是这个地方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人都没有帮忙救出来,今天他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离开此地。

    “就算是我知晓有可能会被天道现,但也绝对不会像你这般怕死,拿了别人的好处不给别人办事,我看你这几万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少要在这里抹黑我,你怕那王峰我可不怕,今天本座就是要走,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有人会把你怎么样的。”说话间这血魔老祖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凉,等到他低头看去,他现柄剑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他的胸膛地方冒了出来,并且带着些许的鲜血。

    这正是王峰趁他和魂王说话之际偷偷摸摸过来进行攻击的,可惜这家伙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在王峰的身上,所以当王峰潜藏着气息摸过来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任何的察觉。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直接了王峰的这剑。

    看着胸口上的这剑,这血魔老祖脸上全部都是不可置信,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让王峰这个后生所伤。

    “不还我九天玉露,这就是你的下场。”说话间王峰把自己的战剑横,顿时这血魔老祖的口就出了道凄厉的惨叫声。

    因为战剑对他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让他惨叫的同时还喷出了大口鲜血。

    仅仅就是个不小心,他就已经遭受了重创。

    “给本座滚!”

    都没有回头,这血魔老祖直接爆出了自己的可怕主宰气息,在他的气息碾压之下,王峰直接让这股气息爆之时产生的气浪给狠狠撞飞了出去,面色都微微有些苍白。

    不过他的情况和血魔老祖的相比明显是好上了不知道多少倍,,因为他至少未曾吐血,也没什么明显的外伤。

    “受死!”

    看着血魔老祖已经让王峰偷袭的遭受了创伤,这魂王也瞬间爆,这可是痛打落水狗的绝好时机,旦错过,想要再杀这血魔老祖明显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呜呜呜!”

    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在魂王的四周此刻简直就像是演变成为了鬼域了样,漫天飞舞的都是鬼影子,看起来慑人无比。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就算是王峰都能感觉到阵阵心悸,很显然这些鬼影子应该都拥有极强的攻击能力,要不然这魂王不会将其给释放出来。

    “杀吧,最好直接将这个老不死的灭了。”击偷袭成功之后,王峰又直接隐藏在了虚空之。

    没了琉璃青莲树的护主功劳,王峰现在想要和血魔老祖正面作战更是不可能,所以他只能继续躲在暗,伺机而动。

    不过这遭受了重创的血魔老祖的确是远没有先前强横,因为他每动下就有大量的鲜血不断的从他胸口上的血口溢出,根本抑制不住。

    要知道战剑造成的伤口可不是般的武器可以相比的,此伤堪比大道之上,极难恢复。

    所以这血魔老祖现在完全就似乎属于在硬撑的阶段,只要这魂王能够拖住他,相信要不了多长的时间这血魔老祖必败无疑。

    “魂王,你难道真的要与我决裂吗?”就在这时道大喝的声音从血魔老祖的口出,这刻他双目血红,俨然已经快要被逼疯了。

    “决裂并非我所愿,这切都是你逼我的。”和血魔老祖相比,这魂王的脸色同样难看无比,这个老家伙拿了九天玉露不办事,这不是故意跑过来打他的脸吗?

    活在主宰这个层次里面,谁活的不是个脸面?所以这血魔老祖既然要这样来打他的脸,那他就要以自己最可怕的状态给予他还击。

    “好好好。”听到魂王的话,这血魔老祖也是嘴角露出了惨笑,道:“既然你要这样逼我,那就不要怪我了,大不了今天咱们二人起同归于尽。”让魂王实在是逼得没有办法了,想走走不掉,想战斗停下来那也完全不可能。

    所以这刻这血魔老祖疯了。

    只见他的气息在这刻疯狂的暴涨,他竟然是在燃烧自己的灵魂用来换取强大的力量。

    原本他巅峰的时候就和魂王的境界差不多,如今随着他让王峰的战剑偷袭之后,他的力量更是锐减到了个冰点。

    所以想要翻盘,他只有燃烧自己的灵魂来换取可怕无比的力量。

    “不要以为只有你才能够燃烧灵魂,老夫同样也可以。”魂王开口,而后他竟然也开始燃烧自己的灵魂。

    看到这幕,隐藏在虚空的王峰可谓是瞪大了双目,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他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这么疯狂,这么快就开始燃烧自己的灵魂,难道他们都不想冲击巨头境界了吗?

    不得不说这主宰疯狂起来还当真是可怕无比,原来无暇山爆出来的威势就已经十分慑人,随着他们两个人开始燃烧自身的灵魂之后,这股气息变得更加的可怕,至少百公里之间,所有生灵都在这刻匍匐在地上瑟瑟抖,因为主宰的气息横扫而来,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反抗,只能以自己最虔诚的方式去迎合。

    “行,既然你要拼,那咱们今天就来拼个你死我活。”看到魂王竟然也开始燃烧自己的灵魂,这血魔老祖也是面色癫狂,这刻他带伤开始和魂王拼命。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进行攻击,谁都都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约莫上百个回合下来,两个人都是各有损伤。

    看到这幕王峰的心忍不住有些着急了起来,这血魔老祖的死活他可以不管,但是这魂王他却是不能不管啊。、

    因为营救关芙的任务还需要他来完成,所以他绝对不能和这血魔老祖在这里拼的同归于尽。

    想到这里,王峰也忍不住在虚空握紧了自己的战剑,旦这血魔老祖露出了什么破绽出来,那王峰会再次给予其致命击。

    天地动荡,出惊天的轰鸣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峰现他根本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

    因为两个人战斗之时所产生的余波实在是太吓人了,王峰觉得自己可能都还没有靠近这血魔老祖他就有可能让这战斗余波给直接横扫出去。

    “有了。”大概也就是分钟之后,忽然王峰的双目亮,他想到了对付这血魔老祖的办法。

    这战斗余波不是很强王峰过不去吗?但是他身上可有物可以横穿这些战斗余波过去,这物就是他左手臂之的乌龟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