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作死

作品:《极品透视

    这大半天的时间,王峰是真心可以感受到这丹界的大长老是在诚心诚意的教导自己,所以送他枚世界之树的果实王峰完全就是心甘情愿的。? ???  ㈠1?Z㈧W㈠.??

    换句话说,就凭他指导自己的那些知识就已经完全抵过世界之树的果实,算起来王峰似乎还是占了便宜。

    因为果实有价,知识无价啊。

    “这是?”看着王峰手里的东西,这丹界大长老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因为他不知道王峰拿个大果实出来做什么。

    看着这个似乎还未成熟的东西青色大瓜,他时之间根本就无法辨认此物到底是什么来头。

    “前辈既然能当这丹界的大长老,你的眼力肯定非常人所能企及,你自己拿去看看就知道了。”

    世界之树的果实可是当初王峰强行取的,所以此物自然是没有成熟,不过即便是这样,这果实依旧是无价之物。

    试问天底下有几个人真正见过世界之树?所以王峰这完全就是运气。

    “那我看看。”见王峰脸神秘的样子,这丹界大长老也不相信王峰是随意弄的种常见的果实给他。

    虽然王峰的境界比他低,但是他毕竟身为赤焰盟的盟主,所以从他手里拿出来的东西肯定不会差了。

    接过世界之树的果实,这丹界大长老很快就仔细查看了起来,只是还没有看到五息的时间,忽然他面色大变,心更是骇然,只听他失声叫道:“这竟然是世界之树所产的果实!”

    他的声音充满了不可置信,因为他没有想到王峰给他的东西竟然是世界之树上面摘下来的,这礼物未免也太贵重了吧?

    虽然他拥有主宰级别的实力,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世界之树,更没有听说过什么地方出现过世界之树,所以这刻他的震惊是完全不做虚假的,他的确是被震惊到了。

    “想不到前辈见多识广竟然认出来了。”

    王峰微微笑,随后才说道:“这的确就是世界之树的果实。”

    “你从何处得到了此物?”这时候丹界大长老震惊的问道。

    “既然是世界之树的果实,那自然是从世界之树上面弄下来的,莫非前辈以为这东西可以捡到吗?”王峰反问了句。

    “可是世界之树罕见无比,天底下都没有几个修士见到……。”

    “这个就只能说是我的运气好了,当初我在禁忌之海游历的时候,曾经有幸见过了次,世界之树的果实就是那时候我弄下来的。”

    “缘分,缘分啊。”听到王峰的话,这丹界大长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如果不是碰到世界之树的话,王峰又怎么可能拿得出来这世界之树的果实,所以他所说的话肯定是真的。

    毕竟世界之树的果实可是复制不出来的,而且全天下的世界之树也就那么棵,所以王峰能够碰到当真是天大的机缘了。

    多少人连世界之树在哪里出现过都未曾听说过,而王峰不仅见到了,甚至还从世界之树的上面弄下来了果实,这桩机缘只怕举世难寻。

    正是因为世界之树本身的罕见,所以这上面弄下来的果实自然也是珍稀无比,这丹界大长老都没有想到王峰竟然会送这东西给他,这简直就是太珍贵了,他受之有愧。

    “前辈这大半天的教导让我受益颇多,所以此物现在就是属于你的了。”

    “可是这太珍贵了,我……我受之有愧啊。”

    “既然受之有愧,那还是不送了。”说话间王峰作势就要将这世界之树的果实收回来。

    “那可不行,我就是开开玩笑而已。”看王峰似乎真的要把东西收回去,这丹界大长老也是面色变,赶紧将这世界之树的果实收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之。

    世界之树的果实十分的珍贵,不管是拿来展示亦或者是拿来炼丹都是无上珍品,因为此物是完全不可复制的。

    这要是让王峰给拿回去了,那他岂不是白白与这样的宝贝擦肩而过了?

    所以现在他纵然是厚着脸皮,他也将世界之树的果实收了起来。

    “行了,眼下丹界的炼丹师大会也要开始了,前辈你自己去忙吧,就不用管我了。”人家是丹界最主要的负责人,这样直占着别人的时间,就连王峰自己都变得有些难为情了起来,所以他让对方走了。

    “既然如此,那你好好在这丹界逛逛,我的确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

    说完这话这丹界大长老转身就走,眼下炼丹师大会还有天就要展开了,客人们肯定会在今天蜂拥日至,所以他这个大长老肯定是没有办法脱身了。

    “听了他吹了这么长时间的牛,可曾有什么收获?”

    当王峰见到魂王的时候,他就听到魂王的口传出了这样道声音。

    “人家可不是吹牛,他是真正的在给我传递炼丹大道。”王峰开口,倒是没有乱说话,因为别人的确是在真心教他,如果这个时候他去抹黑别人,那不是畜生的做法吗?

