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子不教父之过

作品:《极品透视

    身躯瞬间在何家家主的面前消失,等到王峰再次出现之时,他却已经到了这何元伦的身边。????  ≈.≥≥1ZW.

    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刀,王峰直接割向了这何元伦。

    凌迟刑罚号称这个世上最残酷的刑罚,没有之,而是唯,王峰除了在些特定时候使用这种刑罚之外,他基本上都是给人家个痛快。

    只是这何元伦害死了关芙,王峰怎么可能让他那么轻易的就死去,他必须要遭受这凌迟之刑。

    就仿佛是有道影子在虚空乱窜样,这何元伦的口出了不似人类的凄厉叫声,这刻他身上的血肉正在被王峰飞快的削去,刀又刀,王峰正在给予这个何元伦难以想象的**伤害。

    前后不到十息的时间,这何元伦身上的层血肉就让王峰全部剥去,远远看去,这何元伦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块好肉,他的骨头在这刻甚至都清晰可见。

    看到这幕,纵然是何家家主都心颤,与此同时他的心更是疼。

    不管怎么说这何元伦都是他的亲生骨肉,看着他被王峰折磨的不成人样,他也看不下去啊。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是何元伦自己不知死活的伤害了和王峰有关的人,他现在付出这样的代价也完全是他自找的。

    何家家主不敢出手,因为明白,旦自己出手,那何家真的就没有救了,王峰定会将会他们何家完全平掉的。

    所以就算是心痛,他也只能忍着,都是这个逆子自己不争气,他死有余辜。

    “求求你,杀了我吧。”凄厉的惨叫声音从何元伦的口出,这刻他心只想求死。

    因为他这样活着简直比死了更加痛苦,力量被封印,他这些被剥去的血肉想要恢复过来都不行,他就像是只恶鬼样漂浮在虚空之,让人头皮麻。

    “我说过,我会让你永世都不入轮回,你不是狠吗?那咱们现在就看看到底谁更狠。”说话间王峰再次出手了。

    凌迟之刑只是剥去人的血肉,而这何元伦作为修士,他肯定是没有那么容易死亡的,因为这皮外伤除了给他带去痛苦之外还要不了他的性命。

    不过这也正合王峰的心意,他若是就这样死了,那王峰还无法对他进行折磨了。

    咔嚓!

    在王峰有意出手之下,这何元伦身上的骨头被王峰敲断,而且之后王峰更是根根的将这何元伦的骨头敲断,整个过程之王峰都显得异常的平静,仿佛何元伦那惨叫声他完全听不见样。

    看到这幕,无数何家修士都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人都已经那样了王峰却还要将他的骨头根根的敲断,这样的人简直就和恶魔没有任何的区别。

    “杀了我,杀了我吧。”何元伦大声惨叫,但却没有点作用,因为王峰不可能这样杀他。

    即便是要杀,王峰也会将他带至关芙的面前,是他害了关芙,所以他理应死在关芙的面前赔罪。

    “先好好的给我待着吧,落到我的手,你辈子都别想好过了。”王峰开口,而后他释放出了那陶罐的煞气,然后他将此人丢进了自己的丹田。

    此人想死王峰却不会让他死,他是这件事的罪魁祸,是他害了关芙,所以王峰要让他时时刻刻都备受折磨与煎熬,如若不然,王峰岂能安心?

    来到那何家家主的面前,王峰几乎都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直接剑挥向了这何家家主。

    看到这幕,何家家主可谓是面色大变,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王峰竟然如此果断的就对他出手了,他还以为自己交出了自己的儿子之后王峰说不定就会放过他们何家次。

    只是他似乎是想多了些,王峰早就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优柔寡断的王峰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他深深的明白了个道理,那就是斩草不除根,绝对后患无穷。

    或许现在何家慑于王峰的可怕威势不敢把他怎么样,旦等着王峰落马,那么他们极有可能会进行反扑。

    这个教训王峰已经吸取过多次,所以他不会再有丝毫的仁慈。

    来的时候王峰就已经想过要将何家连根拔起,因为他们都间接的害了关芙。

    “为什么?”

