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战剑融合

作品:《极品透视

    “怎么办?他肯定已经跑了。?  ≤.≥≈1≥Z≈W≠.≥≠”

    这时候个海族修士开口说道。

    “茫茫大海,只要他遁入虚空,咱们根本就找不到人的。”另外个海族修士开口说道。

    “不管了,咱们回去之后就如实禀告。”个带头的海族修士开口,而后他们只能悻悻的离开了这里。

    追击王峰却来晚了,可以想象他们回去之后肯定会遭受责罚,可是这找不到人去了哪里,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大概用了差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这群人出现在了座禁忌之海的岛屿上,这里是他们暂时驻扎的地方,他们的领就在这里。

    “报告大人,人已经跑了,我们未曾追到。”个王者九重天的海族修士开口,声音都有些诚惶诚恐。

    因为他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位根本就不是他惹不起的,人家是主宰的修为。

    “那你知道放跑他我会承受什么样的后果吗?”说话的人是个长相十分妖异的男子,两条斜眉让他看起来有些类似于东方不败等角色。

    “属……属下不知。”

    “既然不知,那你可以去见前任海皇了。”说话间这妖艳男子对着这王者九重天的海族修士指,顿时个恐怖的血洞出现在了这海族修士的额头之上,他死不瞑目。

    “还有谁不知道人去了哪里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这人的话吓住了所有外出归来的王者海族。

    谈笑间就杀人,这种人无疑是最可怕的,因为你压根就捉摸不清楚他接下来会做什么,站在他的面前,众人是丝毫的安全感都没有,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灭掉。

    “启禀大人,我觉得他可能是逃亡6地上去了。、”这时候个海族王者开口说道。

    “他是人又不是海族,你不去6地难道还敢深入禁忌之海,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这妖艳的男人开口,而后他的手指再次点出。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自我聪明的人了,还有谁知晓他去处的?只要说出来,本座重重有赏。”说话间这男子竟然还对着他们所有人抛了个媚眼,让他们集体都恶寒。

    眼前这位主宰可是海皇身边的红人,他有个十分让人恶寒的爱好,那就是好男风,在海皇的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曾经遭到了他的摧残,他可是海皇队伍出了名的玻璃王。

    如今他对着这些人抛媚眼,这些人自然是有些受不了,他们只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面不断的冒着寒风,脚步都在蹬蹬蹬的往后退。

    “怎么?没人吗?”看到这幕,这妖艳的男子缓缓站立了起来。

    “戈月大人,你容我们段时间,我们肯定把人找到。”这时候个海族修士开口,脸的恐惧。

    如果被眼前这位男子玷污,他们宁愿死。

    “你的话有几分可信度?”看着这个说话的人,这名为戈月的海族主宰开口,脸上露出了丝暧昧之色。

    被他这样看着,这个说话的海族只感觉到心毛,他压根不敢去和戈月主宰对视。

    “如果找不到他,我们绝不回来。”这个海族修士咬牙说道。

    “不不不。”听到他的话,这戈月主宰摇头,随后才媚眼如丝的说道:“我给你们个月的时间去把他给我找回来,如果找不回来,那你们个月之内也必须给我回到我的身边来,听明白了没有?”

    “大人,不是应该是找不到人就不准回来吗?”这时个海族修士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真是想得美,若是找不到人,那你们就准备回来当我男宠吧。”戈月主宰开口,其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面略微的打了个转。

    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这些人再次脚步‘蹬蹬蹬’的往后退了数步。

    当这戈月主宰的男宠他们不是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要知道当过他男宠的海族修士无数,可是谁又看到他们是活着回来的?

    被侮辱了不说,最后还要被杀死,这简直就是恶魔。

    “我有那么让你们感觉到害怕吗?”看着这些人齐齐后退,这戈月主宰往前步说道。

    “戈月大人,我们现在就出,个月内必定带个答案回来。”这时候有海族修士开口,而后他们全部都离开了这里。

    他们实在是不想和这个人妖进行对话了,因为待在这里他们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后.庭开花,所以还是赶紧离开了这里再说。

    “我在这里等着你们。”戈月主宰开口,而后那些刚刚才升腾而起的海族王者全部身躯个趔趄,险些从虚空摔落。

    “王峰啊王峰,真想尝尝你是个什么滋味。”看着这些人离开的方向,这戈月主宰喃喃自语的说道。

    在他说话的这瞬间,他甚至双目还透露出了股淫.邪之光,看起来如同色恶鬼样。

    海皇的确已经注意到了王峰的存在,只是凭借他的实力,他根本就没有把王峰当作个威胁来对待,因为个蝼蚁怎么可能影响到他海皇的统治。

    可以这样说,在如今的禁忌之海之,他海皇可以算是权倾天下之人,就算是没有圣蓝之心,他的命令还有谁敢反抗吗?

