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血债血偿

作品:《极品透视

    随着何家家主的每步落下,这何元伦心的恐惧感就会加剧分,因为他害怕了。?? .

    何家还没有遭难的时候,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不管他做什么都会有人跟着附和,因为像是他们这样的人后面,吹捧的人是永远都不会少的。

    而且身份摆在那里,他不管做什么家族里面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谁都害怕招惹了会遭殃。

    大少爷本身可能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可是他只要到他爹那样随便煽风点火的说了几句,谁受得了?

    正是因为种种原因,这何元伦在家族内外做事情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因为没人治得了他。

    就是因为这种性格导致了他们何家现在的灾难,这何元伦现在也后悔了,如果不是因为他贪图关芙的容貌,何至于此。

    都说色字头上把刀,这话绝对没错,现在他就在为他的色付出惨重的代价,整个家族都在跟着他起遭殃。

    “老爷,饶过他吗?他以后再也不敢了。”这妇人开口,两只手死死抓住了自己儿子的手,这刻她的母爱毫无保留的绽放了出来。

    只是她这个的时候母爱不是保护,那只是在纵容而已。

    这就像是小孩子样,从小他小偷小抢不管,旦等到他长大成人,那他很有可能会吃呢更为社会上的败类,眼下这何元伦已经是这种败类无疑了,他必须要为他所做的切付出惨重的代价。

    “让开!”

    何家家主大吼道。

    “老爷,我求求你放过他吧。”说话间这妇人噗通下就跪在了地上。

    “今天你就算是下跪我求我没有用,这逆子留不得。”何家家主开口,点怜悯之心都没有。

    因为他明白王峰此刻还在关注着这里,如果他有任何点私利的表现,很有可能他们何家都会因此被灭。

    这刻他只希望自己再交出了自己的儿子之后,这王峰可以放过他们何家次,因为他们何家现在的确不是王峰的对手。

    没有了老祖宗的压阵,他们谁也不是王峰的对手。

    “如果你要杀他的话,那就把我也起杀了吧。”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这妇人狠说道。

    只是她越是这样说,何家家主的心就更加愤怒,因为就是她的溺爱导致了何元伦现在的猖獗。

    “我最后说次,给我滚开!”

    看着自己的妻子,这何家家主再次喝道。

    “老爷,你想杀他的话,那就先把我杀了吧。”这妇人把心横,说道。

    “哈哈,好,好,好啊。”听到她的话,何家家主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是他的笑却是充满了杀意的笑。

    “既然你现在都还想着庇护他,那你就去死吧!”

    说话间这何家家主的手掌往前探,顿时这个妇人的身躯爆碎,完全挡不住他的击。

    “啊!”

    母亲的瞬间死亡惊呆了何元伦,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连自己的结妻子都要杀,他这也太狠了点吧?

    屁股跌坐在地上,这何元伦面色苍白如锡箔纸,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逆子,你娘是被你害死的。”何家家主开口,而后他的手掌直接抓向了自己的儿子。

    “爹,我知错了。”被自己的父亲抓住,这何元伦十分恐惧的说道。

    “和我认错没用,这次整个家族都让你给害了。”何家家主开口,而后他看都没有看自己妻子的尸体,他腾空而起,将自己的儿子抓向了王峰所在的地方。

    “罪魁祸我已经给你抓住了。”来到王峰的面前,这何家家主开口说道。

    “是我管教无方导致了他犯下了这等大祸,我现在愿意把他交给你任意处置。”何家家主开口,也算是下了狠心了。

    和整个家族的生死存亡相比起来,自己儿子的命是完全可以舍弃的东西,而且这次的事情本身就是因他而起,他需要去承担王峰的怒火。

    “原来人是你杀的。”看着这何元伦,王峰反倒是平静了下来。

    只是熟知王峰的人都知晓,王峰越是平静就代表了他就越是危险,因为这是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的征兆。

    “是……不是……不是我。”听到王峰的话,这个何元伦说话都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了起来,因为这刻他的心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他从来都没有像是现在这样害怕过,甚至在他的人生字典里,这还是他第次出现恐惧的情绪。

    “既然是你,那就先收取点利息吧。”说话间王峰战剑挥,顿时这个何元伦的双腿直接被削去,整个过程之王峰显得无比平静,看的何家家主心都震撼。

    这样削去了人家的双腿却点面色变化都没有,这样的人绝对是经历过无数的杀戮的,要不然他绝对不可能如此从容与淡定。

    “啊!”

    双腿被削去的痛苦让何元伦凄厉的惨叫了起来,豆大的汗珠此刻不断的从他的额头之上滚落,他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

    “住嘴!”

