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 功亏一篑

作品:《极品透视

    “多少年都没有打开过地狱的通道了,今天咱们就来创造壮举。???? ?.1ZW.”那血魔老祖开口,而后他挥手,顿时就是阴森无比的黑雾笼罩在他的身旁。

    通过仔细观察,王峰现这些黑雾竟然全部都是些灵魂组成,狰狞无比的脸庞不断的在黑雾浮现,看起来慑人无比。

    “开!”

    约莫分钟之后,忽然魂王的口出了道大喝的声音,然后道又道的光芒开始在虚空闪烁,这些光芒迅无比的交织在起,这些交织在起的光芒最终组成了个宛若卦样的图案。

    卦的图案实在是太大了,堪称遮天蔽日。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魂王忽然咬破自己的舌尖,张嘴就喷出了口精血到这图案之去。

    而在另外边,那血魔老祖的做法也是和魂王相同,他也喷出了口精血到这阵法之,顷刻之间这阵法爆出了强烈无比的光芒,直冲云霄。

    “轰!”

    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地,在虚空仿佛有道门被强行轰开了样,透过天眼王峰可以看到那里面全部都是飘荡的灵魂,密密麻麻的片根本数不清楚有多少。

    “这就是传说之的地狱吗?”看着这处地方,王峰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维持住这个门,我来捞人。”魂王开口,而后他的口又开始念念有词了起来。

    他的声音低沉且叫人听不懂,按照王峰的理解,此刻这魂王就像是个神棍样。

    不过事关关芙的灵魂,王峰也只能够耐心的听着他将段完全听不懂的词念完。

    “开始!”

    这魂王念叨了大概有分钟左右,然后他的双目暮然间睁开,在其双目开阖的这瞬间,他的手掌忽然幻化到了无尽大,就像是上次样。

    他的手掌直接探入进了地狱之,他正在快的搜寻关芙的灵魂。

    看到这幕,王峰只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在不争气的砰砰乱跳了起来,这刻他无疑十分的紧张,因为成败完全就在这举之间了。

    “你的时间只有十息,我快撑不住了。”就在这时血魔老祖开口,而后他就不说话了,因为他要全力维持这个地狱入口的开启状态。

    时间分秒的度过,这魂王还是没能将关芙的灵魂从地狱之捞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峰的额头之上都忍不住户冒出了汗水,他实在是太紧张了。

    “不好,我坚持不住了。”就在这时血魔老祖的面色边,大喝道。

    “我已经察觉到她的存在了,你再坚持下。”

    魂王开口,让王峰的神情下子就变得振奋了起来,他既然现了关芙的存在,那是不是关芙完全有可能复活过来?

    “快收回来,我已经坚持不住了。”

    血魔老祖开口,其声音已经震天,看得出来此刻他当真是坚持到了自己所能够坚持到的极限了。

    他额头上的青筋都已经暴起,看起来十分吓人。

    “好,捞到了。”就在这时魂王开口,其神色也是露出了激动,因为耗费了这么大的功夫,他终于找到王峰要找的那道灵魂了。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把自己的手收回来,忽然那地狱之门的通道关闭了,大门都已经关了,这关芙自然是出不来了,甚至就连魂王的截手臂都被强行的留在了地狱之。

    “你……你到底在做什么?”

    手臂被截断的痛并不是魂王现在心最大的痛,他的痛是人他分明的都已经找到了,但是在最后关头却失败了。

    这无异于是个大锤样狠狠的敲击在了他的胸膛之上,让他的面色都变得异常苍白了起来。

    仅仅只差那么丝就成功了啊。

    “我都说了我已经控制不了了,你难道还能怪我吗?”和魂王相比,这血魔老祖的声音也不小,甚至还要更大。

    控制地狱之门的入口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不是他实在控制不了,他也不可能就这样途而废了。

    总的来说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够完全怪他,因为他的确是已经尽力了,怪就怪在了这找到关芙的时候时间有些太晚了,要不然魂王可能都已经将她给营救出来了。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魂王开口,面色十分难看。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撤人了。”血魔老祖开口,让魂王面色大变。

    “你说什么?”魂王几乎不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话,这血魔老祖竟然说撤,这人都还没有救出来,他就说撤,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而且九天玉露的报酬都已经提前付给他了,他现在竟然这样说,这是故意要打他魂王的脸吗?

    人可是他找来的,如果不帮王峰把人救出来,那他颜面何存?

    “我说撤人。”血魔老祖开口,根本不怕魂王。

    “人都还没有救出来,你竟然跟我说撤,你觉得可能吗?”魂王的面色彻底阴沉了下去,因为他已经相信这血魔老祖就是想要这样走。

    “怎么就不可能了?刚刚我维持通道的开启几乎耗了我本身六成的力量,难道这还不够那瓶九天玉露的报酬?”