    他是禁忌之海的九五之尊,他又怎么可能把个小小的王峰放在眼。

    所以当初他听说王峰的事情之后,他不过就是略微的给这戈月提示了句,随后才有了戈月派遣海族去找王峰麻烦的事情。

    至于海皇,他能亲自出动对付才是怪事了。

    个王峰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让他出手。

    能够让海皇都亲自提的人定然不会简单,所以这戈月对王峰可谓是升起了极大的‘性趣’。

    后来经过打听,他也知晓这王峰在人类世界混的可是极为不错,算是现在最巅峰的几个年轻人也不例外。

    像是这样的小鲜肉戈月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享受过了,所以他真是想尝尝王峰是怎么样的。

    幸好王峰此刻没有在这里,要不然听到他这样的话,王峰肯定会大骂他恶心人。

    “我怎么感觉后背直冒寒气。”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处虚空,王峰开口说道。

    能够让他生出股这样的感觉,这足以说明肯定是有什么威胁在逐渐的靠近着他,看样子最近段还是要小心点才行了。

    这次得到这二柄战剑对于王峰来说完全就是意外之喜,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这出海竟然就得到了战剑,虽然战剑还没有彻底的掌控,但是东西都已经到了王峰的手里,难道它还能自己跑了不成?

    就在王峰心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忽然他现自己手的战剑似乎轻了不少,低头看去,他顿时心大撼。

    因为他竟然看到,自己之前才得到的那柄战剑竟然战剑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

    那个地方就像是缺了个大口子样,王峰都没有现它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难道只刚刚对敌的时候不小心折断了吗?王峰的心出现了疑惑,却怎么也无法相信。

    战剑的坚硬程度他是知晓的,从他得到第柄战剑开始,他就没有见过战剑什么时候受损过。

    所以这战剑竟然会损坏,这可是远远的出乎了王峰的预料,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

    拿起战剑看了看,王峰现这断裂的地方切口并不整齐,这应该不是忽然折断的,从表面上看,王峰觉得这更像是被腐蚀之后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

    “乌龟壳,你有没有看到这战剑是如何变成这副样子的?”将乌龟壳从自己的手臂弄了出来,王峰询问道。

    “这……这我哪里知道啊。”乌龟壳回应,随后才说道:“刚刚我直都在观察你的战斗,我怎么知道你这战剑是怎么回事。”

    “那就奇了怪了,好好的战剑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简直匪夷所思。”越想王峰的心越是觉得不可能。

    他在战斗的时候虽然没有仔细的观察过战剑,但是这东西也不可能下子就腐朽成这个样子啊。

    战剑是从玄天战魔的身躯拔出来的,这战剑的真实性肯定不用怀疑,难道是刚刚王峰在瞬移的过程之碰到鬼了?

    鬼神之说王峰早就已经不相信了,因为他连活人都不怕,又怎么会怕什么鬼神,所以这战剑被腐蚀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先找个地方好好研究下。”看了眼战剑,最后王峰不再飞逃,他要好好看看这战剑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战剑现在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如果不弄清楚,那王峰怎么可能会甘心。

    降临到距离这里最近的道珊瑚礁岛屿上,王峰将两柄战剑同时放在了地上,他要好好的看看这战剑到底会生这样的变化。

    战剑对于现阶段的王峰来说有些重要,因为他跨越斩敌需要的就是这战剑的可怕爆力,如果战剑下子没了,那王峰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就那么小会的功夫,王峰现战剑被腐蚀的地方似乎消失的更多了。

    要知道在这个过程之王峰都没有使用它,至于王峰故意用东西来腐蚀战剑就更加的不可能了,因为这可是王峰辛苦搞来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会将其损坏。

    况且退步讲,就算是王峰想要将战剑毁了,那他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

    这可是九圣器的仿品,九圣器作为天地之间最为可怕的武器,它的仿品也不是般的武器可以比拟的。

    “这是怎么回事?”战剑是在自己的面前生变化的,而为什么会生这样的变化,王峰是点头绪都没有看出来,因为这战剑就像是被真正的腐蚀了样,可王峰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

    “快看你先前那战剑的变化。”就在这时乌龟壳开口,将王峰的目光都给瞬间吸引了过去。

    当这第二柄战剑在不断消失的时候,王峰现自己最初得到的那柄战剑似乎正在泛着光芒,而且作为这战剑的主人,王峰能够感受到这柄战剑正在不断的增强。

    这是股十分怪异的感受,但却真实的存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