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抢战剑

作品:《极品透视

    虽然以势压人有些可耻,但是为了活下去,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

    “季氏至尊?”听到季鸣的话,这玄天战魔微微愣,似乎是在思索自己记忆到底有没有季氏至尊这么号人物。

    可是因为他被镇压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他根本就记不清天下到底还有多少号可怕存在,这季氏至尊他是点影响都没有了。

    被镇压无数年,他虽然记忆没有被彻底摧毁,但是很多东西他都已经忘记,所以他想不起来也是正常的事情。

    “管你是什么尊,只要到了我玄天的面前,那你就应该为能成为我的食物而感觉到无上的荣幸。”玄天战魔哈哈大笑,而后他张口血盆大口,直接咬向了季鸣。

    “滚!”

    看到这幕,季鸣的口出了道大吼的声音,而后他抬起自己的拳头就朝着这玄天战魔轰击了过去,这刻他竟然还想要反抗。

    他的手上是戴着有副透明的可怕手套的,这手套都可以挡住王峰的战剑,其威力可见斑。

    在他的拳之下,这玄天战魔只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皮肤有些生疼,他竟然被打痛了。

    都说打人不打脸,这季鸣竟然专门挑他的脸下手,所以这玄天战魔怒了。

    “蝼蚁,今天若是不杀你,我就不名玄天!”

    玄天战魔声怒吼,然后他的手掌朝着季鸣就拍了过来。

    可怕无比的力量此刻在玄天战魔的身体上爆而出,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之下,先前王峰他们所联手布置下的阵法直接崩溃,这玄天和季鸣双双暴露了出来。

    看到这幕,隐藏在更远虚空的孔少元等人全部都露出了震撼之色,他没有想到这玄天战魔竟然真的苏醒了。

    如果是平时季鸣肯定都已经逃走了,但是现在他却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因为玄天战魔已经彻底锁定死了他,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退路可言。

    就算是他想要逃,他的度又怎么可能拼得过玄天战魔。

    这刻他有些后悔当初他没有接受爷爷赠送给自己的保命东西了。

    因为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自己肯定可以借助自己的本事行走在修炼界。

    事实上他隐藏的实力也帮他抹平了很多的麻烦,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现在他竟然在这里遭受了天大的麻烦。

    在位主宰的面前,他不管隐藏的有多深都没有作用,因为这是境界的完全碾压,他丝毫办法都没有。

    “那王呢?”

    就在这时那隐藏在虚空的叶圣询问道。

    “不知道,或许是已经让那怪物吃了吧。”孔少元开口,对这王也不怎么感冒。

    因为他是要交好王峰的人,那王刚和王峰见面就动手打人,所以孔少元现在是巴不得他生了危险情况呢。

    “爷爷,救我!”

    在主宰的威压之下,这季鸣只感觉到自己如同那狂风骇浪的叶扁舟样,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却是急生智,大叫了声。

    听到他的话,这玄天战魔也是心惊,因为他完全看的出来这季鸣的体内拥有至尊的血脉,他的背后应该是有位强大的人物。

    所以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身朝着自己的背后看去,这玄天战魔最后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过就在这个空隙的机会,这季鸣终于找到了逃脱的机会,他身躯化作流光,瞬间就朝着天边而去,点停留都不敢有。

    这是他唯活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度会慢,此刻他此刻用的几乎是他平生所能够达到的最极限度了。

    只是不管他的度多快,他都无法将那玄天战魔甩掉,因为对方可是实打实的主宰修为,这比季鸣不知道厉害了多少。

    “想不到季鸣这次竟然阴沟里翻船了。”孔少元开口,对王峰的手段又上升到了另外个层面。

    这手借刀杀人不可谓玩的不漂亮,竟然借用妖魔之手来对付季鸣,如果换做是他们的话,他们未必就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毕竟他们的胆子还没有王峰这么大。

    玄天战魔已走,镇压他的地方现在自然成为了无主之物,天眼展开,王峰下子呼吸就变得急促了起来。

    因为他看到那玄天战魔果然没有带走战剑,或许在他看来,这战剑已经被他给恨透了,他会带走才是怪事。

    这就像是个拷入的手铐样,你长时间被手铐铐住,当你脱下手铐的那刻,他还会想带着此物吗?