    “这大半天的时间里我也考虑了下要如何打开地狱的些想法,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听听?”魂王开口说道。

    “当然。”听到这话王峰神色正,道:“还请魂王前辈明言。”

    “这里人多嘴杂,不是说话的地,我知晓附近有个茶楼,咱们倒是可以去里面坐着慢慢说。”

    “那前辈请。”

    关芙的事情是王峰现在心最为重要的事情,为了她,王峰连炼丹都没有办法炼制,所以如果真的有办法可以救她的话,那王峰会不惜切代价。

    “站住!”

    不过还没有等到他们两个人走进那家茶楼之,忽然几个年轻人拦在了王峰他们的面前,脸的冷意。

    阵阵敌意从他们的身上传递而来,倒是让魂王面色怪异,这些人该不会是冲着他们来的吧?

    “哪里来的几个小娃娃,难道你们不知道贸然挡人去路是十分不礼貌的事情吗?”魂王声音沉,开口说道。

    “前辈,我们无意冒犯你,我们的目标是他。”就在这时个年轻人恭敬的对魂王开口,将手指向了王峰。

    “我?”看着这几个年轻人,王峰的脸上同样怪异,因为他自从进入到了丹界之后,他貌似什么都没有做吧?这几个人有必要对自己露出这么大的敌意吗?

    莫非是自己把他们的媳妇拐跑了?

    不过作为个赤焰盟的盟主,王峰连丹界大长老这样的人基本上都是同辈论交,几个年轻人还真像是魂王所说的那样,只是几个小娃娃而已,王峰也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说吧,这忽然拦住我有什么事情。”、

    “我们要向你出挑战。”个年轻人开口大喝道,声音引起来了不少街道上的丹界居民关注。

    “这不是北冥那孩子吗?他跑到这里做什么来了?”有人低声开口说道。

    “挑战?为何?”王峰疑惑的问道。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们就是看你不爽,所以就要来挑战。”这时候个脾气略微暴躁的年轻人回应道。

    听到这话,王峰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就因为看自己不爽就要来挑战,这个理由可当真是够蹙脚的。

    “全部都给我闪到边去,哥哥今天没有兴趣赔你们几个小家伙玩。”王峰老气秋横的说道。

    “你……。”让王峰的口气说得面红耳赤,这几个年轻人简直都快忍不住钻进地下的缝里了。

    “废话少说,是男人就接受我们的挑战,不要借别人来当挡箭牌,自己却做缩头乌龟。”北冥开口,他的意思十分明显,挡箭牌自然说的是魂王,而缩头乌龟除了王峰之外还能有谁?

    只句话他说得十分重,让王峰的心都忍不住出现了冷意,这个小子看样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虽然王峰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招惹了他,但是他既然都已经这样说了,那王峰就应该出手教训教训他,如若不然,他还真的当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

    “说吧,你要如何挑战?”

    “很简单,你出手和我打,打败我了就算你赢。”

    “就你?”

    听到这话,王峰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丝揶揄之色,这个小子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过就是王者境九重天的实力而已,这样的人王峰可以翻手就杀死大片,他这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对,就我,怎么?莫非你怕了不敢跟我打?”

    “唉。”听到他的话,王峰忍不住摇头叹息声,见过不怕死的,却没有见过这种装逼装的要死的人,被秒杀的货竟然也要来挑战自己,他还真的没有弄清楚状况。

    “既然你这么想要来挨揍,这样吧,你们这几个人起上吧,我就用只手,若是你们能伤我分毫,我就算你赢。”

    “此话当真?”

    听到这话,这几个人脸上全部都露出了惊喜之色。

    挑战是假,他们是想要让王峰出丑才是真,既然对方这么自信,那这不是给他们送来的机会吗?

    “大丈夫言九鼎,自然不会反悔,不过作为这挑战的筹码,不知道你们愿意跟我赌什么呢?”

    “还有筹码?”听到王峰的话,这几个年轻人都面色变,因为他们的目的仅仅就是为了让王峰出丑,他们可没想和王峰打赌啊,这事情已经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没有好处的事情我是从来都不会去做的,既然你们要挑战我,那你们就得准备定的东西来跟我赌,要不然你们还是趁早走人,哪里凉快就上哪里待去。”王峰耸了耸肩说道。

    “那你想要赌什么?”这时候那北冥面色阴沉的说道。

    “你们身上有什么我就赌什么,我赌你们全身上下所有值钱的东西。”

    既然是这几个家伙要上来拦路,那王峰不妨就教训他们下,要不是这样,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作天高地厚。

    “你不觉得你是在说笑话吗?”其个年轻人冷笑道。

    炼丹师可是所有修士最为富有的职业了,所以他们几个年轻人都不是丹界真正的掌权者,但是他们的浑身上下也依旧是财富惊人,王峰这开口竟然就要赌他们身上所有的东西,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

    感谢江南怪才,cc.{0,10}o.{0,10}m2o25515,独沽酒溅,9o9886925,独沽酒溅,书友24592527,书友14173723,书友3o813521,参6捌,哭干眼泪,书友312oo293,xiongxfei52o,逍遥津2o15,吴姜5等朋友的打赏,还请各位再接再厉!

    求个月票,名字掉的太厉害了,恐怕等不到15号咱们就掉出2o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