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滔天之怒

作品:《极品透视

    “还请前辈前面带路,我想先看看。? .”纵然是心仿佛被人用刀子割了下,但是王峰还是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静。

    曾几何时,王峰以为自己并没有对关芙动心,但是直到今天王峰才现,原来她的影子直都没有在自己的心消失过。

    人的本能有时候是很难骗人的,当初那个为了弟弟不远万里登上大6的身影此刻又在王峰的眼前浮现,看起来是那么的真实。

    只是现在她可能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格伦主宰这样说或许还只是乐观的说法。

    “跟我来吧。”格伦主宰开口,而后他就在前面为王峰三人引路。

    跟着他王峰三个人很快就进入到了这圣山的内部,很显然这个地方是不经常向人开放的,除了那么几个面色肃穆如同死士样的侍卫,王峰知晓这可能是这格伦圣山的重地,般人是不可能进来的。

    都不敢用自己的天眼去观看关芙到底生了什么,因为王峰怕自己有些接受不了。

    “人就就在里面,进去吧。”格伦主宰开口,而后他将扇石门推开,顿时股寒气迎面而来。

    除了王峰本人拥有太阳圣经可以略微抵抗之外,这毕凡和燕君韵都身躯微微颤抖了下,很显然他们都有些防御不了这股惊人的寒气。

    看到这幕,格伦主宰微微愣,随后他才挥手有道力量笼罩了燕君韵和毕凡。

    “人就在里面,我就不跟你们起进去了。、”格伦主宰开口,而后他就在这门口停了下来。

    “多谢。”对着这格伦主宰拜,随后王峰三人进入到了密室之。

    不管怎么说人家在这次事件之是出了力的,就算是关芙情况糟糕,王峰也没有理由怪罪他。

    和门口的寒气相比,这密室的情况无疑更加的糟糕,此地的温度之气让空气都完成成为了氤氲之色,如同层雾气样漂浮在这里。

    “好冷。”

    毕凡开口,身躯再次抖了下。

    “人在那里。”就在这时燕君韵开口,瞬间就把王峰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抬头看去,王峰果然看到在密室的最深处躺着个人,这个人的气息几乎完全散去了,单凭神识横扫的时候是现不了她的存在的,只有用肉眼去看。

    “是她。”

    虽然只是用肉眼看了眼,但是王峰已经完全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他寻找了足足十日的关芙。

    “怎么会这样?”心难受,王峰却还是朝着对方走了过去,因为不管关芙现在变得怎么样了,王峰总的先看看再说。

    走进关芙,王峰顿时能够感受到股远比房间更加可怕的寒气,想必这格伦主宰就是利用这种低到极致的寒保住了关芙的肉眼,要不然现在她的情况可能还将变得更加恶化。

    双目雪白毫无丝血色,这刻的关芙看起来十分的安详,她的气息没有任何起伏,就宛若具尸体躺在这冰床之上。

    只是她这样的状况让王峰看到了心十分的不是滋味,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原本以为这格伦主宰给自己带来的会是什么好消息,但是谁能够想到关芙竟然已经变成这样了。

    可以这样说,王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关芙那么低的境界想要在南域行走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眼展开,王峰能够现关芙体内的许多经脉都已经寸断,甚至他的灵魂现在都已经处于了片空白,她这种状态其实已经和死亡没有什么太大的两样了。

    “到底是谁干的!”

    拳头死死的握在起,王峰的双目都出现了大量的血丝,他这完全就是暴怒到即将爆的边缘。

    “师傅,您先不要冲动。”看见王峰的可怕状态,这毕凡有些畏惧的说道。

    “你们先出去。”王峰开口,深深的吸了口气。

    “怎么了?”这时候燕君韵关切的询问道。

    “没什么,我想要试着救救她。”说话间王峰将目光放到了关芙的身上。

    “那好吧。”

    听到王峰的话,毕凡和燕君韵都没有多说什么,虽然他们不是医者,也不拥有王峰那样的天眼,但是他们仅凭自己的经验就完全可以看出此刻的关芙基本上是无药可救了,王峰这完全就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不过既然王峰要救,他们总不能说关芙已经不可能救活了吧?

    最终毕凡和燕君韵还是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王峰个人。

    看着这个躺在冰床之上的丽人,王峰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丝柔和之色。

    手掌微微从她冰凉的脸颊之上拂过,王峰只感觉到胸口仿佛有团火焰在熊熊燃烧样。

    不管是谁把他弄成了这样,王峰都要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前辈,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退出了这密室之后,毕凡向格伦主宰询问道。

    “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等着王峰出来之后再说吧。”

    “那她是在那里被找到的?”