    “你混账!”

    听到这话,这魂王直接大喝了出来,他没有想到这血魔老祖竟然这样就要打退堂鼓了,这出乎了他的预料。

    王峰这位金主还在旁边他就敢这样说,这是典型的拿了钱不出力,要知道瓶九天玉露的价值实在是太大了,这血魔老祖想要半路就撂挑子,那是绝对不行的事情。

    “仅仅就是损失点力量就想拿走整瓶九天玉露,血魔老祖你想的未免也太美了点吧?”魂王冷笑连连。

    “反正帮我已经帮了,是你自己不给力没有把人救出来,这说起来也赖不了我。”血魔老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

    看到这幕,王峰只感觉到股疯狂的杀机在自己的身体流窜,可惜他不是这血魔老祖的对手,要不然他已经出手打死对方了。

    出工不出力,还想得九天玉露,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血魔老祖,你自己扪心自问,你现在走了到底合适不合适?”

    “合适,怎么不合适,我已经帮你们出手次了,我没有必要再帮你们第二次,除非是你们再拿出同样的宝贝。”

    “我草泥马。”

    听到这话,原本就已经处于暴怒边缘的魂王终于忍受不住了,他爆了。

    拿了好处却不肯出力,这血魔老祖简直就是在故意撩拨他们的暴怒神经。

    “怎么?你莫非还想跟我动手?”听到魂王的大骂,这血魔老祖的表情也变得难看了起来,因为他也是位主宰,他可不会受这的窝囊气。

    “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说话间这魂王对着血魔老祖出手了。

    请他来帮忙,忙他倒是帮了,只是他这途就想要收手,那怎么可能?

    旦血魔老祖不出手,那魂王想要再打开地狱通道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这血魔老祖简直就是故意的。

    “想要伤我,你恐怕还不够资格。”冷笑声,这血魔老祖也没有坐以待毙,他选择了反抗。

    “毁灭之眼!”

    看着魂王都已经动手了,王峰也没有站着了,他这刻翻手就取出了战剑,并且在出手的时候,他还爆出了自己的毁灭之眼。

    开始就是最强的攻势,王峰根本没有任何的保留,因为这血魔老祖的做法也已经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杀机,有魂王动手,王峰也要前来助阵。

    “好,咱们今天起联手灭了此燎。”看着王峰动手,这魂王大喝声,然后他直接攻向了血魔老祖。

    如果血魔老祖诚心帮他们救出关芙来,那九天玉露他肯定可以拿走离开,可是他现在竟然想撒手不干了,这不是骗人吗?

    九天玉露是什么东西?

    那可是连主宰都稀罕的顶级神诊,仅仅只出手次就想要得到整瓶九天玉露,他当真是在做白日梦。

    主宰出手,那威势十分恐怖,虽然王峰的境界只有王者九重天,可是他若是爆全力,配合上战剑的可怕,就算是主宰他也能战。

    当初的大道子就是这样死在他的手底下的。

    边个同时下手对付这血魔老祖,他几乎是瞬间就陷入到了被夹击的尴尬局面之。

    不过作为个主宰,他还是具备很强的反抗能力的,他选择了从王峰这边出击的脱身计划,王峰的实力远逊于他,从王峰这里突破是最容易的。

    只是想法虽好,现实却是十分的残酷,王峰的实力的确是远弱于他,但是王峰如果不想让他走,他想走都难。

    恐怖无比的火焰此刻从王峰的身躯狂涌而出,这是太阳真火,温度高的吓人。

    “要走可以,九天玉露给我留下!”

    九天玉露王峰本身就没有什么剩余了,给这血魔老祖瓶已经是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作出的决定,如果救出关芙还没有什么,就算是他尽力王峰也认了,毕竟这本身就是在求人帮忙。

    可是现在他竟然半路就想要撤人,并且还不想还九天玉露,试问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就像是你给老板打工样,如果工作不做完,你还想得到工资?那不是异想天开的事情吗。

    “你想得美,既然九天玉露都已经到我手里了,你觉得你还能拿得回去吗?”这血魔老祖冷笑声,根本不想还九天玉露。

    “既然如此,那你今天就别想走了。”王峰冷笑声,而后他剑就朝着这血魔老祖劈了下来。

    细胞的力量在这刻爆,日月战魂同样挥了作用,这剑的威力远胜王峰本身境界,这完全可以说是位主宰爆出来的力量。

    “滚!”

    感受到王峰劈来的这剑,这血魔老祖大喝声,而后他的拳头直接轰向了王峰,他这是想要用拳头直接硬悍王峰的战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