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罪魁祸首

作品:《极品透视

    因为何家的王者高手还没有死绝,所以王峰并没有去杀何家的那些低端战力,他的主要攻击目标其实这些王者。?? ? ㈠1㈠Z㈧W?.㈧

    只要王者死绝,那么接下来的那些人在王峰的眼就是群随时可以斩杀的乌合之众了。

    瞅准个王者,王峰的瞬移直接展开,等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却已经到了这个王者的背后。

    恐怕就连这个王者都没有想到王峰竟然瞬间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此刻就算是他想要反抗,却也来不及了。

    都不用王峰去真正的催动战剑,他不过就是拿战剑往前刺,顿时这个王者就直接让战剑刺了个对穿。

    可怕无比的力量在战剑之上瞬间弥漫而出,这个王者甚至都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股冲击力就直接将他的灵魂湮灭了。

    战剑曾经镇压过远古大凶,其厉害程度自然不用说,杀王者完全不在话下。

    “下个就是你!”

    杀死了这个王者,王峰把下个攻击的目标直接锁定在了这个何家家主的身上,刚刚就他叫嚣的最厉害,所以这种跳得高的,自然就得死的最惨。

    被王峰的目光盯着,这个何家家主只感觉到股寒意瞬间传递到了自己全身的各个地方,王峰有多可怕他是亲眼目睹的,对付这样的人他可以说是点底气都没有。

    本身是王者九重天的高手,却在个王者重天的面前显露出了惧意,不得不说这是种十分怪异的场面。

    “你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们何家?我们到底做了什么?”看着王峰,这个何家家主大喝道。

    仿佛他这样大喝才能够给自己带来说话的底气样。

    “做过什么难道你们不清楚吗?”王峰冷冷笑,而后他的战剑直接指向了这个何家家主。

    “俗话说得好,就算是你想要让我死,你也应该让我死个明白吧?”这何家家主还在拖延时间,意图让他们的老祖宗回来救他们。

    如果老祖宗不回来,他们怕是在劫难逃了。

    “行,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说话间王峰大袖挥,顿时关芙的容貌出现在了这个何家家主的面前。

    “看看这个女子,你似乎觉得熟悉?”

    “熟悉?”听到王峰的话,这个何家家主愣,因为他特么根本不认识这个女子到底是谁,他哪怕是翻遍自己的记忆,他也没有想起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

    “这个人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何家家主开口,而后说道:“我觉得这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听到他的话,王峰的心只有杀意,因为他觉得对方完全就是在胡说道。

    “人是在你们何家地牢现的,而且现的时候她几乎都已经没有气息了,你现在跟我说这是误会,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什么?”

    听到王峰的话,这何家家主声惊呼,很显然他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是在他们何家地牢现的,难怪王峰今天会来进攻他们何家,想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女子。

    他是来为这个女子报仇来的。

    只是这何家家主当真是不认识关芙,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此人,他可以以自己的人格担保。

    “我从未见过这女子,我看这其定是有什么误会,你能不能让我把这件事情搞清楚再说?”

    这何家家主开口,倒不像是说假话。

    听到他的话,王峰略微沉吟,然后就答应了下来,今天有魔宫之主和他在这里,这些何家之人可以说是插翅难飞,而且王峰还不知道这关芙到底是让给谁害死的,所以这个罪魁祸他也想借这个何家家主之手去查清楚。

    “给你半刻钟的时间去调查,如果查不清楚,你也没有必要活下去了。”王峰的声音很冷漠,而且在他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他还挥手在这何家的周围布上了重重阵法。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何家的人就算是想要出去恐怕都没有办法了。

    看着这何家家主离去,王峰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另外位王者的身上。

    这是除了何家家主之外,何家剩下的最后位王者了。

    被王峰的目光盯着,这位王者有种和先前何家家主样的心情,那就是冻到了骨子里面的寒,王峰的目光实在是太可怕了,宛若毒蛇样。

    他丝毫都不怀疑王峰会随时冲上去将他给撕碎,所以这刻他是点动作都不敢有,就怕王峰会个忍不住上来将他杀了。

    这刻他只希望这切都只是个误会,因为他不想死在这里。

    何家众多王者级别的长老已死,这何家家主想要询问关芙的消息,他只能寻找那些级别更低的下人,只是这样来,他想要问到关芙的消息就会变得困难许多了,因为这些人估计很多都不知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峰给他的时间只有半刻钟,如果他半刻钟之后不能给王峰答案,可能等待他的就是死亡了。

    所以这刻他可谓是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样,点时间都不敢浪费。

    接连问了差不多十个人,他们都对关芙表示陌生,因为他们没有见过这个女子。

    “地牢,对,地牢!”