    临死之前,这何家家主口出了道惊天的怒吼。

    “子不教父之过,你儿子的种种劣行就是你这个当父亲的惯出来的,你理应跟着他起灭亡。”

    说完这句话之后,战剑的剑罡毫不客气的将这个何家家主的身躯撕裂,他是点抵抗之力都没有。

    虽然他拥有王者九重天的实力,可是战剑真的是太恐怖了,这九圣器之威绝非他可以抵挡。

    所以剑之下,他整个人都直接被撕裂,他死在了战剑之下。

    何家家主死,顷刻之间何家就乱成了团,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家主已经是现在这里最强大的存在了,可就是最强大的人却依旧挡不住王峰的剑,由此可见他们这里已经没有人是王峰的对手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除了想到逃简直就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不过这何家周围都已经让王峰布上了阵法,这些人想要逃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即便是数万个修士同时冲击王峰的阵法,这阵法也依旧坚固的不可摧毁,因为他们的境界都太低了,他们怎么可能摧毁王峰的阵法。

    “你就不要想着跑了。”

    望着人群那个到处飞逃的王者,王峰冷笑声说道。

    此人是何家现在的最后位王者,只要他死,那么何家就算是差不多完蛋了。

    纵然是他们还有位老祖宗,可是那位主宰已经让魔宫之主给阻拦,这里王峰他们完全可以高枕无忧的猎杀这些何家修士。

    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人倒了可以扶起来,可是人心旦倒了,那就真正的完蛋了。

    何家家主都已经死了,那他们这些剩下来的人再抵抗又有什么意思?

    纵然是有人真心愿意反抗,但是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之下,他们其实什么作用都没有,他们除了等死,别无他法。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看着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王峰,这个何家最后位王者大声呵斥道。

    “没有为什么,只因为你姓何。”王峰开口,而后他的战剑毫不犹豫的挥了出去。

    王峰的话很冷漠,也很绝情,可是灭何家是他早就已经打算过的事情,所以就算是对方说自己无辜,王峰也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既然是报仇,那就要报的彻底!

    “所有何家修士,全部杀无赦!”

    击杀了这个王者之后,王峰的口再次出了道大喝的声音。

    听到他的话,赤焰盟的成员是精神振奋,而反观那些何家修士,此刻他们能躲就躲,能藏就藏,明面上几乎难以看到有几个人在反抗,他们都已经失去了斗志,剩下的自然只有恐惧。

    就算其有那么些涅槃境巅峰的修士乃至神城修士,此刻有王峰这个巨大的威胁在,他们是完全不敢露头,所以此刻偌大的何家完全就是任由着赤焰盟的人在里面碾杀。

    场人间惨剧正在这座原本看起来很漂亮的城池里面上演,其不管是何家的修士也好,客卿也罢,甚至就算是些外来的天才全部都在被杀之列。

    因为王峰这是下了狠心要复仇,这些人谁都别想逃掉。

    “我草拟大爷的,刚刚就你捅了老子枪,现在我就弄死你。”道大骂的声音传来,却是侯振天逮住了个何家的涅槃境修士,对其下了杀手。

    先前何家家主还活着的时候,侯振天可是完全不敌此人的,因为对方的境界已经过了他,可是随着何家家主死,这个人也完全的失去了斗志,所以侯振天现在自然抓住报仇的机会了。

    几乎都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侯振天下子就取掉了对方的性命。

    自从进了天关之,他基本上就没有战斗过,在刚刚进入涅槃界的时候,他过的都是那种东躲西藏的日子,几乎都不敢露头。

    随着后面王峰崛起,他更是没有机会动手了,因为赤焰盟之有的是人为他所用,他自然不用亲力亲为。

    如今在这何家他好歹有出手的机会了,所以他自然是杀得无比兴起。

    放眼望去,此刻赤焰盟已经占据了完全的上风,这何家完全就是处于种被屠戮的局面之。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峰并没有再接着动手,因为何家的这些人有侯振天他们这些就已经完全足够了。

    “魔宫之主,老夫与你不共戴天!”

    看着何家已经死成了片,这何家老祖宗的双目下子就变得血红无比,虽然他已经成为了主宰,即便是不管何家的事情他也可以活的逍遥自在,因为有主宰的境界在,他还可以活相当漫长的段时间。

    可是那何家毕竟是他亲手所创的东西,这就像是个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子此刻再被别人欺负样,他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泥人都有三分火气,此刻他这火气简直快冲出体外了。

    “不共戴天就不共戴天,反正本座的敌人也不少,多你个不多,少你个不少,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魔宫之主开口,丝毫没有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上。

    因为她完全有实力抵挡来自任何主宰的袭击,这何家老祖宗虽然境界不弱,但是她还没有放在眼。

    只要是离开了这里,谅这何家老祖宗有天大的本事,他也不敢到他的魔宫去闹事,因为那里可是他的大本营。

    而且这是王峰第次求她办事,为了和王峰今后有更好的合作基础,其实她今天是想要直接杀了这何家老祖宗来表达自己的诚意的。

    只是魔宫之主自己也明白,能够成为主宰的人哪个没有两三把刷子,这样的人可是十分的不好杀,所以她目前的情况是能杀对方就杀,就算是杀不了,她也会将对方死死的阻拦在这里。

    这个老东西现在是休想插手何家内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