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海族阻拦

作品:《极品透视

    在他的脚步迈动之间,他面前的冰层无声无息就破碎了,仿佛有只无形的大手在帮助他破冰前行样。?  ≈.≈≠1≠Z≤W≥.

    看到这幕那邬阳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要知道现在这些冰可不是般的冰,也就是在场的人是王者,如果换做是个涅槃境的修士在这里,这冰种蕴含的寒气可以瞬间将他们冻死。

    寒冷什么的王峰倒是没感受到,因为他不仅拥有太阳真火这等时间极致之火,同时他体内还存在了另外个至寒的力量,可以这样说,现在王峰是冷热都不怕,也感受不到。

    所以现在对于他来说,最大的障碍就是这些冰层,只要将这些冰打碎,他随时都可能攻击到那邬阳。

    “斩!”

    当王峰来到距离邬阳没有多远的时候,他出手了,剑斩下,顿时可怕无比的剑光肆虐在这冰层之,让这邬阳都瞪大了双目。

    不过他好在是至尊的后代,所以当危险来临的时候,他翻手间就取出了张符纸捏碎。

    随着符纸爆碎,道波纹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波纹吸收了向他席卷而出的所有剑光,他点伤害都没有受到。

    就在他以为王峰会继续进攻自己的时候,忽然他看到王峰此刻竟然在转身而走,这让他的心再次大惊。

    莫非是王峰看到自己面前的这道涟漪之后知晓战剑对付了自己而选择了逃跑吗?

    其实真实的情况根本不是邬阳所想的这样,之所以王峰现在会退,那完全是因为王峰感受到了有大量的海族修士此刻正飞快的朝着这里而来。

    王峰来这里的时候就曾经想过,尽量不要去和海族生摩擦,因为这里是海皇的地盘,旦王峰让海皇的人给堵上,那么他想要走掉恐怕会极为的艰难。

    毕竟海皇是至尊的修为,王峰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所以现在就算不是海皇到来,王峰也不想和他们碰面。

    有这些怪异的冰层笼罩这里,王峰现自己的瞬移之术竟然也暂时之间不灵了。

    看的出来这邬阳还是有些手段的,这冰层可以暂时凝固规则之力的运转,倒是惊人了。

    只是他碰到的是自己,所以他失败了。

    冰层正在快的破碎,王峰随后更是挥出了剑直接劈向了这些冰层。

    就像是道剑光直接从海底之下穿透而出样,在这剑之下,厚厚的冰层让王峰强行劈出了道豁口,而借助那些瞬间涌入进来的规则之力,王峰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邬阳他们的面前。

    他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在这里样,点痕迹和气息都没有。

    “这是什么样的身法?”看到这幕,叶圣他们全部都倒吸了口凉气。

    “好像有海族的气息来了。”就在这时孔少元开口,他已经感受到了那让人心悸的气息传来。

    “撤吧,这里没有机缘了。”叶圣开口,而后他们也飞快的开始攻击这些冰层。

    虽然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都有至尊撑腰,但是很多时候至尊的存在不过就是种威慑而已,他们压根就不会出手。

    所以想要活命,他们只能靠自己的本事。

    在海族的大本营之露面,他们肯定会有不小的麻烦,所以这个时候还是开溜才是。

    “也不知道那季鸣到底是死了没有。”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处虚空之,王峰的身影显现,他的手还抓着两柄战剑。

    其柄战剑已经是王峰的囊之物,而另外柄王峰却还暂时无法让其认主。

    不过战剑既然都已经到自己手里了,王峰相信总有天自己能够将两柄战剑全部都掌控。

    此次行王峰可以说是独揽机缘,唯的柄战剑落入到了他的手里,别人什么收获都没有。

    只是有这次的事情生,王峰觉得自己无形间又得罪了些人,像是那邬阳,恐怕以后他们见面都不会愉快了。

    特别是季鸣,自己这次将他带进阴沟里,他肯定恨死了自己,他死了倒还好,可是他旦不死,那王峰的麻烦可就大了。

    毕竟人家的身后站的可是季氏家族,这可是个十分可怕的古老势力,般人都招惹不起。

    只是王峰现在敌手多的连他自己都有些数不过来,整个海族都有可能是他的敌人,所以就算是多个季氏家族他也不在乎。

    反正虱多不痒,得罪了就得罪了,反正在修炼的过程之总归是会得罪些什么人的。

    如果因为害怕得罪人就甘愿受人欺负的话,那王峰也不会活到今天了。

    很多时候王峰都是靠着股狠劲才撑到了今天,所以那季氏家族最好是不要出手,要不然王峰肯定会将他们整个氏族都给算计进去。

    “为什么还不能认主?”看着自己手的这柄战剑,王峰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上次他得到第柄战剑的时候,虽然那战剑也没有第时间认主,但是那时间上毕竟是快了许多,像是这次的这战剑,王峰丝毫都没有掌控住的感受。

    “难道这次的战剑要换最原始的认主方式?”忽然王峰的心闪过了个想法,而后也也不犹豫,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尖,然后他直接滴了滴鲜血到这战剑之上。

    鲜血落到战剑之上并没有被吸收,鲜血直接从剑身之上滑落,砸的底下海平面上都爆出了阵巨大的波纹。

    “还是不行?”