    就在这何家家主急的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时候,忽然他灵光闪,他想到了王峰刚刚所说的地牢。

    这个女子既然是在他们何家地牢现的,那地牢的侍卫肯定知晓这是怎么回事。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这刻他朝着他们何家地牢的方向就疾驰了而去。

    虽然何家很多修士都已经参与进了和赤焰盟的战斗之,但是这地牢因为深处在这何家的地底之下,所以他们暂时还没有参与进战斗之。

    而且就以他们这普通的实力,他们也没有资格去和赤焰盟的那些涅槃境修士打。

    飞的赶到了地牢的门口,这何家家主果然看到了地牢侍卫在这里。

    “你们几个认识这个女子吗?”几乎没有任何的闲语,这个何家家主直接给出了关芙的画像,让这几个侍卫顿时面色变。

    “这……。”

    看着关芙的画像,这个几个侍卫面色都变得有些躲闪了起来。

    看到这幕,这何家家主心咯噔声,他坐在何家家主的位置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通过这几个侍卫的表情,他几乎可以百分百断定,这几个侍卫肯定见过关芙。

    难怪王峰今天会来进攻他们何家,看样子王峰所说的事情不会有假了。

    “说!”

    声音如同雷鸣,这何家家主这刻是真的怒了。

    招惹谁不好,非得招惹王峰这尊杀神,人家连主宰都可以请来,他们何家凭什么去和王峰斗?

    “是大少爷把人送进来的。”这时候个侍卫开口,声音都在颤抖,脸的恐惧之色。

    当初人被送来的时候他们可是被狠狠威胁过的,只要他们谁敢把这件事抖落出去,不被整死才是怪事,只是现在在家主的威慑之下,他们不敢不说。

    因为和大少爷相比起来,他们更加害怕眼前的这位家主啊。

    “你们还知道什么?”听到说大少爷,这何家家主的面色下子就变得难看无比,因为这人正是他的亲儿子。

    这逆子到底干了什么事,竟然给他们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我们……我们不知道啊。”听到家主的话,这几个侍卫简直都快要哭了,这件事本身就和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他们也完全是听命令行事啊。

    大少爷不让他们乱说,难道他们还敢出去乱传不成?

    “混账,真是混账!”

    越想心越是气愤,最后这个何家家主个没忍住,他的手掌直接朝着这几个侍卫拍了下去。

    掌之下,这几个境界低下的侍卫自然是挡不住,他们全让何家家主灭杀了。

    “死不足惜!”

    看着这几个人的尸体,这何家家主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直接回去了他居住的地方。

    “逆子,给我滚出来!”

    何家家主大吼,其声音之大让虚空都在微微颤抖。

    只是接连这么吼了两声,他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出来。

    想到这场灾祸就是自己的儿子带来了,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在微微的颤抖,看样子自己以前对儿子的管束实在是太轻了,以致于让他胆大包天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如果何家今天被灭,那他会成为何家最大的千古罪人,只因为他是这代的家主。

    而真正的罪魁祸却是他亲手培养出来的儿子。

    “不出来是吧?看我今天不亲手将你抓出来。”脚踹开自己的家门,这何家家主下子就看到了待在大堂门口脸恐慌之色的儿子。

    只是在他儿子的旁边此刻却站着个妇人,此人是他的道侣,也就是他儿子的母亲。

    “你害了何家还好意思躲在这里?”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何家家主就忍不住在心滋生出了杀意,因为就是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害了大家。

    “娘,救我。”听到父亲的话,这个何元伦脸的惊恐色的大叫道。

    这刻他躲在这妇人的后面甚至都不敢出来。

    “老爷,不管怎么说元伦也是您的亲儿子,你不能杀他啊。”听到儿子的求救声音,这个妇人也是赶紧说道。

    只是这个时候何家家主正处于惊怒之,他怎么可能会听个妇人在这里胡搅蛮缠。

    “你给我闭嘴,如果不是你平日里对他娇生惯养,他何至于犯下这等滔天大祸,赶紧给我滚开。”何家家主声大喝,让这个妇人都面露惧色。

    因为她明白老爷今天是真的怒了,只是身后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她就算是顶着莫大的压力,她也得护住自己的儿子啊。

    “老爷啊,难道您忘了您以前对他的宠爱了吗?他可是你的唯骨肉啊。”这个妇人大叫道。

    “就是因为我们对他太放纵了,以致于他做什么事情都变得无法无天,这次闯下弥天大祸,你也别想护着他。”

    说话间这何家家主步步的朝着他们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