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劫云之上的天宫

作品:《极品透视

    不反抗,也不说话,王峰就这样任凭劫雷劈在自己的身上,道又道更加恐怖的劫雷降临而来,这次王峰的肉身还没有坚持二十道劫雷就直接崩碎了,他挡不住那劫雷。?? ? ≤.==1≈Z=W≠.

    不过王峰的肉身崩碎还没有到两息的时间,忽然他的身影再次自虚空显化而出,他就像是个永远都杀不死的小强样,肉身崩了之后又复活,这劫雷就算是再凶残也无法将他真正的抹杀。

    “原来有这样的底牌。”

    太多的修士都不清楚王峰为什么可以做到刚刚死亡就复活,但是那些天界巨头却都已经明白了过来,他们都是脱过大道的人,所以他们自然知晓王峰是怎么复活过来的。

    原本他们之前还想联手帮助王峰度过此次劫难,但是现在看来,这天劫也不见得可以把王峰怎么样,这小子的底牌实在是硬的有点可怕啊。

    没有坚持多长时间,王峰的肉身再次崩碎,而随着他的崩碎,他就和之前模样,他的肉身再次在虚空显化而出,他还是没有被天劫真正的抹杀。

    只是复活虽然可以,但是随着复活次数的增多,王峰的肉身变得越来越弱,反之那劫雷的威力变得越来越可怕,所以有时候王峰的肉身都坚持不了几次劫雷的轰击就会解体,根本无法真正的硬抗下来。

    “这是什么劫雷?”

    就在王峰复活了差不多七次之后,忽然所有人现那从劫雷漩涡轰击出来的劫雷又变了颜色,那是耸人听闻的血红色劫雷。

    若说五彩劫雷,七彩劫雷,黑色劫雷的出现还可以理解,因为在天谴之这些劫雷会相应的出现,但是这血色的劫雷是什么东西?许多人都是第次见到这东西,甚至就连那些天界巨头都不例外,他们也没有见过这血色劫雷到底是什么。

    “就算是记载,也没有出现过这种劫雷吧?”有天界巨头喃喃自语的开口,神色震惊。

    就像是道长虹贯日样,在这道血色劫雷之下,王峰的肉身几乎没有简直两下就直接崩碎,此劫雷的可怕,远之前。

    肉身崩灭,王峰再次借助自己的那丝灵魂之力复活了过来,不过这次复活过来之后,王峰现自己浑身都变得无比的燥热,天眼内视自己,王峰很快就现了问题的所在,因为在他的血肉之此刻忽然亮起了很多的血色颗粒,那燥热的感觉就是由这血色颗粒传递而来的。

    “这是什么?”

    心出现了疑惑,很快王峰就想到了问题所在,当初在天外的时候,王峰差点就让具血色之尸夺舍,当时王峰的细胞是将那些血色光芒全部都吞噬掉了,而现在这些血色颗粒全部都隐藏在他的细胞内部亮,这血色劫雷莫非是那些东西引来的?

    想到这里就算是王峰也忍不住心神震动,天劫和天谴他都曾经经历过,那威力绝对达不到这样的层次,所以唯的个解释,那就是当初的那些血色光芒了。

    轰!

    不过还没有等到王峰多想,忽然他感觉到了股无比恐怖的劫雷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眼前的世界瞬间就熄灭了样,王峰的肉身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被那血色劫雷轰成了粉碎。

    肉身虽然崩碎了,但是王峰没用到两息的时间就再次复活了,他就像是个完全打不死的人样,任劫雷再厉害也无法将他给磨灭。

    “这是怎么回事?”

    再次复活之后,王峰继续用自己的天眼观察自己的身体,不过这看之下王峰的心顿时大惊,因为他现那些血色颗粒此刻正在被自己的细胞强行挤出,而那些被排斥出来的血色颗粒则是全部都融入进了王峰的血液之,看到这样的场景,王峰的心不震惊都不行。

    血色颗粒到底是什么王峰心再清楚不过了,这东西当初可是差点就把他给夺舍了,所以现在看着这东西融入进自己的血液之,他怎么可能不吃惊。

    “乌龟壳,当初那血色之光已经开始融入进我的血液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时候王峰直接询问道。

    “有这样的事情?”听到王峰的话,乌龟壳的声音也十分吃惊。

    它虽然见多识广,但是这并不代表它就是什么都知晓,天外之的血色尸体是什么来历他点都不清楚,所以它怎么可能弄得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就和王峰样,此刻他同样是两眼抹黑,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轰!