    “这战剑该不会是有主之物吧?”这时候乌龟壳开口,他说出了个让王峰都十分意外的答案。

    是啊,这战剑这么长的时间既然都无法认主,那么这战剑会不会是其原主人还没有陨落造成的?

    想到这里,王峰直接展开了自己的天眼,他想要看看这战剑内部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只是天眼横扫之下,王峰除了看到这战剑内混沌片,他什么都无法看到。

    和鏖神枪相比,这战剑似乎还要更加的神秘。

    鏖神枪内是阵法无数,而这战剑除了表面上像是金属,其内部竟然是片混沌,王峰无法想象这样的战剑究竟是如何铸造出来的。

    都不是内部金属结构,战剑如何成型出来的?

    “想不到你竟然逃的这么快。”

    就在这时道冷笑声从虚空传出,而后王峰抬起头,顿时他看到群体型庞大的生物从虚空冲了出来,他们都是禁忌之海的海族修士,个个气息不凡。

    来不及去思考战剑是怎么回事了,王峰要面临个来自于海族的威胁。

    “我认识你们吗?”看着这些人,王峰询问道。

    “否管认识不认识,总之你现在逃不掉了。”其个海族修士开口,而后他直接冲向了王峰。

    随着他出手,其身后那些海族起往前,他们瞬间就形成了个包围圈,堵住了王峰的所有去路。

    其实王峰想要走十分容易,他只需要个瞬移这些就拿他没有任何办法,可是他并没有着急走,因为他想要拿刚刚才得到手的战剑试试威压。

    就和以前使用战剑的时候差不多,王峰抓着战剑就是剑劈下。

    只是这剑之下,原本恐怖的剑光没有出现,这剑王峰仅仅就是劈碎了虚空,真实的伤害却未曾爆出来。

    “哈哈。”

    看到这幕,这些个海族修士全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在他们看来,王峰这表演实在是太到位了,拿个未开光的剑来对付他们吗?

    “笑个卵蛋。”

    听到他们的笑声,王峰面色冷漠,而后他将自己另外只手里的战剑挥动了起来。

    恐怖无比的剑光从战剑之上爆而出,这些正在狂笑的海族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就直接被王峰的剑光斩杀,条血路让王峰硬生生的杀了出来。

    看到这幕,这些海族修士笑不出来了,这刻他们的心只有个想法,那王峰太恐怖了。

    剑就劈死了三个王者海族,这也太可怕了些吧?

    要知道这些海族基本都是王者七重天的修为啊,他们竟然挡不住别人的剑。

    “怎么不笑了?”看着剩下的这几个海族修士,王峰冷笑道。

    “拖住他片刻,咱们的后援立马就到了。”听到王峰的话,个海族修士开口,他已经想好了对策。

    他们现在不需要和王峰死战,只要他们能够把王峰拖住,那么王峰就难以走掉,因为海族修士无数,他们有的是强者可以出动。

    “有后援也是个死。”

    口出道冷哼的声音,王峰的长剑直接挥向了此人。

    剑之下,这个海族修士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就被分为二,他那庞大的身躯朝着虚空坠落,死不瞑目。

    “好可怕。”看到这幕,剩下的这几个海族修士哪里还敢去阻挡王峰,因为他们也看出来了,只要王峰战剑动,他们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那简直就是柄魔器啊,他们还没有见过这等可怕的武器。

    “算了,也送你们几个起上路吧。”看着这几个海族修士,王峰没有任何的犹豫,只见他的身影在虚空闪烁了几下。

    然后这几个海族修士全部都瞪大了眼睛,尸体逐渐朝着海上坠落而去,他们都已经让王峰的战剑收走了性命,至死他们都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都没有看到王峰出现,为什么就已经陨落了?

    “看样子这禁忌之海已经是片是非之地,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王峰开口,而后他再次融入进了虚空之,他借助瞬移离开了这里。

    而就在他走了大概十息过后,大群海族修士出现在了这里,他们就是后援,只是很明显他们有些来晚了,等到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先前那些追击王峰的海族修士早就已经死绝了。

    “混蛋!”

    看到那些漂浮在海上的浮尸,这些追击而来的海族修士全部都变了脸色,这么快就将海族修士,这王峰的实力还当真是有些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