    所以这玄天战魔将这战剑留了下来,他甚至都没有打过这战剑的注意,因为他对战剑只有恨,丝毫拥有的想法都没有升起过。

    这也就给王峰制造了个可以钻的空子。

    眼下这玄天战魔正好追击季鸣去了,而王峰就可以乘此机会将战剑纳入到王峰的手。

    虽然战剑王峰已经拥有柄了,但是战剑这样的东西他是压根不会嫌多的。

    因为这可是九圣器的仿品,其威力十分可怕,连主宰都可以镇压,由此可见这绝对算是神兵利器了,世上都少有。

    刨除玄天战魔这个巨大的威胁,这里唯的机缘可能也就是这柄残留下来的战剑了。

    阵法已破,那战剑就横在幽深的海底之下,这幕就和当初王峰得到第柄战剑的时候差不多。

    没有任何的犹豫,王峰顷刻间就冲进了海底,因为他要把此物抢夺在手。

    只是王峰动手,其他人也动手了。

    觊觎战剑之人绝非王峰个,像是叶圣,孔少元以及那邬阳董俊全部都冲了过来,他们都想染指这战剑。

    毕竟来的时候他们都曾经说过,宝贝能者居之,而能者居之这句话不正是说的东西需要抢夺才能定主吗?

    所以他们都不会那么容易让王峰得到战剑的,战剑的威力他们早就已经通过王峰看到过,所以这东西他们若是不想得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都想来抢吗?”

    看到这幕王峰的脸上露出了冷笑,而后他第个靠近了这柄战剑。

    将自己的手掌幻化到巨大,王峰直接抓向了这战剑。

    “想要带走这战剑,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也就是在王峰的手掌刚刚才将战剑握住的时候,忽然道冷笑声传来,王峰的心升起股莫大的危机感,此刻那邬阳对着他出手了。

    只见他拳轰来,顿时海水荡起了股巨大的暗流,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

    “斩!”

    翻手取出自己的战剑,王峰毫不犹豫就斩了下去。

    纵然是海水拥有水压,可是这点水压对于现阶段的王峰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可以这样说,达到王者级别之后,这天上和地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他们的力量依旧可以达到最强爆。

    可怕的剑光席卷海底,让那邬阳都变色,因为他知晓这剑光的可怕,所以他选择了躲避,并没有撄锋。

    只是就因为他的这个转身,他失去了争夺战剑的资格,在他的后面,叶圣的攻击来了。

    “王兄,虽然你之前救过我次,但是这战剑我十分看重,我必须要争夺。”叶圣开口,而后他出手了。

    “斩!”

    面对叶圣,王峰依旧是使用战剑斩而下,点犹豫都没有。

    战剑的威力非常大,所以王峰怎么不会允许这些人来染指,任何想要和他抢夺的人都将会成为他的敌人。

    剑之下,这叶圣选择了硬抗,可是硬抗的结果就是他让剑光扫,条臂膀都直接消失不见了。

    还好是他反应较快,要不然他的下场可能就不是失去条手臂那么简单了。

    “既然王兄实力如此强横,我选择争夺。”这时候董俊开口,他竟然直接放弃了争抢。

    要知道这叶圣和邬阳都不是王峰的对手,他即便是上去那也只是找虐而已,他想要抢夺战剑几乎是没有希望的。

    “算了,我也放弃。”这时候冲上来的孔少元也开口,九转大帝的意思是让他交好王峰,所以看到王峰都已经将战剑紧握在手了,他自然无法继续争夺了。

    难道他还要和王峰大战在起不成?

    如果是那样,那他后面又怎么和王峰进行交流共处呢?

    所以想了想他也只能选择放弃,战剑已经被王峰握在了手,他点办法都没有。

    “嗡!”

    战剑入王峰之手爆出了阵极强的排斥之力,似乎这柄剑并不想被王峰所掌控。

    只是王峰的手掌如同钳子样死死的握住了这战剑的剑柄,所以这战剑即便是想要逃走都没有那么容易。

    有上次的经验在,王峰知晓想要这战剑认主方式并不是滴血,他必须等着这战剑主动认主,要不然王峰无法正常的使用其对敌。

    直至等了差不多十息左右的时间,王峰现这战剑的排斥之力还是存在,想要真正的掌控这柄战剑,恐怕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办到的事情。

    “凝!”

    就在这时,道声音传来,那之前那失败的邬阳再次出手了,他看的出来王峰现在还无法将战剑彻底掌控,所以他还有机会将王峰手的战剑抢夺过来。

    原本幽深的海底在这刻彻底凝聚成为冰块,包括邬阳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现在全部都被冰封在了这冰块之。

    邬阳的家族是靠近禁忌之海的,所以他们的功法自然也偏向于海族。

    只是他哪里会明白,王峰的面前玩这些手段不过就是班门弄斧而已,王峰可是圣蓝之心的拥有者,只要他想要在禁忌之海生存,那么这里就是他的天地。

    这邬阳抢夺次就算了,如今他竟然又出手,这次王峰可不会惯着他。

    “战剑都已经到我手里竟然还想抢,看样子如果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王峰开口,而后他身躯步就往前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