    “北疆苦寒之地。”格伦主宰开口,让毕凡和燕君韵同时倒吸了口凉气。

    这好端端的怎么和北疆扯上关系了?

    难道在毕凡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里,这关芙还去了北疆不成?

    要知道北疆的修炼环境是远远没有办法和南域相比的,而且这么远的距离,关芙是怎么凭借自己个人的实力到那里去的?

    难怪这么长的时间王峰都没有找到关芙,她都已经不再这南域了,这要上哪里去找人?

    可是她为什么要去北疆?难道她不知道那个地方根本就不适合天才生存吗?

    虽然四个方向的地域都是属于上三天的范围,但是总的来说,只有南域才能够真正的称之为众多强者林立的心地带,因为这里资源丰富,外加上灵力磅礴,十分适宜修士生存,如果不是这样,南域的修士也不会那么多了。

    先不管外面的交谈是怎么样的,此刻在密室之,王峰正在着手救治关芙。

    只是树种宝贵的丹药下去,外加上九天玉露,这关芙还是点起色都没有,她的身体此刻就和块石头样,根本不接受任何力量的救治。

    看到这幕王峰面色变,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关芙的灵魂都已经消散了,虽然王峰不愿意承认,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接连使用了几十种方法去救治关芙,最后王峰的拳头直接忍不住砸在了这冰床之上。

    咔咔咔~

    冰床破碎的声音响起,王峰这拳差点将冰床崩碎。

    不管用什么方法,关芙都没有任何丁点变化,她的确是已经死亡了。

    “到底是谁!”

    声怒吼的声音从王峰的口传出,这刻他的面目狰狞,看起来如同魔鬼样。

    看了眼冰床之上的关芙,最后王峰挥手给她喂下了些九天玉露,然后王峰直接离开了这里。

    因为凭借他目前的能力,他没有办法救治关芙。

    或许曾经的玄羽大帝可以,但是王峰可以亲眼见过他救咸翎大圣的。

    只是玄羽大帝自从飞升了这上三天之后,王峰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甚至王峰至今都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在何方。

    当初天关成名王峰本想引起他的注意,然而时至今日王峰都还没有见过玄羽大帝来找自己,更别说他在什么地方了。

    看着这个冰床之山的关芙,王峰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他才转身离开了这里,关芙虽然找到,但是王峰的心情却是异常的沉重,不管伤害她的人是谁,王峰都会替他报仇的。

    “敢问前辈这切都是怎么回事?”

    走出了这间密室,王峰看着这格伦主宰询问道。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这女子是我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从北疆寻找到,也就是我人脉比较广,如果让你自己来寻找的话,估计你就算是找上十年都不定能够找到他的踪迹。”

    “前辈的大恩晚辈没齿难忘,但是我只想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说道这里王峰的声音已经变得十分的低沉,看起来就像是座火山随时都有可能要爆了样。

    “这个具体情况我还不太了解,不过根据我手底下的人传回来的情况,这位女子是在个北疆家族内的地牢内现的,现她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不太行了。”

    “地牢!”

    听到这两个字,王峰的面色变得更加的狰狞,他无法想象关芙在里面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待遇,总之这刻他只感觉到无边的杀意弥漫在自己的心神之,如果不给关芙报仇,王峰誓不为人。

    都说冲冠怒为红颜,此刻王峰的状态就可以用这句话来完美诠释。

    “请教那个家族的名讳告知我。”王峰开口,其声音都已经变得如同低沉的咆哮样。

    “你想要报仇?”听到王峰的话,格伦主宰询问道。

    “如果不报仇,我还算是个男人吗?”

    “想要报仇可以,不过我得事先提醒你句,你要对付的这个家族可不是般的家族,他们是北疆最为顶级的几个家族势力之,我看凭借你的实力,你怕是无法撼动他们。”

    这话还是格伦主宰美化之后说的,其实他是想要说凭借王峰的实力,如果他现在去找对方麻烦的话,那最后的结局也无非就是以卵击石,根本就不是对手。

    “这个就不用前辈费心了,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去平掉他们,我只想知道他们的家族名讳叫什么。”

    “唉。”听到王峰的话,这格伦主宰叹息声,随后才说道:“既然你要报仇的话,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我说了我会用自己的方法将对方平掉,前辈不用为我操心了。”王峰开口,不想再欠人家的人情了。

    ---------

    四更完成,月票榜能不能进前二十名就看各位的了,坚持了个月,不能倒在这最后关头上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