    就在王峰和乌龟壳讨论的时候,忽然虚空再次有轰鸣的声音传来,这刻道直径朝两米的血色天劫降临而来,在这刀劫雷之下,王峰几乎连息的时间都没有坚持到就被完全的抹杀。

    “这等恐怖的劫雷,恐怕就算是主宰级别的人去渡也有死亡危险啊。”看着王峰的身躯再次被轰杀成为粉碎,那些天界巨头心都十分的吃惊。

    不过王峰既然没有多大的生命危险,那他们就没有出手的意思,因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也不想去干预什么,因为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之总归是会碰到许多的磨砺,这些磨砺对于那些修士来说都是难能可贵的经验,所以有可能的话,他们还是希望看到王峰自己挺过去。

    “咚……咚……咚……。”

    就在王峰再次自虚空复活过来的时候,忽然道沉闷的声音响彻在虚空之,这刻不仅是王峰可以听到这沉闷的击鼓声音,就连其他的那些修士样清晰听见,谁都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这渡劫就渡劫,怎么还会有这些怪异的声音?

    劫云散开,露出了其上那让人惊悚的画面,之前王峰就想着自己旦能够冲破劫云,那么他就有可能捕捉到那线生机。

    只是这天道太无情了,根本就没有给王峰留有任何的余地,所以番努力之下,王峰只能将生存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那丝规则之力上的灵魂上。

    好在这灵魂直都死死的烙印在了规则之力上,要不然王峰遭受这样的劫雷轰击,他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无数座恢弘大气的天宫出现在了劫云的上空,那些宫殿看起来无比的真实,仿佛在劫云之上住着群外人都不知道的存在样。

    “这些宫殿是什么?”

    通过天界巨头的转播,无数的修士也看到了那劫云之上的场景,顿时露出了大惊之色。

    “从未出现过的事情。”

    看着劫云之的磅礴宫殿群,些自诩见多识广的人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是他们搜遍自己的记忆,他们也完全查找不到这究竟该如何解释。

    咚咚咚……

    宫殿群之传来的击鼓声音愈的轰鸣,也就是几息的时间过后,忽然在这些宫殿的面前出现了身影,几乎是每座宫殿的面前都有道身影,这些身影之多,过百个,股无法想像的威压从这些身影之上弥漫而来,他们就像是图腾样,让王峰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幕,王峰失声叫道。

    只是他的声音出,没有任何个人可以回应他。

    铿锵!

    金属撞击的声音传来,抬头看去,王峰顿时心大惊,因为他竟然看到其座宫殿面前的身影手持着武器朝着下方俯冲了下来。

    看到这幕,王峰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直接将伸手朝着大地抓,顿时他遗落掉的空间戒指径直的飞到了他的手掌心之。

    取出自己的战剑,王峰直接剑指这个降临下来的身影。

    “滚!”

    看着对方挥来的长戈,王峰的战剑直接横扫了上去,剑之下,王峰的力量爆到了极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就算是这个降临下来的身影再厉害,他还是被打得个趔趄,在虚空翻转了好几下才止住身形。

    不过战剑给予他的威胁也仅限于此了,表面上看这次是王峰占据了上风,但是只有王峰自己才明白,这次其实他已经落入了下风。

    对方明显是还没有出动全力,而自己呢?战剑就是王峰现在所能够使用的力量极限,所以连战剑都无法将对方抹杀,由此可见王峰今天想要灭掉对方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身影比王峰强的可不是那么星半点,那简直是有质的差距。

    又是道长戈横扫而来,在这样的攻击之下,王峰索性就放弃了抵抗,因为他知道自己即便是拼命,他也奈何不了对方。

    身躯传来了冰凉无比的感觉,这让王峰的意识下子就变得模糊了起来,他整个人都让对方的长戈分为二,他瞬间就惨死了。

    不过等到王峰死亡了之后,很快他有在虚空复活了过来,看着先前那个手拿长戈的身影正在飞的解体,王峰总算是松了口气。

    虽然这次的天劫已经远远的出乎了大家的预料,但是有点不可否认,那就是不管是劫雷和这些身影有多么厉害,只要他们将王峰击杀次,那么他们就不会再出现,这对于王峰来说倒是个不错的消息。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王峰想要坚持下去,那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王峰想法虽好,但是这些身影过百道,想要在他们的手下撑下去,王峰指不定还要被杀多少次。

    这或许还是当初王峰被东陵天雪击杀上万次之后,第二次死亡这么多次。

    “不会有事吧?”

    看着王峰不断被杀,劫云之外的燕君韵颗心都给揪了起来,她没有想到王峰要经历这些事情。

    不过就是次丹劫竟然牵引出了这样的浩瀚雷劫,这天道也太凶了点吧?