    只是在这个时候何家家主大喝声,顿时何元伦不敢再大声嚷嚷了,因为这刻他不仅怕王峰,他也怕自己的父亲啊。

    连自己的结妻子他都敢杀,还有什么是他现在不敢做的?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杀她。”王峰开口,目光平静的看着这个何元伦。

    “逆子,赶紧说。”这时候何家家主抖了抖自己手的何元伦,大喝道。

    “是……是……是。”听到父亲的话,这何元伦吓得嘴角哆嗦,而后他才声音颤抖的说起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在两个多月之前,他们何家的人曾经去了趟南域,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南域寻找可以培养的年轻天才,北疆实在是不适宜修士生存,所以这里的天才实在是太少了。

    为了家族的展,何家不得不寻找其他的去路,所以他们将目光放到了南域,南域是天才的摇篮,那里的天才简直可以用多如牛毛来形容。

    这样的人天才只要带回来加以培养,将来就有可能成为他们何家的流砥柱,当初他们去的城池就是佩城,而那个时候关芙正好也在这佩城之。

    关芙纵然是境界不如王峰,甚至相差甚远,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本人也是位天才。

    所以当时他就让何家的位长老看上,准备带回来培养成为他们何家未来的高手。

    听说是有资源可以用来修炼,当时关芙也没有太多的考虑就答应了下来,因为当时何家招收的人可不仅仅是她个,她也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危险。

    她去南域的目的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来何家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弊处,所以他答应了下来。

    可就是当她跟随着这何家的人来到了这里之后,她的噩梦开始了。

    这何元伦在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关芙,顿时之间就惊为了天人,从那之后何元伦就开始了各种骚扰。

    只是心系王峰的关芙怎么可能和其他人纠缠在起,所以她当时就拒绝了何元伦。

    不过这向做事情毫无章法的何元伦听到关芙拒绝自己,他当时就怒了,所以他附和了自己的狗腿子将关芙给关押了起来,准备好好玩玩。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何家家主至始至终都没有见过关芙,因为在关芙来这何家的第二天就让这何元伦给秘密关押了起来,他能看到才是怪事了。

    原本何元伦以为自己这样就可以俘获关芙的芳心,只是他太小看关芙了,这女子的固执让他点办法都没有。

    他不是没有想过用强,可是他旦那样做,这关芙立马就会自尽,甚至还是自爆的方式,为了得到美人这何元伦可谓是日思夜想,所以这事情就直拖延了下来。

    直到最后这何元伦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受不了关芙的态度了,所以他狠狠的殴打了关芙之后将她丢在了大牢之。

    只是这何元伦哪里知晓因为他下手没轻没重的,这直接就导致了关芙受了不可逆的伤势,所以在某个没人知晓的夜晚之,关芙的灵魂寂灭了,她就那样孤寂的香消玉殒在这个何家的地牢之,都没人知晓。

    如果不是因为这何家有位客卿和格伦主宰有关系,或许王峰都还不知道关芙竟然是死在了这何家之。

    那位客卿知晓这何家恐怕不久之后就会遭受大难,所以他盗走了关芙的尸体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因为他知道这里是不能够回来了。

    还好王峰有格伦主宰的帮忙,如果不是他,恐怕王峰就算是把南域翻个底朝天,他都找不到关芙。

    也难怪当初王峰在佩城附近的那些城池都没有现关芙出现过的痕迹,因为当初他离开佩城之后就让这何家之人带来了北疆,他当然找不到了。

    切的切都在逐渐的明朗清晰,切都只是因为这个何元伦的色.欲,如果没有他,关芙不会死,这何家也不会遭受今天这样的劫。

    他才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

    “人我现在就交给你了,要杀要剐你随意。”何家家主开口,而后他将何元伦交到了王峰的手。

    他知晓自己今天是护不住自己的儿子了,因为王峰的可怕他完全无法抵抗,他除了妥协,别无他法。

    “求求你,放过我吧。”被王峰抓住,这何元伦下子就被吓尿了,股难闻的气味从他的下体传来,他是真的被吓尿了。

    在漫漫修炼界,他恐怕还是这第个被吓尿的人。

    “有胆子做,却没胆子承担后果了?”看着这何元伦,王峰平静的询问道。

    “我……我再也不敢了。”何元伦颤抖着回应道。

    “呵呵。”听到这话王峰微微笑了声,在他微笑过后,他却忽然将这个何元伦抛向了天空。

    “有句话说得好,血债血偿,你害了她,我要你永世不入轮回!”

    说话间无比的煞气从王峰的身躯狂涌而出,他终于忍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